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歌曲新編讚美詩266】新編讚美詩 |讚美詩歌新編 |新編讚美詩 |

《聖哉三一歌》,或依歌詞首句稱作《聖哉,聖哉,聖哉》(英語:”Holy, Holy, Holy”)是一首基督教讚美詩。歌詞取材於《賽亞書》第6章第1節至第5節參,是雷金納德·希伯[1][2][3]聖三一主日而作[3],闡述基督教「三位一體」神論要義。約翰·巴克斯·戴克斯(John Bacchus Dykes)於1861年依詞作曲[1][2][3]。

該讚美詩中文版編華人教會詩歌本第一首。中國基督教協會出版《讚美詩(編)》收錄該詩歌,列為第1首。

Holy, Holy, Holy! Lord God Almighty!
Early in the morning our song shall rise to Thee;
Holy, Holy, Holy! Merciful and Mighty!
God in Three Persons, blessed Trinity!

Holy, Holy, Holy! all the saints adore Thee,
Casting down their golden crowns around the glassy sea;
Cherubim and Seraphim falling down before Thee,
Which wert, and art, and evermore shalt be.

Holy, Holy, Holy! though the darkness hide Thee,
Though the eye of sinful man Thy glory may not see:
Only Thou art holy, there is none beside Thee,
Perfect in power, in love, and purity.

Holy, Holy, Holy! Lord God Almighty!
All Thy works shall praise thy name in earth and sky and sea;
Holy, Holy, Holy! Merciful and Mighty!
God in Three Persons, blessed Trinity!

1.聖哉,聖哉,聖哉,全能主宰!
清晨我眾歌聲,穿雲上達至尊;
聖哉,聖哉,聖哉!與全能,
榮耀於讚美,歸三一妙身。

2.聖哉,聖哉,聖哉!眾聖崇敬,
放下黃金冠冕,環繞晶海濱;
千萬天軍叩拜,頌主名,
昔在而今,永在億萬春。

3.聖哉,聖哉,聖哉!黑暗蔽聖明,
罪人不能仰視妙身;
主為真原,惟主至尊,
全權愛,全善全能神。

4.聖哉,聖哉,聖哉!全權神明!
海天雲山酬和吾眾讚美歌聲;
聖哉,聖哉,聖哉!與全能,
榮耀讚美,歸三一妙身。

:聖哉,聖哉,聖哉
出版:台灣基督教會音樂委員會
收錄於《聖詩》(1964)第51首

1.聖哉,聖哉,聖哉,全能主宰,
咱當齊聲唱歌,讚美主耶和華,
聖哉,聖哉,聖哉,掌理天地海,
讚美上帝,至尊,,大。

2. 聖哉,聖哉,聖哉,萬聖攏敬拜,
冕旒,感恩,尊榮,奉獻寶座前,
千千萬萬天軍,冥日讚美敬尊,
出聲感謝上帝大恩。

讚美詩zànměishī (hymn),基督教舉行崇拜儀式時所唱的讚美上帝詩歌。歌詞內容主要是上帝稱頌、感謝、祈求。現在多數讚美詩有可供四部合唱高音、中音、次中音、低音曲調,但早期讚美詩無和聲、無伴奏。現存歌詞是希臘文讚美詩,寫於公元200年之前,題為《放吧,光》。

文學讚美詩中有讚美愛情,如《等待》,《雙飛燕》;有抒寫內心情懷,如《鄉愁》,《盛開如初》;有歌頌古風詞韻,如《憶海》,《沫沫紅塵》;有記人載物,如《贊包公》,《農》,數不勝數……

《》中有150首稱為”詩篇”詩歌,五部份,包括讚美上帝或求上帝賜福聖歌。多數是猶太教徒大禮拜堂中吟唱。

許多讚美詩是出自猶太國王衞手,他是位音樂家,還有些是可拉兒子和摩西創作。

讚美詩第23首”耶和華是我牧者,我不致缺乏……”是詩篇中人知一篇。

談到讚美詩,絕大多數人想到是以管風琴、鋼琴,有唱詩班。確,我們文學作品、影視作品以及允許公開聚會大教堂裏看到是如此。但是從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開始中國教會人數激增,公開教會無法滿足迅猛增長信徒人數,於是很多家庭聚會開始蓬勃發展。同時,於中國各方面開始開放,海外華人教會及國外教會開始廣泛地接觸國內教會,同時帶來了很多新鮮地事物,現代讚美詩其中很地一部分。

意義上地基督教讚美詩是1517年馬丁·路德發起宗教改革開始。中世紀天主教會崇拜音樂聖詠主要形式,演唱技巧極其複雜,需要時間專業訓練修士來擔任這一角色,而普通信徒能參與,通俗易懂眾讚美詩幾乎是完全空白。事實上,創作通俗易懂眾讚美詩是馬丁·路德進行宗教改革內容之一,路德本人積極實踐,創作了大量眾讚美詩,比如信徒傳唱《保障歌》(《編讚美詩》第327首)路德代表作。宗教改革音樂上革新不止體現眾讚美詩,其後幾百年裏,音樂藝術進入歷史上發展時期,馬丁·路德改革是著關係。而當時,眾讚美詩可謂是叛逆,教會保守勢力詬病。幾百年後今天,當時眾讚美詩成了我們説古典讚美詩或傳統讚美詩。當時眾讚美詩音樂形式上基本是二段式,分主歌和副歌,四到八個句,節奏,鏇律朗朗上口,易於傳唱。歌詞都分數段,可達八到十段,同一鏇律反覆演唱。

以上所提到是中國教會主流讚美詩形式。但是,從九十年代中期開始,一些非主流中國讚美詩迅猛速度傳遍了中國各地教會,其流行程度很多地方超越了主流讚美詩。 於範圍和形式擴大很多,下文中我們”中文讚美詩”來取代”中國教會讚美詩”説法。 這些所謂’非主流”讚美詩主要分為兩部分,一部分發源於中國內地,主要是河南農村一位名叫呂小敏普通基督徒創作《迦南詩歌》,另外是台灣天韻詩班和美國的讚美泉這兩個業基督教音樂機構代表現代中文讚美詩創作。以下我們介紹。

説到《迦南詩歌》,今天不管是國內是國外,有中國基督徒地方能聽到它以及它作者呂小敏名字。《迦南詩歌》可以説是中文讚美詩一個奇蹟。人們驚嘆於一個連國中文化不具備,懂任何音樂知識普通農村女性基督徒,盡然創作出那麼多感人至深讚美詩歌,感人、歌詞和傳唱中國民間小調的鏇律讓《迦南詩歌》地全國全世界華人教會傳播,而她超過一千首創作量認為是一個大地奇蹟。《主你是我知心地朋友》、《中國早晨五點鐘》、《主啊我讚美你》這些詩歌感動了無數基督徒和慕道友,很多地方(是農村地區)掀起了教會復興高潮,有村莊整村接受基督。後來一部名叫《十字架–耶穌中國》反映中國基督教發展紀錄片(神州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製作)門製作了一集呂小敏和《迦南詩歌》主題專題《迦南歌聲》,擴大了《迦南詩歌》中國基督徒中影響力。但是與此同時,一些教會學者和牧師開始反思這一現象,並開始提出一些意見,如古道所寫《聖詩創作看<迦南詩選>》一書這一問題反思。本文並完全認同古道説法,無意加入這一辯論,但《迦南詩歌》一些做一分析。《迦南詩歌》作品全部是中國民間小調,《編讚美詩400首》於傳唱,其樂曲來説,與《編讚美詩400首》,完全沒有了傳統讚美詩形式,無法用二段式、三段式、或主副歌樂句來描述,是自由式發揮。而它特點於歌詞。其歌詞相當口語化,地反映了作者信仰經歷,很引起共鳴,另外像傳統讚美詩一唱幾段並且歌詞半文言式,《迦南詩歌》歌詞像作者現實中口語來描述自己對信仰感受,半文言詩詞體傳統讚美詩相比,平易近人,理解。而這一點,成為不同意見者詬病處,因為過於個人感受導致其歌詞神學問題上出現一些漏洞。於作者生活環境原因,現代音樂來説,《迦南詩歌》最初時候確是”土”,所以實在農村傳播。後一些基督徒音樂家像黃安倫改編後,《迦南詩歌》中一些經典詩歌才在範圍流傳。

延伸閱讀…

讚美詩歌新編

新編讚美詩| 中文基督教大典

台灣教會讚美詩中國影響南方教會開始,福建、浙江地教會接觸到了天韻詩班的讚美詩,讚美泉詩歌是南方開始流傳,而北方數年後開始流傳。而以他們代表 海外華人基督徒讚美詩顯有著流行音樂風格,同時有台灣地地方特色,這受到了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港台流行音樂影響。時讚美詩歌詞簡潔、口語化,這些因素使得這一類型讚美詩當代信徒所接受。同時,一些海外華人信徒翻譯了很多國外廣為傳唱英文讚美詩開始介紹到國內,大大了中國教會音樂敬拜,起到了積極作用。

這裡有一個現象天韻和讚美泉代表讚美詩團體成了業教會音樂製作機構,並採用現代音樂作品商業推廣方式,錄唱片、出專輯、並以舉辦音樂佈道會或演唱會方式來推廣專輯。同時,這些機構有教會大力支持,這一方面,國內教會是落後,究其原因,國內的讚美詩創作形式大多過於傳統,範圍流傳,因為一些原因,可能進行商業運作方式,而各教會長期以來沒有意識或能力來發展現代基督教音樂。公開官方三自教會是傳統唱詩班發展模式,而家庭教會因為各種原因不能發展唱詩班模式,而其他模式無法得到發展。另外,中國大陸地區音樂教育環境國外相比現代基督教音樂發展產生了限制。這裡有一個教會本身音樂教育問題。中國教會音樂教育基本上是神學院和教會詩班樂理學習班形式。神學院客羣限於人數很少神學生,詩班樂理學習班形式是唱詩班古典讚美詩和業聲樂教育要求。器樂方面限於鋼琴,個別會有一些管樂。而家庭教會因為種種原因基本上沒有音樂教育。這一點上,港台及海外華人教會有了很多嘗試,並且培養了很多從事現代教會音樂人才。讚美泉業音樂出身人很少,但是十多年來訓練出一個出色團隊。這其中有一個內容音樂教育與信仰結合,不管現代音樂教會音樂有多影響,一個敬拜樂團依靠是信仰,反觀讚美泉樂隊之所以能取得成功是因為他們致力於建立一個有信仰生活,而音樂教育會程度上融合到生活中,於教會敬拜樂團來説,這一點是。

教會音樂敬拜形式上,現代讚美詩帶來了變革。很多教會開始敬拜團來取代唱詩班位置,電聲樂器來取代只有鋼琴或管風琴音樂形式,並且教會活動中音樂敬拜分量大大增加,門的音樂讚美會和佈道會成常性活動。説道這裡,提是二十世紀後期興起一場運動–敬拜讚美運動,這場運動全球範圍教會興起了音樂敬拜熱潮,大量教會音樂組織興起,並九十年代開始,波及到華人教會,帶動起中文讚美詩創作新高潮。一些教會提出了流行福音音樂概念,目標是要讓基督教音樂不僅能跟上時代潮流,要成為引領社會文化先鋒力量。這場運動影響,眾説風雲,本文不想加入辯論,只是通過這些現象來分析一下中國教會音樂地發展趨勢。

現代音樂角度來説,天韻詩班和讚美泉早期創作算是傳統了,這反映音樂風格單一,歌曲通俗。而音樂風格現代音樂靈魂,現代音樂風格靈魂是節奏,無窮節奏變化使得音樂進入了有史以來元化時代,國外的現代讚美詩囊括了所有現代音樂風格,鄉村、爵士、搖滾、拉丁、説唱風格元素進入讚美詩作品之中。這個意義上來説,意義上具備現代音樂特點中文現代讚美詩開始。

海外華人教會開始興起現代音樂風格敬拜讚美音樂事工,新加坡城市豐收教會該是驅。1989年康希和何耀珊夫婦創辦城市豐收教會目前是新加坡教會,國際知名度,這和他們教會音樂事工有著關係。何耀珊是華語流行樂團有人氣歌手,稱為”牧師歌手”而倍受爭議。1998年,台北糧堂周神助牧師帶領各牧長、同工拜訪新加坡城市豐收教會,受到了該教會音樂事工影響,開始著手預備學生牧區敬拜團企劃書。九月底”約書亞敬拜團”正式成立於牧區,並開始負責帶領每週六晚間青年崇拜。 1999年,錄製了許多張敬拜讚美輯及流行福音創作專輯。教會大力支持使約書亞樂團各方面專業,讚美詩風格完全吸收了現代流行音樂多種元素。與此同時,讚美泉創作風格開始轉變,多音樂風格運用到創作中,王子音樂、有情天音樂、小羊詩歌多專業音樂製作機構出現,使現代中文讚美詩創作盛一時。

以上我們看到了一種教會音樂發展模式,這種模式使得基督教音樂泛地進入世俗社會,商業上取得巨大成功,一些歌曲流行程度遍及全球。這其中成功者屬澳洲Hillsong樂團。Hillsong Music Australia 是澳洲悉尼市Hillsong Church直屬機構,它代表著Hillsong Church音樂文化,代表著澳洲敬拜音樂傳奇,這一所世界知名教會,不單止基督教音樂文化帶入世俗裏,成為廿一世紀基督教先驅。1992年Hills Christian Life Center(Hillsong Church前身)進行了第一次現場錄音,到了1994年,第二代創作人Darlene Zschech歌曲Shout to The Lord,以及Reuben Morgan多首作品使Hillsong一層,成為了一代敬拜讚美的典範。到今天,Hillsong 第三代創作人歌曲,帶領進入另一個時代,未來服事多年輕人而做準備。Hillsong於中文現代讚美詩影響無疑會產生影響,約書亞敬拜團翻譯多首Hillsong讚美詩收錄於自己專輯中,而他們創作風格能聽出受到Hillsong影響。而美國國家,有著多教會音樂機構和教會音樂人致力於推廣現代基督教音樂文化,這其中不乏像后街男孩這樣人氣樂團。

以上談到現象於中國信徒影響主要還是海外華人教會之中,國內雖然有一些教會音樂機構出現,讚美泉機構作品有了程度流傳,但整體上看,教會音樂事工是停留程度。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

2月15日,山東省青島市多處三教堂收到宗教局命令,信徒唱《讚美詩歌》《靈歌集》,唱中國基督教兩會出版《編‧讚美詩》。

延伸閱讀…

新編讚美詩| 中文基督教大典

讚美詩(新編)

一三自教堂負責人介紹,《讚美詩歌》中詩歌內容主要是聖經章節,《靈歌集》是基督徒所寫經歷見證,唱著讓人心釋放,百唱不厭,表達人神感恩讚美。而中國基督教兩會出版《編·讚美詩》裡內容很多是表達主佑中華,愛國愛教,敬老孝親,生日壽辰,喪葬追思。

「政府出版詩歌宣傳是政治化、世俗化內容,信徒們願唱。」該負責人無奈地説道,他其中一首詩歌副歌部分例:美哉中華!中華!中華兒女愛中華……求主福佑我中華。

「這種讚美詩歌哪裡是讚美主,完全是讚美國家,和世俗歌曲什麼兩樣。這不是掛羊頭賣狗肉嗎?」該負責人如此評價。

對基督教詩歌管控與改造其他省市也已施行。河北省承德市、唐山市地一些三教堂《迦南詩選》宗教局官員強行沒收。官員稱傳唱迦南詩歌,只能唱「有中國特色基督教詩歌」。

將傳統文化與基督教相融合上,山東當局可謂是走前列。4月初,菏澤市牡丹區民宗局召開基督教代表大會,要求基督教堂成立基督教文化活動中心,編排戲曲、小品,成立書畫、戲曲、走秀、攝影活動小組,將地方特色文化融入基督教文化,推進基督教中國化。

5月11日,牡丹區一基督教堂舉辦了戲曲匯演,節目有:《十九精神》《唱四進》,戲劇《紅娘》。

「傳統文化、戲曲匯演進駐教堂,這不是讓人遠離聖經嗎?」該教堂信徒地表示,「教堂變成戲院,教會名存實亡!」

大力推進聖詩中國化成為局宗教中國化內容。福建省基督教兩會下發文件,稱於9月舉行基督教中國化聖樂作品音樂會,中國傳統音樂旋律或地方曲調採風創作,展示福建地方人文特色,傳揚時代精神。

2019年3月湖南基督教兩會下發《推進基督教中國化湖南五年工作規劃綱要》2018-2022重點工作安排中提到,計劃編輯「湖南聖詩集」,進一步推動基督教中華傳統文化融合。

標籤: 三教堂, 基督教, 基督教中國化, 山東省, 河北省, 湖南省, 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