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歌曲我以決定】永不回頭 |你可以唱這25首詩歌 |我已經決定 |

專輯中同名詩歌,是源自東北印度一個面逼迫仍冒死跟隨耶穌見證。2014年,神感動我們幾首賦有意義傳統聖詩,填上中文歌詞,加上現代樂隊演繹, 歌曲深意帶進弟兄姊妹生命。專輯裡有我們原創敬拜詩歌,渴望能透過一個個生命見證,您經歷「十架前頭,世界背後」這功課。

「回頭不只是一份決心,神信心。」

凡事有定期,天下萬務時。……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拋擲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懷抱有時,懷抱有時……

這個充滿諸多確定時代,我們該唱什麼樣詩歌呢?

整個世界迴應冠病毒(COVID-19)帶來公共衞生危機挑戰時,基督一樣,邀請神百姓帶着信心來到施恩寶座前,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幫助。”(來4:16)加添我們信心詩歌——無論是古典還是現代——能幫助我們表達自己懼怕、,和想要這位聆聽我們説話上帝所發出的問題。

因為考慮到人羣聚集會讓病毒有多傳播機會,很多教會決定取消主日敬拜。這是一個時期,沒有任何工具或者形式能夠替代神百姓地方教會中聚集、並讓神話藉着歌唱豐豐地彼此教導這一服事(西3:16)。雖然現在神兒女們不能彼此見面,但這於説我們該保持沉默。基督徒應該歌唱。

透過下面這些詩歌,我們可以自己重擔卸基督腳前。我們詩歌來讚美這位歷史主,祂能雙手托住萬物——包括疾病和生死。這等候季節裏祈求神幫助吧!墮落帶來悲劇和後果而吧!透過基督死和復活,歡呼福音帶來得勝吧!救主了我們會搖動盼望。

下面是我推薦25首可以中唱詩歌。雖然有很多基督徒音樂作品可以選擇,但我限制自己選擇適合會眾合唱25首詩歌。考慮到有很多基督徒可能無法他們教會一起歌唱,所以盼望這些詩歌可以給缺乏帶來一些幫助。我每一首詩歌中選了段來我們現在處境説話。如果你想聽這些詩歌英文版,你可以點擊這裏打開Spotify播放列表。

1. 不能朽、不能見,獨一真神(Immortal, Invisible, God Only Wise)

賜生命氣息予大小生靈,

活萬有中,你是生命;

我們有如花草,今朝雖,

明朝即枯,你變更。

(詞:Walter C. Smith, 1867. 中譯:《聖徒詩歌》第14首。)

羣魔雖然環繞我身,向我儘量施侵凌;

我懼怕因神有旨,真理定能我勝。

君雖,令我心驚,

牠怒我能忍受,日後勝負,

(詞:馬丁·路德,1529。中譯:《頌主新歌》第57首。)

有誰能夠我主商議,誰能審問上帝話語?

(Jonathan Baird, Meghan Baird, Ryan Baird, and Stephen Altrogge, 2011。中譯:楊文皓,點擊這裏下載PDF版五線譜。)

4. 千古保障(O God, Our Help in Ages Past)

主寶座蔽蔭之下,羣聖安居;

惟賴神臂威權保護,無慮。

(撒·華茲,1719。中譯:《世紀頌讚》第81首。)

除去恐慌,精神!

懼怕密雲,烏雲中含主憐憫,

厄運中,愁雲深處,

(William Cowper, 1774. 中譯:《恩頌聖歌》第61首。)

6. 讚美全能真神(Praise to the Lord, the Almighty)

讚美上主,如此,統治世間萬有,

展開恩翼,如此,你保佑,

你心所望,豈蒙主恩典,

祂旨意,應允所求!

(Joachim Neander, 1680. 中譯:《生命聖詩》第26首,點擊這裏下載簡譜。)

這首詩歌並不廣人知,我找不到相應錄音,但這首詩歌歌詞,呼籲人們中信靠上帝:

上主歡喜聽我祈禱,做我牧者及保護;

一切倚靠主來安排,明日萬事交託禰。

主做我日頭及藤牌,夜晚無暗無掛礙;

光陰過若射箭,只有催迫我禰。

(Augustus Toplady, 1774. 中譯:《聖詩(2009)》第568首,原譯作為閩南話,作調整。)

蒙你眷顧,我懼怕患難,

禍患無威脅,眼淚辛酸;

我勝,主偕我同住。

(Henry Francis Lyte, 1847. 中譯:《恩頌聖歌》第400首。)

我深處你呼求,

黑暗地呼求你名,

求你側耳聽我, 

(Stuart Townend, Keith Getty, Jordan Kauflin, and Matt Merker, 2018. 中譯:楊文皓/潘旭光,點擊這裏下載PDF版五線譜。)

基督是錨,,雖不信如洪滔滔;

我心哪,無助絕望,當仰望加略山崗。

十架,確據,顯愛;

我們專心依靠這錨,它動搖。

(Matt Boswell and Matt Papa, 2014. 中譯:楊文皓/潘旭光,點擊這裏下載PDF版五線譜。)

10. 我靈鎮靜(Be Still, My Soul)

我靈,:一切主擔當,未來引導,似過去。

讓何事,動搖希望信仰;目前奧秘,日後成光明。

我靈鎮靜: 風浪聽命,救主當年發吩咐聲。

(Katharina von Schlegel, 1855. 中譯:《教會聖詩》第37首。)

我主前如寶珠,主要保守我,

蒙救恩者祂眷顧,主要保守我。

祂讓我失掉,應許成就,

付重價罪債了,祂保守我。

(Ada Habershon, 1861–1918. 中譯:修自《生命聖詩》第276首,點擊這裏下載簡譜。)

我轉向你尋求智慧,每場徵戰你全知,

我信心依託於你,你愛恆你路美善,

(Keith and Kristyn Getty, 2005. 中譯:潘旭光,點擊這裏下載簡譜。)

13. 受苦聖徒,到基督前

受苦聖徒,到基督前,

祂言信,你信靠,

日子如何,力量如何。

((John Fawcett, 1740–1817. 中譯:楊文皓,點擊這裏下載PDF版五線譜。)

時祂賜我力量,

延伸閱讀…

30.我已經決定

我已經決定/永不回頭(粵/國| 專輯)

若我所負重擔感到,

(Cleophus Robinson, 1932–1998,中文暫譯)

我畏懼,我,倚靠主耶穌膀臂;

主我身旁,我滿有,倚靠主耶穌膀臂。

(Elisha Hoffman, 1887. 中譯:《教會聖詩》第62首,點擊這裏下載PDF版五線譜。)

有時遭遇困苦憂傷,有時得喜樂安康;

無論危險,無論,靠耶穌領我。

(Joseph H. Gilmore, 1862. 中譯:《普天頌讚》第457首。)

我死蔭幽谷,祂我同在。

主用話語安慰扶持,使我遭害。

我眾敵人面前,我擺設筵席,

禰油膏了我頭,使我福杯滿溢。

(撒·華茲,1719。中譯:《教會聖詩》第23首)

耶穌,耶穌,何等可靠,多少事上證明!

耶穌,耶穌,寶貴耶穌,願我信心。

(Louisa Stead, 1882. 中譯:《頌主新歌》第326首)

當一間萬人教會醜聞登上頭條新聞時,不會影響你週日早上敬拜歌單。但 “山丘歌” (Hillsong) 不僅是一間萬人教會,它是全球敬拜歌曲領頭團隊。

自1994年他們歌曲《主讚頌》(Shout to the Lord) 放異彩以來,總部位於雪梨山丘歌改變了美國近代敬拜,是五旬節派和福音派敬拜。山丘歌聯隊(Hillsong United )和 山丘歌青年樂團(Hillsong Young and Free )流行搖滾樂透過主日敬拜、廣播、音樂串流、以及大型巡迴演唱會觸及了許多美國人。

最近排行榜裏,教會流行十首敬拜歌曲裏有四首出自於山丘歌——《上帝》 (The Goodness of God)、《多名字》 (What a Beautiful Name)、《禰眼裏我》 (Who You Say I Am) 和 《萬王之王》 (King Of Kings)。

但頭條新聞披露山丘歌領導階層道德瑕疵、指控他們性侵、內部結構有毒,牧師下台、及會眾離開山丘歌教會,一些教會敬拜團領袖開始懷疑這種事工結出的音樂果實是否該自己教會出現。

最近,山丘之歌的事蹟呈現《山丘歌: 揭露萬人教會》 (Hillsong: A Megachurch Exposed )這部 Discovery+ 紀錄片中。此片講述山丘歌紐約教會牧師卡爾·藍茲 (Carl Lentz) 2020年解僱事。藍茲承認他婚姻裏忠。

“一開始時你覺得,‘這種事可能發生’……但你開始覺得憤怒,”山丘歌歌迷、敬拜領袖、暴力倖存者凱蒂·圖拉斯 (Katie Thrush)説。她説關注山丘歌事讓她感覺親身經歷了幾個階段。

現在她於是否要繼續唱 《多名字》 這樣熱門詩歌感到矛盾。 “我喜歡那首歌。它我和很多其他人來説意義,” 凱蒂説。

她擔心繼續使用這種音樂可能會讓人她或她教會山丘歌聯繫起來,或是提醒人們山丘歌領導人造成過。山丘歌創始人布萊恩·休斯頓(Brian Houston)兩次其行為調查後於3月離開了教會,並指控掩蓋他父親性侵兒童事等待審判。

是否繼續敬拜中使用山丘歌音樂,是個有意思問題。幾個世紀以來,音樂學家和評論家思考我們該如何使用有問題作曲家創作歌曲,而麥克·傑克遜 (Michael Jackson) 和R·凱利 (R. Kelly)世俗音樂人醜聞揭露,挑戰基督徒聽眾這些排行榜冠軍歌曲關係。

我們評估暢紅歌曲標準會評估敬拜歌曲一樣。但是否可以藝術作品其創作家分開,於是否可以藝術作品生產出它整個系統之間做區隔,於兩者是相似問題。

和山丘歌有關討論近年出現關於是否繼續推廣犯下錯牧師作品 (書籍或講道) 有考量。有些人會問:“那大衞寫詩篇呢?” 或者,“如果我們不能唱罪人寫詩歌,有什麼歌能唱嗎?” 其他人強調我們需要對敬拜歌曲 ——因其所能產生影響力—— 持有標準。

其山丘歌開始上頭條新聞這兩年之前,美國教會敬拜團領袖開始神學基礎方面細察熱門敬拜歌曲。着信仰上或事工方式,一些教會選擇使用山丘歌或伯特利音樂(Bethel music) 、高地敬拜 (Elevation Worship) 歌曲。

任何想要山丘歌教會未來有緻深入對話人,可以考慮音樂學家和評論家如何談論那些有着令人難受背景故事音樂大作中受益。

延伸閱讀…

艱難時,你可以唱這25首詩歌

我們該繼續用“山丘之歌” (Hillsong) 的詩歌敬拜嗎?

有時候這些界線劃。 海頓(Franz Joseph Haydn)這位18世紀有影響力奧地利作曲家 “為一位富有王子工作了30年。他創作了一大堆交響樂,這一流派未來奠定了藍圖,這些是無價之寶,” 默瑟-泰勒説。 “我喜歡王室宮廷或財富集中在一些人身上這種事……但這些王室道德挑戰並沒有跟隨到作品上。”

海頓雖然聽起來是遙遠無關例子,但他音樂超越了它身不公平制度或腐敗組織產物這個背景,是實在例子。它山丘歌權力分配、財富、組織上產生爭議是相近。

山丘歌領袖批評 Discovery+紀錄片,稱其偏頗描述是蓄意教會,而不是要公正去呈現他們事工。一些歌迷山丘歌教會和山丘歌音樂做了區分。但即使是山丘歌音樂家無法説自己創作獨立於教會之外。

4月6日一條Instagram發文裏,山丘歌宣佈退出即“鑄造皇冠”(Casting Crowns)和“我們國度”(We The Kingdom)樂團一起巡演,並表示:“山丘歌樂團是 ——它並不是,不是,一個獨立樂團。我們是山丘歌教會一部分及延伸。”

雖然像布魯克·利格伍德(Brooke Ligertwood))和喬爾·休斯頓(Joel Houston))這樣大氣音樂家有自己品牌和形象,但他們是教會僱員,並承認山丘歌正面臨一些困難(雖然了廣義詞來陳述)。

“問題於: ‘如果你旗下年輕人認真工作且做得時,你該怎麼做?’” 默瑟-泰勒 説。 “他們創作音樂讓人朗朗上口,靈性上餵養了他們,而且傳到世界各處、服事到了很多人……但事後發現,他們工作機構是一個機構。”

山丘歌音樂版税和版税分配方式,支付詞曲作者費用外,會付給教會表演版税。於擔心山丘歌教會其音樂脱不開幹係敬拜團領袖來説,要山丘歌教會山丘歌音樂做切割,經濟層面來説幾乎是可能。

對其他人來説,他們在意可能是想要認同一個失去道德權威機構。

西方經典中另一位巨人,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納 (Richard Wagner))作品,因着他反猶太主義思想,以及希特勒他音樂視德國象徵,人提起且控訴。但教導關於他生活那個時代大學課程裏,你找到一門會談到他作品課,即使這些作品後面會標註星星記號。

和敬拜團領袖主日崇拜是,音樂史學家可以教學及使用這些音樂作品同時,提供學生樂曲創作背景,且促成對作曲家生平討論。

“你無法易地傑克遜歷史中抹去: 太多人生活他音樂息息相關。而且你不該這樣做。他音樂繼續人們聆聽問題,只要它時時帶着警告: 提醒我們即使人能創造藝術,以及天賦可能令人震驚方式武器化。如果只因喜歡一個藝術家作品認為他是一個人,那是個可怕錯誤,可能會產生後果。”

但多人呼籲山丘歌團隊交流時慎行事,他們認為靈恩派教會基督教中提倡了某種類型神學或明星文化。

“如果我會引用他們牧師説話,或是讓他我們主日講台上講道,那麼我會他們樂團寫歌,”音樂家丹·科根 (Dan Cogan) 2016年一篇部落格文裏寫道。山丘歌寫詩歌像古典詩歌那樣有神學底藴且合乎教義,並且可能是個神學有問題人寫。丹認為,主日唱山丘歌或伯特利音樂(Bethel music)寫詩歌於賦予這兩個有影響力教會多公信力。

美國敬拜詩歌產業市場和教會雙重壓力下地生存著。音樂家發表敬拜詩歌時,明白人們於某種意識形態抵制可能會未來波及到他們音樂,而有所協。

默瑟-泰勒表示,山丘歌案例中,音樂視為一種商品,即使它具有藝術或屬價值,會面臨市場上淘汰處境。

「半夜, 保羅和西拉禱告, 唱詩讚美神, 眾囚犯側耳而聽。」(使徒行傳16:25)。兩千年前,這件事情發生馬其頓一所監獄裡。

兩千年後,中國北方一個拘留所裡,楊小慧和陳尚(因為安全原因,化名)兩位基督徒姐妹監獄裡高唱敬拜上帝詩歌。她們歌聲、絕望牢房飛出,像一縷馨香氣飄向天庭。

「我們開始唱詩(基督教歌曲)。其他人跟著唱。」小慧回憶説。「然後他們説,呀,你們唱得太好了,那麼聽,歌詞那麼,我們唱幾首吧。」

小慧1990年代老家農村信主。1999年她嫁基督徒丈夫。丈夫喜歡唱歌,結婚後他每天會教小慧唱詩,那些詩歌幫助小慧認識上帝愛。後來小慧喜歡教會教小孩子唱詩。

2022年夏末,警察小慧家裡帶走。那是她丈夫因為信仰坐牢八個月後。警察來家時候,小慧正在廚房裡孩子們做晚飯。警察説她犯了「參加非法宗教聚會」罪。

小慧抓幾時後,半夜帶到一個拘留所,其他八、九個女犯人一起關在一間牢房裡。小慧是有些,但是她相信是上帝她放在這裡,要她主發光、做見證。

「我告訴自己,我裡傳福音,上帝名」,她説。

小慧獄友聊天,彼此交流自己是什麼抓進來。中國監獄中犯人有各色人等,這個拘留所女犯人有的是因為賣淫關進來,有的是因為打架或者偷盜、賭博、糾紛鬧事,是因為違反移民法律抓。

小慧試圖同室獄友(她們是因為賭博抓)解釋她是因為自己基督教信仰抓進來。政府封禁了他們教會,但他們堅持一起聚會,這「犯法」了。

但這些女犯人無法理解。她們覺得小慧看上去是個遵紀守法、女人,明白什麼警察會説她是一個社會危險分子。即使是派來審問小慧警官看上去有點。女犯人想不通小慧「迷信」害自己關牢房,她們時地嘲笑、挖苦她。

但小慧沒有因為她們嘲諷而惱怒。拘留所要求女犯人每天打掃自己所住牢房,但那些因為賭博被關進來女人們説她們好吃做慣了,「會做家務事兒」,願意做。所以小慧成了清潔工,擦廁所、掃地、疊被子,什麼事做。

慧説:「我能感覺到, 雖然她們嘴裡笑我抓進來,但她們心裡是我有一種佩服和尊敬。而且我並覺得累。這上帝我恩典。」

拘留所要求關進來人晚上輪流值班站崗,每兩人一班,每班兩時(這是一種模仿軍隊站崗管教方法)。監獄規矩,站崗人不能兩邊看,不能動不能出聲,只能一動不動、靜默地看著別人睡覺,只要有一點動靜看守監視器上看到,他們會高音喇叭大喊大叫「動!站直了!」,吵醒監獄裡所有人。

小慧剛進拘留所時候,身體,一次晚上站崗時暈倒。她醒過來時候,看守説她可以去睡覺,讓別人幫她站完剩下20分鐘。但是小慧願意別人(包括看守)添麻煩,所以她堅持自己站20分鐘,咬牙這段時間站完了。第二天,小慧察覺到監獄裡氣氛開始有一些變化,她牢房犯人開始眼光看她。

坐牢讓小慧本來身體出現多問題。因為晚上睡覺,她身體會疼痛。雖然那時是夏天,但晚上天氣是。看守小慧裙子邊上拉鏈剪掉了,拉開一個口子,風灌進衣服裡,小慧覺得。晚上站崗時候她困累,感覺會昏過去。

白天折磨人。女犯人們整天坐在凳子上,不能多聊天,不能走動。

「我們覺得是無聊了」,慧説。「人時候喜歡聽故事……她們(那些同監室女犯人)讓我她們講故事。我她們講耶穌故事。」

小慧後來遷到另一個牢房,她室友講耶穌和祂犧牲愛。她很多女犯人講過耶穌,以至於有警官來警告、訓斥她。有一個警官審問她關於她們教會堅持禮拜聚會事情後她説,「你們外面不能聚會,拘留所這裡面不能啊。」

「我聽他這麼説時候張」,慧説。「他們是通過監控攝像頭看到我傳福音了嗎?但我想,是你們我抓進來關這裡,是你們我們12個人關20平米小房間。這不是我做。」

小慧不僅拘留所裡傳福音,她監獄裡禱告。每天晚上站崗時候,她靜靜地看著熟睡室友,她們和她們家人禱告,祈求上帝供應她們需要——她白天她們聊天時候瞭解她們境況,她們代求。

過了一個禮拜,小慧轉到「一號室」,那是拘留所「模範」牢房,是表現犯人住。小慧一號室地見到她朋友陳尚。

陳尚比小慧晚一天抓。警察她吃午飯時候到她家她帶走。陳尚丈夫是因為信仰判刑坐監。小慧情況,她想去法院旁觀她丈夫庭審時候,警察攔阻她,讓她去。陳尚拘留所裡身體,她一號室照顧、護理小慧,幫助小慧身體恢復。

即使作「模範」一號室,看守會一天大部分時間高聲辱罵、訓斥犯人。

「好像他們罵人什麼話會説」,慧説。「那些女犯人是這樣。她們懼怕看守,但彼此之間吼叫罵。」

儘管自己受了很多,小慧開始看守擔心,他們個人生活擔憂:他們下班回家,會出於習慣他們孩子大吼大叫?他們怒氣心中積鬱太久,會影響他們身體?

「聖靈在我心中感動我,催促我記念這些看守,他們禱告」,她説。

然後,像那些嘲笑她室友一樣,看守態度有了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