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培靈會標語】再思教會使命與盼望 |第九講興旺福音 |神學路思培靈研經會 |

  神學路思主辦「天國人間」培靈研經大會首場研經會,於二月十日中華基督教會愛堂舉行,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助理教授陳龍斌主講,從能詳撒馬利亞人故事(路十25-37),思教會地上使命,並鼓勵信徒坐言起行,關懷眾生。  拒絕凡事規畫 正視社會需要  律法師問耶穌:「誰是我鄰舍」(29節),陳龍斌想像,如果耶穌回答他説鄰舍是眾教會肢體,律法師可能會自信地回應自己做到了。現時教會、信徒渴望上帝我們界定服侍對象、禾場,然後拼命作工,但這個問題背後反映「總有人不是自己人」。不過耶穌提問,其實「那個打至半死人,是否你鄰舍?」  陳龍斌直言,鄰舍不是某種事奉對象範圍,而是生命質素和狀態。「這個鄰舍並非有計畫地幫助那打至半死人,而是有遊俠心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因此他看見別人有需要,第一個問題不是「這人是否我們對象」,開會商議;而是看見他人需要,流露出生命質素。「現時教會喜説行公義、好憐憫,公義彷彿變成口號,可是有多少人有俠義精神?看見不平事會表態?」  他想像,經文沒有提及撒馬利亞人遇過多少需要幫助人,如果有需要者出現,出現情況。「耶穌律法師話整段經文,離不開律法規範,意即設社區和社會可以實踐律法;若律法未能解決問題,就出現這個故事。」他提醒信徒須注意社會政策和制度,有否行出上帝心意;而教會要發現政策和制度遺漏人,關注和解決需要。  學效耶穌榜樣 適切關懷社會  故事中提及客棧(34節),撒馬利亞人照顧受傷者之餘,請店主幫忙。陳龍斌説:「客棧客棧,其功能適切照顧關懷。今天教會地上能否成為社會受傷者歇息地方?」《路加福音》記載,耶穌出生時沒有客店接待祂;撒馬利亞人故事需要有客棧出現,他認為耶穌希望我們思想,撒馬利亞人是有同工,這間客棧願意他一起照應有需要人。  香港日子,部分教會願意開放成為避寒中心,他指這固然值得感恩,但露宿者要有撒馬利亞人請他們到客棧去,而是接載他們。此外,前線努力服侍受傷者同工可能落之中,因為若我們國度和眼光落自己堂會,會忘記他們需要。  「你去照樣行吧」中「行」字《路加福音》出現過三次,是有關「怎樣做或行才能承受永生」。陳龍斌直言,我們對福音理解,是坐着上天堂,然而福音是給予我們,要承受這份遺產今天地上「照樣行」。他認為教會「離地」原因是「坐得多」,故他勉勵信徒學效耶穌榜樣,坐言起行。「行是耶穌一起社會同行,走遍各城各鄉,看見眾人」,並成為社會祝福,看見社會需要,「做個香港人」。  面對不義壓制 經歷上帝同在  此外,神學路思亦於同日舉辦培靈會,香港神學院專任講師趙崇明主講,鼓勵信徒面香港社會困局時,回憶上帝帶以色列人出埃及、陪伴他們曠野作為,從而發現其同在與盼望。  他指,舊約聖經有行旅故事,而出埃及有關異鄉人流落異地(埃及)故事。以色列人當時受暴力和不義政權奴役和壓制,可是耶和華「看見、聽到、知道、明白其子民水深痛苦」(出三7-10),如香港人因社會發展而感到迷失、無助、怨憤時,「你是否還相信上帝昔日一樣,聽見我們哀聲,知道我們苦情?反而我們是否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出埃及記》中,可見上帝訓練摩西成為政治領袖,他三次介入爭執,其中一次出現身分危機後他逃到米甸,「這個流落是其迷失身分象徵,上帝是要他明白其政治身分不能建基於地上國族身分,他只能建立天國子民國族身分認同」。他續指,出埃及雖然是政治解放行動,但並不止於地上政治鬥爭,「摩西代表埃及或以色列人,而是代表上帝地上參與政治,他一生上帝效忠」。上帝摩西訓練成流落者、邊緣人,因為出埃及後他要過流落生活,並受託帶領以色列人成為放逐者。

  神學路思主辦「天國人間」培靈研經大會首場研經會,於二月十日中華基督教會愛堂舉行,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助理教授陳龍斌主講,從能詳撒馬利亞人故事(路十25-37),思教會地上使命,並鼓勵信徒坐言起行,關懷眾生。  拒絕凡事規畫 正視社會需要  律法師問耶穌:「誰是我鄰舍」(29節),陳龍斌想像,如果耶穌回答他説鄰舍是眾教會肢體,律法師可能會自信地回應自己做到了。現時教會、信徒渴望上帝我們界定服侍對象、禾場,然後拼命作工,但這個問題背後反映「總有人不是自己人」。不過耶穌提問,其實「那個打至半死人,是否你鄰舍?」  陳龍斌直言,鄰舍不是某種事奉對象範圍,而是生命質素和狀態。「這個鄰舍並非有計畫地幫助那打至半死人,而是有遊俠心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因此他看見別人有需要,第一個問題不是「這人是否我們對象」,開會商議;而是看見他人需要,流露出生命質素。「現時教會喜説行公義、好憐憫,公義彷彿變成口號,可是有多少人有俠義精神?看見不平事會表態?」  他想像,經文沒有提及撒馬利亞人遇過多少需要幫助人,如果有需要者出現,出現情況。「耶穌律法師話整段經文,離不開律法規範,意即設社區和社會可以實踐律法;若律法未能解決問題,就出現這個故事。」他提醒信徒須注意社會政策和制度,有否行出上帝心意;而教會要發現政策和制度遺漏人,關注和解決需要。  學效耶穌榜樣 適切關懷社會  故事中提及客棧(34節),撒馬利亞人照顧受傷者之餘,請店主幫忙。陳龍斌説:「客棧客棧,其功能適切照顧關懷。今天教會地上能否成為社會受傷者歇息地方?」《路加福音》記載,耶穌出生時沒有客店接待祂;撒馬利亞人故事需要有客棧出現,他認為耶穌希望我們思想,撒馬利亞人是有同工,這間客棧願意他一起照應有需要人。  香港日子,部分教會願意開放成為避寒中心,他指這固然值得感恩,但露宿者要有撒馬利亞人請他們到客棧去,而是接載他們。此外,前線努力服侍受傷者同工可能落之中,因為若我們國度和眼光落自己堂會,會忘記他們需要。  「你去照樣行吧」中「行」字《路加福音》出現過三次,是有關「怎樣做或行才能承受永生」。陳龍斌直言,我們對福音理解,是坐着上天堂,然而福音是給予我們,要承受這份遺產今天地上「照樣行」。他認為教會「離地」原因是「坐得多」,故他勉勵信徒學效耶穌榜樣,坐言起行。「行是耶穌一起社會同行,走遍各城各鄉,看見眾人」,並成為社會祝福,看見社會需要,「做個香港人」。  面對不義壓制 經歷上帝同在  此外,神學路思亦於同日舉辦培靈會,香港神學院專任講師趙崇明主講,鼓勵信徒面香港社會困局時,回憶上帝帶以色列人出埃及、陪伴他們曠野作為,從而發現其同在與盼望。  他指,舊約聖經有行旅故事,而出埃及有關異鄉人流落異地(埃及)故事。以色列人當時受暴力和不義政權奴役和壓制,可是耶和華「看見、聽到、知道、明白其子民水深痛苦」(出三7-10),如香港人因社會發展而感到迷失、無助、怨憤時,「你是否還相信上帝昔日一樣,聽見我們哀聲,知道我們苦情?反而我們是否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出埃及記》中,可見上帝訓練摩西成為政治領袖,他三次介入爭執,其中一次出現身分危機後他逃到米甸,「這個流落是其迷失身分象徵,上帝是要他明白其政治身分不能建基於地上國族身分,他只能建立天國子民國族身分認同」。他續指,出埃及雖然是政治解放行動,但並不止於地上政治鬥爭,「摩西代表埃及或以色列人,而是代表上帝地上參與政治,他一生上帝效忠」。上帝摩西訓練成流落者、邊緣人,因為出埃及後他要過流落生活,並受託帶領以色列人成為放逐者。

  神學路思主辦「天國人間」培靈研經大會首場研經會,於二月十日中華基督教會愛堂舉行,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助理教授陳龍斌主講,從能詳撒馬利亞人故事(路十25-37),思教會地上使命,並鼓勵信徒坐言起行,關懷眾生。  拒絕凡事規畫 正視社會需要  律法師問耶穌:「誰是我鄰舍」(29節),陳龍斌想像,如果耶穌回答他説鄰舍是眾教會肢體,律法師可能會自信地回應自己做到了。現時教會、信徒渴望上帝我們界定服侍對象、禾場,然後拼命作工,但這個問題背後反映「總有人不是自己人」。不過耶穌提問,其實「那個打至半死人,是否你鄰舍?」  陳龍斌直言,鄰舍不是某種事奉對象範圍,而是生命質素和狀態。「這個鄰舍並非有計畫地幫助那打至半死人,而是有遊俠心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因此他看見別人有需要,第一個問題不是「這人是否我們對象」,開會商議;而是看見他人需要,流露出生命質素。「現時教會喜説行公義、好憐憫,公義彷彿變成口號,可是有多少人有俠義精神?看見不平事會表態?」  他想像,經文沒有提及撒馬利亞人遇過多少需要幫助人,如果有需要者出現,出現情況。「耶穌律法師話整段經文,離不開律法規範,意即設社區和社會可以實踐律法;若律法未能解決問題,就出現這個故事。」他提醒信徒須注意社會政策和制度,有否行出上帝心意;而教會要發現政策和制度遺漏人,關注和解決需要。  學效耶穌榜樣 適切關懷社會  故事中提及客棧(34節),撒馬利亞人照顧受傷者之餘,請店主幫忙。陳龍斌説:「客棧客棧,其功能適切照顧關懷。今天教會地上能否成為社會受傷者歇息地方?」《路加福音》記載,耶穌出生時沒有客店接待祂;撒馬利亞人故事需要有客棧出現,他認為耶穌希望我們思想,撒馬利亞人是有同工,這間客棧願意他一起照應有需要人。  香港日子,部分教會願意開放成為避寒中心,他指這固然值得感恩,但露宿者要有撒馬利亞人請他們到客棧去,而是接載他們。此外,前線努力服侍受傷者同工可能落之中,因為若我們國度和眼光落自己堂會,會忘記他們需要。  「你去照樣行吧」中「行」字《路加福音》出現過三次,是有關「怎樣做或行才能承受永生」。陳龍斌直言,我們對福音理解,是坐着上天堂,然而福音是給予我們,要承受這份遺產今天地上「照樣行」。他認為教會「離地」原因是「坐得多」,故他勉勵信徒學效耶穌榜樣,坐言起行。「行是耶穌一起社會同行,走遍各城各鄉,看見眾人」,並成為社會祝福,看見社會需要,「做個香港人」。  面對不義壓制 經歷上帝同在  此外,神學路思亦於同日舉辦培靈會,香港神學院專任講師趙崇明主講,鼓勵信徒面香港社會困局時,回憶上帝帶以色列人出埃及、陪伴他們曠野作為,從而發現其同在與盼望。  他指,舊約聖經有行旅故事,而出埃及有關異鄉人流落異地(埃及)故事。以色列人當時受暴力和不義政權奴役和壓制,可是耶和華「看見、聽到、知道、明白其子民水深痛苦」(出三7-10),如香港人因社會發展而感到迷失、無助、怨憤時,「你是否還相信上帝昔日一樣,聽見我們哀聲,知道我們苦情?反而我們是否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出埃及記》中,可見上帝訓練摩西成為政治領袖,他三次介入爭執,其中一次出現身分危機後他逃到米甸,「這個流落是其迷失身分象徵,上帝是要他明白其政治身分不能建基於地上國族身分,他只能建立天國子民國族身分認同」。他續指,出埃及雖然是政治解放行動,但並不止於地上政治鬥爭,「摩西代表埃及或以色列人,而是代表上帝地上參與政治,他一生上帝效忠」。上帝摩西訓練成流落者、邊緣人,因為出埃及後他要過流落生活,並受託帶領以色列人成為放逐者。

  神學路思主辦「天國人間」培靈研經大會首場研經會,於二月十日中華基督教會愛堂舉行,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助理教授陳龍斌主講,從能詳撒馬利亞人故事(路十25-37),思教會地上使命,並鼓勵信徒坐言起行,關懷眾生。  拒絕凡事規畫 正視社會需要  律法師問耶穌:「誰是我鄰舍」(29節),陳龍斌想像,如果耶穌回答他説鄰舍是眾教會肢體,律法師可能會自信地回應自己做到了。現時教會、信徒渴望上帝我們界定服侍對象、禾場,然後拼命作工,但這個問題背後反映「總有人不是自己人」。不過耶穌提問,其實「那個打至半死人,是否你鄰舍?」  陳龍斌直言,鄰舍不是某種事奉對象範圍,而是生命質素和狀態。「這個鄰舍並非有計畫地幫助那打至半死人,而是有遊俠心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因此他看見別人有需要,第一個問題不是「這人是否我們對象」,開會商議;而是看見他人需要,流露出生命質素。「現時教會喜説行公義、好憐憫,公義彷彿變成口號,可是有多少人有俠義精神?看見不平事會表態?」  他想像,經文沒有提及撒馬利亞人遇過多少需要幫助人,如果有需要者出現,出現情況。「耶穌律法師話整段經文,離不開律法規範,意即設社區和社會可以實踐律法;若律法未能解決問題,就出現這個故事。」他提醒信徒須注意社會政策和制度,有否行出上帝心意;而教會要發現政策和制度遺漏人,關注和解決需要。  學效耶穌榜樣 適切關懷社會  故事中提及客棧(34節),撒馬利亞人照顧受傷者之餘,請店主幫忙。陳龍斌説:「客棧客棧,其功能適切照顧關懷。今天教會地上能否成為社會受傷者歇息地方?」《路加福音》記載,耶穌出生時沒有客店接待祂;撒馬利亞人故事需要有客棧出現,他認為耶穌希望我們思想,撒馬利亞人是有同工,這間客棧願意他一起照應有需要人。  香港日子,部分教會願意開放成為避寒中心,他指這固然值得感恩,但露宿者要有撒馬利亞人請他們到客棧去,而是接載他們。此外,前線努力服侍受傷者同工可能落之中,因為若我們國度和眼光落自己堂會,會忘記他們需要。  「你去照樣行吧」中「行」字《路加福音》出現過三次,是有關「怎樣做或行才能承受永生」。陳龍斌直言,我們對福音理解,是坐着上天堂,然而福音是給予我們,要承受這份遺產今天地上「照樣行」。他認為教會「離地」原因是「坐得多」,故他勉勵信徒學效耶穌榜樣,坐言起行。「行是耶穌一起社會同行,走遍各城各鄉,看見眾人」,並成為社會祝福,看見社會需要,「做個香港人」。  面對不義壓制 經歷上帝同在  此外,神學路思亦於同日舉辦培靈會,香港神學院專任講師趙崇明主講,鼓勵信徒面香港社會困局時,回憶上帝帶以色列人出埃及、陪伴他們曠野作為,從而發現其同在與盼望。  他指,舊約聖經有行旅故事,而出埃及有關異鄉人流落異地(埃及)故事。以色列人當時受暴力和不義政權奴役和壓制,可是耶和華「看見、聽到、知道、明白其子民水深痛苦」(出三7-10),如香港人因社會發展而感到迷失、無助、怨憤時,「你是否還相信上帝昔日一樣,聽見我們哀聲,知道我們苦情?反而我們是否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出埃及記》中,可見上帝訓練摩西成為政治領袖,他三次介入爭執,其中一次出現身分危機後他逃到米甸,「這個流落是其迷失身分象徵,上帝是要他明白其政治身分不能建基於地上國族身分,他只能建立天國子民國族身分認同」。他續指,出埃及雖然是政治解放行動,但並不止於地上政治鬥爭,「摩西代表埃及或以色列人,而是代表上帝地上參與政治,他一生上帝效忠」。上帝摩西訓練成流落者、邊緣人,因為出埃及後他要過流落生活,並受託帶領以色列人成為放逐者。

  拒絕凡事規畫 正視社會需要  律法師問耶穌:「誰是我鄰舍」(29節),陳龍斌想像,如果耶穌回答他説鄰舍是眾教會肢體,律法師可能會自信地回應自己做到了。現時教會、信徒渴望上帝我們界定服侍對象、禾場,然後拼命作工,但這個問題背後反映「總有人不是自己人」。不過耶穌提問,其實「那個打至半死人,是否你鄰舍?」  陳龍斌直言,鄰舍不是某種事奉對象範圍,而是生命質素和狀態。「這個鄰舍並非有計畫地幫助那打至半死人,而是有遊俠心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因此他看見別人有需要,第一個問題不是「這人是否我們對象」,開會商議;而是看見他人需要,流露出生命質素。「現時教會喜説行公義、好憐憫,公義彷彿變成口號,可是有多少人有俠義精神?看見不平事會表態?」  他想像,經文沒有提及撒馬利亞人遇過多少需要幫助人,如果有需要者出現,出現情況。「耶穌律法師話整段經文,離不開律法規範,意即設社區和社會可以實踐律法;若律法未能解決問題,就出現這個故事。」他提醒信徒須注意社會政策和制度,有否行出上帝心意;而教會要發現政策和制度遺漏人,關注和解決需要。  學效耶穌榜樣 適切關懷社會  故事中提及客棧(34節),撒馬利亞人照顧受傷者之餘,請店主幫忙。陳龍斌説:「客棧客棧,其功能適切照顧關懷。今天教會地上能否成為社會受傷者歇息地方?」《路加福音》記載,耶穌出生時沒有客店接待祂;撒馬利亞人故事需要有客棧出現,他認為耶穌希望我們思想,撒馬利亞人是有同工,這間客棧願意他一起照應有需要人。  香港日子,部分教會願意開放成為避寒中心,他指這固然值得感恩,但露宿者要有撒馬利亞人請他們到客棧去,而是接載他們。此外,前線努力服侍受傷者同工可能落之中,因為若我們國度和眼光落自己堂會,會忘記他們需要。  「你去照樣行吧」中「行」字《路加福音》出現過三次,是有關「怎樣做或行才能承受永生」。陳龍斌直言,我們對福音理解,是坐着上天堂,然而福音是給予我們,要承受這份遺產今天地上「照樣行」。他認為教會「離地」原因是「坐得多」,故他勉勵信徒學效耶穌榜樣,坐言起行。「行是耶穌一起社會同行,走遍各城各鄉,看見眾人」,並成為社會祝福,看見社會需要,「做個香港人」。  面對不義壓制 經歷上帝同在  此外,神學路思亦於同日舉辦培靈會,香港神學院專任講師趙崇明主講,鼓勵信徒面香港社會困局時,回憶上帝帶以色列人出埃及、陪伴他們曠野作為,從而發現其同在與盼望。  他指,舊約聖經有行旅故事,而出埃及有關異鄉人流落異地(埃及)故事。以色列人當時受暴力和不義政權奴役和壓制,可是耶和華「看見、聽到、知道、明白其子民水深痛苦」(出三7-10),如香港人因社會發展而感到迷失、無助、怨憤時,「你是否還相信上帝昔日一樣,聽見我們哀聲,知道我們苦情?反而我們是否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出埃及記》中,可見上帝訓練摩西成為政治領袖,他三次介入爭執,其中一次出現身分危機後他逃到米甸,「這個流落是其迷失身分象徵,上帝是要他明白其政治身分不能建基於地上國族身分,他只能建立天國子民國族身分認同」。他續指,出埃及雖然是政治解放行動,但並不止於地上政治鬥爭,「摩西代表埃及或以色列人,而是代表上帝地上參與政治,他一生上帝效忠」。上帝摩西訓練成流落者、邊緣人,因為出埃及後他要過流落生活,並受託帶領以色列人成為放逐者。

  律法師問耶穌:「誰是我鄰舍」(29節),陳龍斌想像,如果耶穌回答他説鄰舍是眾教會肢體,律法師可能會自信地回應自己做到了。現時教會、信徒渴望上帝我們界定服侍對象、禾場,然後拼命作工,但這個問題背後反映「總有人不是自己人」。不過耶穌提問,其實「那個打至半死人,是否你鄰舍?」  陳龍斌直言,鄰舍不是某種事奉對象範圍,而是生命質素和狀態。「這個鄰舍並非有計畫地幫助那打至半死人,而是有遊俠心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因此他看見別人有需要,第一個問題不是「這人是否我們對象」,開會商議;而是看見他人需要,流露出生命質素。「現時教會喜説行公義、好憐憫,公義彷彿變成口號,可是有多少人有俠義精神?看見不平事會表態?」  他想像,經文沒有提及撒馬利亞人遇過多少需要幫助人,如果有需要者出現,出現情況。「耶穌律法師話整段經文,離不開律法規範,意即設社區和社會可以實踐律法;若律法未能解決問題,就出現這個故事。」他提醒信徒須注意社會政策和制度,有否行出上帝心意;而教會要發現政策和制度遺漏人,關注和解決需要。  學效耶穌榜樣 適切關懷社會  故事中提及客棧(34節),撒馬利亞人照顧受傷者之餘,請店主幫忙。陳龍斌説:「客棧客棧,其功能適切照顧關懷。今天教會地上能否成為社會受傷者歇息地方?」《路加福音》記載,耶穌出生時沒有客店接待祂;撒馬利亞人故事需要有客棧出現,他認為耶穌希望我們思想,撒馬利亞人是有同工,這間客棧願意他一起照應有需要人。  香港日子,部分教會願意開放成為避寒中心,他指這固然值得感恩,但露宿者要有撒馬利亞人請他們到客棧去,而是接載他們。此外,前線努力服侍受傷者同工可能落之中,因為若我們國度和眼光落自己堂會,會忘記他們需要。  「你去照樣行吧」中「行」字《路加福音》出現過三次,是有關「怎樣做或行才能承受永生」。陳龍斌直言,我們對福音理解,是坐着上天堂,然而福音是給予我們,要承受這份遺產今天地上「照樣行」。他認為教會「離地」原因是「坐得多」,故他勉勵信徒學效耶穌榜樣,坐言起行。「行是耶穌一起社會同行,走遍各城各鄉,看見眾人」,並成為社會祝福,看見社會需要,「做個香港人」。  面對不義壓制 經歷上帝同在  此外,神學路思亦於同日舉辦培靈會,香港神學院專任講師趙崇明主講,鼓勵信徒面香港社會困局時,回憶上帝帶以色列人出埃及、陪伴他們曠野作為,從而發現其同在與盼望。  他指,舊約聖經有行旅故事,而出埃及有關異鄉人流落異地(埃及)故事。以色列人當時受暴力和不義政權奴役和壓制,可是耶和華「看見、聽到、知道、明白其子民水深痛苦」(出三7-10),如香港人因社會發展而感到迷失、無助、怨憤時,「你是否還相信上帝昔日一樣,聽見我們哀聲,知道我們苦情?反而我們是否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出埃及記》中,可見上帝訓練摩西成為政治領袖,他三次介入爭執,其中一次出現身分危機後他逃到米甸,「這個流落是其迷失身分象徵,上帝是要他明白其政治身分不能建基於地上國族身分,他只能建立天國子民國族身分認同」。他續指,出埃及雖然是政治解放行動,但並不止於地上政治鬥爭,「摩西代表埃及或以色列人,而是代表上帝地上參與政治,他一生上帝效忠」。上帝摩西訓練成流落者、邊緣人,因為出埃及後他要過流落生活,並受託帶領以色列人成為放逐者。

  陳龍斌直言,鄰舍不是某種事奉對象範圍,而是生命質素和狀態。「這個鄰舍並非有計畫地幫助那打至半死人,而是有遊俠心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因此他看見別人有需要,第一個問題不是「這人是否我們對象」,開會商議;而是看見他人需要,流露出生命質素。「現時教會喜説行公義、好憐憫,公義彷彿變成口號,可是有多少人有俠義精神?看見不平事會表態?」  他想像,經文沒有提及撒馬利亞人遇過多少需要幫助人,如果有需要者出現,出現情況。「耶穌律法師話整段經文,離不開律法規範,意即設社區和社會可以實踐律法;若律法未能解決問題,就出現這個故事。」他提醒信徒須注意社會政策和制度,有否行出上帝心意;而教會要發現政策和制度遺漏人,關注和解決需要。  學效耶穌榜樣 適切關懷社會  故事中提及客棧(34節),撒馬利亞人照顧受傷者之餘,請店主幫忙。陳龍斌説:「客棧客棧,其功能適切照顧關懷。今天教會地上能否成為社會受傷者歇息地方?」《路加福音》記載,耶穌出生時沒有客店接待祂;撒馬利亞人故事需要有客棧出現,他認為耶穌希望我們思想,撒馬利亞人是有同工,這間客棧願意他一起照應有需要人。  香港日子,部分教會願意開放成為避寒中心,他指這固然值得感恩,但露宿者要有撒馬利亞人請他們到客棧去,而是接載他們。此外,前線努力服侍受傷者同工可能落之中,因為若我們國度和眼光落自己堂會,會忘記他們需要。  「你去照樣行吧」中「行」字《路加福音》出現過三次,是有關「怎樣做或行才能承受永生」。陳龍斌直言,我們對福音理解,是坐着上天堂,然而福音是給予我們,要承受這份遺產今天地上「照樣行」。他認為教會「離地」原因是「坐得多」,故他勉勵信徒學效耶穌榜樣,坐言起行。「行是耶穌一起社會同行,走遍各城各鄉,看見眾人」,並成為社會祝福,看見社會需要,「做個香港人」。  面對不義壓制 經歷上帝同在  此外,神學路思亦於同日舉辦培靈會,香港神學院專任講師趙崇明主講,鼓勵信徒面香港社會困局時,回憶上帝帶以色列人出埃及、陪伴他們曠野作為,從而發現其同在與盼望。  他指,舊約聖經有行旅故事,而出埃及有關異鄉人流落異地(埃及)故事。以色列人當時受暴力和不義政權奴役和壓制,可是耶和華「看見、聽到、知道、明白其子民水深痛苦」(出三7-10),如香港人因社會發展而感到迷失、無助、怨憤時,「你是否還相信上帝昔日一樣,聽見我們哀聲,知道我們苦情?反而我們是否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出埃及記》中,可見上帝訓練摩西成為政治領袖,他三次介入爭執,其中一次出現身分危機後他逃到米甸,「這個流落是其迷失身分象徵,上帝是要他明白其政治身分不能建基於地上國族身分,他只能建立天國子民國族身分認同」。他續指,出埃及雖然是政治解放行動,但並不止於地上政治鬥爭,「摩西代表埃及或以色列人,而是代表上帝地上參與政治,他一生上帝效忠」。上帝摩西訓練成流落者、邊緣人,因為出埃及後他要過流落生活,並受託帶領以色列人成為放逐者。

  他想像,經文沒有提及撒馬利亞人遇過多少需要幫助人,如果有需要者出現,出現情況。「耶穌律法師話整段經文,離不開律法規範,意即設社區和社會可以實踐律法;若律法未能解決問題,就出現這個故事。」他提醒信徒須注意社會政策和制度,有否行出上帝心意;而教會要發現政策和制度遺漏人,關注和解決需要。  學效耶穌榜樣 適切關懷社會  故事中提及客棧(34節),撒馬利亞人照顧受傷者之餘,請店主幫忙。陳龍斌説:「客棧客棧,其功能適切照顧關懷。今天教會地上能否成為社會受傷者歇息地方?」《路加福音》記載,耶穌出生時沒有客店接待祂;撒馬利亞人故事需要有客棧出現,他認為耶穌希望我們思想,撒馬利亞人是有同工,這間客棧願意他一起照應有需要人。  香港日子,部分教會願意開放成為避寒中心,他指這固然值得感恩,但露宿者要有撒馬利亞人請他們到客棧去,而是接載他們。此外,前線努力服侍受傷者同工可能落之中,因為若我們國度和眼光落自己堂會,會忘記他們需要。  「你去照樣行吧」中「行」字《路加福音》出現過三次,是有關「怎樣做或行才能承受永生」。陳龍斌直言,我們對福音理解,是坐着上天堂,然而福音是給予我們,要承受這份遺產今天地上「照樣行」。他認為教會「離地」原因是「坐得多」,故他勉勵信徒學效耶穌榜樣,坐言起行。「行是耶穌一起社會同行,走遍各城各鄉,看見眾人」,並成為社會祝福,看見社會需要,「做個香港人」。  面對不義壓制 經歷上帝同在  此外,神學路思亦於同日舉辦培靈會,香港神學院專任講師趙崇明主講,鼓勵信徒面香港社會困局時,回憶上帝帶以色列人出埃及、陪伴他們曠野作為,從而發現其同在與盼望。  他指,舊約聖經有行旅故事,而出埃及有關異鄉人流落異地(埃及)故事。以色列人當時受暴力和不義政權奴役和壓制,可是耶和華「看見、聽到、知道、明白其子民水深痛苦」(出三7-10),如香港人因社會發展而感到迷失、無助、怨憤時,「你是否還相信上帝昔日一樣,聽見我們哀聲,知道我們苦情?反而我們是否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出埃及記》中,可見上帝訓練摩西成為政治領袖,他三次介入爭執,其中一次出現身分危機後他逃到米甸,「這個流落是其迷失身分象徵,上帝是要他明白其政治身分不能建基於地上國族身分,他只能建立天國子民國族身分認同」。他續指,出埃及雖然是政治解放行動,但並不止於地上政治鬥爭,「摩西代表埃及或以色列人,而是代表上帝地上參與政治,他一生上帝效忠」。上帝摩西訓練成流落者、邊緣人,因為出埃及後他要過流落生活,並受託帶領以色列人成為放逐者。

  學效耶穌榜樣 適切關懷社會  故事中提及客棧(34節),撒馬利亞人照顧受傷者之餘,請店主幫忙。陳龍斌説:「客棧客棧,其功能適切照顧關懷。今天教會地上能否成為社會受傷者歇息地方?」《路加福音》記載,耶穌出生時沒有客店接待祂;撒馬利亞人故事需要有客棧出現,他認為耶穌希望我們思想,撒馬利亞人是有同工,這間客棧願意他一起照應有需要人。  香港日子,部分教會願意開放成為避寒中心,他指這固然值得感恩,但露宿者要有撒馬利亞人請他們到客棧去,而是接載他們。此外,前線努力服侍受傷者同工可能落之中,因為若我們國度和眼光落自己堂會,會忘記他們需要。  「你去照樣行吧」中「行」字《路加福音》出現過三次,是有關「怎樣做或行才能承受永生」。陳龍斌直言,我們對福音理解,是坐着上天堂,然而福音是給予我們,要承受這份遺產今天地上「照樣行」。他認為教會「離地」原因是「坐得多」,故他勉勵信徒學效耶穌榜樣,坐言起行。「行是耶穌一起社會同行,走遍各城各鄉,看見眾人」,並成為社會祝福,看見社會需要,「做個香港人」。  面對不義壓制 經歷上帝同在  此外,神學路思亦於同日舉辦培靈會,香港神學院專任講師趙崇明主講,鼓勵信徒面香港社會困局時,回憶上帝帶以色列人出埃及、陪伴他們曠野作為,從而發現其同在與盼望。  他指,舊約聖經有行旅故事,而出埃及有關異鄉人流落異地(埃及)故事。以色列人當時受暴力和不義政權奴役和壓制,可是耶和華「看見、聽到、知道、明白其子民水深痛苦」(出三7-10),如香港人因社會發展而感到迷失、無助、怨憤時,「你是否還相信上帝昔日一樣,聽見我們哀聲,知道我們苦情?反而我們是否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出埃及記》中,可見上帝訓練摩西成為政治領袖,他三次介入爭執,其中一次出現身分危機後他逃到米甸,「這個流落是其迷失身分象徵,上帝是要他明白其政治身分不能建基於地上國族身分,他只能建立天國子民國族身分認同」。他續指,出埃及雖然是政治解放行動,但並不止於地上政治鬥爭,「摩西代表埃及或以色列人,而是代表上帝地上參與政治,他一生上帝效忠」。上帝摩西訓練成流落者、邊緣人,因為出埃及後他要過流落生活,並受託帶領以色列人成為放逐者。

  故事中提及客棧(34節),撒馬利亞人照顧受傷者之餘,請店主幫忙。陳龍斌説:「客棧客棧,其功能適切照顧關懷。今天教會地上能否成為社會受傷者歇息地方?」《路加福音》記載,耶穌出生時沒有客店接待祂;撒馬利亞人故事需要有客棧出現,他認為耶穌希望我們思想,撒馬利亞人是有同工,這間客棧願意他一起照應有需要人。  香港日子,部分教會願意開放成為避寒中心,他指這固然值得感恩,但露宿者要有撒馬利亞人請他們到客棧去,而是接載他們。此外,前線努力服侍受傷者同工可能落之中,因為若我們國度和眼光落自己堂會,會忘記他們需要。  「你去照樣行吧」中「行」字《路加福音》出現過三次,是有關「怎樣做或行才能承受永生」。陳龍斌直言,我們對福音理解,是坐着上天堂,然而福音是給予我們,要承受這份遺產今天地上「照樣行」。他認為教會「離地」原因是「坐得多」,故他勉勵信徒學效耶穌榜樣,坐言起行。「行是耶穌一起社會同行,走遍各城各鄉,看見眾人」,並成為社會祝福,看見社會需要,「做個香港人」。  面對不義壓制 經歷上帝同在  此外,神學路思亦於同日舉辦培靈會,香港神學院專任講師趙崇明主講,鼓勵信徒面香港社會困局時,回憶上帝帶以色列人出埃及、陪伴他們曠野作為,從而發現其同在與盼望。  他指,舊約聖經有行旅故事,而出埃及有關異鄉人流落異地(埃及)故事。以色列人當時受暴力和不義政權奴役和壓制,可是耶和華「看見、聽到、知道、明白其子民水深痛苦」(出三7-10),如香港人因社會發展而感到迷失、無助、怨憤時,「你是否還相信上帝昔日一樣,聽見我們哀聲,知道我們苦情?反而我們是否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出埃及記》中,可見上帝訓練摩西成為政治領袖,他三次介入爭執,其中一次出現身分危機後他逃到米甸,「這個流落是其迷失身分象徵,上帝是要他明白其政治身分不能建基於地上國族身分,他只能建立天國子民國族身分認同」。他續指,出埃及雖然是政治解放行動,但並不止於地上政治鬥爭,「摩西代表埃及或以色列人,而是代表上帝地上參與政治,他一生上帝效忠」。上帝摩西訓練成流落者、邊緣人,因為出埃及後他要過流落生活,並受託帶領以色列人成為放逐者。

  香港日子,部分教會願意開放成為避寒中心,他指這固然值得感恩,但露宿者要有撒馬利亞人請他們到客棧去,而是接載他們。此外,前線努力服侍受傷者同工可能落之中,因為若我們國度和眼光落自己堂會,會忘記他們需要。  「你去照樣行吧」中「行」字《路加福音》出現過三次,是有關「怎樣做或行才能承受永生」。陳龍斌直言,我們對福音理解,是坐着上天堂,然而福音是給予我們,要承受這份遺產今天地上「照樣行」。他認為教會「離地」原因是「坐得多」,故他勉勵信徒學效耶穌榜樣,坐言起行。「行是耶穌一起社會同行,走遍各城各鄉,看見眾人」,並成為社會祝福,看見社會需要,「做個香港人」。  面對不義壓制 經歷上帝同在  此外,神學路思亦於同日舉辦培靈會,香港神學院專任講師趙崇明主講,鼓勵信徒面香港社會困局時,回憶上帝帶以色列人出埃及、陪伴他們曠野作為,從而發現其同在與盼望。  他指,舊約聖經有行旅故事,而出埃及有關異鄉人流落異地(埃及)故事。以色列人當時受暴力和不義政權奴役和壓制,可是耶和華「看見、聽到、知道、明白其子民水深痛苦」(出三7-10),如香港人因社會發展而感到迷失、無助、怨憤時,「你是否還相信上帝昔日一樣,聽見我們哀聲,知道我們苦情?反而我們是否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出埃及記》中,可見上帝訓練摩西成為政治領袖,他三次介入爭執,其中一次出現身分危機後他逃到米甸,「這個流落是其迷失身分象徵,上帝是要他明白其政治身分不能建基於地上國族身分,他只能建立天國子民國族身分認同」。他續指,出埃及雖然是政治解放行動,但並不止於地上政治鬥爭,「摩西代表埃及或以色列人,而是代表上帝地上參與政治,他一生上帝效忠」。上帝摩西訓練成流落者、邊緣人,因為出埃及後他要過流落生活,並受託帶領以色列人成為放逐者。

  港九培靈研經會(下稱培靈會)於每年八月上旬舉行,這個宗派屬靈盛宴,不但吸引本地信徒參與,海外華人教會能透過轉播領受福音信息。培靈會歷九十載,基督教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基督教研究中心於二月二十六日循道衞理聯合教會安素堂,舉辦「港九明燈──培靈研經會創立及其意義」講座,闡述培靈會創立背景和意義。  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客座教授李金強博士指,當年國內出現「非基運動」(1922-28)為舉辦培靈會導火線。他解釋,於當時國際形勢錯綜複雜,北京、上海知識分子基於民族主義,批判西方傳來基督教信仰,口誅筆伐,抨擊基督教是帝國主義下侵華工具;後來開始毆打傳教士和焚燒教堂。部分教內人士撰文為基督教信仰爭辯護教,加上有見教會信眾受逼迫而信心動搖,故決心舉辦年度之培靈會,信徒靈命,恢復上帝忠心。  回溯歷史發展,他認為培靈會創立,民國時期中國基督教復興運動關係密切。於當時國內基督教界宗派林立,華宣教士認為教會合一才能令基督教普世化,因此開展了跨宗派合一運動,掀起了舉辦大型佈道會風潮。他表示,當時大型佈道會十分流行,有數萬十萬人參加,影響力極大,因而培育出佈道家,中國宣教事工開拓了景象。  隨後,社會發生串反基督教運動,一九二七年七月於廣州舉辦第一屆培靈會,香港於翌年八月舉辦,承接了舉辦大型佈道會模式,發展。因此他強調,大型佈道會二十世紀中國基督教史上合一運動有關,間接促使港九培靈研經會產生。  此後,每年七月廣州舉行,八月繼於香港舉行,中間日本侵華、國共內戰而停止聚會。一九四九年,中國政權易手並實施宗教政策,教會及傳教士撤離,廣州培靈會停辦,香港培靈會停止。至於舉辦地點方面,李博士表示港培靈會借用港島鹹道禮賢會、街救恩堂、港九循理會、士他令道九龍城浸信會,一九七二年遷亞老街九龍城浸信會舉行,維持。  時今日,本地信徒出席培靈會外,海外華人信徒能透過科技媒體聆聽,李博士認為培靈會造就信徒屬生命,華人教會發展、信徒靈命開拓有意義和價值。他續言,港九培靈研經會創立是中國基督教本色化及合一運動下典型範例,同時他強調,歷屆培靈會講章反映講員聖經理解和時代詮釋,整理後中華本色化神學系統。

  港九培靈研經會(下稱培靈會)於每年八月上旬舉行,這個宗派屬靈盛宴,不但吸引本地信徒參與,海外華人教會能透過轉播領受福音信息。培靈會歷九十載,基督教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基督教研究中心於二月二十六日循道衞理聯合教會安素堂,舉辦「港九明燈──培靈研經會創立及其意義」講座,闡述培靈會創立背景和意義。  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客座教授李金強博士指,當年國內出現「非基運動」(1922-28)為舉辦培靈會導火線。他解釋,於當時國際形勢錯綜複雜,北京、上海知識分子基於民族主義,批判西方傳來基督教信仰,口誅筆伐,抨擊基督教是帝國主義下侵華工具;後來開始毆打傳教士和焚燒教堂。部分教內人士撰文為基督教信仰爭辯護教,加上有見教會信眾受逼迫而信心動搖,故決心舉辦年度之培靈會,信徒靈命,恢復上帝忠心。  回溯歷史發展,他認為培靈會創立,民國時期中國基督教復興運動關係密切。於當時國內基督教界宗派林立,華宣教士認為教會合一才能令基督教普世化,因此開展了跨宗派合一運動,掀起了舉辦大型佈道會風潮。他表示,當時大型佈道會十分流行,有數萬十萬人參加,影響力極大,因而培育出佈道家,中國宣教事工開拓了景象。  隨後,社會發生串反基督教運動,一九二七年七月於廣州舉辦第一屆培靈會,香港於翌年八月舉辦,承接了舉辦大型佈道會模式,發展。因此他強調,大型佈道會二十世紀中國基督教史上合一運動有關,間接促使港九培靈研經會產生。  此後,每年七月廣州舉行,八月繼於香港舉行,中間日本侵華、國共內戰而停止聚會。一九四九年,中國政權易手並實施宗教政策,教會及傳教士撤離,廣州培靈會停辦,香港培靈會停止。至於舉辦地點方面,李博士表示港培靈會借用港島鹹道禮賢會、街救恩堂、港九循理會、士他令道九龍城浸信會,一九七二年遷亞老街九龍城浸信會舉行,維持。  時今日,本地信徒出席培靈會外,海外華人信徒能透過科技媒體聆聽,李博士認為培靈會造就信徒屬生命,華人教會發展、信徒靈命開拓有意義和價值。他續言,港九培靈研經會創立是中國基督教本色化及合一運動下典型範例,同時他強調,歷屆培靈會講章反映講員聖經理解和時代詮釋,整理後中華本色化神學系統。

  港九培靈研經會(下稱培靈會)於每年八月上旬舉行,這個宗派屬靈盛宴,不但吸引本地信徒參與,海外華人教會能透過轉播領受福音信息。培靈會歷九十載,基督教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基督教研究中心於二月二十六日循道衞理聯合教會安素堂,舉辦「港九明燈──培靈研經會創立及其意義」講座,闡述培靈會創立背景和意義。  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客座教授李金強博士指,當年國內出現「非基運動」(1922-28)為舉辦培靈會導火線。他解釋,於當時國際形勢錯綜複雜,北京、上海知識分子基於民族主義,批判西方傳來基督教信仰,口誅筆伐,抨擊基督教是帝國主義下侵華工具;後來開始毆打傳教士和焚燒教堂。部分教內人士撰文為基督教信仰爭辯護教,加上有見教會信眾受逼迫而信心動搖,故決心舉辦年度之培靈會,信徒靈命,恢復上帝忠心。  回溯歷史發展,他認為培靈會創立,民國時期中國基督教復興運動關係密切。於當時國內基督教界宗派林立,華宣教士認為教會合一才能令基督教普世化,因此開展了跨宗派合一運動,掀起了舉辦大型佈道會風潮。他表示,當時大型佈道會十分流行,有數萬十萬人參加,影響力極大,因而培育出佈道家,中國宣教事工開拓了景象。  隨後,社會發生串反基督教運動,一九二七年七月於廣州舉辦第一屆培靈會,香港於翌年八月舉辦,承接了舉辦大型佈道會模式,發展。因此他強調,大型佈道會二十世紀中國基督教史上合一運動有關,間接促使港九培靈研經會產生。  此後,每年七月廣州舉行,八月繼於香港舉行,中間日本侵華、國共內戰而停止聚會。一九四九年,中國政權易手並實施宗教政策,教會及傳教士撤離,廣州培靈會停辦,香港培靈會停止。至於舉辦地點方面,李博士表示港培靈會借用港島鹹道禮賢會、街救恩堂、港九循理會、士他令道九龍城浸信會,一九七二年遷亞老街九龍城浸信會舉行,維持。  時今日,本地信徒出席培靈會外,海外華人信徒能透過科技媒體聆聽,李博士認為培靈會造就信徒屬生命,華人教會發展、信徒靈命開拓有意義和價值。他續言,港九培靈研經會創立是中國基督教本色化及合一運動下典型範例,同時他強調,歷屆培靈會講章反映講員聖經理解和時代詮釋,整理後中華本色化神學系統。

  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客座教授李金強博士指,當年國內出現「非基運動」(1922-28)為舉辦培靈會導火線。他解釋,於當時國際形勢錯綜複雜,北京、上海知識分子基於民族主義,批判西方傳來基督教信仰,口誅筆伐,抨擊基督教是帝國主義下侵華工具;後來開始毆打傳教士和焚燒教堂。部分教內人士撰文為基督教信仰爭辯護教,加上有見教會信眾受逼迫而信心動搖,故決心舉辦年度之培靈會,信徒靈命,恢復上帝忠心。  回溯歷史發展,他認為培靈會創立,民國時期中國基督教復興運動關係密切。於當時國內基督教界宗派林立,華宣教士認為教會合一才能令基督教普世化,因此開展了跨宗派合一運動,掀起了舉辦大型佈道會風潮。他表示,當時大型佈道會十分流行,有數萬十萬人參加,影響力極大,因而培育出佈道家,中國宣教事工開拓了景象。  隨後,社會發生串反基督教運動,一九二七年七月於廣州舉辦第一屆培靈會,香港於翌年八月舉辦,承接了舉辦大型佈道會模式,發展。因此他強調,大型佈道會二十世紀中國基督教史上合一運動有關,間接促使港九培靈研經會產生。  此後,每年七月廣州舉行,八月繼於香港舉行,中間日本侵華、國共內戰而停止聚會。一九四九年,中國政權易手並實施宗教政策,教會及傳教士撤離,廣州培靈會停辦,香港培靈會停止。至於舉辦地點方面,李博士表示港培靈會借用港島鹹道禮賢會、街救恩堂、港九循理會、士他令道九龍城浸信會,一九七二年遷亞老街九龍城浸信會舉行,維持。  時今日,本地信徒出席培靈會外,海外華人信徒能透過科技媒體聆聽,李博士認為培靈會造就信徒屬生命,華人教會發展、信徒靈命開拓有意義和價值。他續言,港九培靈研經會創立是中國基督教本色化及合一運動下典型範例,同時他強調,歷屆培靈會講章反映講員聖經理解和時代詮釋,整理後中華本色化神學系統。

  回溯歷史發展,他認為培靈會創立,民國時期中國基督教復興運動關係密切。於當時國內基督教界宗派林立,華宣教士認為教會合一才能令基督教普世化,因此開展了跨宗派合一運動,掀起了舉辦大型佈道會風潮。他表示,當時大型佈道會十分流行,有數萬十萬人參加,影響力極大,因而培育出佈道家,中國宣教事工開拓了景象。  隨後,社會發生串反基督教運動,一九二七年七月於廣州舉辦第一屆培靈會,香港於翌年八月舉辦,承接了舉辦大型佈道會模式,發展。因此他強調,大型佈道會二十世紀中國基督教史上合一運動有關,間接促使港九培靈研經會產生。  此後,每年七月廣州舉行,八月繼於香港舉行,中間日本侵華、國共內戰而停止聚會。一九四九年,中國政權易手並實施宗教政策,教會及傳教士撤離,廣州培靈會停辦,香港培靈會停止。至於舉辦地點方面,李博士表示港培靈會借用港島鹹道禮賢會、街救恩堂、港九循理會、士他令道九龍城浸信會,一九七二年遷亞老街九龍城浸信會舉行,維持。  時今日,本地信徒出席培靈會外,海外華人信徒能透過科技媒體聆聽,李博士認為培靈會造就信徒屬生命,華人教會發展、信徒靈命開拓有意義和價值。他續言,港九培靈研經會創立是中國基督教本色化及合一運動下典型範例,同時他強調,歷屆培靈會講章反映講員聖經理解和時代詮釋,整理後中華本色化神學系統。

延伸閱讀…

神學路思培靈研經會. 再思教會使命與盼望

追溯港九培靈研經會歷史. 反映中華本色化神學系統

腓立比書1:3-7
3 我每逢想念你們,感謝我神;
4 每逢你們眾人祈求時候,歡歡祈求。
5 因為頭一天直到如今,你們是同心合意福音。
6 我深信那你們心裡動了善工,成全這工,直到耶穌基督日子。
保羅開宗明義講,我一提到腓立教會感謝神。想像一下,如果你主任牧師離開了,是一想到你教會開心,是一想到感嘆今非昔比。所以看見腓立教會是一個教會。我5個版本來讀腓立比書1:5下半節:
譯本:福音事工上有份。
普及譯本:是我傳福音夥伴。
ASV:your fellowship in furtherrance of the gosple.
和合本:同心合意福音。
Message:beliving and proclaiming God’s message.
很,5個版本,前面3個版本帶出一個意思:腓立教會是保羅福音夥伴;後面2個版本帶出另一個意思:腓立教會本身傳福音教會。兩個意思合起來,神我們一個教導。

A.腓立教會是保羅福音夥伴。
前面3個版本帶出的意思是:腓立教會是保羅福音夥伴。腓立教會通過實際行動來幫助保羅傳福音,透過金錢奉獻、禱告、關懷,即:to give(金錢), to pray(禱告),to care for(關懷)。這是三大支柱。

第一支柱:to give (獻金)
保羅宣教經費主要來於腓立教會差傳奉獻(腓立比書4:15-16)。這個教會不是一次奉獻,而是恆支持保羅宣教。如果沒有腓立教會支持,沒有保羅短宣和書信。所以我們看到金錢支持宣教是一個支柱。
鐘瑪麗姐妹,美國人,做家庭女傭長達20年,她沒有什麼錢。她死後人們看到她賬簿,左邊是收入,右邊是支出。右邊支出有:為印度福音事工奉獻$50,內地會奉獻$50…看到賬户有一欄是左邊收入遺產$300,這筆錢於現在3萬美金,然後右邊蘇丹宣教奉獻$300。如果你或我,突然間收到這樣一筆遺產,我們怎麼?我們去旅遊,去大吃大喝,買名錶、名衣。鐘瑪麗奉獻傳。這$300開始了SIM國際宣教機構,我是SIM宣教士,這個機構現在有1600個宣教士,50個國家。

第二支柱:to pray(獻禱)
腓立比書1: 19 因為我知道,這事藉著你們祈禱和耶穌基督幫助,叫我得救。
保羅説我雖然監牢裡面,但是你們弟兄姐妹我外面禱告,我得到釋放。禱告和傳不可分割。 2015年10月,一位伊斯蘭國戰士,原本很享受砍基督徒腦袋。但他做夢夢到一個白衣人出現,這個白衣人耶穌,耶穌他説:你正在謀殺我百姓。他整個月有這樣夢境,自己砍人頭越來越噁心。有一次他揮刀砍一個基督徒頭,這個基督徒他説:你砍了我頭後,拿我聖經回去讀,嗎?他揮刀一砍,那個基督徒人頭落地,但是他拿聖經回去認讀。他現在成為基督徒接受門訓。
上世紀90年代,有一個回教徒領袖夢裡夢到KS412,整個夢裡是。他到處問回教徒朋友,人能解釋,有回教徒朋友建議他去問問基督徒。他寫信問基督徒這個KS412是什麼,一個基督徒傳道人回覆他説:我們國家,KS使徒行傳,KS412使徒行傳4:12節。他一打開聖經使徒行傳4:12節,讀到:他以外,無拯救。
這兩個人,一個是伊斯蘭國戰士,一個是做夢回教徒,他們怎麼信耶穌呢?全是禱告功效。

腓立比書1:9-11
9 我禱告,要你們愛心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多而多,
10 使你們能是非(或作:喜愛那事),作無過人,直到基督日子;
11 並靠著耶穌基督結滿了仁義果子,叫榮耀稱讚歸神。
提升生命層次需要門訓。楊牧谷説:多少讓我們呱呱叫人生現象,是因為我們自己生命層次。得垃圾山同水平。你看過菲律賓垃圾山嗎?看上去好像山,其垃圾堆成。我們以為自己層次,可以批評,我們自己生命是垃圾。等到我們生命層次提升了,我們看到和領受了。保羅這裡希望腓立教會有3方面提升:

A.提升愛心.
美國有一個教會叫做「主基督教會」。這個教會標語是:受傷世界中,做一個滿有教會。這個世界是自私自利,我們找不到朋友。但是這個教會要製造一個有愛心教會,回到教會,讓你傷口得到包紮,可以擁抱,放膽地説出內心。希望你教會成為一個滿有教會。
衞斯理翰教會成立一個holy club (聖潔團契),這個愛彼此守望。要加入這個,回答21個問題,我分享其中4個請你一起思考:
1. 你是否有任何罪,無論是內或外,主導了你生活?
2. 你是否允許弟兄姐妹坦白,指出你所有過錯?
3. 你是否希望透過,使彼此之間關係變得親無?
4. 你是否敢於讓我們觸及你處,單刀直入,探索你內心深處?
你來到禮拜堂,很多人彼此打招呼,但是他們內心很多痛苦,需要你關心。你問他們,他們説事事。但是處,他們流淚。如果你教會不能正視這些問題,你教會成了一個社團。什麼是社團呢?社團成員見面時説些言不由衷話,他們扯一些謊言,只求人人高興,沒有人會受到。大家裝作樂,願意指出犯錯人,自己受了傷裝作若無其事。求主幫助我們,你回去做一個敢於坦誠敞開人,能夠接受那些敢於敞開自己傷口人。

保羅既(腓一20)表達了他面人生起伏波折,無所畏懼;是死亡,有勇氣去面。總之能彰顯基督,他心滿意足;這反映出面羅馬審訊時,保羅關心判決結果能否榮耀主,無論是生是死他不計。保羅這種生命態度彰顯着基督信仰真義,是人類歷史昭然若揭一種教導,與教訓,不是做到。因為保羅是其生命及行為來經歷這信仰歷程,故能彰顯基督教理念,因而成為解釋基督教信仰與生活受注目人物和最佳詮釋者。致腓立比信徒書信中,他有自我描述,那時他重生得救,生命中活了卅三年,人性筆觸表達他思想和情感。而這一切之上滿有神榮光,藉以彰顯出:背後掌管他一生力量乃來自那位活基督,他雖環境壓力下,沒有引起絲毫憂慮。他心裏只有一個願望,這個願望凝聚出一句話:「我活着基督」,這句話可以説是基督教整個信仰縮影。無論前面是光明或是黑暗,是好景或是絕景,他朝向這目標而生活;他而言,基督教信仰基督為生活焦點,這是他心中切望,是屬價值觀!這種價值觀指導着他生活形態,面生命處境時,採取和選擇生活方式,這本段經文要旨。

延伸閱讀…

第九講興旺福音

第三講恰當的正直生活形態

我們香港人特區保護傘下可以活在制度下,可以為個人生活有選擇機會。於我們有去選擇個人生活形態,保羅我們一個饒有意義提醒:「只要你們行事人基督福音相稱」(一27)。「相稱」是指天秤,保羅意思説我們這些活着為基督人,基督福音放在天秤,然後我們行事人﹑生活形態放在另,看是否與基督福音相配稱。換言之,保羅期望每一個屬主人,活基督福音之下,能活出一個生活形態來。

保羅生命中崇高目標彰顯基督。十九世紀註釋家賓(Bengel)如此演繹保羅話:「我一生活着,無論如何,其原因和目的只有一個,基督」。「我」冠詞上原文emoi有含義,説人怎我可不管,至於我,決心整個生活基督而活,這表達了七方面意思:

主內弟兄姊妹,但願你﹑我個人生命中,有着以上像保羅基督那樣唇齒相依深度關係,這樣我們生命有活力,而我們屬生命品質能達到水平,積極進取態度來事奉主和服事人。保羅擁有如此崇高生活目標,但他要面現實人生,因此他接着説:「我死了有益處」,他知道有可能主道而死,這雖不是他選擇,但這死能榮耀基督,叫基督尊為大,所以這死有益處了。因着這種態度,他怕死亡,反而視死亡另一種生命形式開始;故他而言,死是積極有益,所以他下文説自己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是得無比。保羅這種視死如歸態度反映他是勇敢的人,一 位作家謝德頓(G.K.Chesterton)這説過:「可説是一個矛盾詞句,它可説含有一種要活下去意義,但是準備死形式表達出來。」這適合描繪保羅生死態度。雖然他得死了與基督同在得無比,可是他想到腓立信徒需要和完成使命,他是要活地上,於是保羅有了一種兩之間抉擇,他心既十分嚮天上家鄉,氣面死亡而,但又捨不得地上許多﹑許多用福音所生兒女。這左右困擾中,繼續生存下去會帶來有事奉,叫眾信徒他多得造就,生命成長,是保羅是選擇了地上多活些日子。這反映保羅不是個人,而是個肯捨己人而活人。他甘心樂意自己喜愛和渴慕意願和權益都放下,繼續貢獻自己,主所用。弟兄姊妹,巴不得我們日常生活許多抉擇中,不要自己權益,倒要他人着想,多關心別人,幫助別人,忠心完成神託付我們現今責任和使命,這樣,我們是個而人!

現在保羅討論有關基督徒生活核心問題,他勸勉腓立信徒行事人要基督福音相稱。「相稱」包含有值得和配得起意思,強調基督徒整個生活要符合基督福音所要求;換言之,要活出一種或生活方式來。實在,我們信仰生活不脱節,要表裏,不能有﹑成份,這全生命本質。但説來,要做起來,我們有罪性,受外環境引誘,不免有失跌。但我們要聖靈引導下做 到,請注意「行事人」一語原文有作公民意,所以《呂振中譯本》這樣直譯:「不過你們作公民,要得起基督福音。」指出一個基督徒同時是地上 公民,作公民應盡社會責任,表現,生活彰顯基督福音特質,有生活見證。然而,怎樣才能表現生活行為呢?那視乎我們日常生活中,有否盡責地去履行一些價值標準,冀能達致一種福音相稱生活方式!

我嘗試列舉一些價值標準範圍來,讓各位中作個評估,並求主指引我們有識見和力量去活出一個福音相稱生活來!

2.信任──家庭關係上,我是否各成員,做任何家人,破壞彼此關係事。即使家人待自己,遷忍讓,減少摩擦。工作環境裏,我有否上司或下屬呢?當遇上困難時,我會否處事積極,致使別人產生信任,抑或忿忿不平,尋求報復,或設下圈套對付別人?教會事奉上, 我神僕人和使女嗎?即使他們犯了錯或表現如理想,我效法衞掃羅去其職分嗎?身為教牧,反省自己行事人是否值得別 人和信任?身闆,會否員工和信任他們,刻意剝削他們權利呢?身老師,會否學生?身為上司,會否擺架子或是任意挑剔下屬?是你信仰生活一切抉擇上會否神指引?信任祂你安排才是,其他成為次要選擇。

3.節制守紀──今天這個重視守紀律社會中,許多基督徒受感染,生活操守變得鬆懈,並美其名為開放,其不想受約束。但隨主人,要過一個紀律自制生活,因為這是《聖經》強調。基督所指捨己生活,保羅言節制生活是聖靈果子之一,節制紀律是委身生命一種結果,今天管理界認定這是不可一項情操。着名管理學家柯維(Stephen,Covey)其暢銷名著《與有──全面造就自己》(The 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中説過:「委身立志可以使我們掌握人生,有勇氣許下諾言,即使是小事一樁,能激發內自尊和感,因為這表示我們有自制力,並有足夠勇氣實力來承擔更重責任,在生活上作委身性實踐,終有一天榮譽會凌駕情緒反應之上,所以對自己信守諾言﹑實行紀律自制,人生不可或缺基本條件之一」(95頁)。作為一個貫通信仰與生活相稱基督徒,若要過討主生活,生活每一環節學習和實踐紀律。聖靈幫助,控制自己意願和慾望,不過份放縱,同時顧及,使心理有安全感,能發揮神我們潛質去事奉神﹑服事人。以上可説是生活一種價值標準。

4.忍耐──人忠於別人託事,受別人信賴和倚靠。可説是委身另一種表現。日本豐田汽車公司之所以,乃是因員工加入這公司表示效忠和委身,他們口號是:「一入豐田(Toyota),一世做豐田人(Toyota man)。」這種堅貞不移精神,是我們基督徒效法,不論主,抑或對待人如此,是夫妻之間要信守承諾,維繫愛情,不離不棄。基督徒應盡心忠心工作,即使工作如此,而﹑堅貞不移精神和生活表現乃繫於人忍耐力有多少?約伯因為忠於神,所以能忍受長期,可見忍耐有密切關係。能忍耐人品格是,保羅曾這説:「忍耐生老練」(羅五4),此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