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基督教。】中國基督教 |中國基督教網 |西方教會應該知道的10位中國基督徒 |

基督宗教中國發展記錄可追溯唐代景教,並明朝中葉後隨著西方文化東傳而開始有系統而廣泛的傳播。但當時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差異,以及基督教一神論信仰中國傳統文化牴觸,於中國原生儒教與道教、以及印度傳入佛教,基督教中國發展許多;清末降,天主教和新教主基督宗教各宗派開始中國大規模發展。但1949年中共建政後,包括基督宗教內所有宗教遭到中國政府限制;1980年代改革開放後,中國政府調整了宗教政策,基督宗教其他宗教開始崇拜傳播活動,自此基督徒數目增長顯著,是一些城市地區,基督宗教信徒數量超過了佛教。中國基督宗教人口確切統計,幾份評估指包含躲避政府幹預地下教會信徒,其總數可能達一億人,但真實性管制下無從驗證[1][2];而2018年中國官方數據稱,中國基督徒整體人數達4400多萬人,其中包含3800多萬新教徒600萬天主教徒[3]。

基督教傳入中國確切記載是唐太宗貞觀九年(635年),敍利亞僧人阿羅本到達長安,受到唐太宗接見,並官方允許長安傳教。阿羅本帶來是基督教一個當時西方教會認為是異端的獨特派別,來華後稱為景教(聶斯託利派)。景教當時一度有所發展,但是到了會昌5年(845年)唐武宗篤信道教,下旨禁止佛教、祆教(瑣羅亞斯德教)、景教外來宗教傳播,景教佛教一起備受打擊,基督教聶斯託利派(景教)中國停止了傳播。

元朝時基督教聶斯託利派規模傳入中國,同時羅馬天主教開始傳入中國。1289年,方濟各會神父歐洲來到中國。北京和泉州地發展了一批蒙古人和色目人入教。同時聶斯託利派羅馬天主教競爭。基督教聶斯託利派當時主要蒙古人和色目人中傳播,漢人和南人中信徒多。而羅馬天主教並未在華站穩腳。

近代主要是英美與瑞典新教組織,和天主教組織來華,他們足跡中國,並創辦了眾多大學和醫院,中小學。義和團運動期間,很多教士華人信眾殺害。其後有多人來華,其中有有冒充教士名,事走私,情報工作,為清末和民國帶來。後來中共執政,驅逐外籍教士,關閉所辦機構,政府承認三自教會管理。直到改革開放後放棄管制,不過嚴格限制外來教士入境活動。
於基督教教義強調只能拜上帝,不能崇拜偶像,因此與”祭奠祖先”很多中國傳統習俗產生了牴觸,使得基督教之前中國沒有得到傳播和發展,直到後來來中國傳教剛恆毅(1922年-1932年)雷鳴遠天主教神父教宗解釋中國人祭祖敬孔禮並違背教會信仰,中國人這麼地做是已亡父母和祖先表達尊敬。教宗碧嶽十二世因而1939年12月8日刪祭祖敬孔禁令,解決了這一問題。(彭育申,2000)

1912年中華民國建立,中華民國臨時約法中保障了宗教自由,加上當時很多革命人士以及支持革命人是新教徒(例如:孫文、宋教仁、廖德山,以至後期蔣中正和張學良),因而民國初期基督新教發展比清朝時。

1927年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年底蔣中正宋美齡完婚,宋家是基督教家庭,蔣中正此受洗為基督徒,成為中國史上第一位正式信奉上帝領導人,於國家領導人信奉關係,基督新教中華民國發展變得鬆順利許多,政府給予某種程度支援鼓勵發展。

抗日戰爭時期,因為戰爭,男性大多參軍,外國傳教士抓進集中營,延續教會事工,中華聖公會決定香港按立一位女性(李添嬡女士)成為牧師,然後派澳門赴任,成為全世界第一位按立女性牧師。中華聖公會決定引起當時全世界教會反彈,因為過去女性沒有擔任過教會內任何職位。普世聖公宗其他教省要求之下,該位女牧師逼辭去牧師職位;另一方面,中華聖公會努力斡旋,陳明當時中國形勢。後,中華聖公會決定於得到普世聖公宗及其他教省認同。

全球基督教界立志世界各地宣教禾場服事中國基督徒湧現而感到振奮。雖然中國教會作為差派教會能力成長中,但是這個世界宣教局勢中國和世界帶來希望——中國教會提供了感人示範。幾個世紀以來,眾多全球宣教機構和宣教士中國大陸教會發展做出了貢獻。利瑪竇、艾偉德、古約翰和李提摩太西方傳教士進取事蹟藉着傳記和講道示例地記錄保存下來。即使今天, 戴德生和中國內地會(CIM)故事激勵着中國基督徒離開國土到海外傳福音。

雖然目前中國內地福音版圖有許多外籍人士做出貢獻,但中國教會宣教願景地——地——歸功於過去兩個世紀裏使福音種子中國人靈魂處紮根生眾多中國弟兄姊妹。這些聖徒建立中國化教會有着必不可少影響,理應得到認可。但願他們故事能夠激勵新一代基督徒,無論中國是中國以外,去向任何神所呼召地方服事。

丁立美於1898年按立牧師。1900年義和團運動期間,他因其信仰而受到迫害,關進監獄40天,那裡他遭受了近200次棍棒打擊,身上留下了損害。出獄後,他接受了長老會牧師職位,決心中國每一個省份傳揚福音,建立中國本土教會,拯救數百萬同胞靈魂。接下來20年裡,他是一位活躍巡迴佈道家,全國各地復興會中演講,並帶領許多中國人認信基督。他生命後階段,丁立美專註於神學教育,華北神學院任教,並牧養了幾個教會。晚年疾病使他參與前沿宣教工作,但他堅持數以千計同胞得救點名祈禱,他要看到中國人民基督得着願望動搖過。

李貞德於1899年出生一個佛教家庭。童年一場疾病迫使她家人她帶到一家宣教士醫院,後康復促使她進入教會學校學習。10歲時,李貞德接受洗禮,成為家裡第一個基督徒。16歲時,李貞德一位非信徒開始了一段婚姻。幾年後,她丈夫另一個女人再婚,留下她作為單身母親撫養兒子。

照顧兒子和生病母親同時,李貞德堅持學習,並一所公辦學校找到了工作,這是她有意做出決定,尋求教會學校以外傳福音機會。她認識到自己呼召是傳福音後,1930年辭去了學校工作,進入南京金陵聖經學院接受宣教培訓。1934年,她第一次前往洲裏,該地區街道、家庭、醫院和兒院進行了卓有成效跨文化傳教。這些年裡,她事工受到日本侵略者迫害和騷擾。1952年,她因基督教信仰共產黨官員監禁了17個月。獲釋後,她搬到了廣州,那裡她擔任宣教士,直到她允許前往香港,前往美國。經歷生命中時,她繼續分享她信仰,見證神困難中信實供應。

梁發一生展示了中國基督教本土化一波三折過程:經歷了外國贊助、國內迫害以及中國信徒中國身份和基督徒身份之間掙扎。早年,梁發一個村莊,參與了當地民間宗教生活。年時候,梁發成了一名印刷工,協助剛到任倫敦傳教會(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宣教士馬禮遜(Robert Morrison)工作。他後來信主並促成了許多家庭成員受洗,並成為第一個按立中國宣教士。中年以前,梁發參與了大部分早期新教傳教活動(傳教士出版社、地方、學校、醫院),並撰寫了19世紀最具影響力中國福音單張。

梁發表現出一種“破壞偶像”(iconoclasm)傾向:即偶像崇拜一種基督教主張。年齡增長,他家庭生活於他信仰和事工變得複雜,顯示出成基督徒而帶來幾層衝突:承認基督信仰風險,參與宗教或敬拜生活挑戰,以及與下一代關係張。梁發常描述中國本土教會第一個果子或種子。

石美玉是大陸第二代基督徒之一,出生於一個衞理公會牧師和宣教士學校校長組成家庭。石美玉學習中國古典文學和基督教典籍,並隨後前往密歇根大學學習醫學。

石美玉是美國大學獲得醫學學位兩名中國婦女之一。她1896年回到中國,擔任衞理公會婦女海外宣教協會(Women’s Foreign Missionary Society of the 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宣教醫生。餘下幾十年裡,她建立並經營了多家醫院,並參與了廣泛的宣教工作。

1910年愛丁堡世界宣教士傳大會(Edinburgh World Missionary Conference)後,石美玉作為中國延續委員會(China Continuation Committee)成員參與服事 。隨後石美玉成為中華基督教婦女節制聯合會(Women’s Christian Temperance Union in China)第一任主席,成為伯特利全球佈道團(Bethel Worldwide Evangelistic Band)組織者之一。1918年,她聯合創辦了中華宣教會(Chinese Missionary Society),中國第一個福音宣教會,支持和差派中國基督徒其他國人傳福音。

1900年夏天,義和團運動爆發時,舒珊和她家人是住北京郊區基督徒。這是一場原因複雜草根起義,義和團參與者通過召喚中國神話英雄靈力來摧毀所有外國勢力,讓華北老百姓獲得和安定。舒珊丈夫是當地一名宣教士,負責自己北京郊外宣教基站。當義和團暴力事件消息傳開後,他逃到山上避難,他妻子和三個十歲以下孩子送到附近親戚家。

當義和團逼近他們村莊時,舒珊和她孩子們可能提供避難所朋友和家人一一拒門外,回到他們家中等待死亡。舒珊和她孩子們因為他們基督教信仰而被義和團抓走,然後折磨、殺害,並扔進他們家廢墟附近一個墳裏。舒珊和1900年其他許多基督教殉道者鮮血激勵了一代海外傳教士和本地基督徒,他們背起十字架,跟隨耶穌到他帶領地方——他們順服構成了今天中國教會基礎。

宋尚節1901年出生福建省,是一位衞理公會牧師第四個兒子。宋尚傑渴望追隨父親腳步,當地宣教士學校畢業後前往美國學習神學。然而,一到那裡,他改學化學,1926年獲得俄亥俄州立大學博士學位。此後,他懺悔了自己,並努力履行他最初呼召,進入紐約協和神學院(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學習。1927年,宋尚節報告説,他有一個戲劇性“歸信經歷”,迫使他批評教授們主義神學。這是宋尚節一個時期,導致他精神崩潰,送進精神病院。一位美國牧師幹預下,宋尚節允許回到中國,那裡他既要教授化學和聖經,要週末開展宣教活動。

1931年,宋尚節接受了石美玉(見上文)邀請,放棄了所有其他工作,加入了伯特利全球佈道團(Bethel Worldwide Evangelistic Band)。宋尚節作為一個熱情似火傳道人而聞名於整個亞洲,他講台上戲劇性行和動人歌曲直指人們心靈。接下來八年裡,他講道中信息,包括審判、悔改和醫治,使中國內地和華僑界許多人相信了耶穌。他聲稱持續問題使他保持,疾病1944年奪去了他生命。

全球基督教界立志世界各地宣教禾場服事中國基督徒湧現而感到振奮。雖然中國教會作為差派教會能力成長中,但是這個世界宣教局勢中國和世界帶來希望——中國教會提供了感人示範。幾個世紀以來,眾多全球宣教機構和宣教士中國大陸教會發展做出了貢獻。利瑪竇、艾偉德、古約翰和李提摩太西方傳教士進取事蹟藉着傳記和講道示例地記錄保存下來。即使今天, 戴德生和中國內地會(CIM)故事激勵着中國基督徒離開國土到海外傳福音。

延伸閱讀…

中國基督教-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中國基督教網: 首頁

雖然目前中國內地福音版圖有許多外籍人士做出貢獻,但中國教會宣教願景地——地——歸功於過去兩個世紀裏使福音種子中國人靈魂處紮根生眾多中國弟兄姊妹。這些聖徒建立中國化教會有着必不可少影響,理應得到認可。但願他們故事能夠激勵新一代基督徒,無論中國是中國以外,去向任何神所呼召地方服事。

丁立美於1898年按立牧師。1900年義和團運動期間,他因其信仰而受到迫害,關進監獄40天,在那裏他遭受了近200次棍棒打擊,身上留下了損害。出獄後,他接受了長老會牧師職位,決心中國每一個省份傳揚福音,建立中國本土教會,拯救數百萬同胞靈魂。接下來20年裏,他是一位活躍巡迴佈道家,全國各地復興會中演講,並帶領許多中國人認信基督。他生命後階段,丁立美專注於神學教育,華北神學院任教,並牧養了幾個教會。晚年疾病使他參與前沿宣教工作,但他堅持數以千計同胞得救點名祈禱,他要看到中國人民基督得着願望動搖過。

李貞德於1899年出生一個佛教家庭。童年一場疾病迫使她家人她帶到一家宣教士醫院,後康復促使她進入教會學校學習。10歲時,李貞德接受洗禮,成為家裏第一個基督徒。16歲時,李貞德一位非信徒開始了一段婚姻。幾年後,她丈夫另一個女人再婚,留下她作為單身母親撫養兒子。

照顧兒子和生病母親同時,李貞德堅持學習,並一所公辦學校找到了工作,這是她有意做出決定,尋求教會學校以外傳福音機會。她認識到自己呼召是傳福音後,1930年辭去了學校工作,進入南京金陵聖經學院接受宣教培訓。1934年,她第一次前往洲裏,該地區街道、家庭、醫院和兒院進行了卓有成效跨文化傳教。這些年裏,她事工受到日本侵略者迫害和騷擾。1952年,她因基督教信仰共產黨官員監禁了17個月。獲釋後,她搬到了廣州,在那裏她擔任宣教士,直到她允許前往香港,前往美國。經歷生命中時,她繼續分享她信仰,見證神困難中信實供應。

梁發一生展示了中國基督教本土化一波三折過程:經歷了外國贊助、國內迫害以及中國信徒中國身份和基督徒身份之間掙扎。早年,梁發一個村莊,參與了當地民間宗教生活。年時候,梁發成了一名印刷工,協助剛到任倫敦傳教會(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宣教士馬禮遜(Robert Morrison)工作。他後來信主並促成了許多家庭成員受洗,並成為第一個按立中國宣教士。中年以前,梁發參與了大部分早期新教傳教活動(傳教士出版社、地方、學校、醫院),並撰寫了19世紀最具影響力中國福音單張。

梁發表現出一種“破壞偶像”(iconoclasm)傾向:即偶像崇拜一種基督教主張。年齡增長,他家庭生活於他信仰和事工變得複雜,顯示出成基督徒而帶來幾層衝突:承認基督信仰風險,參與宗教或敬拜生活挑戰,以及與下一代關係張。梁發常描述中國本土教會第一個果子或種子。

石美玉是大陸第二代基督徒之一,出生於一個衞理公會牧師和宣教士學校校長組成家庭。石美玉學習中國古典文學和基督教典籍,並隨後前往密歇根大學學習醫學。

石美玉是美國大學獲得醫學學位兩名中國婦女之一。她1896年回到中國,擔任衞理公會婦女海外宣教協會(Women’s Foreign Missionary Society of the 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宣教醫生。餘下幾十年裏,她建立並經營了多家醫院,並參與了廣泛的宣教工作。

延伸閱讀…

西方教會應該知道的10位中國基督徒| 今日基督教

西方教會應該知道的10位中國基督徒| 今日基督教

1910年愛丁堡世界宣教士傳大會(Edinburgh World Missionary Conference)後,石美玉作為中國延續委員會(China Continuation Committee)成員參與服事 。隨後石美玉成為中華基督教婦女節制聯合會(Women’s Christian Temperance Union in China)第一任主席,成為伯特利全球佈道團(Bethel Worldwide Evangelistic Band)組織者之一。1918年,她聯合創辦了中華宣教會(Chinese Missionary Society),中國第一個福音宣教會,支持和差派中國基督徒其他國人傳福音。

1900年夏天,義和團運動爆發時,舒珊和她家人是住北京郊區基督徒。這是一場原因複雜草根起義,義和團參與者通過召喚中國神話英雄靈力來摧毀所有外國勢力,讓華北老百姓獲得和安定。舒珊丈夫是當地一名宣教士,負責自己北京郊外宣教基站。當義和團暴力事件消息傳開後,他逃到山上避難,他妻子和三個十歲以下孩子送到附近親戚家。

當義和團逼近他們村莊時,舒珊和她孩子們可能提供避難所朋友和家人一一拒門外,回到他們家中等待死亡。舒珊和她孩子們因為他們基督教信仰而被義和團抓走,然後折磨、殺害,並扔進他們家廢墟附近一個墳裏。舒珊和1900年其他許多基督教殉道者鮮血激勵了一代海外傳教士和本地基督徒,他們背起十字架,跟隨耶穌到他帶領地方——他們順服構成了今天中國教會基礎。

宋尚節1901年出生福建省,是一位衞理公會牧師第四個兒子。宋尚傑渴望追隨父親腳步,當地宣教士學校畢業後前往美國學習神學。然而,一到那裏,他改學化學,1926年獲得俄亥俄州立大學博士學位。此後,他懺悔了自己,並努力履行他最初呼召,進入紐約協和神學院(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學習。1927年,宋尚節報告説,他有一個戲劇性“歸信經歷”,迫使他批評教授們主義神學。這是宋尚節一個時期,導致他精神崩潰,送進精神病院。一位美國牧師幹預下,宋尚節允許回到中國,在那裏他既要教授化學和聖經,要週末開展宣教活動。

1931年,宋尚節接受了石美玉(見上文)邀請,放棄了所有其他工作,加入了伯特利全球佈道團(Bethel Worldwide Evangelistic Band)。宋尚節作為一個熱情似火傳道人而聞名於整個亞洲,他講台上戲劇性行和動人歌曲直指人們心靈。接下來八年裏,他講道中信息,包括審判、悔改和醫治,使中國內地和華僑界許多人相信了耶穌。他聲稱持續問題使他保持,疾病1944年奪去了他生命。

據一家非政府組織發布報告,中共去年全面推動宗教中國化運動,中國大陸境內基督教教會和信徒加強了控制,大量拆毀宗教設施,逼迫基督徒接受黨領導,利用國安法宗教界人士進行迫害。

總部設美國德州米德蘭“華援助協會”週五(4月23日)發布了《2020年度中國大陸境內基督教會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報告》。報告記錄了去年疫情之下,中共中國基督教徒實施全面迫害行為。

報告説,2020年,習近平主導制定基督教中國化“五年計劃”實施進入第三年。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和持續並沒有減緩中共推進這一計劃速度和基督徒進行迫害。報告説:“病毒雖狂,逼迫更毒”。

中共各級官員,上中共中央常委汪洋,下省市縣官員,積極參加了宗教中國化運動。報告稱,中共逼迫宗教團體學習習近平宗教工作論述,要求教徒黨中央周圍,並下令教會掛起中國國旗,要求教徒做禮拜時候唱愛國歌曲。中共中央修訂《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工作條例》還首次寫進了宗教中國化內容。

疫情期間,中共整個大陸關閉了教堂,禁止教會一切活動。政府拆除和毀壞了十字架標誌。這種情況不僅家庭教會裡發生,獲得官方批准的教會裡發生了此類事件。

華援助協會發現,2020年,100%家庭教會遭受了某種程度騷擾。警方通過正式和非正式方式每個家庭教會負責人進行了傳喚和談。

報告列舉了大量事實,反映出中共全國範圍展開拆毀和清除教會設施活動。報告説:“拆教堂、拆聚會使用基督徒私人住宅、拆教會屬慈善場所、拆教堂十字架、拆教堂聖物、清除基督教十字架外其它標識、符號、標語,搗毀基督徒墓地、墓碑、剷墓碑上’神父’字樣,禁止墓地所有十字架標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