【聖經 大兒子 二兒子】大兒子未完成的答卷 |路加福音15 |誰是浪子 |

四月裡,我靈修讀到路加福音十五章——浪子回頭故事,心中有些感觸。荷蘭名畫家林布蘭晚期有個作品「浪子回頭」,畫中右邊站立兒子。林布蘭解讀這段經文是一個結局——兒子回來了,兒子旁陪伴,老父親開心。可是經文記載,兒子是開心。

什麼兒子願意進去老父親一起?我們路加福音十五章25~32節:「那時,兒子正在田裡。他回來,離家,聽見作樂跳舞聲音,叫過一個僕人來,問是甚麼事。僕人説:你兄弟來了;你父親因為得他無災無病回來,肥牛犢宰了。兒子生氣,不肯進去;他父親就出來勸他。他父親説:我服事你這多年,沒有違背過你命,你並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產業,他一來了,你倒他宰了肥牛犢。父親他説:兒阿!你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是你;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得,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

介紹這段經文背景。解經家路加福音九章51節至十九章44節歸類作旅行敍事,而路加主要是記錄主耶穌加利利往耶路撒冷、途經撒馬利亞路上,祂跟隨者——包含門徒、税吏、罪人、法利賽人文士,有羣眾——説話。

路加福音十五章開始,眾税吏和罪人挨近耶穌,要聽祂講道,法利賽人和文士私下議論説:「那個人接待罪人,他們吃飯」。耶穌接下來説了四個比喻,主要是回答了法利賽人問題——祂為什麼要接待罪人,税吏和罪人一起吃飯。

「失羊比喻」是説有一百隻羊、丟了一隻,牧人就出去找,找回來後朋友和鄰舍説:「我失去羊找著了,你們和我吧。」然後耶穌接著説:「我告訴你們,一個人悔改,天上要這樣他歡喜,九十九個不用悔改義人。」主耶穌講這話,可能税吏罪人聽了,覺得自己那一個現在牧人尋回羊。「失錢比喻」是,失落那塊錢找著了,請鄰舍和親友來歡喜。

「浪子比喻」傳神,這段經文後,老父親説:「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得,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主耶穌這裡所要強調,人子來,要尋找拯救人,祂希望失去羊、失去錢、失去浪子,能一個一個找回來。

這三個比喻共通性,失而復得,歡喜。結構上,它們是失落、尋找、得回和喜樂。我們每一個弟兄姊妹重生得救過程中,是這樣,我們,尋找、得回,後受洗時候滿心。因此,税吏罪人「前、今尋回」比喻,而得著安慰。

2. 藉兒子比喻,來點醒法利賽人自以為義

耶穌講了三個比喻,後文士和法利賽人是「浪子比喻」中長子來點醒他們缺乏病識感。他們其,並自知;税吏罪人尋回、失而復得,但是法利賽人義,認為自己是義人,像其他人。

很多時候我們認為自己,別人,其實並。神眼光,我們過是人。主耶穌明白法利賽人文士想法,所以祂透過兒子義,來點醒法利賽人和文士,不要偏行己路。主耶穌並沒有放棄他們,試著兒子比喻來挽回他們。

浪子比喻第二個段落(路加福音十五章25~32節),我定名為「兒子」:

「兒子生氣,不肯進去;他父親就出來勸他。他父親説:『我服事你這多年,沒有違背過你命,你並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路十五28~32)

兒子認為老父親不義,因此生氣不肯進去,他生氣有兩個理由:第一,老父親偏心。小兒子是老爸離世之前開口説要分遺產,情何以堪!中東那個年代,看重尊卑,但老父親答應了兒子要求,兒子出去、花完了遺產回來,老父親接納這個兒子,所以兒子角度,覺得老父親偏心。第二,兒子認為老父親糊塗,兒子回家時,歡天喜地他戴上戒指、穿上鞋子、披上袍子,這些動作代表接納這個浪子成為他兒子。兒子更生氣了,整件事情倒楣是兒子,兒子成為受害者,弟弟若恢復兒子身分,來可能還要一次遺產他。

兒子那番話聽起來,義正詞嚴似是而非,他僱傭對價關係放進來,僱傭權利義務關係,錯誤地套用家庭中父子手足關係。

我們成長環境裡,父母説:「你下次數學考及格,我會你什麼作獎勵。」所以很多時候我們活在一種對價關係裡。可是價關係家庭裡是適用。價關係帶出來是僱工心態:我你講本求利,我做這個來滿足你心,可是你要我那個東西。

兒子對話,如果職場僱傭關係中有問題,可是對父母親講這樣話,完全過不去。求神幫助我們,家庭裡面,不要錯誤地套用了僱傭關係而自知。我們兒女要求、或兒女我們要求,要自己想想看,這樣要求?是不是出於愛?

什麼叫做假冒為善?美善言行裡,隱藏著動機。兒子父親説:「我服事你這麼多年,沒有違背過你命令,但是你並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朋友一起。」父親會認為:「我全都是你」,可是兒子心裡覺得:我並沒有得到一些我想要東西。

假冒為善表裡一,外表來隱藏自己動機,考慮自己利弊得失,多過於神旨意成就。兒子做好背後動機,是希望能夠得著一切處,包括孝子名聲父親財富。

聖經裡有兩個例子,第一個是使徒行傳第五章亞拿尼亞撒非喇。這夫妻欺騙方式來博得奉獻名聲,結果死使徒面前;第二個例子約翰福音十二章,馬利亞拿了一斤哪噠香膏抹耶穌腳,自己頭髮去擦,屋裡了膏香氣,那要賣耶穌加略人説:「這香膏什麼賣三十兩銀子賙濟人呢?」下一節經文就説,「説這話不是掛念窮人,乃他是個賊,帶著錢囊,常取其中所存。」這是假冒為善例子;言行不一、表裡一,裡面想跟外面講完全,讓人誤以為他是一個善人,做是合神心意,可是裡面充滿了算計。

3. 成為一個住在家裡,心遠離父親浪子

兒子歡迎兒子歸家,不想接納這個弟弟。他説:「但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產業,他,你倒他宰了肥牛犢。」這話兒子討厭兒子心表露地一覽無遺。兒子放下兄弟情,他認為這個弟弟是活該、自作自受。

所以不論是內自以為義,或外假冒為善,兒子成為一個住在家裡、心遠離父親浪子。

賽亞書廿九章13節説:「主説,因為這百姓嘴唇尊敬我,心離我,他們敬畏我,不過是領受人吩咐,心離我。」神所看重,是我們心有沒有貼祂心。

「父親他説:兒啊,你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是你。」兒子心是僱傭之,講究權利義務,老父是恩典。恩典就是指沒有對價關係、無條件執行盟約、恩典中讓方得著益處,不是因為你做了什麼,而是因為你是我兒子,我一切所有是你。

老父親表現是無條件愛,兒子表現是有條件愛。無條件愛,解經家J. A. Parker 巴刻牧師説:「無條件 Agape愛表現自己內心意願目的,來盡己所能地給予所愛人,並各種方式,叫所愛人顯為寶貴。」老父這個兒子這樣。

很多時候父母兒女管教,會讓兒女心落地力求表現循環裡面。但父母若兒女説:「因為你是我兒子,我愛你。」兒女會得到安慰和釋放,父母愛肯定,生命會。

老父親這裡勸導兒子,告訴他,爸爸是愛你。可是兒子無法完全體會老父愛是恩典,而不是僱傭之。

合神心意家人關係是:彼此相愛,彼此相顧,受苦,得榮耀,歡喜!

這裡老父親講了一句話:「只是你這個兄弟」,兄弟是家人關係,所以老父親希望挽回這個兒子説:「這是你兄弟,你要我一起」。

延伸閱讀…

誰是浪子?

大兒子未完成的答卷

保羅哥林多前書十二章24到26節,講到家人關係。「我們肢體,不著裝飾,但神配搭這身子,加倍體面那有欠缺肢體,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體彼此相顧,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肢體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肢體。」使徒保羅將神家比喻為基督身體,家中成員互為肢體。我們將兄弟情比喻為手足,彼此肢體。

明天是父親節,這裡感謝各位父親、盡責彰顯「天父」養育、保護、照顧家庭、子女角色。當代有人喜歡強調性別平權觀念,選擇稱上帝為「天父」,改稱祂「天母」,藉此提醒人上帝、憐憫、赦免性格。這樣主張,吾人予以。然而舊約聖經裡面,稱呼「父」上帝缺乏同時具有嚴厲兩面性格特質。聖經作者描述上帝和以色列關係時,説出祂引領、照顧、保護、憐憫、赦免以色列人所犯罪,以色列罪而傷心。天父想成只有、一面而缺乏感性、愛一面,可能只是人經驗和想像力造成結果。稱上帝為「天父」應該有其或抹煞意義。

上週葉約翰牧師採用〈路加福音〉記載「浪子」比喻講道,重點思考「兒子怎麼了?」今天我們要另一個沒有甚麼關聯比喻看兩個「兒子」如何回應父親呼召,看看他們態度和反應。

這個比喻內容和結構十分,只有三位人物,父親、兒子,和兒子。父親吩咐兒子去葡萄園做工,兒子回應是「No!」,父親轉而吩咐小兒子去做工,他滿口答應,沒有行動。而兒子拒絕後,覺得「懊悔」,終於是決定前往園子去做工。耶穌講完比喻後問眾人:「這兩個兒子是哪一個照著父親意願做了呢?」(v.31)

古代社會認為兒子寶貝,因為是一個家庭得到「後代」,值得高興。而且農為主古代社會,長子是家中能夠提供勞力活動養家人,因此能得到輩疼愛。不過,兒子可能是有主見叛逆脾氣。耶穌講這個比喻裡長子,父親吩咐他去葡萄園做工時,他回應是「!」,顯然這是叛逆行為。這位兒子知道「懊悔」(v.29),實際行動父親吩咐去做。兒子行為或許可以叫做「口是」。

另一方面,二兒子聽到父親吩咐答應,沒有任何行動。於這種只有嘴巴或口頭答應而沒有行動配合行為,英文叫做lip service (嘴唇服務),事實上「口是心非」。「口是心非」本質是「陽奉陰違」,表面順服,內心願意,其服。

耶穌這個比喻上述情形反映到兩種人身上,一種祭司和民間這些備受尊崇宗教及社會領袖,另一種是普遍人討厭、排斥税吏、娼妓。前者眾人眼中是「敬虔者」表率,後者是認定無法得救「罪人」,耶穌認為税吏、娼妓罪人可能祭司或宗教人士,和德高望重民間進入上帝國度。甚麼?

詳細審視,可以知道耶穌話一方面是嚴厲諷刺責備,另一方面是信仰挑戰。祭司首宗教人士和老們,可能和自以為義姿態想像自己上帝地上代表,忘記自己需要戰戰兢兢尋求上帝旨意,並努力在生活中實踐信仰教導精義。而那些判定有罪者知道自己需要上帝恩典和憐憫,他們願意省察自己信仰上問題和缺失,尋求上帝恩典,這樣人反倒可以找到接近上帝道路。

如果敬虔與敬虔的換成宗教團體裡信徒和信徒,可以檢討「什麼是信徒或敬?」以及「什麼是信徒或?」可以進一步檢視什麼是「敬」與「」。

信仰團體認定信徒、或敬、虔的標準,受社會價值觀影響。一個口才辨給、擅長引典教訓別人,或是事業、富有、社會地位、擁有權勢信徒大家眼中信徒,因為這位信徒認為是上帝所祝福。這是「神學」所依循價值判斷。然而,仔細思考後知這是外表判斷一個人價值和他信仰或敬虔與否,其偏頗,因為信仰是要看人裡面上帝「敬畏」(fear) 和「愛」。敬畏上帝、愛上帝人順服上帝,遵行祂道,他順服不是出於勉強,而是出於甘心和自己「」承認。

信仰是宇宙觀、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倫理觀總合,但信仰可能成為一種存在腦子裡理論或知識,生命和生活沒有影響。這樣信仰是,對自己生命提升沒有幫助,別人沒有意義。不論是什麼「觀念」或「思想」或「理念」,如果沒有行動實踐是。信徒是能説會做 (實踐、行動),能説會做信徒可能只是完全、或掛名、或不是信徒,他們享受讚美只是而已。

延伸閱讀…

路加福音15:11-32 CUVMPT

耶穌的比喻(10)─兩個兒子- 主日講道-

耶穌嚴厲地指出了祭司和民間信仰表象和不信實在,因此可能拒於上帝國門外,而税吏和娼妓懊悔而願意遵行上帝話,反倒有機會進入上帝國度。

進上帝國有條件嗎?以色列傳統認為遵行上帝律法是進入上帝國主要條件。到了第一世紀,這律法主要內容可能只剩下「割禮」和「飲食潔淨」,其餘重視。嚴守律法者像法利賽人、經學教師、或祭司族少數族羣可能接近標準,但當這些人「破壞律法」罪名控訴「罪人」時候,卻失去了宗教愛、憐憫精神。

耶穌提到了人「律法」標準認定「罪人」可能外表「敬」進入上帝國度。這樣看法暗示進入上帝國要件並於有無干犯律法罪,而是另有其他更具意義標準。那麼,這標準或要件是甚麼?

◎黃登煌(台灣教牧心理研究院老師)

經文:路加福音十五章11-32節

今天是父親節,想到聖經中模範父親,提「浪子回頭」故事。浪子比喻裡有三個角色:兒子、兒子和父親,我們往往重點放在這位回頭小兒子,浪子回頭金不換。但這次讓我們聚焦那位父親身上,看看他值得我們效法之處。

路加福音十五章12節記著,小兒子父親説:「父親,請你我應得家業分我。」兒子要求仍在世父親分給他家產,這猶太人社會是尊敬行為,眾人面前丟盡父親顏面。這位父親要放手?確實!但是他明白,權威強留孩子,並不能幫助孩子成長,就算他心裡,得學習放手。

遠處認出離家兒
父親養到這個不孝子,要求健在父親家業分他;父親心受傷,但他忍耐,將產業分給他們,三分之一兒子,三分之二兒子。這是放手證據。

讓兒子離家出走(13節),這是放手另一個證據。老練父親心裡知道這個兒子,他一切所有收拾起來,遠方去了,結果「任意放蕩,浪費資財」嗎?這些產業不是父親胼手胝足累積下來嗎?小兒子要揮霍耗盡。

父親心,但孩子能夠成長,明白什麼叫做承擔責任,他放手讓孩子遠方去。比喻中這位父親雖然放手,但這位兒子放棄。孩子後悔返家,「相離,他父親看見,動了,跑去抱著他頸項,他親嘴。」(20節)

兒子離家時有的是錢,但耗盡所有後,人養豬,豬吃豆莢沒得充飢,瀕臨餓死。因此,兒子回家時,身體外型、容貌,離家時改變。即使面對面,見得認得出來。

這位父親,眼睛老花了,相離,認得出衣衫襤褸、面容人,他小兒子。可見兒子離家後,這位父親是牽腸掛肚,每天兒子回家路上翹首期盼。

「」可譯憐憫。父親看見兒子衣衫襤褸、面容,一眼看出這孩子花盡了所有,但他不是動了怒氣,而是生發憐憫心腸。回頭浪子,財產。老父親跑不動啊,但這位父親,跑浪子,不是伸出棍子,責打,而是疼惜抱著他,他親嘴。放手,放棄。這位父親兒子放手但沒有放棄。這是模範父親留下第一個榜樣。

受傷小兒子療傷
浪子雖然大大傷了父親心,受傷父親浪子療傷。20節提到,這位父親看到浪子一步一步走向家裡,雖然相離,動了。「」可翻譯憐憫,馬太福音九章36節、十四章14節及廿章34節,提到主耶穌走過一個一個村莊,看到百姓汙鬼疾病所轄制,這一幕一幕困苦流離景象,使祂觸動。

20節提到這位父親動了,表示比喻中父親心靈裡看到一幕一幕困苦流離畫面,而畫面中主角,自己每日牽腸掛肚小兒子!

父親肉眼看不到,但心靈裡看到小兒子被一羣酒肉朋友拖著走,酒精麻醉,損友迷醉,這是第一幕困苦流離圖畫。父親心靈裡看到小兒子散盡家財後,沒有朋友,人唾棄;看到他到處流浪,露宿街頭,飢寒受凍。這位父親每天兒子回家路上翹首期盼,心中不知閃過這一幕一幕困苦流離圖畫,父親心困苦流離圖畫牽動,使他生發憐憫心腸,跑迎向困苦流離浪子。

浪子父親顯出神愛
父親動了,結果父親四件事來浪子療傷。「那上好袍子拿出來他穿;戒指戴他指頭上;鞋穿他腳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可以吃喝。」(路加福音十五章22-23節)「上好袍子」不只遮住浪子那一身襤褸,標記,讓浪子父親僱工們面前重拾尊。這是第一層面療傷。

「戒指」是權柄標記,父親「戒指戴他指頭上」,他與不能戴戒指眾僱工分出來,父親藉此在家裡眾僱工面前恢復兒子作兒子權柄。這是第二層面療傷。

浪子後來淪落到豬吃豆夾沒人他充飢,即使他穿著鞋子回來,鞋底穿洞;「鞋穿他腳上」,遮住了他;此外,僱工赤足工作,「鞋穿他腳上」,代表父親不是他作僱工,而是作兒子。父親三度他療傷。

父親不是私下恢復浪子兒子地位、權柄,而是藉著宰了肥牛犢,大家吃喝,公開地恢復他兒子地位。使浪子今後這家中是兒子,而不是僱工,任何人不能以異樣眼光來看待他。這是第四層面療傷。

浪子父親,父親浪子療傷。這告訴我們:愛傷害你人要愛。神愛這樣,世人犯了罪,虧缺了神榮耀,刺傷神心;神差派獨生愛子世人受死,顯示真神愛是愛傷害祂人愛。哥林多信徒深深傷害保羅,保羅寫了廿九章聖他們諄諄善誘,去愛這些他信徒。為浪子療傷父親,顯示愛這樣愛。

受氣兒子消氣
另一方面,這位父親好不容易等到兒子回頭,好不容易大家能坐下吃喝,本應是一家人開開心心大團圓結局,誰知大兒子生氣,滿口怨言。

路加福音十五章28節説,「兒子生氣,不肯進去。」什麼呢?他父親説:「我服事你這多年,沒有違背過你命,你並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產業,他一來了,你倒他宰了肥牛犢。」(29-30節)

「我服事你這多年,沒有違背過你命。」這句話表明他認為自己弟弟。弟弟任意放蕩,浪費資財;他服事父親,事事聽命。他注視自己優點,因此看到別人缺點;但忽視別人優點和自己不是。兒子多年服事父親,卻不能體貼父親接納浪子回頭心,可見他雖留守家中,身體雖父親相近,心遠離父親。自以為有價值,卻不能體會父親苦心,這是兒子生氣第一個原因。

「你並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這句話表面看來,是父親虧待了這個兒子;但若我們仔細思想,兒子這句話透露了錯誤心態:

,他多年來心中關注事,是朋友吃喝玩樂,因為兒子這身份,使他留在家裡,倍感委屈;但多年父親,沒有父親關係,只是盡作大兒子責任。

兒子在家雖然盡他責任,注視自己優點,以致心中委屈,述説父親不是,加以論斷。這是他生氣第二個原因。

他稱呼那浪子為「你這個兒子」,而不是「我弟兄」。兒子思想傷他父親,懷疑「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你產業」。他如此父親,背後有個錯誤價值觀:產業勝過親情。產業,他出口羞辱父親,顧念手足之情。心繫產業,不念親情,是他生氣第三個原因。

這位父親面對回頭浪子,説「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得」(24節),地他宰了肥牛犢。但兒子瞭解人父親得回兒子心情,反而責怪父親賞罰不公。兒子看重一頭肥牛犢,勝過回頭弟弟,錯誤價值觀使他懂父親心。

扭轉產業勝過親情價值觀
面兒子生氣,他父親沒有使用權威斥責他失態,反而出來勸他(28節)。「勸」指以話安慰他、挽回他。父親怎麼勸他呢?31-32節指出,父親他説:「兒啊!你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是你;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得,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

比喻中父親,是一位專注聆聽者,他「兒啊 」來提醒彼此父子關係,希望兒子「產業勝過親情」這錯誤價值觀能過來。如此,會產業,出口羞辱父親,傷手足之情。

父親聽到兒子控訴「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產業」(30節),他明白兒子擔心兒子回來,父親可能會屬於他三分之二,取出一些兒子身上。原來猶太父親將產業分給兒子後,只要他健在,父親可以他自己實際需要使用或分配財產。兒子回到家,父親高興,吩咐僕人兒子上袍子、戒指、鞋,且宰肥牛犢,顯明父親有完全權利自己意願支配和使用財產。

父者止息愛
父親聽出兒子產業掛慮,「我一切所有是你」來安慰他,保證分給他三分之二產權是兒子。

,父親「你這個兄弟」提醒兒子,兒子固然是我兒子,但他是兒子你兄弟。父親期望兒子能夠換個角度兒子,是「和娼妓吞盡了你產業」浪子,而是「死而復活、失而得」回頭者,著他回頭,能顧念手足之情,進屋去接納他。

其次,父親「我們理當歡喜快樂」説出父心聲。作為有兩個不孝子父親,面臨一個破碎家庭,產業、肥牛犢,這些,乃是這個家「」(23、24、32節)。能夠有一個「」家,這位父親放下為父,不顧旁觀者議論和指點,愛「傷害他人」這樣愛,擁抱回頭浪子,勸慰大兒子。流露出父者忍耐、智慧不止息愛。

浪子回頭比喻裡,浪子回頭固然人心,這位父親兩個兒子接納,值得我們深思。思想他憐憫,思想他照兩個兒子本相接納他們,思想他待這兩個離開他兒子好像沒有離開過他。這位父親如此苦心、費心地經營這個家,盼望這個家是個「」家。相信這是許許多多父者心聲。

願天上父親垂顧地上父者祈禱,賜他們「」家。

  浪子比喻是所有聖經比喻中桂冠,是聖經中比喻,並且是耶穌法利賽人和文士,税吏和罪人,所講三個比喻中頂峯。故事中浪子揮霍金錢,過着醉生夢死生活,一無所有;但當他走投無路,迴心轉意投靠父親時候,沒想到,卻得到父親完全接納,還使他哥哥。這個超越時空比喻故事裏,我們可以學到甚麼永恆真理?

  比喻中浪子叛逆,他叛逆沒有甚麼原因,是因為厭倦了父家生活,想要做個人,過生活,幹一場,解放自己;但是,走投無路,地停頓下來!

  浪子花錢如水,“耗盡”他財富(13節)。“耗盡”這個字,希臘文當中用來描寫羊“分散”(二六:31),種子“撒播”(二五:24),或教會“四散”(約一一:52;徒五:37)。浪子生活放蕩,自甘墮落;他是一個揮霍者和無知人,到了“銀,金”,“山窮水盡”地步,淪為“窮光蛋”,沒有朋友,也無家可歸。他找不到自己所想尋求人生,相反,他,恐懼中四處奔跑,可去。

  浪子“拿”(16節)心態,希臘文中用來描寫拉撒路“要得”財主桌子上掉下來(路一六:20)時心態。他處境,一個非猶太人農夫打發他到田裏去放豬時候。於猶太人來説,餵豬洗狗。豆莢(16節)聖經出現這處—這種果子巴勒斯坦是用來作動物飼料,只有窮人才會吃豆莢。浪子和豬搶着吃那豆莢,而他生活過得豬,因為豬吃得可吃,且有同伴一起吃!

  父親家是地方,僱工吃得。17節“僱工”和22節“僕人”希臘文中是字。僱工賺得錢僕人,僱工只是按工時來計算工資,他像僕人有飯食和住處供應。即使如此,僱工擁有是浪子;他們不僅有食物吃,而且口糧有餘,希臘文中“”(17節)來描寫他們有餘。

  浪子悔悟回轉,坦白承認“我得罪了天”(18節);而父親行動一個接着一個(20節),希臘原文一個一個連接詞“和”父親行動起來:他父親看見他,“和”動了,“和”跑,“和”抱住他脖子,“和”親吻他—那個又臭又髒,聞起來味道像豬兒子。沒有人眼睛(“看見”)那父親眼睛,沒有人心(“”)那父親心跳得,沒有人腳步伐(“跑”)那父親跑步,沒有人擁抱(“頸項”)那父親擁抱,沒有人親吻(“親嘴”)父親親吻。父親摰地流露他兒子愛。兒子表達他不配並要求僱工(19節)之前,他話父親打斷了。父親興奮,僕人發出串命令:“!那上好袍子拿出來,‘和’他穿,‘和’戒指戴他指頭上,‘和’將鞋穿他腳上,‘和’那肥牛犢牽來宰了,‘和’我們可以吃喝。”他繼續説:“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得。”“失”這個字失去意思,希臘原文中,它意思是“毀滅”,“摧毀”或“死了”。

  不要迷失下去。神家門現開着,天父正在等待離家兒女回家,並且失喪靈魂憂傷哭泣。

  好行不是得救關鍵。神不是因着你端正行為而救你。摩根(G. Campbell Morgan)談到浪子回頭故事中時説:“他守住他父親規矩,他忠心地服事父親;但是他完全沒有體諒父親憐憫心。”
  布魯斯.拉森(Bruce Larson)提到那個兒子時候説:“他是一個悲劇人物。他知道自己迷失。他偏離左右或犯過錯誤,儘管如此,他父親那愛禮物。”

  如今令到家中各人議論那隻肥牛犢(23,27,30節)。父親命令僕人宰了牠(23節),僕人兒子提到牠(27節),而兒子也向父親提到牠(30節)。那宰殺肥牛犢慶祝,是天上地下,所有記錄中,時刻。“慶祝”或是“”這字,這比喻中共出現四次(23,24,29,32節)。這個原文字,是路加福音特有,隨後它路加福音中出現兩次(路一二:19,一六:19)。

  路加福音第十五章25節是新約聖經希臘原文中唯一一次記載作樂或跳舞事件。那聲充滿了整個天空,充滿了愛。兒子問僕人家裏發生了甚麼事;他於“你兄弟來了”或“他無災無病回來”話聽進去,一聽到“肥牛犢宰了”(27節),失去控制。兒子憤怒,經文有説他生氣多久,但是沒人膽敢安撫他。

  兒子生氣,不肯進去,以至父親出來叫他;因為沒有哥哥參與,慶祝。耶穌而言,“勸”(28節)這個字,。祂一生中,“求”過任何人幫助;相反地,只有別人求助於祂。這個字希臘文描寫百夫長求耶穌醫治他僕人(太八:5),病人求摸着耶穌衣裳繸子(一四:36),痲瘋耶穌求得到潔淨(可一:40),和睚魯女兒而求耶穌(可五: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