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負面視頻】中可憎的基督教形像 |世界對基督信仰的負面觀感是複雜的 |你對手機的負面影響知多少 |

任何想要説服他人人能明白,我們選擇討論框架、建立類別或貼標籤方式確定討論問題範圍有着影響。這什麼如果你想找到任何有意義共識,不僅要審視表面的分歧,而且還要審視基本框架。

幾周前,我開始了一個關於宗教右派崛起、美國文化戰爭系列文章,是(1)文化戰爭歷史,(2)讓信念脱離文明禮貌傾向,然後(3)仔細觀察我們現在怎樣居住一個基督信仰存負面消極態度世界裏,以及(4)什麼“對基督信仰持負面消極態度文化”我來説感覺只是過去生活延續。這個系列中,我亞倫·雷恩近期福音派發展論述進行互動。

1994年之前,我們生活基督信仰持積極正面態度這樣一個文化中,當時整個文化對基督信仰持積極看法。

1994年到2014年,我們生活基督信仰持“中立態度”世界中,文化對基督信仰積極不消極。

自2014年以來,文化格局發生了變化,基督信仰所主張道德看為是和負面。因此我們找到策略,一個基督信仰世界中繼續忠心生活。

之前文章中,我指出了想象自己處於基督信仰有敵意“負面世界”如何我們看待文化帶來影響,因為這是我20世紀90年代自己和教會看法,雖然雷恩説我們時生活一個“積極正面世界”裏。

今天,我想指出雷恩分類另一個值得關注特點:所有支持他提出觀點證據落一個爭議範圍裏。

雷恩指出了近十年來發生文化轉變(説一下,提摩太·凱勒和斯蒂芬·麥卡爾平注意到了這一點)。如果你追蹤圍繞道德倫理性問題上文化轉變,那麼雷恩是:1994年之前,社會上大多數人基督教關於婚姻、家庭和性教導程度上持有積極看法(雖然1950年代開始出現了裂痕,因為避孕藥把性生育分開,徹底修改性別觀創造了條件,不要説離婚有關法律鬆動了)。

,我們這些90年代成長起來基督徒會認為自己是無神文化圍困部隊,我們會説自己處於“消極負面”而不只是“中立”世界。(記得嗎?1996年美南浸信會抵制迪斯尼,因為認定後者顛覆傳統家庭價值觀!)。我不想重複我上一篇文章中提出觀點,但它值得複:生活“負面世界包圍”那種自我認定——不管它是否——對基督徒心理和文化姿態有着影響。

但誰能否認這一點呢:過去十年中,社會輿論決定性地轉向基督教對性和婚姻看法?雷恩分類法抓住了這個問題上積極到中立到負面移動。而這一變化帶來了影響。卡爾·楚曼可以追溯到幾個世紀前開始哲學旅程,但沒有人可以質疑過去20年文化同性婚姻和變性意識形態問題上滑坡。形而上影響超出了房間裏爭吵。即使你年份理解與雷恩,但這個問題上,他分類法有意義。

但有一個問題。性別議題確是基督徒關注一個()問題。但如果我們要檢驗一個看待世界提供通用方式而提出框架,方法是換一個鏡頭,讓我們另一個問題去看它。

我們問題道德和性別規範改為社會種族正義看法時會發生什麼?人們可以説,這個問題上,我們轉到了另一個方向——負面到中立到正面,現在社會傾向於符合基督信仰觀點:所有人,不管是什麼種族,應得到和擁有,法律框架下受到保護。這並意味着這一領域沒有工作可做,意味着近來種族本質觀點聖經世界觀沒有構成什麼挑戰。但可以肯定是,我們可以,過去60年裏,關於這個問題文化壓力發生了變化。

想象一下,20世紀50年代阿拉巴馬州伯明翰,一位耶穌基督忠心牧師如果對人性和持有、符合聖經觀點。他是否會認為當時自己生活一個基督信仰“積極正面世界”?那是一個白人牧師因見證聖經真理和面臨公正和遭到暴行黑人弟兄姊妹辯護而毆打,有時殺害時代。那個時代,黑人牧師看到是自己家和教堂炸燬,他們鄰舍處以私刑。

民權運動發生之前200年裏,那些相信聖經説、所有人神形象被造人,那些尋求“、和平和公正基督信仰”生活基督徒與弗雷德裏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這樣英雄站一起,反對全國各地“腐敗、蓄奴、鞭打婦女、扼殺嬰兒、偏頗和基督信仰”。那個時代,他們忠心付出了代價。那是一個基督教持有負面看法世界。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浸信會警告英國傳道人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如果他敢“這裏出現,我們相信一條結實繩子會繞過他喉嚨”。

編注:福音聯盟有時會發表藝術或媒體作品批判性評論,這應理解該作品推薦。福音聯盟討論電影、電視和其他形式藝術作品,主要是因為它們幫助我們理解所要接觸文化上能夠帶來幫助。你決定觀看任何我們評論作品之前,建議閲讀《「我可以看這部電影嗎?」:基督徒觀影指南》。

萊塢,「基督教」這種説法並。從反社會基督徒殺人(《狩獵夜》、《七宗罪》)到、性壓抑主義者(《渾身是勁》、《魔女嘉莉》、《處女死》),到嗜血吸血鬼牧師(《午夜彌撒》)、復仇教會女性(《迷霧》中卡莫迪女士)和手持聖經獨裁者(《肖申克救贖》中典獄),面目可憎基督徒惡棍萊塢作品中,而且有一段時間了。

萊塢這樣重地總是負面形像描繪基督徒,我們懷著一種防衞心態是。但是,其地大喊「公平刻板印象!」,我們應該考慮這一現象本質。萊塢敍事是如何表達文化對基督教和?我們傳福音和護教中面臨障礙而言,我們可以萊塢作品中學到什麼?

因此,讓我們看看2022年三部電影吧:《鯨》(The Whale)、《禁食疑案》(The Wonder)和《女人們談話》(Women Talking),它們反映一種信仰摔跤過程,而且對基督徒描述基本上是負面。雖然它們側重略有不同,但這三部電影有一個觀點,即基督教是一個壓迫性系統,受害人中獲得解救。

達倫·阿羅諾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他電影中探索信仰,而且往往是令人不安方式(見《諾亞方舟:創世旅》和《母親!》)。他作品《鯨》(塞繆爾·亨特編劇,他2012年寫下劇本改編),通過一個生活愛達荷州莫斯科市(Moscow, Idaho)患有肥胖症同性戀故事,對信仰發出了一種挑釁。布蘭登·弗雷澤(Brendan Fraser)扮演查理是一個刻板基督形像(有可能獲得奧斯卡最佳演員),他故事一個類似於「反受週」(”unholy week”)時間框架中上演,週五一種可預見方式達到高潮。

《鯨》將查理描繪成一個遺棄人,他令人厭惡外表可能是《賽亞書》第53章中救主形像致敬(「他無佳形美容;我們看見他時候,無美貌使我們羨慕他」)。同時,教會描述一個憎恨同性戀法利賽人組織,它宣講愛,但實踐是恨。查理男友艾倫當地福音派教會中長大,但於他性選擇而驅逐,後自殺。因此,對查理來説,教會手上沾滿了LGBT+血。

當一位福音派傳道人託馬斯(泰·辛普金斯飾)開始拜訪查理並他傳福音時,查理地福音信息有所鬆動。但託馬斯引用羅馬書8:13暗示艾倫死是因為他選擇了肉體(與查理關係)而不是屬生命(對上帝忠心)時,情況下。

如果對自己勝過所有其他價值和承諾,那麼任何阻礙「」東西會視為惡棍。《鯨》中,教會和它啓示上帝和真理我們主觀性,因此成了惡棍。同時,影片中「英雄」是那些願意「自己是誰」進行、追尋人——無論他們讓自己或他人付出多代價。

延伸閱讀…

世界對基督信仰的負面觀感是複雜的

在(新的?)負面態度中尋找航向

《禁食疑案》講述是1859年夏天,一位名叫「莉比」(弗洛倫絲·皮尤飾)護士來到了一個愛爾蘭小村莊,她職責是看護年女孩安娜·奧唐奈(基拉·洛德·卡西迪飾),她禁食四個月了,但不知為何活著。安娜聲稱她靠「天上甘露」生活,而她天主教家庭和全村人相信她説法。作為科學、理性、思想解放和相信科學代表,莉比(名Lib Wright,音「解放正確」——譯註)此持懷疑態度。她開始調查安娜所謂神蹟背後,並發現了她看來是危險、妄想宗教主義。

莉比看來,安娜是一個壓迫人宗教體制下受害者,該體制無視科學——如果科學破壞他們信仰話。雖然這個故事發生1862年,但這部電影顯然受到當今政治動態影響,世俗人士聲稱自己是「科學黨」,而宗教保守派指責危險反科學主義者。即便現實複雜(人士某些問題上訴諸科學,但其他問題上忽視科學,是性別和生育方面),這一流行説法存在。基督教超自然傾向看作是科學敵人。

改編自2016年同名説,智利電影人塞巴斯蒂安·萊利奧(Sebastián Lelio)執導《禁食疑案》承認,利伯唯物科學主義本身一種信仰。莉比和凱蒂(安娜姐姐)之間一個話有説服力:

「安娜最近吃了什麼,」莉比問道。 「我們救主肉,」凱蒂回答説,指是主餐。 「所以只是液體和麪粉?」 「,女士。不只是液體和麪粉。它是基督身體和血。」 「那是你故事,凱蒂。我尋找是事實。」 「你看,你寫故事,你它們寫你那個小筆記本上。你這本『聖經』可。」

這部電影默認了信仰和科學是「故事」,有、信徒。但它沒有此提出任何疑問,我們應該喜歡哪個故事。

影片結尾(劇透),莉比負眾望,洗腦安娜她精神壓迫(莉比看來)家庭和社區約束中解救了出來。她基本上可以説是綁架了安娜,她帶到一個地方(澳大利亞)作為自己女兒生活。宗教保守派看來,這是一個人士無視父母權利令人痛心例子,是一種公義行為。同時,人士很可能會莉比歡呼,認為她是一個願意捍衞兒童權力幫助她落後宗教妄想中解脱出來女英雄。

與其他電影基督教破壞方式相比,莎拉·波莉導演《女人們談話》對基督教處理緻入微。是,基督教可能會成為可言説幌子。但是,於《女人們談話》中女性受害者來説,它是一個無可比擬希望源。

這部電影是一本關於門諾會性侵同名著作改編而來,這本書記述是一個令人痛心故事。影片講述了一羣女性發現自己多次所在社區男人下藥和強姦,這些是她們信任男人、她們丈夫、兄弟和屬領袖。這個可怕發現後,犯罪者離開時,八名女性一個草棚裡會面,討論她們選擇。她們是應該什麼做、留下來戰鬥,還是離開這裡去追求其他地方新生活?

延伸閱讀…

你對手機的負面影響知多少?

疫情時期如何應對居家隔離的負面情緒?

顧名思義,《女人們談話》基本上是一個長長對話場景,這羣女性(由魯妮·瑪拉、傑西·巴克利和克萊爾·福伊天才女演員飾演)一起、一起爭吵,經文和讚美詩安慰。於無法閲讀和書寫(當時女性無法接受教育),這些婦女可以秘密交談——她們自己解放制定計劃。

值得稱道是,《女人們談話》對基督教提出了鋭問題,而不是這些問題來完全否定信仰。「如果神是全能,」一位女性問道,「那麼祂為什麼保護這個殖民地婦女和女孩?」這是一個問題,但沒有一個女性因為這個問題而丟棄信仰。影片過程中,她們饒恕、公義和她們承受創傷進行了信心摔跤。但藉著這一切,她們設法信心中複:「耶和華,耶和華,是有憐憫有恩典神,發怒,並有和。」

手機是我們每個人熟悉數碼產品。它是我們現代人每天工作、生活神器,可以説到了沒有任何一個現代發明能夠超越手機影響力地步了。通訊、社交娛樂、信息諮詢、移動支付、驗明正身方面,手機高效快捷優勢成為了生活中品。但你知道手機存在負面影響有哪些嗎?

任何事物存在本身有它存在價值和意義。於手機來説,它價值於通訊,但後期賦予了它移動支付、身份驗證、社交溝通娛樂各種附加功能後 ,使得人們面手機時,它是一款工具,而是一款人體外接版芯片,來講,它成為了一種人性牢籠和試探。

手機它正面價值以外,我們一下,手機人負面影響有哪些:

一,刷手機眼睛

手機裏視頻和遊戲往往讓人慾罷不能,是半個時到1個半時左右定睛使用量。有人這個過程中儘量眨眼睛,以免錯過什麼,但殊不知這眼睛是,手機屏幕會釋放藍光,近距離刺激眼球內部神經,導致未來眼睛出現病變。而中醫視角,人一身供給眼球,時間眼過度,會讓身體受到損害,而眼睛是身體器官,出現損害,往往是可逆,躺着看手機是讓視力下降辦法,躺着舉手機,是獲得肩周炎方式之一。

二,刷手機大腦

人身體運動,比如跑步、游泳、力量訓練或解出一道數學題時候,腦會分泌內啡肽這種激素,來獎勵自己,讓人有滿足感、成就感,因此,腦處理複雜事物後,或者耐力付出後,會有一種收穫和滿足。但是人刷手機視頻時候,腦會分泌多巴胺,多巴胺是一種既是娛樂後分泌激素,讓人獲得,抽煙、喝酒、吃辣椒,吃過鹹食物,會導致分泌多巴胺,讓人覺得。但是久而久之,這種即時娛樂會讓人上癮,過度依賴這種。失去了大腦處理高級思維、複雜事物、帶有邏輯事情能力。人會變失去理性,失去鬥志,失去原有智力水平。所以腦處理複雜事物神經區開始退化,人想恢復到原有水平,像戒煙那樣困難。刷手機人難讀下去一本書;習慣於讀書人,你發現他是一個刷手機人。

他,出生時左手有一個指頭,左腿彎曲變形;兩歲半時,通過手術他左腿下半部分截掉義肢代替,同時左腳大拇指移植到左手上。這位獨腿男孩感恩人生中充滿人事物,他橄欖球、籃球和足球競技運動,稱運動能幫助他擺脱負面情緒。

左腳大拇指移植到左手上時,他左手擁有了兩個指頭。運用移植指頭並讓兩個指頭可以碰到一起,他做了許多物理治療。一次洗澡時,他兩個指頭碰到了一起。他屋子裏跑來跑去,大喊,“耶,我了!”男孩稱,這是他人生第一個里程碑。

當面其他小朋友指指點點時,他有時會想,世界上有這麼多小朋友,什麼上帝選擇他成為一個獨腿小孩?他上帝祈求,是否可以通過什麼方式他一隻腿?後他意識到,他天生如此,這個是他改變事實。他表示,運動時候他覺得別人沒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