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徒基督教見證】賭徒變門徒 |受邪靈挾制 |一個賭徒得救的見證 |

我年幼時,家裡並無宗教信仰。我父母是掛名天主教徒,因為他們掃墓時,別人去買陰司紙和紙花去燒,可見他們並沒有實際信仰。我五歲時,第一次接觸到宗教。當時我中華基督教會辦園唸書,而參加他們週末崇拜,並非敬拜神,而是因為那裡有點心可吃。但那裡,我學會了第一首聖誕詩歌:齊來崇拜。

九歲時我開始學道理,因為我是一個「掛了名 」天主教徒,要領堅鎮(天主教儀式之一),去學道理。我參加了一個屬於我這個年齡班級。有一天上課時,我突然膽地跑到講台,黑板上向小朋友解釋三位真理,那時我代表班上出去參加聖經知識比賽。但我《聖經》一無所知,因此比賽時,一問三不知,明白他們問什麼。加上若星期天沒上教堂,去告解,要跪著唸好多篇《玫瑰經》。我怕唸《玫瑰經》,所以後來去教堂了。只是參加每年聖誕節午夜彌撒,但並非記念主耶穌降生,而是吃彌撒後宵夜。那時,我是吃而上教堂。

我幼年時,家人我十分放縱,我出外去玩,吃飯和睡覺時在家。上中學後,我崇尚潮流,有如時下所謂飛仔。大學預科讀完後,我香港大東電報局工作了一年多,那時收入,常有加班費,食住在家裡,所以手上積了一些錢。加上無人約束,所以玩起來變,不止和朋友打麻,上馬場賭馬,還坐船去澳門賭錢,可以説是我人生中一段黑暗時期。

這樣情況下,神救恩臨到我身上。一個機會裡,我認識了現在妻子—Esther。那時她己經是基督徒,因此我相信這事是出於神安排。我們認識後,我去美國讀書,和她保持通訊。

大學後一個學期裡,我地思考了有關神問題,因此選修了一科「哲學入門」。那學期大考裡有一個問題:神是否存在?我列舉了許多正反觀點,總結出,神是存在。因為萬物該有個起源,若那源頭起個名字,便是神了。所以我潛意識裡,神是存在。

大學畢業後,我去加拿大完婚。那時未婚妻Esther己經移民加拿大,不管加拿大或香港,她可以找到對象,並要選我;她姐妹們是基督徒,個個反我和Esther結婚;我大舅爺,Esther哥哥當時信主,而一切他做主,所以只要他答應。婚前Esther提出一個條件,可以阻礙她信仰方面追求,而我得和她一起去教堂。我想不妨礙她,並表示我自己要去追求,所以答應了。

《聖經》上説得:「信不信,不能負一軛」。所以此事上,Esther付出了代價。婚後幾年,她,因為我她事奉上施加壓力,她諸多阻擾。但是另一個應許她身上應驗,那便是:「信主耶穌,你和一家得救」。幾年後,我接受了主耶穌做我個人救主。但是這個過程裡,我經歷了許多掙扎。

我有一個秘密,公開人説過,但是見證神恩典,我要和大家分享。七年前,温哥華設賭館,名義上是做慈善事業,實際上和做生意沒有兩樣。我賭,美國讀書時因為有錢而賭,但這時我己開始工作,有了收入,所以一下子惡根挑起。那時候我十分,趁著妻子上班時,孩子丟傭人,跑去賭錢了。

這時,神開始管教我。有次我上賭館,走到一個輪盤前,突然見到一個我不敢相信他會賭館出現人,因為他教會地位和屬程度,讓我覺得他可能會上賭館。因此我感到十分害怕,走出去,以免彼此照面。確定是他,我去停車場找他車子,找不到。我只好去列治文賭館。那晚,我輸光了所有帶去錢。

第二天我去,誰知一入賭館,見到那人站賭桌旁。我進去,去列治文皂賭館。那晚,我輸得精光。第三晚,我直接去列治文賭館,沒想到那人那裡出現。那時我十分害怕,靜悄悄地跑回家裡。直到現在,我搞不清楚,那人是否那裡?或者是出於神作為?其實,那人是否真皂那裡並,是,我相信這是神我管教。

兩個月後,我賭癮起。但那時我己經參加了教會聚會和,開始認識到神一些事情,知道神所愛的祂管教,因此心中很害怕。那晚,我做了一個禱告:「神啊,若是出於禰旨意,求禰讓我今晚帶去錢全部輸光。那我答應禰,我後去賭了。」説完,我去銀行機器拿錢。那晚,我見到那人;但下注時十分:我買,它開;我買單,它開雙。短短廿分鐘內,我帶去錢全部輸光。但我輸得開心,因為我明白這是出於神管教。

「過去和破碎,是了來主作見證…」,沒信主前,吳創然是做老千「賭神」,本想開宮廟、募款,救助家庭彌補心裡虧欠,遭邪靈挾制;認識主後他自責,直到屬父母安慰道,「我們沒有權力定自己罪,只有神可以!」而全能神搶回靈魂、他醫治恐慌症!

事業頂端跌落谷底,成為老千吳創然家裡有六個兄弟姐妹,他排行老麼,哥哥、姐姐國中畢業後,接連離開家,因此,他希望,到外頭打拚。22歲結婚後,和朋友合資開酒店,25歲開人力仲介公司,少年得志,事業如日中天。 然而一次投資失利,一夕之間失去工作和財富。於每個月要繳兩間房子貸款,要維持以前生活,困難;方式,賺取和以前相等收入,因此拜師學「千術」。 他藉賭博詐騙上流分子金錢、公司股份,減輕生活壓力,但這樣騙人賺錢手法,讓他良心不安。 良心不安開宮廟,挾制深知自己賺錢方式不法,吳創然就和乩童國中同學,一起南投開宮廟、擔任主任委員,幫人看風水、祭改,招募委員、募款,幫助家庭,希望藉此彌補心裡虧欠,同時繼續出老千。 然而他信奉疑惑,懷疑所謂「神明」是否為真神?愛我們神,為何會讓人失去控制,拿利器砍自己?而神,怎麼需要人供奉食物?因此決定請辭,沒想到發現挾制,無法掌控自己身體。 一輩人説他是附身,因此開始尋求傳統靈療幫助,請師父、仙姑驅趕;初期有用,可以安睡一個月,但是效期越短,情況,他形容,「整個人瘋了!」吳創然做完靈療,可見黑眼圈、眼神帶鋭氣。(圖/吳創然 提供)傳統靈療,轉向醫學幫助,醫生診斷出恐慌症,於是開始服用藥物,聽聞哪種藥買來試,藥包多到需要紅色洗臉盆裝。然而只要藥效一過,會復發。 「睡著前會有一張臉看著我,感覺心臟要停止,躺睡、坐著,心悸、冒冷汗、眼睛看見是灰色。」吳創然説,無法入睡只能來回踱步,走24時停歇,掛急診打鎮定劑。 但是耶穌説,祂撇下、丟棄我們;瀕臨崩潰邊緣,神亮光悄悄照進他心中。 一日清晨,吳創然靈裡有個感動,要他跪下來,當時知道何為禱告他,指向天説,「這個世界上如果有神,你來救我,我今年46歲,我不甘願這樣瘋掉」。 4天後,他收到一則訊息,是附近鄰居他分享:「我身心靈20幾年來,沒有如此地和喜樂過,我想能夠你分享,邀請你一起來參加這個聚會」,看到當下,吳創然淚流不止,淚水滴在手機螢幕上,像個孩子一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拿手機妻子看,並説「、喜樂我想要!」,從那日起開始期待聚會。吳創然獲邀到各個教會,分享神他身上作為。(圖/吳創然 提供)小組裡得釋放以前,吳創然教高爾夫球時表情,因此學生們開玩笑説他是有「英雄臉(台語)」老師。綽號叫英雄他,認為英雄有淚不輕彈,誰知道,剛踏入聚會門口,眼淚莫名流下;聽説基督教詩歌感人,他擔心哭,所以跟著唱,但是聖靈沒有放棄他。 敬拜完,大家移動到餐廳用餐,同時,輪流分享見證;他感覺落淚,於是走到客廳坐,人發現流淚。此刻,一位教會姊妹坐到他身旁分享見證。當時雖自認並感動,但是眼淚如打開水龍頭,可以「潰堤」形容。 接著吳創然開始「罪、義、審判、自己責備自己」,説出過去做不是、自我定罪;但當時組長安慰他説,「我們沒有權力定自己罪」。 約翰一書1:9説,「我們若認自己罪,神是信實,是公義,赦免我們罪,洗淨我們一切不義。」人若認自己罪,神是信實,洗淨我們罪。後聚會尾聲,屬父母帶他做決志禱告。那時神沒信心,當天他吃掉藥,但那晚一樣,可以一覺到天明!於是他開始相信神存在。 後來小組邀請他參加主日,巧合是,之前做博奕事業時,他頂樓道上大哥商討事情,而教會同一棟大樓地下一樓,神將他頂樓帶到地下一樓! 委身於教會後,接受所有門徒訓練課程,吳創然每天早起聽詩歌、跪著晨禱、讀聖經,每次眼淚沾了衣服,神靈親醫治他;這樣持續2個多月,病齡5年恐慌症完全得醫治。孩子看到他改變,主動要受洗成為主門徒,吳創然先蒙福,後來依序全家受洗。父母親一起羅娜教會受洗。(圖/吳創然 提供)父親經歷神、蒙主恩召吳創然家鄉南投信義鄉,而早期宣教士到信義鄉大多原住民部落傳福音,因此平地人對福音很陌生。 有一天,他回家發現羅娜教會設立福音站「活水福音中心」,招牌插老家巷口,於是地邀請該教會姊妹探訪父母親。持續探訪、禱告下,父母耄耋之年受洗歸入主,而父親生病時經歷神。 後來,父親生病到台中急診,母親帶機,知道如何通知吳創然,一路禱告;一下救護車看到護士,教會姊妹,因此順利協助聯繫到吳創然、完成住院手續。主治醫師是基督徒,三五時帶組到父親病牀前唱詩歌、禱告。 受洗後,父親因為肺炎需仰賴呼吸器,所以進教會敬拜,對上帝形象很陌生。一日,成長過程中看過父親落淚他,見到父親病牀上斷搖頭大哭,事後詢問父親,他用台語回答,「基督教救主我,而且很年」。 雖然無法到教會讚美耶穌,但上帝沒有因此忘記父親,病危時他,讓父親知道神沒有離開過。2個月後陷入昏迷,和家人達成共識後,大家陪著父親,地走完他後人生。 那時家族中,只有母親和他信主,身為第一代基督徒,爭戰,要面各種忌諱、批評論斷;但他靠聖靈感動,承接喪禮擔子,後大家贊同用基督教儀式完成父親追思會。 後,吳創然分享,他和妻子12月31日受洗,第一次領聖餐自己生日當天,讓他感覺到神愛、自己上帝遺棄。他認為,只要相信看得到神蹟,上帝祂餅和杯慶祝他誕生,「過去和破碎,是了來主做見證」。吳創然(圖左下)從迷失羔羊,晉升牧養羊羣區,人數多達百人以上。(圖/吳創然 提供)

事業頂端跌落谷底,成為老千

吳創然家裡有六個兄弟姐妹,他排行老麼,哥哥、姐姐國中畢業後,接連離開家,因此,他希望,到外頭打拚。22歲結婚後,和朋友合資開酒店,25歲開人力仲介公司,少年得志,事業如日中天。

然而一次投資失利,一夕之間失去工作和財富。於每個月要繳兩間房子貸款,要維持以前生活,困難;方式,賺取和以前相等收入,因此拜師學「千術」。

他藉賭博詐騙上流分子金錢、公司股份,減輕生活壓力,但這樣騙人賺錢手法,讓他良心不安。

良心不安開宮廟,挾制

深知自己賺錢方式不法,吳創然就和乩童國中同學,一起南投開宮廟、擔任主任委員,幫人看風水、祭改,招募委員、募款,幫助家庭,希望藉此彌補心裡虧欠,同時繼續出老千。

然而他信奉疑惑,懷疑所謂「神明」是否為真神?愛我們神,為何會讓人失去控制,拿利器砍自己?而神,怎麼需要人供奉食物?因此決定請辭,沒想到發現挾制,無法掌控自己身體。

一輩人説他是附身,因此開始尋求傳統靈療幫助,請師父、仙姑驅趕;初期有用,可以安睡一個月,但是效期越短,情況,他形容,「整個人瘋了!」

吳創然做完靈療,可見黑眼圈、眼神帶鋭氣。(圖/吳創然 提供)

傳統靈療,轉向醫學幫助,醫生診斷出恐慌症,於是開始服用藥物,聽聞哪種藥買來試,藥包多到需要紅色洗臉盆裝。然而只要藥效一過,會復發。

「睡著前會有一張臉看著我,感覺心臟要停止,躺睡、坐著,心悸、冒冷汗、眼睛看見是灰色。」吳創然説,無法入睡只能來回踱步,走24時停歇,掛急診打鎮定劑。

但是耶穌説,祂撇下、丟棄我們;瀕臨崩潰邊緣,神亮光悄悄照進他心中。

一日清晨,吳創然靈裡有個感動,要他跪下來,當時知道何為禱告他,指向天説,「這個世界上如果有神,你來救我,我今年46歲,我不甘願這樣瘋掉」。

4天後,他收到一則訊息,是附近鄰居他分享:「我身心靈20幾年來,沒有如此地和喜樂過,我想能夠你分享,邀請你一起來參加這個聚會」,看到當下,吳創然淚流不止,淚水滴在手機螢幕上,像個孩子一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拿手機妻子看,並説「、喜樂我想要!」,從那日起開始期待聚會。

吳創然獲邀到各個教會,分享神他身上作為。(圖/吳創然 提供)

以前,吳創然教高爾夫球時表情,因此學生們開玩笑説他是有「英雄臉(台語)」老師。綽號叫英雄他,認為英雄有淚不輕彈,誰知道,剛踏入聚會門口,眼淚莫名流下;聽説基督教詩歌感人,他擔心哭,所以跟著唱,但是聖靈沒有放棄他。

敬拜完,大家移動到餐廳用餐,同時,輪流分享見證;他感覺落淚,於是走到客廳坐,人發現流淚。此刻,一位教會姊妹坐到他身旁分享見證。當時雖自認並感動,但是眼淚如打開水龍頭,可以「潰堤」形容。

接著吳創然開始「罪、義、審判、自己責備自己」,説出過去做不是、自我定罪;但當時組長安慰他説,「我們沒有權力定自己罪」。

約翰一書1:9説,「我們若認自己罪,神是信實,是公義,赦免我們罪,洗淨我們一切不義。」人若認自己罪,神是信實,洗淨我們罪。後聚會尾聲,屬父母帶他做決志禱告。那時神沒信心,當天他吃掉藥,但那晚一樣,可以一覺到天明!於是他開始相信神存在。

後來小組邀請他參加主日,巧合是,之前做博奕事業時,他頂樓道上大哥商討事情,而教會同一棟大樓地下一樓,神將他頂樓帶到地下一樓!

委身於教會後,接受所有門徒訓練課程,吳創然每天早起聽詩歌、跪著晨禱、讀聖經,每次眼淚沾了衣服,神靈親醫治他;這樣持續2個多月,病齡5年恐慌症完全得醫治。孩子看到他改變,主動要受洗成為主門徒,吳創然先蒙福,後來依序全家受洗。

吳創然家鄉南投信義鄉,而早期宣教士到信義鄉大多原住民部落傳福音,因此平地人對福音很陌生。

她是一個賭徒,因著賭博自己和家人帶來了痛苦,她嘗試過戒賭,但戒不掉。她即崩潰時,是神拯救臨到了她,讓她看透了賭博實質、危害,一步步勝過了試探,生活有了轉機。

那是一個秋風瑟瑟午後,小靜坐在家門口,望著路過人們,她羨慕他們擁有身體,可以工作掙錢,養家餬口。而已是兩個孩子母親她,年紀患有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幹不了農活,是靠著丈夫阿牛工資勉強度日。小靜整天愁眉臉,覺得這樣生活一點意思沒有。

從此小靜家一下子鬧了起來,從四方來賭客聚集她家裡,一陣陣吶喊聲院子裡傳出:「吃了……通吃通吃!」「賠出來,賠出來……」莊台圍得裡三層外三層,有人一會功夫贏了一疊錢,眉開眼笑地抖落著手中鈔票;有唉聲嘆氣,灰溜溜地離去。

「小靜,你看莊家這麼衰,輸了很多錢,你幹嘛去玩一下?現在這個社會有幾個賭,像你這樣活著哪有什麼?」有人笑嘻嘻地靜説道。對方話小靜下懷,小靜心想:「是啊,她説有道理啊!我小家裡,身體,吃什麼,懂得玩,整天病怏怏,確實什麼,而人家賭博玩得多開心,賭贏了能掙錢!要我去壓它一把,贏點就行了,藉此開心開心!」第一次,小靜運氣,一下子贏了幾十元,小靜心裡樂開了花,心想:「壓莊這麼好玩,既可以賺錢可以娛樂。」她忘了身體病痛和家庭,從此喜歡上了賭博。

,小靜押注,贏過幾十元、幾百元,看著這麼錢,小靜心裡。想到自己因為身體素質差不能出力掙錢,如今倒是找到了一個門路,不用出力,能贏錢,兩得。這樣,小靜心賭博吸引。一兩個月後,開莊換了地方,小靜跟著去那裡賭。她賭錢時間摸得準,早上8點多去賭館,晚上有時晚才回來。一天,賭場輸了錢回來小靜,垂頭喪氣地坐在沙發上,「我要這些輸錢贏回來……」這個想法一遍遍小靜腦海裡迴蕩著,她想得入神,沒有注意到放學回家兩個孩子站她跟前了。「媽媽,我餓……媽媽,我餓,我要吃飯……」孩子拽著小靜的衣角,可憐兮兮。臉愁容小靜轉過頭來看了看兩個孩子,並沒有想去煮飯意思,只是地口袋掏出錢交給孩子:「媽媽今天累,你們是拿錢到店裡買些東西吃吧!」兩個孩子接過錢走開了。

時間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小靜賭癮是有增無減,家裡事聞問。一天,小靜孩子肚子痛,查出得了胃病。小靜家人得知此事後,責怪她煮飯孩子吃,害了孩子。小靜聽後心裡隱隱作痛,心想:「是啊,我不起孩子,我想戒賭,可時間一到我是身不由己地賭館跑,我控制不住自己呀!」

丈夫阿牛回來,看到家裡一片狼藉,生氣地責怪道:「你家不管,小孩不管,這樣賭下去命搭進去了……」「是你本事讓我過得痛苦,我去賭會悶死在家裡。」小靜強詞奪理地反駁道……小靜染上賭癮後,爭吵聲成了家常便飯,家裡沒有了安寧。

夜晚,小靜地躺牀上輾轉反側,入眠,心想:「原本我去賭博是想讓自己過得開心些,沒想到現在上了癮,還把手裡所有錢輸光了,這後日子可怎麼過呀?我要去拼一把,要是能輸了錢贏回來我賭了……」

第二天,小靜了翻本丈夫藏櫃子裡錢偷去賭,結果輸光了,後來丈夫每個月她生活費拿去賭。阿牛發現後生氣,小靜大吵:「你生活費拿去賭,這日子沒法過了。既然你改不了,家不顧,你拿錢去賭,那我拿錢去賭……」從此阿牛賭場跑,日子過得拮据,連生活維持下去了……

延伸閱讀…

從賭徒到基督徒見證

奇妙救恩—一個賭徒得救的見證

維持生活,小靜開了個公用電話亭,勉強度日。小靜多次下決心戒賭,可每賭友一喊她時,她是身不由己地賭場跑,她知道自己什麼戒掉賭博。染上賭博後小靜,整天活得猶如行屍走肉。賭場裡只是一時開心、刺激,過後是痛苦與恐慌,小靜感到內心迷茫,不知前方路哪裡。

一天,小靜一位朋友來她傳福音,她放了一首神話語詩歌:「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人,同時厭煩這些沒有知覺人,因為他要等待很才能得到人來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心,尋找你靈,你水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乾,飢餓。你感覺到時,你感覺這個世間一份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會擁抱你到來。」

神聲聲呼喚喚醒了靜那顆麻木心,讓她灰暗生活中看到了一絲希望。她想到自己沉迷賭博,導致家像個家,自己活得痛苦,但神並沒有嫌棄她,藉著朋友來傳福音,她帶回神家。想到這些,她心受感動。她下定決心信神神走,要靠神勝過賭博誘惑,擺脱以前那種墮落生活。

一天中午,電話亭冷冷清清。一個賭友問小靜:「最近怎麼看見你去壓莊?」「我,要做生意。」小靜回答道。「這幾天某某地方莊家衰,別人贏了很多,你幹嘛去贏一把?你整天守著電話亭多悶啊,玩玩也好打發時間。」賭友繼續勸説道。

賭友一引誘,小靜心欲動,心想:「自己整天守著電話亭確實,不如趁著中午店裡沒生意時候出去賭一回。」於是,她關門去賭館了,運氣,贏了幾百元,小靜高興地家走,可到家後摸了摸口袋發現幾百元錢丟了。此時她馬上意識到,這是神提醒她,她神立過心志説自己賭了,可今天去賭博,這不是欺騙神嗎?想到這些後,小靜內心自責,她神禱告説:「神啊!我不想這樣墮落下去,不想這樣欺騙你,可是我沒有勝罪能力,求你幫助我、帶領我,使我能擺脱賭博。」

小靜翻開神話語書,看到神話説:「世界花花,人看見了,心它吸引,有許多人不能那裡拔出來……如果你不求進取,沒有理想,你會這罪波濤席捲而走。」看到一段生命進入交通講道中説:「認識撒但世界潮流實質。現在有很多人喜歡追逐世界潮流,世界流行什麼、時興什麼他、追隨,他以為這、,這樣人是活撒但權下人。世界潮流是怎麼形成?毫無疑問是屬世界、屬撒但人興起,不是從神來。世界潮流往往是隨著敗壞人類思想走向而產生,所以人類敗壞世界潮流、抵擋神,這是事實。」

小靜揣摩著這些話,她明白了賭博是撒但興起一種潮流,撒但「賭錢消百愁」「賭養家餬口,賭發家」「人生苦短及時行樂」這些思想灌輸我們,加上我們崇尚金錢,所以想利用賭博這種當手段掙錢,這樣一步步沉迷其中無法自拔,多少人因此家庭破裂、傾家蕩產,命喪黃泉。小靜想想自己,著接受了身邊人灌輸,賭博當成正面事物來追求,認為賭博不僅可以消愁,還可以贏錢,結果深陷其中。贏了想贏多錢,可是輸了錢,一心想著錢贏回來,結果賭輸,越輸想賭,成了惡性循環,後丈夫生活費輸得一乾二淨。而且染上賭癮後,孩子顧照顧,小小年紀得了胃病,夫妻倆賭博事吵架,老實丈夫賭氣去賭博,以致連基本生活維持下去了。這是撒但興起潮流苦害後果啊!此時,她神立心志:後要多讀神話,追求明白真理,識破撒但詭計,離賭博,過上正常人生活。

有一次,小靜路過賭館,看見很多熟人拿著錢壓莊,一陣陣叫喊聲魔咒勾著她心。此時,之前賭場裡、刺激場景出現小靜腦海裡,她心不知吸引,心想:「我要進去看看?」即踏入賭場時,她想到一段神話:「地,各種各樣邪靈無時尋找可安息地,無時尋找可吞吃之人屍首。我民!我看顧保守之下,切不可放蕩!切不可妄為!應我家中獻上你忠心,只有忠心才可回擊魔鬼詭計,千萬不要像以往,我前一套,我後一套,這樣不可挽救,道這一類話我説得嗎?因為人舊性教改,所以我多次提醒,不要厭煩!……人曉得這事性,只是耳旁風聽聽,絲。以往做我記念,道你等著一次『記念』來你嗎?雖然人抵抗我,但我並不計,因為人身量太小,所以我人並沒有提出多要求,只是讓人能放蕩而受束罷了。這一條你們達不到嗎?」

她神話中明白了,賭博撒但吞吃人一種方式,撒但「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賭養家餬口,賭發家」論來迷惑人,使許多人沉迷其中,它踐踏苦害。想想多少人著賭博傾家蕩產,搭上了性命。以往她真理撒但説謬論分辨,像著了魔沉迷在賭博中,認為賭博是一種享受,能夠讓自己發財,結果成了撒但俘虜,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現在信神了,神話語揭示下自己看透了賭博危害實質,若去賭,這回到了以前那種墮落生活了嗎?這樣下去,只能離神,撒但斷送吞吃。想到這裡,小靜決定要遠離賭場這種是非之地,她轉身地離開了。

後,小靜一段神話語來勉勵自己:「你得想方設法擺脱這種墮落無憂無慮畜生一樣生活,得活出有意義人生,活出一個有價值人生,別自己愚弄自己,自己一生當玩具來玩耍。……你一生該怎樣度過?你該怎樣愛神,以此來滿足神心意?這些是你一生中事,主要你得有這種心志,要有這毅力,做那骨頭弱者,你得學會經歷有意義人生,經歷有意義真理,這樣應付自己。」神話像甘泉一樣滋潤著小靜的心田,時時指引她前行方向,使她人生迷茫。靜親身體會到,撒但潮流會過得,反而盡是痛苦。她神話中明白,只有告別以往那種墮落生活,神話做人,那才能享受到心靈喜樂,這才是,才是有意義人生,這勝過世界上任何一樣吃喝玩樂、榮華。小靜決心要徹底告別以往那種墮落生活,去賭博走道路,而要神話做人,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活出一個有意義人生。

後來朋友慫恿靜去壓莊時,她能識破撒但詭計,主動回絕她們了。一天,小靜街上遇到一個以前賭友,賭友她説:「小靜,我羨慕你能賭癮戒掉。我可戒不掉,我賭會死掉。」小靜看到賭友羨慕眼神,她心裡深深地感謝神她拯救,她知道若不是神話語帶領神保守,靠自己能力擺脱不了賭博,下場可能妯娌一樣走投無路,有家不能回。

一天傍晚,小靜丈夫下班回來,眉開眼笑地一包東西放在桌上。「這是這個月工資,交給你保管。」阿牛笑著説道。小靜看著丈夫,有些:「你放心我保管?」「嗯,你現在去賭博,徹底戒掉了賭癮,看你身體好了,我你放心了。今後,我每個月工資會拿回來讓你保管。」阿牛信任地笑著説道,兩人相視一笑,和好如初。

黃安:你有賭癮整天想去賭,你贏了沒有用,你是沒辦法贏 ,你贏了不是交回賭場罷了!

人、不多不少有賭博習慣,好像打麻 將、玩撲克牌,買彩票、賭馬… 但近年賭博風氣,流行,香港,隨著2003年足球博彩規範化,足球博彩成為其中一樣受歡迎賭博活動。現 馬會研究另一項受年青人歡迎賽事 — NBA籃球賽 — 香港接受投注可能。

説到足球博彩,現在有超過20種賭 法,比起03年只有一種賭法變得多元化很多,而且賽事只限於港人熟悉歐洲球賽,一些賽事能投注。規模,鼓勵多人 參與足球博彩活動,加上受歡迎賭馬活動,香港賭博問題不容忽視。而鄰近澳門,博彩業是整個城市經濟命脈,但背後隱藏了什麼 問題呢?

博彩業帶澳門,無論教育、經濟、交通,是一個衝擊。舉教育例:澳門中學生,中三畢業可以入賭場,每個月有過萬元收入,這個使很多 學生無心向學,這是教育一個衝擊。第二是經濟過增長,這使得物價騰、通貨膨脹。第三是交通負荷,因為賭業發展,增加現在澳門交通擠 塞,人有了錢買很多車,每個年青人可以買車,十多廿間賭場巴士每天增加交通負荷。

近年澳門躍升成為全球博彩中心, 2008年第一季度博彩業收入上年同期增長百分之62,達到37億美元。雖然澳門政府凍結髮放賭場牌照,但是有多家賭場正在興 建當中,多人渴望事博彩業。賭博是講究個人喜好,它能夠形成一種文化,造成社會問題。黃安 — 是澳門人,現在事港澳航運業,但他賭場工作過,試過因為賭而輸掉超過千萬元,他覺得今日澳門年青一代價值觀扭曲。

延伸閱讀…

賭徒變門徒!受邪靈挾制,恐慌症得醫治:羞愧和破碎是將來 …

今生到我這裏來過:一個賭徒的感人見證

有唸完書,初中畢業就説做“莊荷”,現在樓價他買不起,於是跑去買車,乎需要首期供款可以買車,這羣孩子養成一種個性説:“我萬 多元一個月薪金,怎會供不起一輛車呀?”可以講出這些説話,啦,現在一百多人失業,腳踏車供不起。因為澳門現在缺人是飲食業以及 製造業,但這些工作澳門人去做… 我乃以事論事,澳門人去做!因為今時今日,那些孩子説能掙到萬多元一個月,哪一間賭場開張,就算是看守洗手間那個排長龍有很多人去應徵,所 澳門人矛盾!

王大為牧師是澳門,基督徒文字協會總 幹事之外,是派駐當地宣教士,澳門生活了十年,因為見到日益問題,而發起了“行動”…

我們看見一些年青人,他們賭博吸引,我們問有什麼可以做呢?我們一班教育界基督徒,希望提倡一個‘賭’運動。我們不是反賭博,不是政策上去 反政府,我們希望教育層面上去教導澳門年青人,包括那些事賭博行業人,譬如撲克發牌員,即是我們告訴他們,就算你事這個行業,你、 你忍受這個行業,你千萬不要去賭!所以我們提出口號賭,你不要賭,使你人生裡面有選擇!

開始人人會覺得,澳門人有免疫力,會有賭問題。我想隨住02年開始賭權開放,到04年第一間外資來賭場興起時候,賭 澳門影響,有就業機會之外,衍生了一些問題,多了參與賭博人。雖然我們服務數字上看覺得説:不是呀!求助者不是很多!但這是一個 明白。因為第一,華人社會保守。第二,過往覺得賭博不是問題,所以如果我去求助時候,是否覺得我有問題呢?我想這個鄰近地區,香 港了。

香港雖然沒有賭場,但面對著澳門發展蓬勃 博彩業,有自身賭博問題,使香港一些病態賭徒數目增加,有戒賭牧師稱發牧師,由02年開始,香港參與戒賭工作,多年來他 接觸過很多賭徒,深深感受到人怎樣賭所控制。

心理上他們勝啦!很多賭徒覺得他們背景,所以他們賭博裡面沉迷,希望可以,能夠贏錢,這個可以説是一種勝心理。另一個是家庭問 題,賭徒家庭、生活裡滿足,他會去賭博。賭博一個心魔,他心魔捆綁,自己是無法自拔,無法自拔出路,整天想要錢贏回來,這個止使他輸錢,連家庭、生命都一併輸掉。

湯耀政:我全然瘋癲地投入賭裡頭,記得那時候每一場賭馬 要去看,每一場要聽到及知道結果,是沉迷到這種狀況。每一個賽馬日去賭,怎檥錢得找點錢或者騙點錢回來去賭。

葉耀棠:百多萬是自己以前辛辛苦苦存了點錢買房子,後來賣 掉,錢全部輸光,怕讓太太知道,於是想賺回來,所以給自己一個藉口、壓力,想改改變不到,而且作白日夢,希望有朝一日我會得到、我會賺回 來,但一次一次失望,自己藉口賺回來,踩。賭令我那十年內做了兩份工,差不多日夜不停地去做20多個時,睡覺時間沒 有,每天見太太時間只有短短的1530分鐘,見兩個女兒是如此,回去見一見他們上學去了,十幾年日子是這樣子過,自己想過要自殺, 因為做兩份工作,很,十一年中斷過,日夜不停做,令自己身體承受著負荷,影響到家庭及兩個女兒成長,同時太太受到,因為我一次一次他説我會改變,但沒改,使她,我完全失信 心。

「賭」這樣扼殺人生命,你自問可不可 控制「賭」呢?

梁志明:我用過很多方法去戒賭,靠自己意志啦!想靠自己 忍耐力,以為可以賭戒掉,兩、三個月賭,但是一年左右,賭癮復發啦!那些夥記、同事叫我去賭,我跑去賭了!

葉耀棠:賭得有多?賭了十多年輸了百多萬元,房子賣了 輸掉,後太太幫我錢了多次,一共給太太發現了六次,每次求太太我一個改過機會説:後會去賭!但是不行!

你想繼續 賭控制你生命,還是另覓出路呢?

蕭如發牧師(宣道會基蔭堂堂主任):福音一個消息!於一個賭徒、賭徒家人是一個消息,這個好消息能夠症下藥。面賭徒,我會他講耶 穌,我會他説:‘你那個賭是不是心魔?你裡面是不是一個賭鬼呢?人家叫你“賭鬼”’。他會承認是一個心魔,他承認是心魔時,我會他説:“這個心魔 是沒辦法用人方法去抵抗,這個心魔,只有在你心靈裡面捆綁你,所以你接受耶穌做你救主,你願意接受時候,祂你心裡面,祂活 神。”我們看到很多例子,他自己能夠生命、家庭,他是回頭賭,戒賭不是我們目標,我們要幫助他做耶穌“門徒”,幫助他生命 建,這個才是目標!

葉耀棠:我記得我剛來時候,我受感動,我見到一些弟兄出 來感恩時,他們流眼淚、哭,我想這是否作假呢?,怎麼會那麼呢?,男人輸了錢需要哭呀?是否預預習、溝通呢?怎麼出來哭?後 來參加了三、四次聚會,看到那些弟兄個小組裡分享,我覺得這個福音是神大能使他改變,因為他們有輸了很多錢,數目我要幾倍,他們告 訴我,你太太現在離開你,你可以,透過禱告並且當中仰望神。神我心裡敞開我個心,讓我、地建立一個福音生 活,我帶到神面前,使我能夠開始改變。

湯耀政:知道自己罪裡面,是戒賭問題,有 多罪裡面,犯了很多罪,像是順父母、撒謊、很多很多…我覺得我要去認罪、悔改,那時候我敲醒了,覺得我可以失去任何東西,我什麼可 失去了,那一刻我去讀聖經、去教會,開放自己心去接受福音。

梁志明:我發覺用盡自己方法,戒不了賭,知道有福音戒賭 這回事,試一下尋求這方面幫助,希望去靠自己,而是靠著福音力量可以將自己賭博習慣戒除。一個賭徒去找福音戒賭時,很需要身邊人幫助, 可能親人幫到什麼,可能家人分開了,但回到教會、,弟兄姊妹可以幫你,有些走過前面路過來人,他會告訴我:“放心啦!你行 !問題!我走過路你能走得過!”多一些鼓勵、支持、電話、探訪,做多一些有益活動,可有助於戒賭。

郭光澤:我自己賭了三十多年,輸了一千多萬元,什麼方法試 過,沒有可以幫我,現在我戒了賭差不多七年,我選擇沒有錯,只有福音才可以使人得救,使人可以離開這種困局、捆綁,只有基督耶穌!

無論香港或澳門,有協助賭徒戒賭 機構,他們不全是福音來戒賭,但他們認同信仰是一個方法。

持續來戒賭,我覺得需要從正面來入手,這個合乎聖經的説法,説有一隻鬼人身上趕出去,你去找一些東西,像信仰,它後來多帶七隻 鬼,再回到那個人那裡去,我很多時候會這個比喻。我們需要幫他戒除一些東西後,要幫他一些東西,這些多角度幫助人去建立一個、、開 心、生活方式,他們傾向於成病態賭徒機會,我説百分之百,但來機會一點。

梁銘恩(澳門工業福音署理中心主任):我們輔導像裡面,有些是信了耶穌,有些是未信,於數目不是説,所以困難去做一個有系統性,不過我們覺得有信仰人,戒賭 持上是點,那種能堅持戒賭決心是一點,有一些是未信做得到,這是有,但是我們感覺那種持久性,有信仰是,比例上感覺是有多一點 持,加上如果他們有參加教會,有羣體支持,持續參加小組,那種回頭賭是去處理,因為他們能夠人傾訴,坦白去面這個問題。

王大為牧師(澳門基督徒文字協會總幹事):我們提出賭時候,我們承認,人靠著自己能力是可能賭,因為人是,人是有罪性,所以唯有你靠著 福音大能。你要明白,承認人,知道人是有這個危機,所以你要勝過這個,勝過這個試探,你唯有靠著福音大能,你才能夠勝過這個引誘, 戒除賭癮。

蕭如發牧師(宣道會基蔭堂堂主任):這個福音起頭耶穌基督,所以我們跟賭説,你接受耶穌,耶穌人類救主,無論你是何類賭徒,祂人類救 主,祂能夠除去我們罪債,除去我們心魔救主。所以如果你願意接受,不單止接受,並且耶穌基督是你一生救主,心魔來到時候…説了為什麼 會回頭賭,當有問題來到時候,你出路是耶穌裡面,耶穌是你救主,是你倚靠時候,你能夠脱離賭禍,脱離你困難。

福音之所以能夠幫助賭徒戒賭,並不是靠一 個概念,而是各方面幫助賭徒建立一個生命。

蕭如發牧師(宣道會基蔭堂堂主任):所以我有一個“戒賭四守”,“戒賭四守,得心應手”。第一個個人持守,去學習什麼應該做、應該做;第二個是屬 保守,要去學習有屬保守,因為有屬保守才能夠勝過魔鬼、勝過這個心魔;第三家人看守,如果他能夠家庭,家人能夠幫助他;第四是 要肢體攜手,他來到教會能建立肢體,我們説肢體,是有人“知”,有人“睇”(看管),他心理裡面價值觀問題、好勝問題,教會幫助我 們屬靈信仰上有一個價值觀,有一個人生觀。説到家庭方面,其實教會是一個屬大家庭,是能夠幫助家庭去,今日我們去幫助一些家庭, 是個別輔導他們,我們有很多家庭,我們大家去鼓勵,加上大家去建立,我們叫做“兩家攜手,賭禍走”。

一班賭海飄泊人,今日泊岸,他 們靠著信仰,找回自己需要,並不是金錢,不是勝利帶來,而是永恆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