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不要讀】不讀聖經是一種罪嗎 |不讀聖經是一種罪嗎 |基督徒應當每天讀聖經嗎 |

讓我回憶一下青春。大一到大三,我認真地吃早餐。起牀,拿着水瓶到食堂去,吃一碗熱騰騰早餐——是餛飩或者豆漿油條大餅——然後打了熱水回到自己寢室。但是到了大四,沒有一大早要起來上課了,於是開始不吃飯。睡到八九點,然後起來洗臉撲實驗室開始一天工作,然而肚子10點多開始餓了,10點三刻左右開始食堂走,因為食堂11點開飯,沒有覺得缺了什麼。工作後每天要公司加班到十一二點,回到家倒頭睡,維持了大學時養成不吃飯習慣——多睡一會兒。可是哪家公司會讓你十點多去吃午飯?於是會飢腸轆轆,10點多時候辦公室裏翻箱倒櫃尋找可以果腹零食。直到有一天,體檢醫生對我説:小夥子啊,你要吃飯啊!——我知道他是怎麼發現,不過顯然他發現了,應該出現了一些信號。

我們身體是,餓了會提醒你,它提醒會自己招致警告,到受,到疾病。屬生命是如此。神祂話語餵養基督徒屬新生命,缺乏神話語渴慕、閲讀、思想和應用會帶來兩種後果:第一,顯明自己沒有屬生命,説不是一個基督徒,喜歡讀神話語是因為有屬神生命;第二,這是一種屬慢性疾病,像不吃飯,沒有神話語會生命中結出惡果,它成聖來説關。

有一些基督徒説,“聖經並沒有命令我們每天要讀經啊!我找不到直接命令經文。”這句話背後想法是這樣:基督徒不能犯罪,違背聖經命令罪,既然聖經沒有直接命令説每天要讀經,那不讀不是犯罪——像聖經沒有命令我參加教會所有聚會,所以主日以外聚會參加不是犯罪一樣。所以我可以不讀。我去教會聚會是聆聽神話,我刷刷朋友圈看到人家發經文和帶經文圖片是聆聽神話,我盡到我作為基督徒宗教義務了。

那麼,基督徒是否應當每天讀聖經呢?讓我們來看看聖怎麼説。

我,西奈山上神頒佈摩西十誡中並沒有一條誡命説:“當每天讀聖經作靈糧。”不過,聖經有很多處經文表明:(1)愛慕神話、追求基督徒靈命成長是基督徒生命特徵;(2)這地意味着每天攝取聖經;(3)雖然古代,聖徒們並沒有我們今天人手多本聖經,但他們方式攝取聖經。

第一,愛慕神話、追求基督徒靈命成長是神兒女特徵。

無論是新約,我們看到屬於神百姓愛慕神話。我只需要各舉一例。詩篇第一篇是我們熟悉能背誦經文,作者描述一個義人——蒙神稱義上帝百姓擁有這樣特質:“喜愛耶和華律法,晝夜思想。”新約聖經中,使徒行傳17:10講到庇哩亞基督徒“甘心領受這道,天天考查聖經,要曉得這道是不是”——他們福音是如此渴慕,以至於天天要思想、論證,知道自己要怎迴應福音邀請。聖經不是一本字典,不是一個察驗自己好像是不是犯罪“民法典”,聖經是神話、是我們得以認識神、順服神、服事神和榮耀神唯一啓示。詩人會説:“我要默想你訓詞,看重你道路。我要你律例中自樂;我忘記你話。”(詩篇119:15-16)

我們設想這樣一個情況。有一對戀人,他們聲稱自己愛方。但是他們擁有一切和方聯絡、溝通,卻很少試圖去瞭解方、不讀方寫信,不發微信打電話。他們沒有失去,不是沒有溝通工具或見面機會,他們這個願望。他們此解釋是:沒有法律規定談戀愛要天天聯繫呀,我別人那裏知道一點關於對方事夠了吧!你會怎麼看他們聲稱愛呢?

我想保羅會説:“若有人愛主,這人可詛可咒。”(林前16:22)

第二,這地意味着每天攝取聖經。

耶穌曠野試探時候,祂引用申命記8:4迴應撒但挑戰:“人活着不是食物,乃是靠耶和華口裏出的一切話。”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一字不差地記錄了耶穌試探者回答,所以這句話聖經中一共出現了三次,可見它重要性。耶穌並不是説“人活着不靠食物”,他肯定身體食物需要,但是他同時身體神話語需要身體食物需要相提並論:作為一個新造人,我們需要神話,“乃是靠”,而不是“要靠”,這樣用詞表明後者包含了前者,“耶和華口裏出的一切話”包含了食物產生和供應。如果我們因為肉體需要而天天要吃飯(沒有人會説:“聖經和法律沒有規定每天要吃飯,所以我隔幾天吃一頓。”),那我們應該天天、接觸、思想和記憶神話。主禱文中,耶穌教導我們禱告要“我們日用飲食,天天賜我們”而感恩,那包含了靈性飲食——神話。

我們不吃飯時候,身體會我們發出信號;我們沒有讀神話語餵養自己靈魂時候,我們屬靈生命會我們發出信號。雖然一個人不吃飯可以活下去,但不是沒有代價;一個人不是每天讀聖經可以維持一個基督徒樣式,但你有一天會付上代價。是,沒有法律要求你每天吃飯,但是規律讓一個沒有吃飯人感到受;,聖經沒有直接命令説你每天要讀神話,但一個不讀、讀基督徒會感到受。只有死人才會不吃飯會有任何感覺,只有靈性死亡人——是非基督徒——會缺乏神話而沒有任何感覺。

聖經記載著人訴説話,但你是否有「正確讀解」神心意呢?Relevant雜誌欄作家泰勒・斯佩格(Tyler Speegle)分享,人們「讀錯」聖經5個跡象:

1. 讀經只為了得到資訊和事實若有人告訴你「我知道NBA球星喬丹」,你會感到,因為所有人知道,他是有史以來籃球運動員。但若有人告訴你「我認識NBA球星喬丹」,你會有反應,因為知道他們彼此間是認識關係。 雖然知道認識只是個詞彙,但兩者間有差異。讀經時,我們得到神話語是要認識祂,不是想要知道祂是誰。聖經中拓展個人知識、學習事實,這什麼。可是,這成為你讀經唯一原因,那錯了。 雖然你知道許多關於耶穌資訊,但並非認識祂。 你們查考聖經,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我作見證這經,—約翰福音5:39 2. 讀經是盡責,而非投入人們認為,讀經作是責任,讀完後神會我們生命加分,但事實並非如此。不管你讀多少聖經,畫了多少重點,或臉書發多少經句貼文,神在乎是你心。 翻開聖經是為了「贏得」神認同嗎?還是發覺祂恩典?讀經是因為你認為這麼做嗎?還是想要瞭解神愛?讀神話語是達成中其中一項事情嗎?或是靠近神同在? 這些是讀經動機,但神渴望是,你投入來讀祂話語,而非出於完成宗教責任。 3. 讀經是為了解答,瞭解讀懂翻譯版本聖經時,像是閲讀另一種語言的説書,這麼做毫無意義。市面上有數百種聖經翻譯版本可供人選擇,若理解翻譯版本中字句,可選擇靠近現代翻譯版本。 你會因為讀何種翻譯版本聖經,上天堂後會得到神多少獎賞。只要能讓你充分理解經文意義聖經翻譯版本,那聖經。 4. 讀經是基督徒爭論談到社羣媒體,不乏會看見各樣爭論議題。我們可以透過社交媒體,世界分享個人觀點,某些情況下可帶來處,但有許多基督徒藉此公開摧毀他人。 身為基督徒,我們無法所有事上達成共識,但若你聖經話語作攻擊其他基督徒武器,這是錯。 5. 讀經時斷章取義聖經不只是一本鼓勵人心書,寫著什麼能做和不能做。這是一本故事書,其他書有該故事時空背景。聖經是現今時空背景及文化所撰寫,如今翻譯成各種語言。 帶著生命肉,帶著血肉,你們不可吃。—創世記9:4 不可剃兩邊頭髮,鬍鬚周圍不可刮掉。—利記19:27 我們理解這一點,因為如果正確理解上下文,會變成斷章取義方式讀經。不然看這兩處經文,會讓人認為不能吃牛排,不能剃兩邊頭髮。 整本聖創世記到啟示錄,可以找到耶穌真理,但需瞭解當時代背景。若你知道該何處開始讀經,請直接打開聖閲讀,並深入研經。 錯誤讀經方式不僅只有這些,但這些跡象能提醒自己是否正確理解聖經真理。神話語是,整本聖經著神改變生命真理。如果你想用「正確」方式讀經,這代表「閲讀」神話語,要知道讀經目的是要「認識耶穌」。

若有人告訴你「我知道NBA球星喬丹」,你會感到,因為所有人知道,他是有史以來籃球運動員。但若有人告訴你「我認識NBA球星喬丹」,你會有反應,因為知道他們彼此間是認識關係。

雖然知道認識只是個詞彙,但兩者間有差異。讀經時,我們得到神話語是要認識祂,不是想要知道祂是誰。聖經中拓展個人知識、學習事實,這什麼。可是,這成為你讀經唯一原因,那錯了。

雖然你知道許多關於耶穌資訊,但並非認識祂。

你們查考聖經,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我作見證這經,—約翰福音5:39

2. 讀經是盡責,而非投入

人們認為,讀經作是責任,讀完後神會我們生命加分,但事實並非如此。不管你讀多少聖經,畫了多少重點,或臉書發多少經句貼文,神在乎是你心。

這些是讀經動機,但神渴望是,你投入來讀祂話語,而非出於完成宗教責任。

3. 讀經是為了解答,瞭解

讀懂翻譯版本聖經時,像是閲讀另一種語言的説書,這麼做毫無意義。市面上有數百種聖經翻譯版本可供人選擇,若理解翻譯版本中字句,可選擇靠近現代翻譯版本。

你會因為讀何種翻譯版本聖經,上天堂後會得到神多少獎賞。只要能讓你充分理解經文意義聖經翻譯版本,那聖經。

談到社羣媒體,不乏會看見各樣爭論議題。我們可以透過社交媒體,世界分享個人觀點,某些情況下可帶來處,但有許多基督徒藉此公開摧毀他人。

延伸閱讀…

不讀聖經是一種罪嗎?

不讀聖經是一種罪嗎?

身為基督徒,我們無法所有事上達成共識,但若你聖經話語作攻擊其他基督徒武器,這是錯。

聖經不只是一本鼓勵人心書,寫著什麼能做和不能做。這是一本故事書,其他書有該故事時空背景。聖經是現今時空背景及文化所撰寫,如今翻譯成各種語言。

帶著生命肉,帶著血肉,你們不可吃。—創世記9:4

不可剃兩邊頭髮,鬍鬚周圍不可刮掉。—利記19:27

我們有時會聽到一位弟兄鼓吹一個誤導人思想,即聖徒應當〝清讀聖經〞,受任何人解釋〝污染〞。有些人這個思想作為手段,勾引聖徒,要他們拒絕倪柝聲和李常受職事,説這些是〝人解釋〞。表面看來,這個要人讀聖經,不要任何解釋教導,聽起來令人讚賞,但是實際上,這個思想既不合聖經,實際。它丟棄了神這個時代裏成全人一個藉,反叫人的己膨脹,使人帶進之中。

尼希米記八章一六節告訴我們,因着歸回希伯來人需聽見並明白〝摩西律法書〞,他們律法書帶出來公開宣讀。然而,沒有記載人數利人之外,七節提到了十三個〝幫助百姓明白律法〞人。雖然聖經沒有記載這些人説話,稱許他們服事,八節説:〝他們念神律法書,解譯並講明意思,使百姓明白唸〞。因此他們不光是念律法書(清讀聖經)給百姓聽,解譯律法並講明它意思,使百姓明白唸。

行傳八章裏,傳福音者腓利遇見一個埃提阿伯人,正在念申言者賽亞書(26~28 節,參二一8)。腓利問他:〝你唸,你明白麼?〞(30節)。埃提阿伯人回答説:〝沒有人指引我,怎能明白?〞(31節),説:〝請問,申言者説這話是指着誰?〞(34節)。腓利沒有告訴他只需〝清讀聖經〞夠了,需要人解釋來明白聖經。相反,〝腓利開口,這起,他傳耶穌福音〞(35節)。聖經並沒有記載腓利説了些什麼,但是藉着他説話,腓利帶領太監〝信耶穌基督是神兒子〞,並他施浸(37~38節)。太監不是〝清讀聖經〞得救,他需要腓利教導他解開神話。

保羅寫年同工提摩太書信裏,強調教導(提前三2,四11,13,16,五17,提後二2,24)。這教導指是主僕人和眾召會中帶領人使徒關乎神新約經綸教訓而有的説話(二42,多一9,提前一4)。以弗所書四章十一十二節告訴我們,神有恩賜肢體——使徒、申言者、傳福音者、牧人和教師——作恩賜賜召會,成全祂身體上肢體。藉着他們職事,這些有恩賜肢體教導神話中真理,成全聖徒。拒絕他們職事,拒絕神成全祂百姓路。

照着所謂〝清讀聖經〞教導,我們要走多才能〝清讀〞?是否要回到改教以前,以免受路德馬丁信稱義教訓影響?若知道每一個聖經譯本,受譯者領會影響,所以是一種解釋,我們只讀原文聖?前人篩選得到古抄本,將其彙集成具權威性希伯來和希臘文本,道我們要他們所作棄不理,自己來挑選文本?道我們要評估那些是新約正典,即便這些書卷多個世紀之前敬虔之人認定並確認正典,是受聖靈默示寫?道我們不該承認,人類歷史裏,有神聖引導運行,這本聖經帶我們,並藉着神僕人們進方式其解開?

延伸閱讀…

基督徒應當每天讀聖經嗎?

你明白神説的話嗎? 5個跡象檢視是否「讀錯」聖經

〝清讀聖經〞問題根源於自信放錯了地方。主話是,但我們不是。正如倪弟兄〝讀經路〞第一章裏解釋,讀聖經一件事,人是。沒有人讀經時,帶着自己文化、背景和有色眼鏡。李弟兄解釋説:

人在讀聖經事上沒有意見,除非他不讀聖經。我們眾人手中聖經是一本,但我們讀出來樣子,他讀出來是一個樣子,我讀出來是一個樣子。不信話,我們可以作個試驗,同一本聖經,同一章同一節,一句,若讓每個人去讀,結果各有各樣子。因為未讀先,我們裏面有了意見。我們不是聖裏東西讀出來,乃是我們意見、我們思想,讀到聖裏去。比方,水是無色,但因着我們戴了綠色眼鏡,一口咬定水是。其實不是水有顏色,乃是我們戴了有色眼鏡。(生命路線,第五章,英67頁。)

我們若是知道自己缺點和偏見,會自己,接受主構成並賜祂身體恩賜來成全我們。否則我們不可避免高估自己和自己意見(參羅十二3,腓二3~4)。拒絕神藉着祂忠信僕人解開話,自己個人領會,是一種自欺行為,歷史上產生出許多異端,如耶和華見證人。落入異端的危險之外,沒有管治異象或原則情形下解經,會導致一個,自我為中心基督徒生活,而不是作為一個肢體,藉着交通和彼此而受成全,建造基督身體生活(弗四11~12,16)。

光讀解釋而不讀聖經本身,是錯,但是相信一個人只要清讀聖經,能中獲得過二十世紀主賜祂子民所有積累看見,是錯誤。我們説主恢復裏教訓是站前人肩頭上,這話是什麼意思?這意思是我們中間那些主職事裏祂所用人——是倪弟兄和李弟兄——殷勤研讀歷世歷代基督徒教師著作,將所有合乎聖經事物保留下來。有了這個紮真理基礎,他們得以前人看見上往前。李弟兄告訴我們,倪弟兄有超過三千本基督教經典藏書,他和倪弟兄鑽研這些著作,中學習。李弟兄説,他們服事時:

  「令人是,這種超越自我,並聖經中找到我們預期到東西能力,絕不是聖經專家信徒特權。相反,我們認識到,那些聖經習以為常人,很可能透過聖經決期望,哄騙自己聖經有理解。他們讀聖經之前,知道自己會得到甚麼。他們深入挖掘滿足自己需求——他們沒有錯。但聖經不僅是滿足我們需要,或迎合我們口味。  相反,聖經信息,乍看任何方面我們格格不入,無論是文化上、倫理上、靈性上是神學上。它可能令人極端,半信半疑,感到恐懼。它可能讓我們理性上得入信,令我們掙扎着它會否只是流言蜚語。確實,仔細推敲,聖經可能我們認識「信仰」構成威脅。  總而言,聖經並沒有甚麼讓我們感到安舒——除非我們它已習以為,讓自己感到。但我們過習慣,感到賓至如歸。 讓我們不要因為學會它感到,它提問,以為自己瞭解聖經。我們同時學會它作一回事?我們是否質疑這本書,並它質疑?我們放棄與之死纏爛打?那麼我們閲讀認真。  於大多數人來説,聖經理解是,而且該是一種掙扎:不僅找出可以參考書中查到意義,要個人地學習聖經中赤裸裸醜聞和矛盾共存。我們目標應只是去合理化這些矛盾,而是以之作為進入陌生和自相矛盾意義和經驗世界途徑;這些意義和經驗往往超乎我們,我們極端且神袐地關。」  ~Thomas Merton, “Opening the Bible”, pp.26-27, London: Allen & Unwin, 1972.    基督徒信主後,屬靈上努力追求,不出三幾年,會發覺自己聖經有掌握。每次主日崇拜聚會,他聽到當日經文,可以地估到講道內容。這樣,一個信徒信主若干年後,感到無道可聽。  事實上知識層面,要整本聖經有基本掌握,確實並非難事。坊間讀經計畫,可以幫助信徒有系統地一、兩年內讀本舊約聖經。加上啟導本聖經和釋經書普及化,信徒信主一段時間後,往往會感到前路茫茫:教會好像只是複一些基本主題、道理;繼續追求道路上,可能再有發現和學習。  這解釋了基督徒不讀聖經原因。他們覺得,可以知道,他們掌握,並需要將一些基本道理翻來覆去、炒完炒。或者他們之所以不讀聖經,是因為他們並沒有明白聖經;他們以來教導有關聖經信息或道理,並不能回應他們內心問題和需要。  他們信仰視為一套教義、一種知識;而一個知識層面,他們確實到了,以致我們聽見一種説法:如果你不是上主日學,你應該教主日學。而因為我讀園上主日學,當年中國主日學協會課程,到了初中,我要上主日學師訓班。  這裏,我看問題核心,乃於我們往往是生活以外去讀聖經、尋求信仰,生活邊緣,勉強去上帝找一個位置。只是,查考聖經並不是信徒閒來無事「屬消遣」,而是我們所理解信仰,容納不下那因着知識和經驗增長而擴闊了「世界」,彷彿信仰不能夠幫助我們有意義地理解世界我們展示「現實」。我們感到、迷失、無所適從。  有意義讀經,是一個人帶着自己,和他現實世界遇到種種問題,嘗試生活裏面,察驗上帝旨意,尋求祂帶領。而當他這樣做時候,信仰不覺間一套離地、抽象宗教知識,轉化成一種生活態度、一種自己上帝之間關係。  信仰追求上,我們並不是企圖生命,去尋求宇宙人生。正如莊子《養生主》中指出:「以而知者,怠而已矣!」知識層面,我們有空間、自我否定可能。我們是透過上帝歷史進程中啟示,後是透過祂親來到世界,決定性地向我們揭示生命意義和可能。因此我們聖經理解,乃知識生活經驗增加,有所深化和改變。  「你們查考聖經,因為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我作見證這經」(五 39)。

  相反,聖經信息,乍看任何方面我們格格不入,無論是文化上、倫理上、靈性上是神學上。它可能令人極端,半信半疑,感到恐懼。它可能讓我們理性上得入信,令我們掙扎着它會否只是流言蜚語。確實,仔細推敲,聖經可能我們認識「信仰」構成威脅。  總而言,聖經並沒有甚麼讓我們感到安舒——除非我們它已習以為,讓自己感到。但我們過習慣,感到賓至如歸。 讓我們不要因為學會它感到,它提問,以為自己瞭解聖經。我們同時學會它作一回事?我們是否質疑這本書,並它質疑?我們放棄與之死纏爛打?那麼我們閲讀認真。  於大多數人來説,聖經理解是,而且該是一種掙扎:不僅找出可以參考書中查到意義,要個人地學習聖經中赤裸裸醜聞和矛盾共存。我們目標應只是去合理化這些矛盾,而是以之作為進入陌生和自相矛盾意義和經驗世界途徑;這些意義和經驗往往超乎我們,我們極端且神袐地關。」  ~Thomas Merton, “Opening the Bible”, pp.26-27, London: Allen & Unwin, 1972.    基督徒信主後,屬靈上努力追求,不出三幾年,會發覺自己聖經有掌握。每次主日崇拜聚會,他聽到當日經文,可以地估到講道內容。這樣,一個信徒信主若干年後,感到無道可聽。  事實上知識層面,要整本聖經有基本掌握,確實並非難事。坊間讀經計畫,可以幫助信徒有系統地一、兩年內讀本舊約聖經。加上啟導本聖經和釋經書普及化,信徒信主一段時間後,往往會感到前路茫茫:教會好像只是複一些基本主題、道理;繼續追求道路上,可能再有發現和學習。  這解釋了基督徒不讀聖經原因。他們覺得,可以知道,他們掌握,並需要將一些基本道理翻來覆去、炒完炒。或者他們之所以不讀聖經,是因為他們並沒有明白聖經;他們以來教導有關聖經信息或道理,並不能回應他們內心問題和需要。  他們信仰視為一套教義、一種知識;而一個知識層面,他們確實到了,以致我們聽見一種説法:如果你不是上主日學,你應該教主日學。而因為我讀園上主日學,當年中國主日學協會課程,到了初中,我要上主日學師訓班。  這裏,我看問題核心,乃於我們往往是生活以外去讀聖經、尋求信仰,生活邊緣,勉強去上帝找一個位置。只是,查考聖經並不是信徒閒來無事「屬消遣」,而是我們所理解信仰,容納不下那因着知識和經驗增長而擴闊了「世界」,彷彿信仰不能夠幫助我們有意義地理解世界我們展示「現實」。我們感到、迷失、無所適從。  有意義讀經,是一個人帶着自己,和他現實世界遇到種種問題,嘗試生活裏面,察驗上帝旨意,尋求祂帶領。而當他這樣做時候,信仰不覺間一套離地、抽象宗教知識,轉化成一種生活態度、一種自己上帝之間關係。  信仰追求上,我們並不是企圖生命,去尋求宇宙人生。正如莊子《養生主》中指出:「以而知者,怠而已矣!」知識層面,我們有空間、自我否定可能。我們是透過上帝歷史進程中啟示,後是透過祂親來到世界,決定性地向我們揭示生命意義和可能。因此我們聖經理解,乃知識生活經驗增加,有所深化和改變。  「你們查考聖經,因為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我作見證這經」(五 39)。

  總而言,聖經並沒有甚麼讓我們感到安舒——除非我們它已習以為,讓自己感到。但我們過習慣,感到賓至如歸。 讓我們不要因為學會它感到,它提問,以為自己瞭解聖經。我們同時學會它作一回事?我們是否質疑這本書,並它質疑?我們放棄與之死纏爛打?那麼我們閲讀認真。  於大多數人來説,聖經理解是,而且該是一種掙扎:不僅找出可以參考書中查到意義,要個人地學習聖經中赤裸裸醜聞和矛盾共存。我們目標應只是去合理化這些矛盾,而是以之作為進入陌生和自相矛盾意義和經驗世界途徑;這些意義和經驗往往超乎我們,我們極端且神袐地關。」  ~Thomas Merton, “Opening the Bible”, pp.26-27, London: Allen & Unwin, 1972.    基督徒信主後,屬靈上努力追求,不出三幾年,會發覺自己聖經有掌握。每次主日崇拜聚會,他聽到當日經文,可以地估到講道內容。這樣,一個信徒信主若干年後,感到無道可聽。  事實上知識層面,要整本聖經有基本掌握,確實並非難事。坊間讀經計畫,可以幫助信徒有系統地一、兩年內讀本舊約聖經。加上啟導本聖經和釋經書普及化,信徒信主一段時間後,往往會感到前路茫茫:教會好像只是複一些基本主題、道理;繼續追求道路上,可能再有發現和學習。  這解釋了基督徒不讀聖經原因。他們覺得,可以知道,他們掌握,並需要將一些基本道理翻來覆去、炒完炒。或者他們之所以不讀聖經,是因為他們並沒有明白聖經;他們以來教導有關聖經信息或道理,並不能回應他們內心問題和需要。  他們信仰視為一套教義、一種知識;而一個知識層面,他們確實到了,以致我們聽見一種説法:如果你不是上主日學,你應該教主日學。而因為我讀園上主日學,當年中國主日學協會課程,到了初中,我要上主日學師訓班。  這裏,我看問題核心,乃於我們往往是生活以外去讀聖經、尋求信仰,生活邊緣,勉強去上帝找一個位置。只是,查考聖經並不是信徒閒來無事「屬消遣」,而是我們所理解信仰,容納不下那因着知識和經驗增長而擴闊了「世界」,彷彿信仰不能夠幫助我們有意義地理解世界我們展示「現實」。我們感到、迷失、無所適從。  有意義讀經,是一個人帶着自己,和他現實世界遇到種種問題,嘗試生活裏面,察驗上帝旨意,尋求祂帶領。而當他這樣做時候,信仰不覺間一套離地、抽象宗教知識,轉化成一種生活態度、一種自己上帝之間關係。  信仰追求上,我們並不是企圖生命,去尋求宇宙人生。正如莊子《養生主》中指出:「以而知者,怠而已矣!」知識層面,我們有空間、自我否定可能。我們是透過上帝歷史進程中啟示,後是透過祂親來到世界,決定性地向我們揭示生命意義和可能。因此我們聖經理解,乃知識生活經驗增加,有所深化和改變。  「你們查考聖經,因為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我作見證這經」(五 39)。

  於大多數人來説,聖經理解是,而且該是一種掙扎:不僅找出可以參考書中查到意義,要個人地學習聖經中赤裸裸醜聞和矛盾共存。我們目標應只是去合理化這些矛盾,而是以之作為進入陌生和自相矛盾意義和經驗世界途徑;這些意義和經驗往往超乎我們,我們極端且神袐地關。」  ~Thomas Merton, “Opening the Bible”, pp.26-27, London: Allen & Unwin, 1972.    基督徒信主後,屬靈上努力追求,不出三幾年,會發覺自己聖經有掌握。每次主日崇拜聚會,他聽到當日經文,可以地估到講道內容。這樣,一個信徒信主若干年後,感到無道可聽。  事實上知識層面,要整本聖經有基本掌握,確實並非難事。坊間讀經計畫,可以幫助信徒有系統地一、兩年內讀本舊約聖經。加上啟導本聖經和釋經書普及化,信徒信主一段時間後,往往會感到前路茫茫:教會好像只是複一些基本主題、道理;繼續追求道路上,可能再有發現和學習。  這解釋了基督徒不讀聖經原因。他們覺得,可以知道,他們掌握,並需要將一些基本道理翻來覆去、炒完炒。或者他們之所以不讀聖經,是因為他們並沒有明白聖經;他們以來教導有關聖經信息或道理,並不能回應他們內心問題和需要。  他們信仰視為一套教義、一種知識;而一個知識層面,他們確實到了,以致我們聽見一種説法:如果你不是上主日學,你應該教主日學。而因為我讀園上主日學,當年中國主日學協會課程,到了初中,我要上主日學師訓班。  這裏,我看問題核心,乃於我們往往是生活以外去讀聖經、尋求信仰,生活邊緣,勉強去上帝找一個位置。只是,查考聖經並不是信徒閒來無事「屬消遣」,而是我們所理解信仰,容納不下那因着知識和經驗增長而擴闊了「世界」,彷彿信仰不能夠幫助我們有意義地理解世界我們展示「現實」。我們感到、迷失、無所適從。  有意義讀經,是一個人帶着自己,和他現實世界遇到種種問題,嘗試生活裏面,察驗上帝旨意,尋求祂帶領。而當他這樣做時候,信仰不覺間一套離地、抽象宗教知識,轉化成一種生活態度、一種自己上帝之間關係。  信仰追求上,我們並不是企圖生命,去尋求宇宙人生。正如莊子《養生主》中指出:「以而知者,怠而已矣!」知識層面,我們有空間、自我否定可能。我們是透過上帝歷史進程中啟示,後是透過祂親來到世界,決定性地向我們揭示生命意義和可能。因此我們聖經理解,乃知識生活經驗增加,有所深化和改變。  「你們查考聖經,因為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我作見證這經」(五 39)。

  ~Thomas Merton, “Opening the Bible”, pp.26-27, London: Allen & Unwin, 1972.    基督徒信主後,屬靈上努力追求,不出三幾年,會發覺自己聖經有掌握。每次主日崇拜聚會,他聽到當日經文,可以地估到講道內容。這樣,一個信徒信主若干年後,感到無道可聽。  事實上知識層面,要整本聖經有基本掌握,確實並非難事。坊間讀經計畫,可以幫助信徒有系統地一、兩年內讀本舊約聖經。加上啟導本聖經和釋經書普及化,信徒信主一段時間後,往往會感到前路茫茫:教會好像只是複一些基本主題、道理;繼續追求道路上,可能再有發現和學習。  這解釋了基督徒不讀聖經原因。他們覺得,可以知道,他們掌握,並需要將一些基本道理翻來覆去、炒完炒。或者他們之所以不讀聖經,是因為他們並沒有明白聖經;他們以來教導有關聖經信息或道理,並不能回應他們內心問題和需要。  他們信仰視為一套教義、一種知識;而一個知識層面,他們確實到了,以致我們聽見一種説法:如果你不是上主日學,你應該教主日學。而因為我讀園上主日學,當年中國主日學協會課程,到了初中,我要上主日學師訓班。  這裏,我看問題核心,乃於我們往往是生活以外去讀聖經、尋求信仰,生活邊緣,勉強去上帝找一個位置。只是,查考聖經並不是信徒閒來無事「屬消遣」,而是我們所理解信仰,容納不下那因着知識和經驗增長而擴闊了「世界」,彷彿信仰不能夠幫助我們有意義地理解世界我們展示「現實」。我們感到、迷失、無所適從。  有意義讀經,是一個人帶着自己,和他現實世界遇到種種問題,嘗試生活裏面,察驗上帝旨意,尋求祂帶領。而當他這樣做時候,信仰不覺間一套離地、抽象宗教知識,轉化成一種生活態度、一種自己上帝之間關係。  信仰追求上,我們並不是企圖生命,去尋求宇宙人生。正如莊子《養生主》中指出:「以而知者,怠而已矣!」知識層面,我們有空間、自我否定可能。我們是透過上帝歷史進程中啟示,後是透過祂親來到世界,決定性地向我們揭示生命意義和可能。因此我們聖經理解,乃知識生活經驗增加,有所深化和改變。  「你們查考聖經,因為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我作見證這經」(五 39)。

    基督徒信主後,屬靈上努力追求,不出三幾年,會發覺自己聖經有掌握。每次主日崇拜聚會,他聽到當日經文,可以地估到講道內容。這樣,一個信徒信主若干年後,感到無道可聽。  事實上知識層面,要整本聖經有基本掌握,確實並非難事。坊間讀經計畫,可以幫助信徒有系統地一、兩年內讀本舊約聖經。加上啟導本聖經和釋經書普及化,信徒信主一段時間後,往往會感到前路茫茫:教會好像只是複一些基本主題、道理;繼續追求道路上,可能再有發現和學習。  這解釋了基督徒不讀聖經原因。他們覺得,可以知道,他們掌握,並需要將一些基本道理翻來覆去、炒完炒。或者他們之所以不讀聖經,是因為他們並沒有明白聖經;他們以來教導有關聖經信息或道理,並不能回應他們內心問題和需要。  他們信仰視為一套教義、一種知識;而一個知識層面,他們確實到了,以致我們聽見一種説法:如果你不是上主日學,你應該教主日學。而因為我讀園上主日學,當年中國主日學協會課程,到了初中,我要上主日學師訓班。  這裏,我看問題核心,乃於我們往往是生活以外去讀聖經、尋求信仰,生活邊緣,勉強去上帝找一個位置。只是,查考聖經並不是信徒閒來無事「屬消遣」,而是我們所理解信仰,容納不下那因着知識和經驗增長而擴闊了「世界」,彷彿信仰不能夠幫助我們有意義地理解世界我們展示「現實」。我們感到、迷失、無所適從。  有意義讀經,是一個人帶着自己,和他現實世界遇到種種問題,嘗試生活裏面,察驗上帝旨意,尋求祂帶領。而當他這樣做時候,信仰不覺間一套離地、抽象宗教知識,轉化成一種生活態度、一種自己上帝之間關係。  信仰追求上,我們並不是企圖生命,去尋求宇宙人生。正如莊子《養生主》中指出:「以而知者,怠而已矣!」知識層面,我們有空間、自我否定可能。我們是透過上帝歷史進程中啟示,後是透過祂親來到世界,決定性地向我們揭示生命意義和可能。因此我們聖經理解,乃知識生活經驗增加,有所深化和改變。  「你們查考聖經,因為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我作見證這經」(五 39)。

  基督徒信主後,屬靈上努力追求,不出三幾年,會發覺自己聖經有掌握。每次主日崇拜聚會,他聽到當日經文,可以地估到講道內容。這樣,一個信徒信主若干年後,感到無道可聽。  事實上知識層面,要整本聖經有基本掌握,確實並非難事。坊間讀經計畫,可以幫助信徒有系統地一、兩年內讀本舊約聖經。加上啟導本聖經和釋經書普及化,信徒信主一段時間後,往往會感到前路茫茫:教會好像只是複一些基本主題、道理;繼續追求道路上,可能再有發現和學習。  這解釋了基督徒不讀聖經原因。他們覺得,可以知道,他們掌握,並需要將一些基本道理翻來覆去、炒完炒。或者他們之所以不讀聖經,是因為他們並沒有明白聖經;他們以來教導有關聖經信息或道理,並不能回應他們內心問題和需要。  他們信仰視為一套教義、一種知識;而一個知識層面,他們確實到了,以致我們聽見一種説法:如果你不是上主日學,你應該教主日學。而因為我讀園上主日學,當年中國主日學協會課程,到了初中,我要上主日學師訓班。  這裏,我看問題核心,乃於我們往往是生活以外去讀聖經、尋求信仰,生活邊緣,勉強去上帝找一個位置。只是,查考聖經並不是信徒閒來無事「屬消遣」,而是我們所理解信仰,容納不下那因着知識和經驗增長而擴闊了「世界」,彷彿信仰不能夠幫助我們有意義地理解世界我們展示「現實」。我們感到、迷失、無所適從。  有意義讀經,是一個人帶着自己,和他現實世界遇到種種問題,嘗試生活裏面,察驗上帝旨意,尋求祂帶領。而當他這樣做時候,信仰不覺間一套離地、抽象宗教知識,轉化成一種生活態度、一種自己上帝之間關係。  信仰追求上,我們並不是企圖生命,去尋求宇宙人生。正如莊子《養生主》中指出:「以而知者,怠而已矣!」知識層面,我們有空間、自我否定可能。我們是透過上帝歷史進程中啟示,後是透過祂親來到世界,決定性地向我們揭示生命意義和可能。因此我們聖經理解,乃知識生活經驗增加,有所深化和改變。  「你們查考聖經,因為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我作見證這經」(五 39)。

  事實上知識層面,要整本聖經有基本掌握,確實並非難事。坊間讀經計畫,可以幫助信徒有系統地一、兩年內讀本舊約聖經。加上啟導本聖經和釋經書普及化,信徒信主一段時間後,往往會感到前路茫茫:教會好像只是複一些基本主題、道理;繼續追求道路上,可能再有發現和學習。  這解釋了基督徒不讀聖經原因。他們覺得,可以知道,他們掌握,並需要將一些基本道理翻來覆去、炒完炒。或者他們之所以不讀聖經,是因為他們並沒有明白聖經;他們以來教導有關聖經信息或道理,並不能回應他們內心問題和需要。  他們信仰視為一套教義、一種知識;而一個知識層面,他們確實到了,以致我們聽見一種説法:如果你不是上主日學,你應該教主日學。而因為我讀園上主日學,當年中國主日學協會課程,到了初中,我要上主日學師訓班。  這裏,我看問題核心,乃於我們往往是生活以外去讀聖經、尋求信仰,生活邊緣,勉強去上帝找一個位置。只是,查考聖經並不是信徒閒來無事「屬消遣」,而是我們所理解信仰,容納不下那因着知識和經驗增長而擴闊了「世界」,彷彿信仰不能夠幫助我們有意義地理解世界我們展示「現實」。我們感到、迷失、無所適從。  有意義讀經,是一個人帶着自己,和他現實世界遇到種種問題,嘗試生活裏面,察驗上帝旨意,尋求祂帶領。而當他這樣做時候,信仰不覺間一套離地、抽象宗教知識,轉化成一種生活態度、一種自己上帝之間關係。  信仰追求上,我們並不是企圖生命,去尋求宇宙人生。正如莊子《養生主》中指出:「以而知者,怠而已矣!」知識層面,我們有空間、自我否定可能。我們是透過上帝歷史進程中啟示,後是透過祂親來到世界,決定性地向我們揭示生命意義和可能。因此我們聖經理解,乃知識生活經驗增加,有所深化和改變。  「你們查考聖經,因為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我作見證這經」(五 39)。

  這解釋了基督徒不讀聖經原因。他們覺得,可以知道,他們掌握,並需要將一些基本道理翻來覆去、炒完炒。或者他們之所以不讀聖經,是因為他們並沒有明白聖經;他們以來教導有關聖經信息或道理,並不能回應他們內心問題和需要。  他們信仰視為一套教義、一種知識;而一個知識層面,他們確實到了,以致我們聽見一種説法:如果你不是上主日學,你應該教主日學。而因為我讀園上主日學,當年中國主日學協會課程,到了初中,我要上主日學師訓班。  這裏,我看問題核心,乃於我們往往是生活以外去讀聖經、尋求信仰,生活邊緣,勉強去上帝找一個位置。只是,查考聖經並不是信徒閒來無事「屬消遣」,而是我們所理解信仰,容納不下那因着知識和經驗增長而擴闊了「世界」,彷彿信仰不能夠幫助我們有意義地理解世界我們展示「現實」。我們感到、迷失、無所適從。  有意義讀經,是一個人帶着自己,和他現實世界遇到種種問題,嘗試生活裏面,察驗上帝旨意,尋求祂帶領。而當他這樣做時候,信仰不覺間一套離地、抽象宗教知識,轉化成一種生活態度、一種自己上帝之間關係。  信仰追求上,我們並不是企圖生命,去尋求宇宙人生。正如莊子《養生主》中指出:「以而知者,怠而已矣!」知識層面,我們有空間、自我否定可能。我們是透過上帝歷史進程中啟示,後是透過祂親來到世界,決定性地向我們揭示生命意義和可能。因此我們聖經理解,乃知識生活經驗增加,有所深化和改變。  「你們查考聖經,因為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我作見證這經」(五 39)。

  他們信仰視為一套教義、一種知識;而一個知識層面,他們確實到了,以致我們聽見一種説法:如果你不是上主日學,你應該教主日學。而因為我讀園上主日學,當年中國主日學協會課程,到了初中,我要上主日學師訓班。  這裏,我看問題核心,乃於我們往往是生活以外去讀聖經、尋求信仰,生活邊緣,勉強去上帝找一個位置。只是,查考聖經並不是信徒閒來無事「屬消遣」,而是我們所理解信仰,容納不下那因着知識和經驗增長而擴闊了「世界」,彷彿信仰不能夠幫助我們有意義地理解世界我們展示「現實」。我們感到、迷失、無所適從。  有意義讀經,是一個人帶着自己,和他現實世界遇到種種問題,嘗試生活裏面,察驗上帝旨意,尋求祂帶領。而當他這樣做時候,信仰不覺間一套離地、抽象宗教知識,轉化成一種生活態度、一種自己上帝之間關係。  信仰追求上,我們並不是企圖生命,去尋求宇宙人生。正如莊子《養生主》中指出:「以而知者,怠而已矣!」知識層面,我們有空間、自我否定可能。我們是透過上帝歷史進程中啟示,後是透過祂親來到世界,決定性地向我們揭示生命意義和可能。因此我們聖經理解,乃知識生活經驗增加,有所深化和改變。  「你們查考聖經,因為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我作見證這經」(五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