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讓人走出抑鬱】福音見證 |煉獄般折磨不住禱告走出夢魘 |抑鬱症者自白 |

19世紀牧師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而言,不僅是發生一種情緒。每當在講道或課堂上談到時,他舉例子往往來自他自己經驗,其中包含一種值得注意症形式,即無端而來。他一次講道中説:

你生活可能過得,但如果你同時感到,你接收到痛苦會死亡沈重。並存在任何能使你外原因,但只要你感覺灰心,即使是最燦爛陽光無法解除你……有時候所有能讓我們因素烏雲遮住了,我們樂煙消雲散。即使我們抓著十字架,是出於絕望抓。

司布真明白憂鬱症存在並合乎邏輯,它肇因明確。他説,有時我們心背叛我們,我們陷入黑暗中。我們好像掉進了“無底坑”裡,那裡,我們靈魂“會一千種方式淌血,每時一次一次地死去”。這種情況毫無緣由且解藥尋。一次課堂上他和學生説:

和無形、無法定義、絕望打架,和一團迷霧打架。這種情況下,人憐憫自己,因為一切不合理,因著毫無緣由而感覺困擾是有罪;然而這個擾綑綁、靈魂深處苦海人… 需要天上手拉他一把… 除此以外,沒有其他方法能驅走靈魂夢魘。

我受惠於司布這些名言。因為我知道他深刻理解這樣感受。我記得自己症中感到多麼無助,我沒有任何力氣去擺脱這樣。有些人希望能有解方 - 一個合理解決辦法,或者某種屬意志力能戰勝它。然而心中亮光和喜樂不斷流失。

司布真知道這種無助感覺,以及旁人可能會多方式回應你。他講台上直接教訓了那些且毫無同理心 “幫助者” - 那些責備人,叫他們要自己走出來,卻產生同理心 “幫助者” 。司布真無法“基督徒會” 這樣控告。他講道中説:“神百姓有時會行走黑暗中,見不到亮光。有時,且敬虔的聖徒會失去內心喜樂。”

他地表示,不能是否有症來判斷一個人是不是基督徒,或以此判斷一個人信心是否上有成長。同時身為忠心但內心門徒是可能:“靈魂並意味著恩典枯竭 - 伴隨內心喜樂喪失且未來毫無確據時刻而來,可能是靈命上成長。”哎!我希望能有多牧師傳講這樣信息。

你因為心靈低落,覺得自己什麼事做不了,對世界毫無貢獻。你壓垮而失去行為能力。你思緒,脾氣。一切無光。你心裡冒出這些想法: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怎麼辦?如果我無法事任何有意義、有價值事怎麼辦?

司布真知道這是什麼樣感覺。這是什麼他一次關於課堂上學生説:“不要以為自己完全失去用處了。”有不少次,司布身體和情緒同時遇到低谷,但這並沒有阻止他服事。他寫了數千篇講道和信件、大量閲讀、人見面、和其他人一起禱告、組織事工團隊,並牧師學院(Pastor’s College)任教。他痛苦沒有阻止他能力。可以説,痛苦讓他變得有用處。他憂鬱症經歷讓他能夠鼓勵和支持其他遭受這種痛苦人。

有一次,司布真告訴他學生要留意一些可能會他們得到憂鬱症情境。他列像他人生經歷目錄:

或者,症可能毫無起因出現,毫無邏輯理由來理解存在。司布真認為這是所有情況中痛苦一種。

司布真他會友提供滿有憐憫且實用建議,提醒他們休息重要性:“靈魂需要獲得餵養,身體需要。忘記休息很!有些人會覺得我提到關於食物休息之類小事,但這些可能是能幫助到神可憐僕人首要事項。”照顧自己(self-care)並不是現代才有觀念。司布真自己經驗中理解到,妥善地照顧自己身體是戰勝一環,他大方地分享這些得來智慧。

著自己痛苦經歷,司布真能同理並安慰其他人。人們會來見他,尋求他建議和安慰,而無法前來會和他通信。他是個“受過傷醫治者”- 他用自己人帶來安慰:

能經驗學到如何同理他人,是一個恩賜。我他們説:“唉!我有你這樣感受!”他們看著我,眼睛説:“,你肯定沒有經歷過我這樣感受。”因此我進一步解釋:“如果你感受我更糟,我同情你,因為我可以和約伯一説:“我噎死,寧肯死亡,勝似留我這一身骨頭。 ”我願意用力毆打自己,擺脱我靈魂。”

發現有其他人瞭解你痛苦 - 其中一部分 - 是何等安慰啊!這種人能其他人無法做到方式安慰我們。走過憂鬱症這樣痛苦經驗,能我們置於一個位置,賦予我們責任 - 給予他人同樣安慰及患友誼。司布真鼓勵我們不要忘記這一點:“黑暗地牢裡蹲過人,知道如何找到食物和水。如果你走出憂鬱症幽谷,而主安慰了你,你能擺上自己,去幫助那些正在經歷你有過遭遇人。”

你生命有著潛力,這是司布真告訴我們。你能成為別人幽谷之中同伴。

每我思想司布真自己掙扎人生經歷中傳下來話時,我想起時候教會裡唱一首生命力詩歌:

堅立我主不變應許上,

藉神生命言語我穩立堅強,

司布真生命低谷裡,是神聖經中應許他絕望中提起。他人生早期飽受他人批評階段,他妻子蘇珊娜手跡中讀到一節經文而感到安慰:“人若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話毀謗你們,你們了!”(馬太福音5:11)。幾年後,換成了另一節經文,是妻子手寫:“你爐中,我揀選你。”(賽亞書48:10)。薩裏花園音樂廳(Surrey Gardens Music Hall)事件裡,司布真擁擠主日禮拜中禱告時,因為警報誤響導致七個人踩死,多人受傷,是聖經經文安慰他崩潰邊緣拉回。

一次一次,他講道中分享,是聖經中話和裡面人物生命激勵他,真理提醒他,使他地歌唱,使他能夠活下去。神應許他碰撞處,他找到了盼望。

症是都市裡一種十分普遍情緒病。統計指出,香港已有30萬以上市民患上此病症, 大部分患者心情會持續低落、身邊事物失去興趣、動力下降及思想變得負面。基督徒和非基督徒會患上此症,但基督徒可以靠主勝過症。

這次生病後,他認真聽醫生話,時吃藥3年。並醫生下,減量直至停藥。當時他想症可能斷絕,沒想到停藥半年後,症捲土而來。

「我是一個人,我覺得自己各方面,什麼東西是我得到。但因著症這根刺,讓我心甘情願地完全降服主面前,依靠祂、服祂,並為著每天呼吸存留都向祂獻上感恩和讚美。生活在世界上,我們無法避免疾病、,但我們可以選擇面它們態度,以及戰勝它們信心。而這信心來於上帝、我們主耶穌基督。」

上帝話語天,改變,祂應許句句屬實,落空。陷入症時,如活在自己感覺中,那結局指向死亡。「我經驗是生病時依靠自己感覺,而是要完全相信並依靠上帝話語來過每一天。感謝上帝賜給了我們聖經,讓我們能夠在行死幽谷中時,靠著祂話語走出來。你歷過那煉獄痛苦和折磨後,你才能體會上帝話語是何等和甘甜。」

他強調,這樣光景下,如果靠感覺生活,那死路一條,中了魔鬼詭計。他誦讀《詩篇》23篇和91篇,儘管有時讀進去,讀時候沒有任何感覺,但上帝話語句句帶著能力,對魔鬼有震懾力量。有時候茫然地翻一翻,聖靈會他一句上帝話語,如《賽亞書》41章10節「你不要害怕,因為我你同在;不要,因為我是你神。我你,我幫助你,我我公義右手扶持你」

「不住禱告是我生病時每天做,做專注一件事。疾病讓我每天生活絕望、痛苦、黑暗淵裡,每天我想牀上爬起來,可我彷彿口膠粘了牀上,費盡力氣起不來。想抬起手來刷刷牙,或者垃圾扔到外面垃圾桶裡去,我要下定決心,咬緊牙關才能做到。我努力掙札、想改變,沒有一點能力。」

「我唯一能做禱告,我向上帝宣告:主啊,若是禰接我去,我歡歡喜喜地和禰去,否則,我殺。我地宣告:我是屬基督,魔鬼,你我這裡沒有任何得逞餘地。我相信,我病中做宣告震懾了魔鬼。」

負面想法打擊你肋,你毫無反抗痛苦回憶、恐懼念頭、絕望潛意識控制和侵蝕,

不論走路、談話、吃飯、晾衣服、跑步,還是半夜中,它們是你擺脱夢魅。

任何進來東西,會浸染成死亡黑色,因為你內心,個無底苦水深潭。

抑鬱不斷蠶食你意志、信心、形象,你覺得自己到零落成泥,任人踩踏。

這種黑暗日子,不知何時才到,有某些時刻,你只想毀掉這一切,離開。

我這樣度過了十幾年,許多本該開心時刻,我錯過了,

我尋求治療,可嘗試了許多方法,沒。

一次次努力抗病,一次次失望,沉淪十幾年後,

我於迎來了改變,改變是認識神開始。

祂開拓了我眼界,使我層面,去看待自己這個世界,讓我這個病有了認識。

一、承認不能靠自己,來戰勝。

症,達十幾年交戰中,我十分靠自己無法戰勝它。

我嘗試用理性,我有充分理由,來説服自己放下一切,

我可以告訴自己,這個世界其實沒那麼,我完全可以開始,過上日子,

這些理性話語,去到魔鬼面前遭粉碎,這不是理性層面,能解決得了事,上升到心靈層面,

心靈問題,只有神才有辦法解決,魔鬼不怕你,懼怕神。

二,是讓神來你作戰。

延伸閱讀…

司布真相信基督徒能與憂鬱症共存| 今日基督教

福音見證|【神如何幫助我走出抑鬱?我曾有十幾年的憂鬱症 …

讓神進入你生命你作戰,這場戰役勝敗於你,而於神。

你要主權讓神,要宣告靠著神勝。

我承認這,就算我信了耶穌後,有段時間是專注爭戰中,沒有主權讓神,

結果走了老路,跌進了魔鬼謊言中越陷越深,

後來過來,抓住神不放,走出來。

三,神中心,一切問題得到解答。

症患者往往自己過不去,很鑽牛角尖,

他們,於無法得到一個解釋?

科學我答案是,你只是一個巧合,你如塵埃微不足道,了,跌倒了,接受淘汰了,只能認了。

而聖裏,我找到了答案。

你是神造物,神愛你,所以創造你,你作為愛焦點。

你會跌倒,你會,因為你是人,世上扭曲價值觀和人為,人裡面罪,造成你現在這個樣子,

關係,既然神尋找了你,會幫助你。

這不是哄人謊話,你認真查考聖經,你會發現這是。

四,建立神關係。

中醫有句話説,正氣存內,不可幹。

這是説身體體質,血氣,病菌侵犯,

這話心靈上適用,只要你心存正氣,負能量侵犯到你,見光死。

延伸閱讀…

我終於承認自己得了憂鬱症。基督幫助我走出黑暗

抑鬱症者自白:煉獄般折磨不住禱告走出夢魘

這於神建立關係,你瞭解神親神,內心能量。

基督是一切正面事物實際,有了基督,能享受一切正面事物。

你明白,要生命建造永恆真理上,而非建立通俗心理學或學上。

五,我是如何走出?

我感恩有一間家庭式教會幫助我,弟兄姊妹愛我,兩位來自香港傳道人關心我,教導,毫無保留,教我追求神,教我禱告、讀聖經、等候神。

我禱告時,總有對著氣説話定性,

讀聖經讀懂,等候神,沒等到什麼感覺,但這樣,一天兩天,三天,七天,堅持下來。

一段時間後,情緒奇跡變得了。

你會説這是心理作用,而我相信是千真萬確,我神靠近中,看似稀鬆,但發生了。

這是一個進過程,一開始我是壓制蹂躪。

後來有抵抗能力了,開始有奏響凱歌時候了。

黑暗不知何聚攏而來。我開始生活中沒有解決事情感到和。我自己失去信心,開始質疑自己信仰。問題變成了大災難,原本生活突然間崩壞了。

黑暗我吞噬了。這些感覺越糟,我開始問自己:「要是我不在了,會有人在乎嗎?」腦袋裡惡魔回答説:「你過是宇宙中一粒沙,你或,沒有人會注意。」

儘管腦袋裡有這些掙扎,我是表現得。和家人講話時,像沒事——我害怕,所以感覺藏起來,讓人知道。我沒有辦法告訴別人我腦袋裡有多麼。

我否認情況對勁了。我告訴自己,我可能得症,不想承認自己需要幫助。我害怕,別人要是知道我想法和感覺,會拒絕我,覺得我或是瘋癲了。走不出黑暗,讓我覺得丟臉。

我這樣過日子,直到有一天,聽到傑佛瑞·賀倫話,讓我得到了安慰。他説:「如果你得了盲腸炎,神會希望你尋求聖職祝福,並取得醫療照護。情緒障礙是如此。我們天父希望我們運祂這個榮耀福音期提供所有恩賜」(「好像破碎器皿」,2013年11月,利阿賀拿,第41頁)。

這段觸動人心信息讓我於接受了自己有精神疾病這個事實,並瞭解到需要幫助不是丟臉事。是,它提醒我,我並,我可以痊癒。

那天晚上,我作了生平祈禱,啜泣中謙抑自己,天父傾訴心聲。我祈求祂我指引,知道應該怎麼做。

作完禱告後,我受到提醒,要去主教談談。主教既善解人意——我應該以為他我期望會有差距。他幫助我感受到,以及來慈愛天父安慰。他讓我知道,即使我懂身上發生所有事情,但救主瞭解我經歷一切。他幫助我運用需要工具。

我學到,心理健康方面問題,可以藉由信心,藉由耶穌基督醫治能力而減輕,,那樣醫治有時候需要其他資源輔助。我感受到屬靈和屬世這兩種工具而來力量、希望與光明。以下幾個做法,我每天生活帶來光明,你可以試試看:

一天開始和結束時,作禱告——問問題,尋求指引並表達感謝。

難過和哭泣是可以,你要知道並接受這件事,但不要讓你消磨殆盡。日子裡,找個值得信任朋友或家人談話,讓他們拉你一把。

晚上入睡前,為自己撐過這一天感到!提醒自己是人。

閲讀文、總會大會講詞,自我成長勵志書籍,提升你心智及耶穌基督信心。

敞開心胸去接受值得信任朋友、家庭成員或主教支持。時,主教能幫助你找一個諮商師。

要知道,尋求專業協助並沒有錯。學習克服和處理心理健康方面問題時,專業人員能起作用。我當初就讀大學裡善用免費諮詢計畫,我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