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至死忠心】至死忠心 |新年的勸勉 |至死忠心的得勝 |

“你要寫信給士每拿教會使者説,那,末後,死過又活的説,我知道你患難,你貧窮,(你是)知道那自稱是猶太人説毀謗話,他們不是猶太人,乃是撒但一會人。你要受你不用怕。魔鬼要你們中間幾個人下監裏,叫你們試煉。你們受患十日。你要忠心,我賜你那生命冠冕。”

啓示錄2章8-10節是主耶穌吩咐使徒約翰寫士每拿教會信,是士每拿教會是啓示錄七個教會中有兩個有受到主責備教會之一,另一個是非拉鐵非教會。

“我知道你患難,你貧窮,(你是)知道那自稱是猶太人説毀謗話,他們不是猶太人,乃是撒但一會人。” (啓2:9)

Sufferings, afflictions, tribulations.

羅馬政府和猶太教迫害, 因為猶太教視基督教異端, 要剷; 羅馬政府因為推行帝王崇拜 (Caesar is lord), 但基督徒相信基督之外任何人是主, 是神, 這使羅馬皇帝氣急敗壞, 於是基督徒實行迫害。

釘十字架, 砍頭, 獅子吞吃, 野獸撕碎, 鬥牛觸死, 火刑燒死, 點燃照明。

有關啓示錄解原則,分為四大類:

如果歷史派觀點看, 士每拿教會 “你們受患十日”, 是羅馬皇帝歷史上羅馬皇帝教會十波迫害。

1. Nero (尼祿) AD 58 保羅, 彼得殉道;

9. Valerian (瓦勒) AD 257 居普良, 俄利根殉道;

依格那丟(Ignatius):“ 我是基督麥子, 我野獸牙齒碾碎, 以便使我成為純淨的麪包。”

“I am the wheat of Christ, I am going to be ground with the teeth of wild beasts, that I may be found pure bread.”

“願野獸地撲我, 否則我激動他們。來吧, 羣獸們; 來吧, 撕裂和踐踏, 碎骨斷肢; 來吧, 惡魔折磨; 讓我得着基督。”

坡披甲 (Polycarp): 士每拿主教, AD 156年殉道。

巡撫看他年事已高,勸他只要否認耶穌基督可以釋放他。坡披甲回答説,“我服侍祂八十六年, 祂有虧負過我, 我怎能辱罵我救主呢?”

“西面他們祝福,孩子母親馬利亞説,這孩子,是要叫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倒,許多人興起。要作毀謗話柄。叫許多人心裏意念顯露出來。” (路2:34-35)

主耶穌自己受人毀謗, 基督徒少不了受人誹謗。

1. 基督徒領受主聖餐, 人污衊為吃人肉, 喝人血; 宣教士進中國時, 謠言傳説吃小孩眼紅發魔鬼;

2. 基督徒一個大家庭, 彼此相愛, 人污衊羣居、亂倫;

3. 基督徒相信耶穌基督是唯一元首, 其他任何所謂神是偶像, 羅馬多神崇拜社會污衊無神論者;

4. 基督徒拒絕凱撒帝王崇拜, 污衊為不向羅馬皇帝效忠, 抗政府, 背叛國家。中國清朝末年義和團運動, 大量屠殺基督徒, 是這樣一個叛國罪名。作家劉小楓有一次中山大學演講, 完了一個學生問他, “你是基督徒嗎?” 答曰,“是。” 那學生説, “你是基督徒, 那你不是中國人。”

“魔鬼要你們中間幾個人下監裏,叫你們試煉。” (啓2:10)

保羅, 彼得, 約翰…

上世紀基督徒王明道, 倪柝聲, 袁相忱, 林獻羔, 謝模善, 楊心翡, 俞崇恩… 信仰者, 無一倖免地蹲過監獄。

“因為我餓了,你們我吃。渴了,你們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監裏,你們我。” (太25:35-36)

“世上你們有。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勝了世界。” (16:33)

“我安提阿,哥念,路司得,所遭遇逼迫,,我忍受是何等逼迫。但這一切中主我救出來了。不但如此,立志基督耶穌裏敬虔度日,要受逼迫。” (提後3:11-12)

“我知道你患難,你貧窮,(你是)知道那自稱是猶太人説毀謗話。” (啓2:9)

信徒各樣患難, 主知道, 主看見, 這是信徒患安慰。

“你們遇見試探,無非是人能受。神是信實,叫你們受試探過於能受。受試探時候,總要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 (林前10:13)

“我知道你貧窮,你是。”

“你要寫信老底嘉教會使者,説,…你説,我是,發了財,一樣缺。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瞎眼,赤身。” (啓3:14-17)

士每拿教會雖然物質上是, 但他們—

而老底嘉教會物質上是; 發了財,一樣缺。但是那困苦,可憐,,瞎眼,赤身。

為什麼説, “你不用怕”是一個安慰, 是一個應許? 因為一句話, 從人口裏説出來, 它份量是。

“你要受你不用怕,” 這不是人説, 乃是創造宇宙萬物主耶穌基督説,那情形了。

“我沒有吩咐你嗎?你膽。不要懼怕,不要。因為你無論往哪裏去,耶和華你神你同在。” (書1:9)

“夜間主在異象中保羅説,不要怕,只管講,不要閉口。有我你同在,沒有人下手害你。” (徒18:9-10)

"我雖然行過死幽谷,不怕遭害。因為你我同在。" (詩23:4)

“你要受你不用怕。魔鬼要你們中間幾個人下監裏,叫你們試煉。你們受患十日。” (啓2:10)

你要受, 是部分, 而不是全體; 是試煉, 而不是消滅; 是, 而不是!

“我們這,要為我們成就無比永遠榮耀。我們不是顧念所見,乃是顧念。因為所見是,是。” (林後4:17-18)

“你要忠心,我賜你那生命冠冕。” (啓2:10)

信徒他們工作和善行, 來基督台前得冠冕,這是主應許。

“力爭勝,諸事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冠冕。我們是要得不能冠冕。” (林前9:25)

“從此後,有公義冠冕我存留,公義審判主到了那日要賜我。不但賜我,賜凡愛慕他顯現人。”(提後4:8)

  你要受你不用怕,魔鬼要你們中間幾個人下監裏,叫你們試煉,你們受患十日。你要忠心,我賜你生命冠冕。聖靈眾教會説話,有耳,應當聽。得勝,受第二次死害。(啓示錄2:10-11)

  上面這段經文,林獻羔伯伯引錄他自述《林獻羔見證》中。我想,他引用聖經後一卷中這段應許,既是他個人,是教會眾弟兄姊妹是後輩們安慰和勸勉。2013年8月3日林伯安息主懷那天,我得知消息後,想起了這段經文中一個詞—“忠心”。

  我外祖父一家和林家相識一個世紀。林伯父親林保羅牧師早年浸信會事奉牧會,我曾外祖父是梧州循道會牧師,而外祖父是梧州浸信會會吏(於執事),林保羅牧師是同輩,算是屬同一教會系統同工。林保羅牧師後來放棄教會供給,成為“傳道人”,並隻身赴南洋佈道。抗戰時期,不到二十歲林伯香港往梧州入讀宣道會建道聖經學院,後來他母親和妹妹到了梧州,住思達醫院臨時棚屋。這樣,梧州思達醫院工作外祖父常有見面機會,我母親、舅父、姨母林伯同輩,當時林家和我長輩們聚會中見面。抗戰勝利後,兩家人後梧州返回光復後廣州定居。

  我第一次林伯見面,是他主坐牢受苦20年後1978年。在此之前,姨母去馬站林家探望林伯母親,有時帶上我同去。我們去探訪過住中山五路一家百貨店樓上林伯妹妹愛恩。印象中,林伯母親是一位和善慈祥老媽媽,臉帶微笑,説話。後來,我查考文獻史料得知:林伯外公張允文原是廣東肇慶地區名醫,早年孫中山同班學醫,同時是兩浸信會知名牧師,一生傳福音兼行醫濟世,深得眾民喜愛。説,當年村中父老勸他置買田產,以防及留給子孫。張牧師耶穌基督教導作答:你看空中飛鳥,不買田置地,總見會餓死它們,父老們無言以。張牧師醫佈道數十年,不僅有買地置業,古老舊宅沒有添半磚片瓦,所有積蓄全都奉獻教會和慈善事業。受如此良牧父親傳身教,林伯母親既是林保羅牧師賢妻,是林伯及幾位妹妹良母。

  那年夏季一天,姨母去探望林伯母親回家後,喜形於色地告訴家人説:林獻羔回家了!當時大馬站林家一樓人佔用,林伯母親住二樓,那道陡斜木樓梯是留在我腦海幾十年記憶之一。姨母説,那天林伯樓下喊着“阿媽!阿媽!”飛奔上樓,母子相擁喜極而泣。聽着姨母敍述,當時懵懂無知我並明白其中來龍去脈。

  我那一年高中畢業參加高考,但第一輪錄取結束後,並沒有我份。姨母閒在家裏無事事我帶去馬站,在那裏第一次見到了林伯— 一個面容個子中年人,像林媽媽,態度安詳和藹,臉帶微笑,説話,當時人想象中“勞改釋放犯”可怕形象一點聯繫。他關切地詢問我近況,我回答説:“考完大學,雖然高分上線,但沒有錄取,現在知道做些什麼。”當時林伯具體是怎樣回答,現在忘記了,唯一記得是,他並沒有詳細談論那時我認為自己那些事,諸如升學、工作、事業類,而是轉移了話題,談起了別的事情—關於生命,關於耶穌,關於信靠、關於禱告。多年後,我明白林伯講那些才是人生關要問題。

  此後,我不時晚上到馬站去,林家大門總是敞開。那時,教堂恢復開放,基督徒手上沒有聖經,沒有任何屬靈書籍可讀。林伯和來訪幾個年人一起圍一張桌旁“坐而論道”—談論生命道。當時我沒有想到,這間起眼普普通通磚木結構民居,短短幾年後成為名聲遠播家庭教會,海內外成千上萬基督徒當中,知道廣州“馬站”人多於知道廣州鬧市“上下九”“北京路”人。,他們心目中,“馬站”不是廣州某條小巷地名,而是中國教會復興的一個矚目的標誌,一個光耀四方金燈台。

  我個人屬靈生命可以説是馬站教會成長。所見,地,飢渴慕義聽眾多,幾個人圍一起“坐而論道”情景,變成了幾十人、上百人、幾百人大聚會,一條凳擠坐幾個人,長凳坐滿了,加小折凳;廳房、走廊坐滿了,坐到門外木樓梯上。南方盛夏,屋內幾把電扇風力不夠,沒有空調冷氣,弟兄姊妹們一人一把葵扇或紙扇,頭汗心甘如飴。聚會結束後,有很多人願散去,留下來繼續彼此分享交通。記得有一次,一位中年男醫生我們幾個年人作見證説:“我當初來這裏第一次聽林弟兄講道,覺得他講得,但有一點我不同意,聚會後我他説,我是沒有罪,我不是罪人。林弟兄當時沒有説什麼,只是笑了笑,請我參加聚會,多讀聖經。後來,聽多了,讀多了,我明白,原來林弟兄是聖經道理講,聖説世人犯了罪,虧欠了神榮耀。”

  類似這樣見證林伯教會裏數勝數。林伯持守聖經真理立場固然是眾所周知,但幾十年來,見他人作過口舌爭,參與各種各樣“論戰”。無可否認,林伯確實未停止過“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爭辯”(猶大書3 ),他真理持守充分體現他一貫之神觀、聖經觀、救恩觀、教會觀裏,詳細陳述他所寫百多本《靈音小叢書》小冊子中,不是表現別人“打口水仗”辯論之中。至於個人榮辱、譭譽、恩怨,更是如此。

  “人應當我們基督執事,神奧秘事管家。所求於管家,是要他有忠心。我你們論斷,或別人論斷,我以為事,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我雖覺得自己,不能因此得以稱義,但判斷我乃是主。所以時候到,甚麼不要論斷。只等主來。他要照出隱情,顯明人心意念。那時各人要神那裏得着稱讚。”(哥林多前書4:1-5)

  教會內外,林伯誤會、曲解、毀謗時有所聞,但見他作過什麼自辯,不但公開聚會講道中沒有,個人交通和談道時沒有。二十多年後,我學習教會史和蒐集文獻資料時候,發現許多人回憶錄裏提到林伯過去,提到他和大馬站教會所受逼迫,有“檢舉揭發”他某些人所作所為,其中一些人“文革”後站教堂講壇上,未有過任何悔悟反省表示。更有甚者,直到1979年改革開放後,廣東“基督教團體”某主席作“愛國教育”報告時還危言聳聽地聲稱: “林獻羔帝國主義留下來定時炸彈”。種種,見林伯自己以及他家人、同工們提及一詞半句,所以他帶領大馬站和榮桂裏教會裏大多數信徒知道這些往事,他相識多年我家長輩們知道。如果不是着研究教會歷史而蒐羅這些文獻資料,我這個晚輩會知道。從此可見,林伯是確信並切實遵行了聖經教導:“不要自己伸冤,聽主怒”, “不可惡所勝,以善勝惡”(羅馬書12:19,21)。

  像當年王明道先生一樣,林伯教會沒有邀請外來講員講道,無論他們名氣多,地位多。但是,對所有登門來訪教會、宗派、地方傳道人或信徒,只要不是異端,林伯總是熱情接待,有時會邀請他們聚會時向在座弟兄姊妹們祝福問安,或分享個人見證。教會恢復時,林伯年邁,那時馬站成了主內肢體們“接待站”,許多信徒從各地慕名來訪,希望林伯交談,他請教問題,“見他人,他全都接待”(使徒行傳28:30)。有次,姨母大馬站回來後,很地對我説:“獻羔營養不夠啊,誰來了他招呼,一談大半天,到吃飯時間沒完,挽留人一起吃,説‘只是加多雙筷子而已’,雖然聖經有説‘一味款待’,但沒有準備,飯菜哪夠這麼多人吃呢?他自己儘量吃一點,這樣下去怎麼行呀?”後來,前來拜訪信徒多,留客用餐情況改變。但2001年大馬站搬遷到榮桂裏後,我見過林伯午飯時間吃飯繼續來訪者交談,而一旁着,有幾撥人。

  來訪者提出問題五花八門,既有關乎真理方面大事,有很多個人瑣事或。一位弟兄我講述他親身經歷—多年前他開始信主時,遭到妻子,家庭關係瀕臨破裂。他林伯講道中知道,聖説“丈夫是妻子頭”,同時聖經教導基督徒應該提出離婚。可是“她接受我‘頭’,我不能主動離婚,這樣天天忍受她嗎?有一天我專門去榮桂裏找林伯,請他教我怎麼解決這個難題。正值中午,林伯吃飯聽我傾訴,後他讓我回家後讀聖經。當時我大失所望,道我專程來請教,説了大半天,討回這麼幾句話嗎?聖誰會讀啊?但我要是解決辦法呀,希望有人教我怎麼做呀……不過,既然林伯這麼説,看來辦法了,之下,我回家下決心讀聖經。結果,一讀讀了四年,終於明白:林伯是,他教我辦法確實是,解決問題途徑回到神話語當中,認真讀聖經後,知道該怎麼做了。”筆者本人聽聞林伯説過“教牧關懷輔導”這個術語,但這類活生生事例,教會裏許多人説“教牧關懷輔導”嗎?

  確實,林伯自己沒有接受牧師稱謂,他沒自稱牧師,他教會同工和信徒這樣稱呼他。早年,每次見到有來訪者尊敬地稱呼他“林牧師”時候,他總是地笑笑,平輩或年長者就説“叫林弟兄可以啦”,年輕人則説“叫林伯好了”。多年後,“林伯”這個稱呼本地各教會是無人不知了。

  類似這樣林伯不理解到理解過程,我自己歷過多次。上大學後,有一次我圖書館看到一本《基督教史綱》,上世紀七十年代時國內沒有任何公開出版有關基督教書籍,所以我發現此書後,興沖沖拿去林伯看。沒想到幾周後我去馬站探訪他時,他書我,地説了一句:“我大略瀏覽了一下,沒有時間細看。”我當時有點失望,心裏暗想:好不容易找到一本關於基督教書,道參考價值沒有嗎?

  直到十幾二十年後,我獲得歷史學學位,看過史籍、檔案、傳記、回憶錄,看過作者所寫基督教會史,包括林伯寫《教會簡史》(《靈音小叢書》),明白這樣一個事實:述史者立場、見解,選擇和記敍內容,帶出的信息,讀者所受影響。如果撰寫基督教歷史作者沒有屬眼光,看不到教會是耶穌基督身體,看不到聖靈作工,看不到神掌管歷史,那麼他所寫書造就基督徒,會誤導缺乏分辨能力讀者。聖經中有多卷歷史書,但“提筆述説”作者是敬畏神人,述説歷史不但要、無誤,讓讀者“知道所學道是確實”(路加福音1:1-4)。這些道理,於當時我這個靈命、對真理認識、不到二十歲學子,顯然不是三言兩語可以一下子解釋得。林伯是他書籍態度,提醒我這個晚輩讀書時該如何選擇,以及如何分配讀書本精力和時間。

,今天能大家分享我故事。我來自印度,我侍奉印度,能到這個地方來大家聚會,是出於上帝旨意。這個團隊侍奉,因為有上帝手扶持這些工作人員。今天早上,我要和大家分享我侍奉中經歷到一些事。昨天,吉姆牧師分享主題是“我們要忠心建造。”現在,我記得他講過一些事例。我們生命中,有許多事情要過去,例如,我們買了日用雜貨,過了一段時間,它們會用完;我們買來藥品會有保質期,所有世間東西會有保質期。但是,談到忠心,我們要忠心。忠心這件事是沒有保質期。我們做成我們,我們要道德上持守,不能中途退縮,而要堅守。所以,我今天要換一個角度,談一談我印度、緬甸、尼泊爾侍奉;這些地方是我侍奉禾場。

我出生一個基督徒家庭中,所以我名字叫班尼•馬修斯。昨天,有人問我,我是不是後來改名叫班尼?我説,不是,我原本叫這個名字。

印度有超過十三億人口,會超過中國了。雖然印度國土只有美國三分之一,但人口北美和南美加起來要多。這麼多人口中,基督徒佔了一部分,只有人口百分之三點五,百分之八十多人是印度教徒,百分之十一是穆斯林,而基督徒卻只是少數人。印度,人們會崇拜各種各樣假神。那裏有多達三千六百萬個假神!牛是神,美國人説“神牛”(Holly cow),來自印度。所謂“神牛”,從印度運過去。我想所有動物應該願意去印度。印度,狗會受到人敬愛,大象是神,蛇是神,任何活着東西可以成為神靈。這張照片是印度版圖。你會看到,基督徒分佈中,有百分之十五北部地區,其他百分之八十五是南部地區。要讓情況改變、想要讓人口,需要我們努力。我們要大力印度北部地區傳福音。作為一位基督徒,我們要彼此代禱,這是什們我現在會這裏你們分享原因。

延伸閱讀…

新年的勸勉—至死忠心

至死忠心的得勝– 士每拿教會

我們回顧印度教會史時會發現,福音傳到印度時間傳到羅馬要。但是,印度卻有大量人口還不是基督徒。福音主後五十二年傳到了印度,是使徒多馬帶來。你能相信嗎?多馬,那位人們稱為多馬;是一個懷疑論者福音傳到了印度。他第一個稱呼説,“我主!我上帝!”宣告了復活主。他福音傳到了印度南部,但沒人願意福音傳到印度北部;因此,我們現在會看到北方有那麼多人沒有接受主名。歷史傳統,人們説,主後七十二年,多馬印度主殉道了。

我爺爺那一代人襲着家族傳下來祖先信仰。這張照片是我父母。有很多年人,他們心中偶像是籃球明星,或是其他女明星;但是,我偶像是我父親。因為我父親影響,今天我才可以站你們面前,你們分享耶穌基督。我父親來聖多馬教會,這是一個古老教會。我父親什麼會信主呢?

有一天,他公交車站汽車。當時,他聽到有人車站唱歌。他想,這裏多逗留一會兒,聽他們唱歌。這樣,街頭唱詩佈道,使我父親認識了主。那一天,他錯過了自己公交車;於是,他回家了。我爺爺問他,“你怎麼回來了?”他説,“我沒有公交車,我會去試一次。”但是,認識主以後,他會默想,坐下來讀上帝話語。上帝賜他一顆渴慕心,想去認識其他信主人。隨後,他接受了洗禮。那一天,我父親受完洗、領了聖餐後,回到了家中。他發現我爺爺生氣地站在家門口。我爺爺他説,“兒子,你站在那裏。我聽説,你接受了基督教洗禮,你我們傳統祖先信仰有什麼嗎?你鄰居面前丟盡了我臉面,我要你斷絕關係,你是我兒子了。”

我父親問他,“我犯了什麼罪呢?”爺爺説,“因為你聽我話,如果要讓我接受你作我兒子,那你得用水你受過洗禮洗掉。”我父親説,“我會讓你這麼做。”於是,他拿起聖經,從家裏離開了。他用聖經作枕頭,到其他基督徒家裏去住宿了。

因為他處這樣家人分離狀態中,上帝帶領他去讀聖經學校。在那裏,他學習上帝話語。上帝賜他一份負擔,呼召他去印度北方傳福音,並北方去建立教會。我們經歷了很多逼迫和患難。

我記得,我六歲時候,我父親進入了印度軍事管轄地區。軍人打他時候,我母親抱着我第三個小妹妹在那裏無助地看着;但是,她什麼做不了。我父親打時候,他斷説,“讚美主!哈雷路亞!”

我腦海中,父親深刻印象這幅畫面。當時,我想,要是作基督徒是要這樣捱打話,那我願意基督教有什麼關係,我不想去服事祂。我們因為受逼迫而生活,所以我願意讓自己生命經歷這些,我想過一個生活。

我父親總是禱告,好像上帝是一位超人,會來幫助我們。我理解他每天禱告,想讓一位超人上帝來幫助我們,這我無法理解。因為我父親侍奉時,既沒有人支持他,沒有什麼宗派來支持他事工。但是,他是信心去了北方;因為他要作一位宣教士,在那裏植一個教會。此,他會受到人們嘲笑。

我們會忍飢挨餓,要面很多困難。印度教徒仇恨我父親。因為他們是素食主義者,所以會來我們教堂,看我們有沒有人吃雞蛋。這樣,我們破壞了他們戒律,而他們可以一起來圍攻教會。

有一天,我父母睡覺時候,這些印度教徒一些點着火東西扔進屋子來,要燒死我們。我母親夢到了着了火,驚醒了。她我父親牀頭推了下去,那個火球掉下來;但沒有傷到他。像這樣故事,我可以大家講很多,我們經歷了許多。

印度,我們房子是一間接一間密密麻麻地建起來。我們能聽鄰居叫自己孩子來回家吃飯;但是,我父親叫我們五個孩子來禱告。我們亞洲文化是叫兒女要孝敬父母,不能對父母發怒。有時候,燈,黑暗中,我父親説:我們家出問題了,我們不是不想禱告;但我們是得吃飯啊。父親對我説,“兒子,閉上嘴,我們來禱告吧。”

我喜歡晨禱。人們讓我們經歷了那麼多,我們是禱告。去學校,我們沒有衣服穿,我們只有一件學校制服;有時候,白天穿着去上學;晚上回到家裏衣服洗了,結果第二天乾;但是得穿着去學校,別人看見了會笑我們,因為我們沒有第二件乾衣服穿。我我父親説,“我們需要吃飯,需要穿衣服啊!”但是,他只是説,我們禱告吧!他相信禱告。我們家裏只有兩個小房間,一個房間是父母和妹妹住,一個是男孩子們住。有時候,要接待宣教士,住男孩子房間裏。每天早上五點半,我父親會進來我們叫醒,要大家起牀禱告。

這我們日常生活,可我恨這樣生活。我問父親説,“如果我們上帝是,那為什麼祂不能賜我們需要東西呢?”他只是説,“我們禱告吧。”每天早上五點半,他來手我們身上;有時候,我會裝睡。我聽到他禱告説,“主啊!我什麼不能他們;但是,我這些孩子交託你。”

我們鄰居會嘲笑我們。此,我會想,“我們上帝哪裏呢?為什麼祂要這呢?如果我們上帝是,祂應該我們一頓像樣飯吃啊!”我母親會我拉到旁邊,對我説,“你不要這樣和你爸爸説話。《箴言書》1:8説,我兒,要聽你父親訓誨,不可離棄你母親法則。”因為父母會自己兒女一些教導,我媽媽像家裏警察,她我帶到一邊跟我説,“你不要這樣語氣説上帝。”

他們搬到印度北部居住時候,她懷孕了,當時懷了我弟弟。那時候,我,處在吃奶階段;但是,她有奶來餵養我。我會哭鬧,她只是拿一杯水,裏面放點糖攪拌,然後禱告説,“上帝啊!請禰讓這杯水比奶祝福我孩子吧!”她會提醒我上帝説尊敬話,因為上帝使糖水變成了哺育我乳汁。

很多時候,我們要接待客人。因為我們食物非常少,她會對我説,“孩子,你少吃一點;不然,別的男孩吃不飽會哭。”我只吃一點點,然後去睡覺,躺我睡覺牆角。過了一會,她會過來抱着我,説,“兒子,我知道你餓。繩子肚子扎得一點,你肚子會告訴你嘴巴説你餓了。嘴巴閉緊一點,因為我們不想告訴人説:上帝我們生命中沒有作為。我們不想羞辱上帝名。”

有很多鄰居會跑來和我母親説,“你什麼要生六個孩子呢!”因為政府推行計劃生育,每一户人家希望有兩個孩子;但是,我們家有六個孩子。有六個孩子,自己惹麻煩。但是,我母親説,“我孩子將來要主成了不起人,要做冠軍,要為上帝作大有人。”

我們手人面前是這樣張開。但是,我們手不是別人乞討,我們手乃是要祝福列國。雖然我們經歷了許多;但要持守上帝呼召忠心。所以,你要忠心,因為他們經知道,在世界上是容不下我們,這是生活中不可避免一部分。我父母會這樣提醒我們。

有一次,我們舉辦了一場聚會。有七百名牧師和領袖參加了這次聚會。因為人數很多,我們讓所有人住同一個地方;所以,我們找到了一所印度教學校。有兩百人要住這所學校裏。

但是,學校裏人有來印度教機構人,他跑去報告軍人説,這些人吃肉和吃雞蛋!印度教背景軍人我們發怒。是晚上九點,他們包圍了學校。他們闖進了學校裏,這些牧師領袖拉了出去,有四十個人受了傷。有人跑去報告我父母發生了什麼事,我們當時正在一個房間裏,討論着我們會議有聚集。我母親站起身來,拿起一把鎖,我們鎖在了房間裏;然後,跑到現場去了。

那裏,有很多警察和軍人打我們聚會人。我母親和我叔叔到了現場。那些印度教人説,這是我母親他們惹禍。因此,那些軍人我母親和叔叔抓了起來。警長我母親説,“我可以讓你走,問題是你什麼告訴大家説耶穌是唯一上帝?我們有那麼多神靈,我們可以留一個位置耶穌啊。我們今天可以讓你回去,如果你們能讚美我們印度神,我讓你回家。”但是,我母親説,“就算你割斷我喉嚨,我會去宣告一個外邦神。”所以,她監獄過了一晚。但是,上帝行了神蹟,我母親後是出來了。但是,因為發生了這樣事,上帝那個地區做了很了不起工作。我們要知道,我們不可避免會要經歷許多逼迫。

我們在讀新約聖經時候,會發現有很多信徒和教會受到逼迫。,那些使徒受到過逼迫。到早期教會時候,基督徒要面逼迫處境。逼迫目的完成上帝旨意,將福音傳給普天下人。今天,你們看報紙時候,會發現世界各地基督徒遭受程度逼迫;但是,即使發生了這些事,福音推進。

可能,你們會問我,“班尼你不是不信嗎?你是怎麼成為基督徒呢?”我要告訴諸位:

我當時恨我父母;所以,我時候,決心要賺錢養家。我嘗試過很多工作;,上帝賜我機會,讓我來到了美國。我有一個美國夢,我要成為富有印度人。我希望來到美國做鎖店生意,無論是7/11店、加油站,還是連鎖旅館,我要我名字大大地放在上面。

我妻子醫院工作,她工作;當時,只有一件事讓我們心中不能滿足,那我們沒有孩子。我們去看過很多醫生,但沒有人知道我們有什麼問題,查不出來。我媽媽提醒我説,“你是長子,我你生下來要你服事上帝。”我説,“,我想賺錢。”我賺了錢後,會錢交給我母親。她會説,“孩子啊!賺錢是好事;但是,你能夠服事我們上帝。”我説,“媽媽,你要是沒有錢,會有飯吃。”我媽媽願望相違。

當時,我和妻子因為沒有孩子,求醫問藥。有一天,我們來到了一間教會。那一天,牧師傳講信息是,馬太是怎樣拋下一切東西隨主。我坐在那裏,他指着我説,“馬太,你要跟隨主!”但是,他可能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啊!當下,我心裏感受到了什麼。回家路上,我我妻子説,“如果上帝賜我們孩子話,我們信祂、隨祂。”我妻子説,“若是上帝賜我們一個孩子話,那我什們願意。”

延伸閱讀…

至死忠心—追憶林獻羔伯伯

至死忠心的侍奉- 基督徒領袖學院

我們尋求了幾年時間,想盡各種辦法要生育自己孩子。每一次,我妻子提到這件事時會傷心流淚。印度傳統文化中,人們總是抱怨婦女不能生育。他們會私下議論這個女人説,“是她錯!她有什麼問題。”聖裏提到哈拿有一段時間不能生育。於是,我們開始自己需求寫下來,開始這件事禱告。是第二年,我們女兒出生了,她叫做信心(Faith)。這張照片中身材那個我們女兒;後,是我和妻子有三個女兒。我兒子明年要結婚了,我女兒結婚了,他們住州。請大家我禱告!我心願是:我孩子能來服事上帝,我不求他們成為大人物;但是,我希望他們來服事這一位上帝。我會他們説,會鼓勵他們,如果上帝能夠改變我,那祂能改變每一個人。

我什麼要分享我經歷這些故事呢?因為我們會經歷。我們會有各種患難;但是,我們經歷這些事時候,是推進上帝福音。大家請記住,我們公民身份不是屬於這地上。《腓立比書》三章告訴我們説,“我們是天上國民,並且等候救主,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

前幾年,有一次我要飛馬來西亞吉隆坡。當時,飛機經歷了很氣流。我坐在飛機靠窗位置上,旁邊是一個歐洲女孩。每一次飛機顛簸時候,她會惡言惡語、咒罵話來抱怨,我只是在頭讀自己聖經。我們於到達了吉隆坡時候,她拿起自己行李,我她説,“請你走。”我拿起自己行李要向外走時,她對我説,“先生,你。”我問她説,“怎麼了?”

她説,“我們遇到這樣氣流,你害怕。”

我説,“你知道嗎?我害怕。”

她接着説,“但你看起來,像飛機墜落話,你一點害怕。”

我説,“若是飛機掉下去話,那我上去了啊!”

她問我,“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回答她説,“我相信耶穌基督啊!”

因為我們若離開世界,會上帝同在。她什麼有説。我希望她繼續發問;這樣,我能福音傳給她了。

我想説是,我們主耶穌基督要有這樣信心。因為我們盼望是永恆中祂同在,我們要愛祂、信靠祂,盡我們所能去服事上帝。我們經歷逼迫患難時候,不能退後;我們要愛我們仇敵,我們要他們禱告,這耶穌我們教訓。

我們《馬太福音》第五章中讀到“登山寶訓”。“登山寶訓”根基要告訴我們:我們要效法基督樣式。這裏,有一系列蒙上帝祝福人,人、人、人、飢渴慕義人、使人和睦人;但這些講了一次。然而,你們看第十節和十一節,“義受逼迫人了,因為天國是他們。”你們知道嗎,我們受逼迫時候,我們是,因為天國是我們。這句話重複了兩遍。人若毀謗我們、逼迫我們,我們是!主名,無論別人怎樣逼迫你們,你們了!這後祝福裏面有賞賜,“你們要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天上賞賜是。你們以前先知,是有人這樣逼迫他們。”整個教會史,那些信耶穌基督人經歷了各樣磨難,但他們神呼召保持忠心。我們如此行有祝福和賞賜。

《希伯來書》十一章中談到了很多信心偉人。他談到了亞伯拉罕、摩西人。我們35節,“有婦人得自己死人復活。有人忍受嚴刑,不肯苟且得釋放,要得着美的復活。”36節,“有人忍受戲弄、鞭打、捆鎖、監禁、各等磨鍊”;37節,“石頭打死,鋸鋸死,受試探,刀殺,披着綿羊山羊皮各處奔跑,受、患難、苦害,”38節,“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本是世界配有人。”但選擇這些人,是因為他們因信服而得了蒙福證據,上帝應許。上帝我們預備了美的事,若我們不能完全。請看第十二章,“我們既有這許多見證人。放下各樣重擔,脱去纏累我們罪,存心忍耐,奔那擺我們前頭路程。”我們需要奔跑,而不能失去忍耐;我們等候上帝時間,祂並有應許我們一切。要跟隨耶穌,我們會經歷磨,但我們要忠心跟隨耶穌。

現在,我們印度有了一位總理。他了印度人民許多承諾。他説,我們會擁有像日本那樣列車。這裏有漫畫是説,若是這列火車遇見了一頭牛,那它會繞着走,因為牛印度是神牛,他們敬拜牛。但是,若是一個教堂佔了這條道路話,那他們會拆毀,他們會尋找任何藉口。但是,你要知道,我們上帝乃是大神,祂掌管一切。雖然他們可能會想方設法做了一切阻撓;但是,上帝國會繼續拓展開來。

這張照片上人是約翰牧師。印度,如果有人牧師説,“我想見你!”牧師們會開心。美國,牧師不是那麼讓人看見人。你他才能見面。晚上時候,有人來敲門説,“牧師我想見你,我想你談一談。”牧師起牀出去了。但是,這是他家人後一次見到他。第二天,他們發現他捆了起來,人砍了頭,屍體拋在了他們家門口。他犯了什麼罪呢?他唯一罪狀他信奉主耶穌名。

這是另外一位牧師。我們想建一座教堂。但是,這位牧師進入這座建築時候,有軍隊阻止他。可是,他是要這個工地作守望人,作看守人,他不想讓別人來打擾工程。有一天,半夜時候,他聽見有腳步聲、有吵雜聲音,他就出去看。結果,有人拿了一桶硫酸潑了他身上。他皮膚燒掉了。他並沒有呼求説,“上帝啊,禰在哪裏呢?為什麼禰要做了這樣事呢?”我去醫院看望他時候,他説,“我感謝上帝,我主受苦了!耶穌手我眼睛上,所以我眼睛是,我能看到其他人,所以我要其他人分享。”這一事件後,他繼續植了七間教會。如今,他傳講福音。他們是人,因為他們經歷了這些事。

這是另一位保羅牧師。他來自印度一個種姓家族。印度有種姓制度,他來於貴族階層。但是,因為他相信耶穌緣故,他家庭拒絕了他。因為他信主,所以警察他抓了起來,關在監獄裏。監獄裏,他們會用鏽鋼盤子拿食物。他拿起餐盤,敲唱詩。監獄裏人問他説,“是什麼意思?你唱是什麼意思?”於是,他開始監獄裏傳福音;有很多人監獄裏成了跟隨耶穌人。因此,管監獄人生氣,他叫到了辦公室裏,“你監獄裏搞事,外面要。所以,我們要你出去。”他們經歷了不起事情,一個見證總是會帶來另一個見證。我們經歷每一件事,會帶來一次見證。警察審訊他時候,他失去了聽力;我們帶了醫療隊去印度想幫助他時候,他説,“我需要,我需要聽見世上聲音;我只要聽到耶穌話,讓這人們聽到好了。”

我們下一頁。這是教會書籍人燒燬情形。但是,他們燒掉得,我們會獲得多聖經資源。我和“殉道者聲”一起同工過。他們告訴我説,可以中國運來上千本聖經,你想想要這些聖經?我説,要;這些聖經運到孟買港口,要通過海關時,海關説,“這裏有很多書是你訂購。你要交關税,才能這些書拿走。”我説,“這些是聖誕禮物,是免費;所以,我們需要付税。”他説,“那你只能它退回去了。若你不想交關税話,那拿不到這些書。”我們談判;後,他們有關部門覺得受夠了,得不到什麼處;於是,放行了這一批聖經。後,我們拿回去了一萬八千本聖經,而他們那一年燒燬只有八百本。而且,這一萬八千本聖經是免税。現在,我們聖經放在了我們地下室中。

有人看見那些整整齊齊包裝着聖經箱子,覺得箱子裏面不是什麼東西,去警察部門那裏舉報了。警察來了,他們説,“你不能經商;這地方不是讓你經商。”我媽媽説,“這些聖經是免費,你想要嗎?我可以送你一本。”警察説,“嗎?你要免費送我一本嗎?”我媽媽説,“是啊!了。”於是,警察我媽媽説,“今天,有人來舉報你,因為你這裏存了那麼多東西,所以要交一千美金罰款。了,我可以罰你多;但是,我要你減少一點,而且你交完罰金後,可以事你們商業活動了。”所以,每一次我們失望失敗後,會有上帝而來恩典,有計劃。

照片上這個人是印度一位巫師,後面是他弟子;但是,他弟子後來跟隨了主耶穌。這位弟子來找這位祭司説,“你是來跟隨耶穌吧。”因此,這個老人村子裏人叫了來,宣佈説,“我弟子背叛了我,改變了自己信仰;所以,我們要他出去。”後來,協調了後,他們達成了協議,這位弟子要交一些罰款;但他可以住原來村莊裏。於是,他開始自己師傅禱告。

過了一段時間,祭司兒子另一個城市聽到別人他傳福音,成了一位基督徒。但是,他兒子自己信仰卻保持着。有一天,他聽説自己父親病了。他去探望自己作祭司父親。

他父親説,“我看了很多醫生,求神問藥;但沒用,我可能沒救了,我要死了。”

這位兒子於是他説,“爸爸,我有話要跟你説。我希望你知道,有一個真神,祂名子叫耶穌基督。祂是我上帝,祂能醫治人疾病。你要請你那位門徒來幫你禱告。”

基督徒苦難中會愛主,靈性進。若喜樂富有生活中,心會,好像老底嘉教會。環境中能夠愛主人了。

有時候一個靈性,基督徒卻遭遇。上帝允許臨到他,賜他恩典,使他心裏有力量可以勝過。上帝他身上所賜恩典,不是基督徒所能得到。外表上看,遭遇基督徒是何等,何等可憐。靈性方面看是蒙恩,得到造就。好像天使領我主,臨到時候,那些沒有根基基督徒離開基督,那些有根基基督徒愛主。

啓示錄第二、第三兩章是論七個教會。這七封書信中,士每拿教會書信是最短一封。裏面有責備話,只有稱讚、安慰和鼓勵。士每拿教會是主受苦、忠心教會。他們主所受有三種:第一種是患。主説:「我知道你患難……」。

當時羅馬政府命令人民,每年一次要皇帝像燒香敬拜。皇帝像燒香敬拜人,政府他一張文書證明他是忠心愛國人。若不向皇帝像燒香敬拜,忠心、人,是國家罪人,受刑罰。

基督徒若肯向皇帝像燒香敬拜,可以敬拜上帝。但基督徒不能這樣做,所以遭遇逼迫患難。他們為主名,官職革除,公民權利剝奪,財產沒收。他們患難中發怨言,愛主,彼此相顧,有無相通。

主後一五五年一個節期,猶太人煽動民眾要審判士每拿主教坡旅甲(Bishop Polycarp),讓他做一個抉擇:該撒像跪拜,或是死。後,羅馬總督見他九十多歲,年紀,要求他否認耶穌可以了,而他回答説:「我事奉主八十六年,得着祂無數大恩,我怎能否認救我主呢?」於是捆綁置柴上火燒他,他禱告説:「主耶穌啊,我深深感謝你宏恩,使我存活到現在,今天可為你殉道,飲你苦杯。」當時火焰成一弓形圍繞坡旅甲,但不着體。敵人見火焰不能燒燬坡旅甲,大刀殺他。坡旅甲主殉道,感動基督徒願為主忠心。主耶穌説:「人面前認我,我我天上父面前,必認他。人面前不認我,我我天上父面前,不認他。」(馬太福音10:32-33)。我們要忠心,不要否認主。

有一個執事叫做勞倫斯,敵人他手腳骨頭打斷了,他放在鐵板上,火烤他,使他痛苦死去。他唱出詩歌,舉目望天,求主接收他靈魂。

有三百個基督徒抓到一個火窯,叫他們偶像燒香敬拜,不然丟火窯裏。他們不肯偶像燒香敬拜,跳進火窯中。這種殉道精神,忠心是士每拿教會表現。

第二種。主説:「我知道你貧窮……」士每拿教會是富有城市,但基督徒是到一無所有。因為他們財產沒收,他們家庭遭搶劫,正像希伯來書説:「……你們家業人搶去,甘心忍受,知道自己有美長存家業。所以你們不可丟棄心;存這樣心得賞賜。你們忍耐,使你們行完了上帝旨意,可以得着應許。」(希伯來書10:34-36)

主説:「我知道你貧窮(你是)……」士每拿教會是物質貧窮,靈性,與老底嘉教會恰恰相反。

士每拿教會遭遇第三種,猶太人説毀謗話來苦害他們。保羅帖撒羅尼迦教會説:「……你們受了本地人苦害,像他們受了猶太人苦害一樣。這人殺了主耶穌和先知,我們出去……」(帖撒羅尼迦前書2:14-15)。當時猶太人散居羅馬各處,他們羅馬政府對基督徒作宣傳來陷害基督徒。主説:「我……知道那自稱是猶太人説毀謗話,他們不是猶太人,乃是撒但一會人。」意思是他們表面猶太人,其受撒但指使利用,作撒但工,且主耶穌指着猶太人説:「你們是出於你們父魔鬼。」(約翰福音8:44)保羅説:「這人是十字架仇敵」(腓立比書3:18)。

「你要受苦杯你不用怕;魔鬼要你們中間幾個人下監裏,叫你們試煉;你們受患十日。你要忠心,我賜你那生命冠冕。」這是主受苦難的士每拿教會説鼓勵和勸勉話。

「你們受患十日。」這十日是指十次大逼迫,乃是主後六十四年羅馬皇帝尼羅(Nero)執政時起主後三百十年第十位王杜克利興(Dio Cletion)登基時止,發生過十次逼迫。這十個王繼續地逼迫教會,發出十條敕令,叫各地官長處死基督徒。士每拿教會受着這麼時期大逼迫,能站立得,難能。保羅即此逼迫中殉道,其中主殉道不可勝數。

「忍受試探人是;因為他試驗後,得生命冠冕,這是主應許那些愛他人。」(雅各書1:12)冠冕是得勝表示,是作王掌權榮耀。他們屬生命達到作王程度,威武不能屈,不能移,忠心榮耀主,所以他們得了榮耀冠冕。我們要想來得着榮耀,今生我們生命要長進到作王程度。聖靈住在我們裏面,要叫我們靈命長進。主使我們享受祂恩惠慈愛,使我們經歷患難,是要使我們靈命長進,滿有基督長成身量,來接受主所要賜給權柄、榮耀。

我們要留心享受與承受。許多今世富翁,家資鉅萬,兒女滿有享受了,但是他們一件事,他們兒女是否來領來承受產業,而能地享受,或者,是祖宗遺產揮霍一空呢!主耶穌但是要賜我們屬產業我們享受,祂要訓練我們,造就我們,使我們有資格來承受祂豐,而能地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