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帶詩】豐豐富富的存在心裡 |每個基督徒都應該讀的三篇經典詩作 |每個基督徒都應該讀的三篇經典詩作 |

下文討論彌爾頓、羅塞蒂和霍普金斯詩只是當今基督徒應該閲讀和許多經典詩作中三篇。我選擇了這三篇,因為它們是我所謂「靈修詩」典範。它們取自於我新書《釋義靈魂:經典靈修詩寶庫》(The Soul in Paraphrase: A Treasury of Classic Devotional Poems)。這本書一共收集了90餘首詩,如果基督徒靈修的方式讀這些詩,它們能夠一種方式加深讀者屬靈洞見和體驗。

下面是三篇詩作內容和我評註,我希望我評註能夠增進你這些詩作理解和體驗,並且幫助你地靈命上收到造就。

一,我思量自己可善用光明(”When I Consider How My Light Is Spent”),約翰·彌爾頓(1608–1674)

我思量自己可善用光明 我思量自己可善用光明,
人生過半,世界黑暗,一片茫茫,
那一千銀子,它埋藏我會死
留它傍身無用,雖然我靈魂
盼望服侍主,怕他回來,
我無賬可交,他斥責,
可我忍不住痴言:「上帝叫人白日裡做工,
不肯賜下光明?」
「忍耐」阻我發怨言,答道:「上帝需要人所作之工,需要人獻上禮物。
人若努力背起他省軛,服侍。上帝君臨四方:一聲令下,千萬天使
奔走於海陸之間;
但那侍立等候,服侍。」

創作這十四行詩時,彌爾頓44歲,他完全失明。一位早期編輯創造了這首詩熟悉標題「關於他瞎眼」(”On His Blindness”)這首詩發展出兩條思想路線,後封裝後一行中(「但那侍立等候,服侍。」)。一方面,這首詩是一個辭職聲明,因為詩人表達了自己屈服於只能站立和等待;但這首詩是一種稱義宣告,因為詩人找到了一種方法來斷言那些站立和等待能服事。這位詩人默想圍繞著一個隱含主題:人怎樣才能討神?整首詩作假設人服事祂,因此關鍵動詞「服侍」出現了三次。

這首詩是建立意大利十四行詩經典兩部分結構上。前七個半行論點是,上帝需要我們在世界上積極地事奉。這種思想地成為了這位盲人詩人負擔和,因為他沒有辦法主動服事神。然後,接下去六行提供了另一種服事方式,用擬人化忍耐説了出來。另一種服事方式包括了站立和等待,這具有多種含義。,它提供了一個好像王室中畫面,人可以參與天使讚美和敬拜,像天使一樣天上服事著神,後一行還勾勒出外部看不到私人退休生活,這一點上我們有知道,彌爾頓失明之前是國際知名人士,擔任過奧利弗·克倫威爾(Oliver Cromwell)國際事務秘書。

這首詩作是一個聖經典故彙總畫面。葡萄園工人比喻(太20:1-16)和僕人比喻(太25:14-30)其中顯得突出。這兩個比喻上帝描繪成是召集工人去做工主人,以及作為獎勵管家積極服事並懲罰他們審判者。是,耶穌關於趁著白日作天父工這一命令出來:「趁著白日,我們做那我來者工;黑夜到,沒有人能做工了。」後三行基於天使學(對天使研究),對比了世上工作活躍天使與留在上帝天庭中天使。

二、受日(”Good Friday”),克里斯蒂娜·羅塞蒂(Christina Rossetti,1830-1894)

道我是石頭,而不是羊嗎?
我站,基督你十字架下,
數著你留下一滴滴血,
哭號?
不如那些蒙愛婦女,
她們憂傷大放悲聲,
不如跌倒彼得痛苦流涕,
不如那個受到感化強盜。
不如太陽月亮,
它們沒有星星天空掩面,
正午黑暗帶來,
我,只有我一人。
但你沒有放棄,
反而尋找你羊,牧人,
摩西,你轉身注視,
擊打了一塊磐石。

這是一首詩,其中前三節形成張力,並後一節中達到斷裂點。前三節中信息是一段自述,表達「我」耶穌釘十字架景象不為所動。「我」詩中作為一個典型局外人出現。毫無疑問,「我」耶穌釘十字架上時其他人表現出的悲傷全無關聯。但即便「我」沒有來回應,這首詩描繪圖畫使讀者垂死基督感到。開頭用線條所勾勒畫面(石頭和綿羊)是令人忘後一節做出鋪墊。

前三節是「我」字數,但後一節中,詩人轉向基督祈求。「我」地宣佈自己基督教信仰這條道路上失敗,求主開展營救行動。這祈求建立三個彼此獨立聖經要點上。是作為牧人耶穌會尋找並拯救他迷失羊;第二位摩西,他是舊約英雄,但新約兩個段落(約翰福音1:17和希伯來書3:1-6)中,聖經宣稱基督摩西超越。後是祈求高潮(基督擊打,服於基督)是彼得耶穌否認。那個時候,詩中説到耶穌「轉過身彼得」(路加福音22:61),這令彼得認罪。此外,彼得這個名字意思是磐石,所以(正如後一行所言)可以説耶穌是他轉身一望擊打了彼得;此外,摩西曠野擊打了磐石。

下文討論彌爾頓、羅塞蒂和霍普金斯詩只是當今基督徒應該閲讀和許多經典詩作中三篇。我選擇了這三篇,因為它們是我所謂“靈脩詩”典範。它們取自於我新書《釋義靈魂:經典靈脩詩寶庫》(The Soul in Paraphrase: A Treasury of Classic Devotional Poems)。這本書一共收集了90餘首詩,如果基督徒靈脩方式讀這些詩,它們能夠一種方式加深讀者屬靈洞見和體驗。

下面是三篇詩作內容和我評註,我希望我評註能夠增進你這些詩作理解和體驗,並且幫助你地靈命上收到造就。

一,我思量自己可善用光明(”When I Consider How My Light Is Spent”),約翰·彌爾頓(1608–1674)

我思量自己可善用光明 我思量自己可善用光明,
人生過半,世界黑暗,一片茫茫,
那一千銀子,它埋藏我會死
留它傍身無用,雖然我靈魂
盼望服侍主,怕他回來,
我無賬可交,他斥責,
可我忍不住痴言:“上帝叫人白日裏做工,
不肯賜下光明?”
“忍耐”阻我發怨言,答道:“上帝需要人所作之工,需要人獻上禮物。
人若努力背起他省軛,服侍。上帝君臨四方:一聲令下,千萬天使
奔走於海陸之間;
但那侍立等候,服侍。”

這首詩是建立意大利十四行詩經典兩部分結構上。前七個半行論點是,上帝需要我們在世界上積極地事奉。這種思想地成為了這位盲人詩人負擔和,因為他沒有辦法主動服事神。然後,接下去六行提供了另一種服事方式,用擬人化忍耐説了出來。另一種服事方式包括了站立和等待,這具有多種含義。,它提供了一個好像王室中畫面,人可以參與天使讚美和敬拜,像天使一樣天上服事着神,後一行還勾勒出外部看不到私人退休生活,這一點上我們有知道,彌爾頓失明之前是國際知名人士,擔任過奧利弗·克倫威爾(Oliver Cromwell)國際事務秘書。

這首詩作是一個聖經典故彙總畫面。葡萄園工人比喻(太20:1-16)和僕人比喻(太25:14-30)其中顯得突出。這兩個比喻上帝描繪成是召集工人去做工主人,以及作為獎勵管家積極服事並懲罰他們審判者。是,耶穌關於白日作天父工這一命令出來:“白日,我們做那我來者工;黑夜到,沒有人能做工了。”後三行基於天使學(對天使研究),對比了世上工作活躍天使與留在上帝天庭中天使。

二、受日(”Good Friday”),克里斯蒂娜·羅塞蒂(Christina Rossetti,1830-1894)

道我是石頭,而不是羊嗎?
我站,基督你十字架下,
數着你留下一滴滴血,
哭號?
不如那些蒙愛婦女,
她們憂傷大放悲聲,
不如跌倒彼得痛苦流涕,
不如那個受到感化強盜。
不如太陽月亮,
它們沒有星星天空掩面,
正午黑暗帶來,
我,只有我一人。
但你沒有放棄,
反而尋找你羊,牧人,
摩西,你轉身注視,
擊打了一塊磐石。

這是一首詩,其中前三節形成張力,並後一節中達到斷裂點。前三節中信息是一段自述,表達“我”耶穌釘十字架景象不為所動。“我”詩中作為一個典型局外人出現。毫無疑問,“我”耶穌釘十字架上時其他人表現出的悲傷全無關聯。但即便“我”沒有來迴應,這首詩描繪圖畫使讀者垂死基督感到。開頭用線條所勾勒畫面(石頭和綿羊)是令人忘後一節做出鋪墊。

前三節是“我”字數,但後一節中,詩人轉向基督祈求。“我”地宣佈自己基督教信仰這條道路上失敗,求主開展營救行動。這祈求建立三個彼此獨立聖經要點上。是作為牧人耶穌會尋找並拯救他迷失羊;第二位摩西,他是舊約英雄,但新約兩個段落(約翰福音1:17和希伯來書3:1-6)中,聖經宣稱基督摩西超越。後是祈求高潮(基督擊打,服於基督)是彼得耶穌否認。那個時候,詩中説到耶穌“轉過身彼得”(路加福音22:61),這令彼得認罪。此外,彼得這個名字意思是磐石,所以(正如後一行所言)可以説耶穌是他轉身一望擊打了彼得;此外,摩西曠野擊打了磐石。

這首詩靈脩應當帶來兩方面。其一,這首詩能使我們面耶穌我們罪受苦細節,併感到。第二,它教訓我們跟隨耶穌,要求我們我們缺乏情感悔改,並順服他。我們生活這首詩中時,它帶領我們認罪並且尋求基督饒恕。

當用各樣智慧,基督道理,豐豐存在心裡,詩章、頌詞、靈歌,彼此教導,勸戒,心恩感,歌頌神。 (歌羅西書三章十六節)

音樂人類如呼吸,一開始存在,文明低落民族發揚,非洲土人和原住民有天賦歌喉並善舞。文明發達民族文字、藝術或其他來表達感情。希臘哲學家柏拉圖
Plato
説:「音樂可靈魂。」詩人稱音樂「靈魂語文」。

音樂基本上是表達人類感情,表達方式有二:
   (1)
身體韻律節奏
– 跳舞來敬拜。
   (2)
聲音
– 笑、嘆氣、叫嚷演變歌。
音樂創作決定於個人感情感受,音樂家多數性情、、處事即興,有人稱「藝術家氣質」。 

音樂是個人感情表達,它能引起他人共鳴。你可音樂中聽到鳥語、流水聲、千軍萬馬聲(如「小河淌水」「火戰車

Chariot of Fire」、「十面埋伏」。) 

音樂音階分二種:(1)大調(調)-
是勝利,歡欣、輝煌聲。
                  (2)小調(調)-
是悲歌、、聲。 
祗要改一個音符,大調變成小調 – 如
CEG 變
CEbG。
我們生命中大調一個『罪』字變成了小調。
所有宗教音樂是調,唯有基督教音樂多數是調。科學家宣告自然界聲音如風、雨是調。 

樂器方面,從考古學家看來,西洋樂器源自埃及。主前三、四千年有弦,有多種豎琴,後來傳到波斯後演變成揚琴,繼而變成大鍵琴(harpsichord)。風琴始於十世紀,當時是臂腕擊打,到十三世紀才有可搬動風琴。十八世紀意大利人Cristofore造了第一架鋼琴。 

東方樂器源自中國,三千多年前有擊打樂器,如鼓、鑼、鐘、鈸。音樂是用來祭拜神。 

基督教起源於猶太,希臘而傳入羅馬。因此基督教音樂有猶太、希臘和羅馬三大音樂優點。 

舊約聖經記載亞當七代孫猶八彈琴吹簫,是音樂祖。 

聖經中詩班是以色列人過海後,米利暗領百姓歌唱是第一個團體歌頌。
摩西前寫「磐石歌」(申32)警教以色列民,其後有「底波拉歌」(士5) 

衞詩歌、彈琴聞名,作詩歌千首。掃羅王要他彈琴驅魔。衞王時,未族中選拔會唱歌、彈琴男子組成聖樂團 (代上15:16)。所羅門王作詩歌1005首。他聖殿落成後,定了聖樂地位。 

猶太音樂特色是、。會眾輪唱詩篇,是今日啟應文濫觴。 

基督教創立時代希臘文化光輝燦爛時期,希臘人重視音樂。英文
hymn
是希臘文 hymnos 演變而來。主後400-1500年間多數聖詩是希臘文和拉丁文。 

希臘和中國是符號來表達音樂民族。
中國用宮、商、角、徵、羽作音符。詩經『風』是民眾文學,『雅』是朝庭音樂,『頌』是宗廟詩歌。 
 

敍利亞安提亞城是基督教外佈道點,安提亞第三任主教依拿丟提倡教會聖樂,當時啟應唱法。主後200年埃及亞歷山大神學院雅典人葛利門(Clement)敍利亞調作「馬韁歌」是第一首聖詩。楊蔭瀏在1930年它譯成中文。 
 

            馬韁歌
       Bridle
of Untamed Colts

     野馬韁,羣羊牧,子民嚮導,耶穌基督:
     求集吾民,謙肅,歌唱,禱祝。 

     惟主耶穌,天使君,天父道,安慰靈,
     萬世歡樂,人類救拯,馬韁、舟舵、羊牧、農人。

     惟主耶穌,聖潔君,敬求伸手,導引吾民。
     使能,顛不傾,主行走,得救路程。 

     惟主耶穌,源,光明,無量時間。
     諸稱揚,我主人,生活高尚,靈魂。 

     惟主耶穌,生命乳,滴滴甘芳,餧養孩兒,
     容我眾人,誠心頌主,謝主,養育慈恩。 

這時期聖詩作者天主教神父和修士,拉丁文或希臘文撰寫。

八世紀時聖司提反(St.
Stephen,the Sabaite)作了許多感人聖詩,有一首詩班和會眾對唱聖詩「是否睏
Art
Thou Weary?」(9月22日),詩班唱問句,會眾經文做答句。 

於中世紀黑暗時代,教皇專權,教會喪失了靈修性質,造成了宗教革命。馬丁路得(Martin
Luther)是德國礦工子,有音樂天才,能奏樂器,有歌喉,加入了詩班,當時詩班教士組成,拉丁文唱。馬丁路得説:「我希望能普通文字創作一些詩歌,使 神話藉詩歌留存人間。音樂是 神賜人類賞賜,可以使人脱離重擔。可排除唸迷惑。」他建議幾部合唱。1524年第一本聖詩德國威丁堡印刷問世,祇有八首歌,其中四首是馬丁路得所作。這詩本傳遍歐州。當年像馬丁路得能同時作曲作詞人很少,他譽為「威丁堡夜鶯」,德國稱為「詩歌之海」。馬丁路得詩篇四十六章1-3作「保障」(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1月5日)。當時每一個德國人會唱這首歌,有人稱它「宗教革命馬賽曲」,德國威丁堡馬丁路得紀念碑上刻著此句。

今日許多教會崇拜結束時唱「三一頌」(Doxology),曲調是法國人包傑士(Louis
Bourgeois)1551年所作,百餘年後甘多馬(Thomas
Ken)填上歌詞
(請
YouTube 上觀賞)。

當時政教合一,教會、國家、社會。宗教上發生信仰,有舊教爭,基督徒為信仰自由而鬥爭。這時期作品熱情,信條。 

華茲(Isaac Watts)是這時期中聖詩作者,他稱為「聖詩父」。他認為信徒所唱發自內心,他韻文詩中注入生命力,使敬拜變為盡情歌頌。如「普世歡騰」(12月25日)。 

衞斯理兄弟(John,Charles
& Samuel Wesley)寫了六千多首聖詩。如「靈友歌」(5月18日)、「新生王歌」。他們帶動了英國教會復興,提倡人人心歌唱,靈歌唱。 

質與量上來説,這是聖詩黃金時代。這時期政教分離,教會得,內部合一,力量充實,於是展開國內外佈道運動,寫作範圍,意義光明。 

這時期代表作,有艾撒拉(Sarah
Adams)「主相親」(3月14日)、魏理斯(William
Williams)「主耶和華,求禰引領」(2月11日)、莫爾(Joseph
Mohr)「平安夜」(12月24日)。 

延伸閱讀…

每個基督徒都應該讀的三篇經典詩作

每個基督徒都應該讀的三篇經典詩作

福音詩歌應佈道奮興會需求增。福音詩歌傳統聖詩是每節後有副歌。如「禰偉」(1月16日)、「歸家」(8月18日)。福音詩歌傳福音為目的,分享主觀經歷,感情,一個主題,副歌中反復調。許多福音詩歌天家或主作後一節。 

早期中文聖詩譯自英文聖詩,本世紀中國人開始寫聖詩,歌詞有國語、粵語、閩南語及地方方言多種。傳道人寫詩作曲,如宋尚節「裏生活」、(7月10日)賈玉銘「生命運河」(9月23日)、唐崇榮「雅歌」(5月12日)。中文聖詩集有蘇佐揚「天人聖歌」、寇世遠「口唱心和集」及楊伯倫「聖詩創作集」。 

天韻詩歌-六十年代,宣教士彭蒙惠在台灣成立「救世傳播中心」,製作「天韻歌聲」電視節目。天韻詩歌帶來風格,教會和中盛行。葉薇心「野地花」(3月29日)人人吟唱。天韻詩歌有題,有經文主,或是切身經歷,如黃美廉「如果我能唱」(10月10日)。 

校園詩歌-七十年代,專校園基督徒喜歡唱詩歌,如「若」(8月9日)及令人省思詩歌,如「昨日我」(7月9日)。 

八十年代,有人出版了「基督是主-人生四部曲」讀譜,吉他伴奏,成聖詩吟唱上里程碑。

九十年代,小敏「迦南詩選」因其詞曲,深受中國大陸民間,歌詞曲是她聖靈感動,吟唱鄉土音樂,她作了一千五百多首,如「知心朋友」(5月29日)。中國大陸地方教會和家庭聚會此詩本。

黑人靈歌-十九世紀南北戰爭期間,有許多南方黑奴工作時,疊句重唱訴洩內心痛苦,作者佚名。1940-1950年是它全盛時期,黑人靈歌各教會風行。如陶賽(Thomas
Dorsey)「主,牽我手」(5月21日)。黑人靈歌男聲四重清唱撼人心絃。西方音樂重音調,黑人靈歌節拍,且具搖擺感。 

彼得生(John
Peterson)是本世紀聖樂作曲家,五十年代開始,他作有一千二百多首聖詩,如「神蹟」(6月24日)、「有恩惠慈愛
Surely Goodness
and Mercy」(6月9日)及廿五本清唱劇,如「無比愛
No
Greater Love」。 

六十年代,美國來塢盛行拍攝宗教電影,如「萬王之王
King of Kings」、「十誡
The
Ten Commandments」、「出埃及記
The Exodus」、「賓漢 Ben Hur」、「聖袍千秋
The
Robe」。一時電影插曲成為流行聖樂。同時許多影歌星作曲唱詩見証,電影歌曲、流行歌曲、搖滾樂及鄉村音樂方式唱福音詩歌。如白潘「出埃及歌」(3月12日)、卡瑪珂(Ralph
Carmichael)「求告主耶穌」(3月4日)、韓伯倫(Stuart
Hamblen)「這不是秘密」(8月16日)。艾維普里斯萊(Elvis
Presley)唱聖詩時,敬詮譯感人至深。田納西福特(Tennessee
Ford)、吉姆瑞夫斯(Jim Reeves)是當代福音歌星。 

六十年代中,比爾蓋瑟夫婦
(Bill &
Gloria Gaither)合唱團受羣眾愛,他「祂活著」(6月10日)、「祂救我」(8月21日)盛行於各教會。 

七十年代,史喬克
(Chuck Smith) 搖滾民謠曲調倡導讚美短歌,教會和中盛行。詩歌如「如鹿渴慕
As the Deer」(6月27日)、「主裡時刻
In
His Time」(7月22日)、「敬拜主 Majesty」(5月26日)。 

八十年代,唐蒙恩(Don
Moen) 開敬拜讚美的先河。「神我開路」(3月7日)是他詩歌。 

九十年代,珂(Darlene
Zschech)將敬拜讚美的崇拜發揚擴大成團隊,她詩歌「主歡呼
Shout
to the Lord」(12月9日)名噪
。 
 

近二、三十年以來,許多中國敬拜讚美詩歌萌生。作者現代音樂節拍配上新潮詞句抒發心聲,帶給會眾一感受。歌詞淺白,複記,加上打擊樂器,有激情作用,使人震撼,因此年人教會以此為崇拜時聖樂,而傳統經典聖樂遺忘。敬拜讚美的詩歌確有感人佳作,但多數能感人於,而永存心靈深處。 

中文聖詩多數作於最近五十年,作者多數是年人。廿年來,華人教會崇拜敬拜讚美團隊,靈歌,靈舞。年會眾歌唱時有拍手,舉手搖擺,而年長者適應。 

最近兩年來,有人開始懷念傳統聖詩,如「何等恩友」、「恩典」、「我心靈得安寧」。聖樂者原歌加上現代音樂變奏來唱;教會崇拜時選唱傳統聖詩。

(以下是筆者個人各類聖詩見,尚待指正。)

神學觀點,教導聖經經文主。

歌詞直接,發抒個人感受主。

經長年淘汰,留存者精作。

有佳作,質數尚待時間濾瀝。

延伸閱讀…

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富的存在心裡,用詩章、頌詞、靈歌

從上行之詩看基督徒敬拜的準備✍鍾明宇

心靈渴慕,即興抒表內心感受。

歐陸工整古典音樂作成,。

地方民謠及流行曲譜成,活潑輕快。

節拍,但旋律見而單調。

旋律動聽,投入吟唱。

唱,曲調遍低。

詩班,主席及會眾同唱。

管風琴,風琴,鋼琴,樂隊。

鋼琴,電子琴,鼓鈸,吉他。

電子琴,鼓鈸,吉他。

詩篇 27:1, 4,

小敏,黃安倫

楊劼,卲家菁

主阿,我心愛你

主阿,我這裡

主啊,我情願

吳榮華,温仁和

我這裡,請遺我

王亞文,周德威

  詩篇一百二十一百三十四篇,這一組十五首詩歌稱為上行詩或登階之詩,譯本譯為“朝聖歌”,而我喜歡稱“聖者心聲”。人們要聖城聖殿,來到錫安山山腳,要上行時候,他們會開始唱頌這一組詩篇。這些詩,反映了他們來到神面前心願、信心與盼望。每一個來到神面前人,應當他敬拜事奉神需要有敬畏心,祂,並信靠祂。希伯來書作者提醒我們:“沒有信,不能得到神;因為來到神面前人,信神存在,並且信祂會賞賜那些尋求祂人。”(來11:6)

  我們嘗試這一組詩歌,來看看以色列人是存一個怎樣心,來到神面前,準備敬拜事奉神。

  詩歌內容,我們看見他們自己情況:是“住”一個受罪影響環境中,而自己罪惡環境影響。因此他們禱告,求主説:“耶和華啊!求你救我脱離説謊嘴唇,救我脱離舌頭。”(120:2)“我寄居米設,住帳棚中,有禍了。我和恨和平人,同住得太久。”(120:5-6)知罪、認罪悔改是親神點;罪若赦免,神賜福。孔子所言“獲罪於天,無禱”是相近道理。

  詩人一開始宣告:“我要羣山舉目,我幫助從哪裏來呢?我幫助是造天地耶和華而來。”(1-2節)他們山舉目,從地理而言,耶路撒冷是座落在錫安山上,那代表神同在聖殿就在那裏。作為聖者,他們心是嚮神,倚靠神,盼望能得到神賜福,因此他們説“我要羣山舉目”,並肯定所倚靠是造天地耶和華神,而非人手所造偶像,耶和華是有能力創造者,萬物出自祂創作。詩人隨後述説倚靠耶和華處:使你無論何時、何處、何事,不用怕,有神周全看顧保護。作者我們一個提醒挑戰:誰是你倚靠?誰是你靠山?應當有明智選擇。

  詩人不但歡喜去到神面前,喜歡別人到神面前。他不但自己喜歡到神殿中敬拜,他喜歡旅途中遇到同路人:他們同有一個心願,要照神定例敬拜、事奉、讚頌神。在那裏,可以他們家、國、兄弟和朋友祈求、福樂恩典。

  人來到神面前,需要有一個願意心。正如詩篇一百二十三篇提到,要有像僕人或使女眼睛,仰望神指引。

  以色列人歷史中,他們能擄地重歸錫安,看為是耶和華神他們所行一個神蹟。他們回歸日,好像作夢。那時,他們“滿口喜笑,舌歡呼”;有如“南地河水復流”;有如獲得大豐收,歡呼地歸回。神若要我們行大事,誰能預測呢?

  詩人肯定敬畏神人有滿足福樂。一百二十七篇告訴我們有神幫助是十分:若沒有神幫助,許多事會是枉然而作,徒勞無功(1-2節)。若有神幫助,能安然睡覺,“瞓得覺落”。一百二十八篇1節告訴我們,敬畏神和遵行神話語人,是人。隨後經文,我們看到神賜福他們:吃得開心,活得,作事順利,家庭幸福。

  他們肯定敬畏神人有神保守眷佑。我們人生旅途之中,遇到一些要加害於我們人,然而,若公義上帝我們同在,我們這些惡所勝。這説我們何要投靠神,仰望神恩典。

  來到神面前敬拜人,應當以敬畏心和信心來神禱告,等候神,尋求神旨意。神會聽罪人禱告;但會聽罪人認罪禱告,並賜赦罪恩。人罪赦免後,他禱告神垂聽,這是禱告蒙垂聽原則(詩130:3-5)。因此,我們可以禱告,等候,仰望神向我們施恩。然而,第一百三十一篇提醒我們要留意一些原則:心不要,眼不要;和超過我們能力事,不要作(詩131:1)。、信靠心,等候主、仰望主(詩131:2)。我們應當學習隨主腳蹤行,而不是走主前面要主跟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