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支教】支教老師 |基督教教派列表 |我國長期支教的現狀與未來 |

  當年「薪火工程」受資助大學生成長了。他們願意關愛精神薪火相傳下去。最近雲南富寧縣谷拉鄉谷桃小學,募集了二十五萬建造教學樓。學校教學樓竣工舉辦啟用禮。因此到場支持,分享這些年人行善。  到山區,有一番感覺。車子駛進學校,校舍不是矮矮的平房,而是四層,每層有三千多平方呎樓。校門前沒有學生列隊公式化搖旗喊叫:歡迎!歡迎!只有三兩老師出來招呼,表現有禮自信。小學生衣著雖然乾,難得是膚色,精神飽滿。  校舍雖,但教育是老師。過去雖然着力危校、重返校園,但山區老師質素無法到位。是學校沒錢聘請合格老師,二來沒合格老師願意到山區執教。因此,即使學校建好;學生能上學,教學質量解決。這次讓我喜出望外,不但因為有校舍和設備,因為有了支教老師參與。  國家教育部要求所有地區中小學老師,要有合格學歷,報考得到取錄後,政府標準支付薪金和福利保障,然後分派到山區任教。這些老師稱為「支教老師」(支援山區教育老師)。因此這些老師要離開城市住入山區,是名副其實上山下鄉,只是他們是自願。  今次行程中,有兩位薪火學生是其他山區當支教老師。他們讓我知道支教老師年輕化、專業化和普及化。富寧縣山區小學,無論校舍、教室、教材和老師十分像樣。老師們年,穿著。這些支教老師,我看見山區希望工程展開了。

  到山區,有一番感覺。車子駛進學校,校舍不是矮矮的平房,而是四層,每層有三千多平方呎樓。校門前沒有學生列隊公式化搖旗喊叫:歡迎!歡迎!只有三兩老師出來招呼,表現有禮自信。小學生衣著雖然乾,難得是膚色,精神飽滿。  校舍雖,但教育是老師。過去雖然着力危校、重返校園,但山區老師質素無法到位。是學校沒錢聘請合格老師,二來沒合格老師願意到山區執教。因此,即使學校建好;學生能上學,教學質量解決。這次讓我喜出望外,不但因為有校舍和設備,因為有了支教老師參與。  國家教育部要求所有地區中小學老師,要有合格學歷,報考得到取錄後,政府標準支付薪金和福利保障,然後分派到山區任教。這些老師稱為「支教老師」(支援山區教育老師)。因此這些老師要離開城市住入山區,是名副其實上山下鄉,只是他們是自願。  今次行程中,有兩位薪火學生是其他山區當支教老師。他們讓我知道支教老師年輕化、專業化和普及化。富寧縣山區小學,無論校舍、教室、教材和老師十分像樣。老師們年,穿著。這些支教老師,我看見山區希望工程展開了。

  校舍雖,但教育是老師。過去雖然着力危校、重返校園,但山區老師質素無法到位。是學校沒錢聘請合格老師,二來沒合格老師願意到山區執教。因此,即使學校建好;學生能上學,教學質量解決。這次讓我喜出望外,不但因為有校舍和設備,因為有了支教老師參與。  國家教育部要求所有地區中小學老師,要有合格學歷,報考得到取錄後,政府標準支付薪金和福利保障,然後分派到山區任教。這些老師稱為「支教老師」(支援山區教育老師)。因此這些老師要離開城市住入山區,是名副其實上山下鄉,只是他們是自願。  今次行程中,有兩位薪火學生是其他山區當支教老師。他們讓我知道支教老師年輕化、專業化和普及化。富寧縣山區小學,無論校舍、教室、教材和老師十分像樣。老師們年,穿著。這些支教老師,我看見山區希望工程展開了。

支教組織本身,分層管理,有兩個發展方向:一個是組織發展規範和規模化,另一個創新和專業化。

上午陳浩武老師提到,石門坎公益分為“精神石門坎”和“具象石門坎”兩個方面。我今天主要聚焦具象石門坎,石門坎地區教育公益發展狀況中,有關支教情況一個簡單的彙報。

我們川滇黔地區做了一個統計。四川地區,活躍城市,支教組織有10家,雲南只有5家,貴州有8、9家,總起來不到30家,這是活躍。

但是另外一個層面,鄉村居民陸陸續續搬離,去了縣城;同時因為撤併學校,所以學校減少,留下來往往是幼兒園和小學一到三年級教學點,這些我們長期支教產生了影響。

有一個層面,雖然鄉村教師是存在,但是缺口,一個原因是因為地處,沒有人願意去;第二個,現役老師,可能會有產假,會生病,諸如此類,會造成;再就是關於藝術、體育、英語方面老師缺乏。

這個需求背景下,川滇黔地區長期支教,幾年陸陸續續發生了一些變化,呈現出一些特點。以前我們找老師,有人行,現在不僅如此,可能還要有一技之長。

這個角度,於想去支教這些人,從“熱情”要“專業化發展”,教師培訓缺口。於很多人去支教熱情,他並不是專門想去做這個事兒,但是一線需求,所以他培訓需求。

年齡結構,有小學往學前和小學低段轉移趨勢;內容,語文、數學這些是有基本需求,但是於素質教育需求,包括藝術、音樂、美術需求高漲。

延伸閱讀…

基督教教派列表-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支教老師

另外一個方面呈現,支教組織自身管理水平粗放式到規範化方式發展。

支教現狀,如果每年幫助50名支教老師開展支教活動組織,川滇黔地區有10家左右,佔了支教組織三分之一,這10家我國是做得突出。其中基金會方式來開展支教有5家,佔了五分之一左右。這個角度可以看到,之前我們長期支教很多是草根組織,這幾年多基金會進入到這個領域。

這10家規模一點機構,北京有4家,上海有1家,其他分佈四川和貴州地。

這個特點體現貴州和雲南地區支教發展需求,原來“有學上”,要轉變到“上好學”階段,素質教育需求增加。四川地區,因為它支教需求主要還是集中大涼山、甘孜州地區,處在“有學上”階段。

延伸閱讀…

支教老師

王勝:我國長期支教的現狀與未來

支教組織本身,分層管理,有兩個發展方向:一個是組織發展規範和規模化,另一個創新和專業化。

大部分支教其他支教組織,維繫着原來堅守方式,能不能跟上未來發展需求,還是有問。

組織發展規範和規模化樣本有北京“美麗中國”和“中國而教”、“上海杉樹公益”,他們有頂層設計和系統設計、組織架構。

組織發展創新和專業化樣板有上海“田字格”和“大山小愛”,四川“好友營支教”,他們是小而精,但是某一個方面做得專業。因為它專業性,可以當地政府合作,建立關係,接受政府委託,運營學校。比方説田字格,貴州一個縣委託它做學校,有公益接受當地教育局委託做學前教育教師培訓。這些是走專業化道路組織。

那麼草根發展起來規模機構,有四川索瑪花基金會、公益,貴州華瑞支教、北京百川公益,它們規模。什麼它們做得,因為規模了後,可以吸收社會各界資源,這些組織創始人,是組織社會資源能力;但是,一些規模,特色不明顯長期支教組織,生存空間變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