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反對基督教嗎】為何基督徒反對其他宗教 |2021年基督徒處境最艱難的50個國家 |2023年基督徒處境最艱難的50個國家 |

以上2021年“世界觀察名單”(World Watch List,WWL)報告內容,是Open Doors機構於基督徒跟隨耶穌而受迫害50個國家年度統計。

“你可能會認為這一名是關於壓迫。 … 但這一名單實際上是關於恢復力”,Open Doors USA 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衞·克里(David Curry)今天發布報告時是這樣介紹。

“神子民中受苦人數多,應該意味著教會正在消亡——基督徒保持沉默、失去信仰、彼此離”,他講述説, “事實並非如此。 相反地,色彩中,我們看到了先知賽亞記載神話:‘我曠野開道路,沙漠開江河。 ‘(賽43:19)”

名單上國家包括3.09億基督徒,他們生活受迫害或極端地方,去年名單上2.6億有所增加。

另外有3100萬來自其他24個國家,這些國家前50名之列,如古巴、斯里蘭卡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UAE)——全世界每8個基督徒中有1個面臨迫害。 這包括非洲六分之一信徒和亞洲五分之二信徒。

去年,Open Doors 84個問題表格中,有45個國家分數到了“”迫害程度。 今年,29年跟蹤調查中,頭一次所有50個國家達到了這個指標——有4個國家落截止分數線外。

自1992年以來,Open Doors監測世界各地對基督教迫害情況。 自2002年開始觀察名單以來,朝鮮20年排名第一。

2021版追蹤時間段2019年11月1日2020年10月31日,是60多個國家Open Doors 工作人員基層報告整理而成。

WWL年度排名目的,是指導祈禱,憤怒目標,同時受迫害信徒表明他們沒有遺忘。 它年記錄表明,隨著迫害,朝鮮現在面臨競爭手。

今年十大迫害者排名來説有變化。 排朝鮮後是阿富汗,其次是索馬里、利比亞、巴基斯坦、厄立特里亞、也門、伊朗、尼日利亞和印度。

達到了Open Doors 設定暴力指標最大值後,尼日利亞首次進入前十名,。 這個非洲基督教徒人口國家,總排名第9,但暴力事件方面於巴基斯坦,因信仰而殺害基督徒人數方面排名第一。

實行了三十年伊斯蘭法後,蘇丹廢叛教者死刑,並憲法中——紙面上——保證了宗教自由,首次沒有進入前十名。 但它是名單上第13位,正如Open Doors 研究人所員指出,來自穆斯林背景基督徒面臨著來自家庭和社區攻擊、排斥和歧視,而基督教婦女面臨著性暴力。

印度第三年保持前十名,因為“政府認可印度教極端主義,使宗教少數羣體暴力事件繼續增加”。

同時,於“對基督教徒和其他宗教數派監視和審查加強”,中國十年來首次加入前20名。

“於北部卡波德爾加多省伊斯蘭極端主義暴力”,莫桑比克上升了21位(第66位上升到第45位)。 “主要是於伊斯蘭團體民主同盟軍基督徒攻擊”,剛果民主共和國上升了17位(第57位上升到第40位)。 於販毒者、幫派和土著社區對基督徒暴力和歧視增加,墨西哥上升了15位(第52位上升到第37位)。

其他排名變化:於遊擊隊、犯罪集團和土著社區暴力活動,以及世俗社會日益增長,哥倫比亞第41位上升到第30位,上升了11位。 於基督徒暴力事件增加,土耳其第36位上升11位至第25位。 而孟加拉國於羅興亞難民中歸信基督教者受到攻擊,排名38位上升到31位。

然而,其他類型迫害可能超過暴力[如下文所述]。 例如,中非共和國第25位下降了10位。 排第35,但那裡基督教徒暴力是端的。 而儘管肯尼亞第43位下降到第49位,那裡襲擊事件卻“顯著增加”。

同時,南蘇丹Open Doors 追蹤十大暴力國家中排名第一(排名第9),觀察名單前50名沒有進入(排第69).

2017年觀察名單25週年之際, Open Doors 發布了過去四分之一世紀迫害發展趨勢分析。 25年間,排名前十國家是:朝鮮、沙特、伊朗、索馬里、阿富汗、馬爾代夫、也門、蘇丹、越南和中國。

Open Doors 指出,5個國家同時出現整個25年和2021年前10名名單中,這是一個令人擔憂跡象,表明迫害定性。

Open Doors 追蹤了六個類迫害,包括社會和政府個人、家庭和教會壓力,並關注婦女問題。

但如果暴力作為一個類別孤立出來,前十名迫害者會發生變化,只剩下巴基斯坦、尼日利亞和印度。 事實上,現在有20個國家基督徒來説致命。

2021年報告中,全球登記殉難人數上升到4761人,前一年統計2983人增加了60%,並超過了2019年報告中提到4305人死亡。 (眾所周知,Open Doors 傾向於其他團體保守估計,其他團體往往將每年殉難人數統計10萬)。

每10個因信仰而殺基督徒中,有9個非洲,其餘亞洲。 Open Doors 確認2021年殉教者名單中。 尼日利亞1350名居世界首。

綁架基督徒事件從前一年1052起上升到1710起,這是Open Doors 首次該類事件進行跟蹤。 尼日利亞位居榜首,有224起。

新近追蹤迫婚姻類別中,尼日利亞居於首位(全世界630起中佔130起),襲擊基督教家庭(3315起中佔1500起),搶劫基督教商店(1979起中佔1000起)。

基督徒遭到強姦或性騷擾7大國家中,有4個國家是阿拉伯半島上外來務工人員接收國:沙特阿拉伯(第13)、卡塔爾(第27)、科威特(第43)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第47). 尼日利亞是第八個。 全世界有8537起記錄在案案件,但Open Doors 警告説,這個數字只是冰山一角,因為許多襲擊事件發生私下,沒有報告。

包括毆打和死亡威脅內身體或精神虐待類別中,印度排名第一。 好戰印度教民族主義次大陸持續興起,造成了全世界報告14645起案件中1445起。

Open Doors 之前追蹤其他兩個類別中,中國是主要違規者。

北京信仰原因逮捕、監禁或起訴而拘留了1147名基督徒,而全世界共有4277名。 Open Doors 這一統計數字從去年3711人上升到2019年3150人。

同時,全世界發生襲擊和關閉教堂事件有4488起。 去年報告中,這個數字1847起猛增到9488起,其中中國佔了5576起。

安哥拉排名第二,有2000起,盧旺達排名第三,有700起。 (兩者前50名迫害國家列,安哥拉應該是第68名,盧旺達第72名)

Open Doors 提醒説,一些國家,上述侵權行為記錄。 這些情況下,提出是整數,總是傾向於保守估計。

主要動機國家而異,地瞭解差異,可以幫助其他國家基督徒地他們基督裡受困弟兄姐妹禱告和發聲。

例如,雖然阿富汗是世界上第二迫害者,是一個官方穆斯林國家,但” Open Doors 研究,那裡迫害主要動機不是伊斯蘭極端主義,而是種族對立,報告中説“部族壓迫”。

伊斯蘭壓迫(29個國家):觀察名單上超過半數國家中,這是基督徒所面臨迫害主要原因。 12個基督徒面臨“極端”程度迫害國家中,有5個是這種情況:利比亞(第4)、巴基斯坦(第5)、也門(第7)、伊朗(第8)、敍利亞(第12)。 這近30個國家中,大多數是官方穆斯林國家或穆斯林佔多數;但是,實際上有7個國家是基督教徒佔多數:尼日利亞(第9)、中非共和國(第35)、埃塞俄比亞(第36)、剛果民主共和國(第40)、喀麥隆(第42)、莫桑比克(第45)和肯尼亞(第49).

獨裁妄想症(5個國家):這是基督徒5個國家受到迫害主要原因,這些國家大多穆斯林佔多數中亞地區:烏茲別克斯坦(第21)、土庫曼斯坦(第23)、塔吉克斯坦(第33)、文萊(第39)和哈薩克斯坦(第41)。

宗教民族主義(3個國家):這是基督徒三個亞洲國家面臨迫害主要原因。 基督徒主要是印度受印度教民族主義者攻擊(第10),緬甸(第18)和不丹(第43)佛教民族主義者攻擊。

共產主義和後共產主義壓迫(3個國家):這是基督徒三個國家面臨迫害主要原因,這些國家亞洲:朝鮮(第1)、中國(第17)、越南(第19 )。

世俗(0個國家): Open Doors追蹤基督徒這方面所受迫害,但所研究50個國家中,它不是主要根源。

,全球瘟疫流行為迫害提供了途徑, Open Doors 記錄了埃塞俄比亞、馬來西亞、尼日利亞、越南和中東基督徒獲取救濟方面受到歧視。

印度,有超過10萬名基督徒接受了Open Doors 合作者援助,其中80%人報告説,他們以前“從食物分配點趕走”。 研究人員指出:“有些要走多英里,隱藏他們基督徒身份,到其他地方去找食物。 ” Open Doors 還蒐集了緬甸、尼泊爾、越南、孟加拉國、巴基斯坦、中亞、馬來西亞、北非、也門、蘇丹地“否決農村地區基督徒提供援助”報告。 “有時,這種是出自政府官員手,但多是來村長、委員會或其他地方領導。 ”

撒哈拉以南非洲——全球基督信仰中心——現在是基督徒暴力攻擊中心,因為伊斯蘭極端主義擴展範圍超出奈及利亞。

2023年全球守望名單(World Watch List,簡稱WWL),北韓成為基督徒受迫害第一名國家,這份名單是Open Doors(敞開門)機構於基督徒跟隨耶穌而受迫害50個國家年度統計。

令人擔心殉道者和教會遭受攻擊數字於去年報告。但Open Doors強調,這些數字採納是「統計數據」,並指出,數據下降並意味著宗教自由有顯著改善。

例如,中國受迫害基督徒數字下降「程度上」是因為中國官員過去兩年裡關閉了近7000間教會。而阿富汗從去年第1名下降到今年第9名「什麼值得慶祝」,因為這是於大多數阿富汗基督徒塔利班接管後「躲起來或逃往海外」。

總結而言,和去年一樣,有3.6億個基督徒生活受到高度迫害或歧視國家。這於全世界每7個基督徒中有一個,包括非洲每5個基督徒中有一個,亞洲每5個有一個,拉丁美洲每15個基督徒裡有一個正在信仰處境裡。

長達三十年追蹤中,今年是第三次Open Doors觀察84個國家中,有足足50個國家調查中得到高分,達到「」迫害程度。另有5個國家只在這條分界線外。

WWL年度排名記錄了北韓迫害情況下如何位居全球首位。WWL排名目的是邀請人們進入禱告,有益處義怒面,同時受迫害基督徒表明,他們沒有遺忘。

2023年報告追蹤時段2021年10月1日2022年9月30日,是60多個國家共4000多名Open Doors工作人員報告彙編而成。

今年報告是此榜誕生30週年,此榜單於1993年柏林鐵幕落下後開始。這30年間,Open Doors有哪些發現?

,,世界各國中,對基督徒迫害持續惡化中。達到WWL追蹤門檻國家數量1993年40個上升今天76個,這些年間,所有國家得分上升了25%。

然而,Open Doors研究部總經理弗蘭斯·維曼(Frans Veerman)總結:教會威脅並非政府於外部行動,而是來教會內部。維曼説,《哥林多前書》12章教導我們,「任何基督徒不該獨自受苦」。

「基督教威脅,」他説,「是迫害帶來孤立感,當孤立感不斷地持續下去時,可能會讓人們失去盼望。」

雖然暴力和外壓力能導致創傷和損失,但Veerman指出,「值得注意的是,許多接受我們問卷調查人不斷地説,威脅不是來自外部,而是來教會內部:下一代是否我們正在經歷這種迫害做好準備?他們信仰和基督及福音認識是否夠?」

「這意味著,教會韌性及國家教會迫害程度,決定了教會一個國家未來。」他説。「因此,受迫害國家裡,教會威脅是持續不斷迫害,以及因有其他基督肢體拋棄感覺而降低了韌性。」

整整三十年研究,Open Doors理解到,教會需要韌性需透過教會「上帝話語及禱告中」來實現。同時,教會需「保持氣」,因為受迫害教會往往是「積極傳播福音」並「困難中保持活力和成長」。

簡而言,受迫害教會讓Open Doors學習到哥林多前書12:26闡述真理:「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肢體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肢體。」

阿富汗並非唯一一個今年排名中有變動國家。古巴第37名升至第27名,原因是古巴政府反對共產主義原則基督教領袖和社運分子鎮壓手段增強。2021年發生範圍抗議示威活動之前,古巴排名之內。布吉納法索第32名升至第23名,原因是聖戰活動增加,並鄰近其他薩赫勒國國情而加劇。莫三比克第41名上升第32名,原因是其北部地區伊斯蘭激進主義。哥倫比亞第30名升至第22名,原因是犯罪團夥針基督徒暴力行為。

於政府執行加劇(該羣島只有外國人允許有宗教自由),科摩羅上升了11名,因而進入了榜單(位於第42名)。尼加拉瓜則首次上榜,上升了11名,排名第50,原因是獨裁者鎮壓活動日益,是羅馬天主教會。

總結而言,阿富汗下降了8個名次外,前10名國家去年相比,位置有所變動(見側邊欄)。蘇丹進入前10名,取代了印度(今年排名第11),但印度迫害程度落於Open Doors評鑑裡「端危險」分數之內。

奈及利亞2020年終於列入美國國務院年度關注國家名單,但2021年令人刪除。Open Doors報告中,奈及利亞受到關注:

基督徒暴力……奈及利亞極端,來自富拉尼、博科聖地、伊斯蘭國西非省(ISWAP)和其他組織武裝分子對基督教社區進行襲擊:殺害、使廢、強姦、綁架勒索或性奴役。

今年,這種暴力還蔓延到該國基督教主南部地區。 ……奈及利亞政府持續否認這是宗教迫害,因此,侵犯基督徒權利行為不受到懲罰情況下進行著。

重複其去年表現,這個非洲人口國家WWL名單子類「基督徒面臨暴力地方」排名第一:基督徒殺、綁架、性侵害或受到騷擾、結婚、遭受身體或精神虐待。「於家庭及工作場所因信仰原因而攻擊」子類,奈及利亞排名第一。教會攻擊及國內流離失所這兩個子類別中,奈及利亞排名第二。

奈及利亞宗教自由侵犯呈現了伊斯蘭教撒哈拉以南非洲迅速發展。馬利第24名上升到第17名。布吉納法索第32名上升到第23名,尼日第33名上升到第28名。南方,中非共和國第31名上升到第24名;莫三比克第41名上升到第32名;剛果民主共和國第40名上升到第37名。

基督徒佔多數人口國家前50名排名,包括哥倫比亞(第22名)、中非共和國(第24名)、古巴(第27名)、衣索亞(第39名)、剛果民主共和國(第37名)、莫三比克(第32名)、墨西哥(第38名)、喀麥隆(第45名)和尼加拉瓜(第50名)。 (肯亞和坦尚尼亞只差一點會進到2023年名單)。

關於拉丁美洲情況,Open Doors指出:

尼加拉瓜(第50名)、委內瑞拉(第64名)和古巴(第27名),政府直接壓迫視為派聲音基督徒情況比比皆是,這些國家基督教領袖參與去年示威活動而審判監禁。許多拉丁美洲國家,有組織犯罪佔上風,是農村地區,那些公開反對販毒基督徒犯罪行為。

其他值得注意增長包括馬利,其排名第24名上升到17名,這是政府失能下,將一些基督徒與西方利益聯繫起來,招引聖戰分子和僱傭軍威脅。,同屬薩赫勒地區尼日第33名上升28名,原因是伊斯蘭激進分子持續攻擊。而北美洲,墨西哥第43名上升到第38名,主因是犯罪集團視基督徒其非法活動威脅,以及基督徒拒絕遵循膜拜祖先本土習俗而面臨社會壓力。

然而,並非所有名次變動是負面。Open Doors注意到一些中東國家,包括巴林和阿聯酋,有著「容度」。卡達第18名下降到第34名,原因是去年一整年沒有教會關閉(然而,許多以前關閉家庭教會是關閉)。埃及第20名下降到35名,原因是基督徒財產襲擊事件減少。阿曼類原因第36名下降第47名。而於去年沒有基督徒離開家園紀錄,第39名下降到第49名。

Open Doors六種類型迫害進行追蹤——包括政府和社會基督徒個人、家庭造成壓力——並關注婦女受壓迫情況。今年,許多類別迫害有所減少,但有些類別迫害達到了歷史水平。

若暴力歸類一個類別,受迫害前十名國家排名有變化,只有奈吉利亞、巴基斯坦和印度前十名(見側邊欄)。事實上,有15個國家基督徒來説北韓致命。 (烏幹達暴力得分增加多,與洪都拉斯並列,增加了3.1分,但兩者沒有進入迫害前50國名單)。阿富汗下降10分後,卡達暴力事件下降幅度,其次是斯里蘭卡和埃及。追蹤所有國家中,有12個國家暴力得分沒有變化,27個國家下降,37個國家上升。)

去年殉道者前一年少了275人,調查期間內,Open Doors統計了5,621名因信仰殺害基督徒。這數字下降了5%,但是2016年創下7106人死亡記錄以來第二。奈及利亞佔總數89%。

延伸閱讀…

2021年基督徒處境最艱難的50個國家

2023年基督徒處境最艱難的50個國家

與其他關心此類事件機構相比,Open Doors統計數字傾向於保守計算方式。其他機構殉道者總人數統計每年10萬人。

若遇數字無法核實國家,10、100、1,000或10,000整數進行計算,或假定數字。基於安全原因,無法一些國家填寫統計表,因此,阿富汗、馬爾地夫、北韓、索馬利亞和葉門代稱「NN」。

這種情況下,一個命名國家、莫三比克和剛果民主共和國100名殉道者象徵性數字排奈及利亞後。然後是中非共和國,有61人殺,緬甸有42人、哥倫比亞21人、印度17人。

第二類是追蹤教堂和其他基督教建築物,如醫院、學校和墓地襲擊,無論是摧毀、關閉是沒收。去年2,110件總數前年減少了59%,是2020年報告(9,488件)五分之一。

中國(第16名)2021年進入前20名,這是十年來第一次,超過整體半數教會襲擊案居首——儘管只是像徵性1000次。然後奈及利亞、緬甸、莫三比克、剛果民主共和國、盧旺達和安哥拉象徵性地被紀錄100起襲擊事件。印度記錄了67起襲擊事件,其次是墨西哥42起、哥倫比亞37起,以及尼加拉瓜31起。

今年審判直接拘留、逮捕、判刑和監禁基督徒類別減少4542人,去年報告中創紀錄6175人少了四分之一,但是追蹤該類來第二總數。

Open Doors此類分出兩個子類,其中拘留信徒3154人,減少了34%。印度1,711起案件居首,佔總數54%。後是厄利垂亞(244起)和俄羅斯(200起);然後是一個命名國家、緬甸、中國和盧旺達,各有像徵性100起;然後是古巴(80起)、薩爾瓦多(63起)和奈及利亞(54起)。

然而,監禁1,388名基督徒與上次報告1,410人相比則保持。一個命名國家、厄利垂亞、中國和印度佔了總數90%。

今年,綁架基督徒總數創下新高,共有5,259人,去年增加了37%。奈及利亞佔總數90%,即4726起綁架事件,其次是莫三比克和剛果民主共和國,各發生100起,然後是伊拉克63起、中非共和國35起、喀麥隆25起。

你有些人傳講耶穌時,他們反應,是討論到其他宗教時,他們反感;覺得基督徒攻擊其他宗教,甚麼基督徒要這樣做呢?今天我們處於一個全球講人權、人有信仰自由世界,多人強調世界上雖然有很多宗教,但大家可以話、彼此包容、彼此接納締造和平,是不是基督徒應該如此對待其他宗教呢?請看以下解答。

要澄清是基督徒其他宗教,於他們愛和平,我們十分明白世界需要和平,世人應該和平,人應該努力去建造一個世界。聖經多處教導基督徒要追求和睦,羅馬書12:17-18説:「不要惡報惡;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若是能行,總要眾人和睦。」 彼得前書3:11説:「尋求和睦,追趕。」基督徒是不應挑起紛爭,應有任何宗教暴力或者是發動任何宗教戰爭。過去有基督徒或國家發動過宗教戰爭,但不是聖經教導,他們所作是。主耶穌教導門徒説:「只是我告訴你們這聽道人,你們仇敵,要愛他!恨你們,要待他!」(路加福音6:27) 過去有無數例子説基督徒愛人故事,例如2010年《美國中信出版社》和《海外基督使團》合作出版《回首百年殉道血》,此書記述1900年夏天,中國爆發了義和團,令舉世震驚。數月間,數千計信徒殺,189名宣教士及其家眷殉難,他們沒有作出任何反抗或存有報復心態。 他們了愛中國人,無懼萬水千山,深入邊陲,忠心,他們血,灌溉了中華大地。

大家記得好好先生故事嗎?他問題那裡?他甚麼是説 “”,他妻子勸他説:「別人問您請教,您應該幫助人家分辨。您好壞説“”,這怎會是人家您求教呢?」好好先生他妻子説:「妳説。」今日很多人各宗教回應是如此,分真假説“”。基督徒其他宗教原因之一,是我們相信只有一位真神,聖經説上帝。世界宗教雖多,相信只有一位神宗教主要有猶太教、基督教及回教,三者各自執著信獨一無二真神,猶太教相信耶和華是神,基督教相信獨一神是三而一上帝,回教則相信安拉是神。雖然各自所相信神稱為是創造天地神,但本質屬性上,故不能説是一位神,那麼我們需要分辨那一個信仰是可信。倘若各宗教宣稱相信有神,但大家神觀,有一些宗教所拜神彼此完全,叫人怎能接受是呢。聖經上帝説:「我是,我是末後;我以外沒有神。」(賽亞書44:6) 基督信仰宣稱真神只有一位,除非這是錯,否則便是其他宗教,而基督徒是有很多證據及解釋,説我們信人應該接受真神。

基督徒不是作出,乃是,基督信仰是一個講真理信仰,真理合理講理,但可惜是,今日很多拜神人講理、不合理、求真。我們作出,目的只是希望人不要拜假神、不要拜錯神。我們作出反對時,不免會人誤解是極端、我獨尊,但我們是歡迎辯論,只要在心平氣和彼此開放情況下進行,相信真理是辯。我們上帝那些拜假神人發出挑戰,祂説:「你們要呈上你們案件;雅各君説:你們要聲明你們確實理由。可以聲明,指示我們來遇事,説先前是甚麼事,叫我們思索,得知事結局,或者將來事指示我們。要説後來事,叫我們知道你們是神。你們或降福,或降禍,使我們,觀看。」(賽亞書41:21-23) 説:「你要提醒我,你我可以辯論;你可以你理陳明,顯為義。」(賽亞書43:26)  上帝不要我們做人,連自己拜神認識去拜,跟著傳統去拜、人云亦云,怪不得我們華人欺騙了幾千年,因為我們不假思索去相信接受那些不是真神神。

          很多人看宗教只是一種精神寄託,或者宗教作道德規範,只要人行善、做功德,社會有貢獻有幫助,甚麼宗教是。基督信仰卻不是這樣,我們看重是人 神(上帝)關係建立,人離開了真神罪中,行種種不義,個人出問題、社會出問題、國家出問題,後走向滅亡、上帝隔絕地獄中,那是可怕事。基督徒體驗上帝所賜下救恩,認識了耶穌基督並得到祂賜豐盛生命,知道主耶穌是救主,是道成肉身真神,故此我們要告訴人,世上宗教沒有能救人方法,只有主耶穌祂能救人,祂説:「我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上帝)那裏去。」(約翰福音14:6) 祂「我們罪死、而且埋葬了;照聖經説,第三天復活了。」(哥林多前書15:4) 祂那位基督徒所相信,歷史中出現,擔當世人罪而死,但死後三天復活了救主。聖説:「信子(耶穌)人有永生;信子人得不著永生。」(約翰福音3:36) 主耶穌既然是救主,人相信祂,後果不是嗎!我們反對是人相信了不能救人神。

          基督徒其他宗教目的,並不是要中傷別人,乃是愛人,盼望人認識真理,尋找到一個能帶人生命信仰。當真理扭曲,人心迷惑時,基督徒是有責任去喚醒人,希望人提防那些錯誤道理。耶和華昔日提醒以色列人説:「你們來,我們彼此辯論。你們罪雖像硃,必變成雪白;雖紅如丹顏,必白如羊毛。你們若甘心聽,吃地上美物,若聽,反倒悖逆,刀劍吞滅。」(賽亞書1:18-20) 當以色列人聽上帝提醒時,結果亡國擄。今日主耶穌呼籲:「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裏來喝。信我人如經上説:『他腹中要流出活水江河來。』」(約翰福音7:37-38)

          基督徒不能強逼人信主,但希望信主人,聽聽我們其他宗教理由,看看是否合情合理。我們千萬不要接受一個人引到滅亡信仰,要接受一個活,罪孽得神赦免,能得永生信仰。

March 1, 2023

July 1, 2022

January 1, 2021

May 1, 2023

May 1, 2023

May 1, 2023

May 1, 2023

“宗教自由”美國是受到憲法保護。宗教自由於宗教特權,不過“文化戰爭”戰鼓聲裏,它成為排斥異己藉口。近年來,美國白人間“基督教國家主義”抬頭,他們如何利用“宗教自由”口號達到自己政治目的?這本文所要探討。

田納西一家超大型教會塑像,上面刻有:“美國迴歸基督”。(採自英國《衞報》)

美國最近幾則宗教自由相關事件引起了很多討論,它反映出一個多元社會面臨價值道德危機。

其一、今年1月28號,特朗普總統發出推文,六個州(北達科他、密蘇裏、印第安納、西維吉尼亞、維吉尼亞、佛羅裏達)推動,計劃公立中小學校開設“聖經”課程表示祝福。這些州目的是讓公立學校孩子們“學習聖經歷史意義”。

其二、今年1月29號,眾議院資源委員會民主黨人提議取消宣誓儀式上證人上帝所作起誓(So help me God)。此提議許多民主黨人,因此沒有通過。

很多事情不能單看表面現象。無論是州政府,還是聯邦政府,這類爭議反映“文化戰爭”,其實保守主義進步主義間藉着政治舞台進行鬥爭。20世紀中葉以來,美國有關“宗教自由”和“政教分離”鬥爭演越烈,使得競選政治,以及司法、機構成為主要戰場。

延伸閱讀…

【問得好】為何基督徒反對其他宗教

當前美國的“基督教國家主義”是否合乎基督教?

公立學校裏開選修課,聖經作文藝經典來閲讀,這完全合理,違憲。地,公立學校可以開課討論古蘭經,或者佛經。不過早年那種校方主持讀經、禱告有違反宗教自由嫌疑,被判違憲。其實讓信徒違心參與讀經禱告,對上帝反而是一種褻瀆。

然而,問題並沒有那麼,最近提案是挑戰法律漏洞。表象之下,美國有一批福音派保守人士正在有計劃地利用法律手段,使美國“迴歸上帝”。他們那種掌控政治“統治神學”(Dominion Theology)帶給基督教誤解十分。

特朗普2016選中得到81%白人福音派支持。南卡州克萊門森大學社會學家安德魯·懷特黑德(Andrew Whitehead)和兩位同事最近一項研究中發現,這主要是歸功於“基督教國家主義”理念,那種舊約聖經基礎世界觀,糅合了基督教和美國身份認同這兩個因素。這種理念要人們“傳統道德規範中解脱出來,強調排外、末世觀和征服(掌權)。”

許多主張“基督教國家主義“人不是爭取宗教自由,相反地,他們正在損毀宗教自由,推動宗教上部落主義。本文介紹他們努力,並指出他們基督教信仰誤導。

美國有一個“國會禱告核心小組基金會”(Congressional Prayer Caucus Foundation,CPCF),它是“國會禱告核心小組”發展出來一個非黨派非盈利組織,國會沒有直接關係。這個基金會宗旨是“保護宗教自由,保護美國猶太教和基督教(Judeo-Christian)遺產並促進祈禱。” (他們猶太教毫無關係,只是他們喜歡引用猶太教來針砭美國文化政治。)

這個核心小組運動正在全國各州傳播。如果它只是一個鼓勵基督徒禱告運動,那無問題。不過,它是個政治運動,宗旨是影響、維護和擴展基督教在政治上主導地位,“罷黜百家,獨尊儒術”。

CPCF組織下有個“閃電戰計劃”(Project Blitz),它是個行動策劃小組。行動小組指導委員會主要推手衞·巴頓(David Barton,見拙作《有一種宗教叫“川普教”嗎?🔗》)。

巴頓一次電話會議裏告訴各地核心小組會員説:“閃電戰計劃”背後理念要該計劃中央小組制定各種(宗教自由)法案樣板,拿到各州州議會裏推動。藉着提出新法案,讓那些意見人於奔命,醜化反對方為反基督教,讓對方因為應接而。

過去兩年,他們樣板,協助各州保守議員提出了七十多個倡導“宗教自由”法案。

“閃電戰計劃”有一本116頁戰略手冊:《影響美國祈禱信仰宗教自由措施報告分析》,詳細列出作戰計劃。這本每年戰略手冊包括三個層次提案,有超過兩打法案樣板,讓各州畫葫蘆。

第一個層次法案是象徵性措施,比如各州推動提案,規定各種公共場地(公立學校、政府機關)豎起“我們信賴上帝”(In God We Trust)座右銘牌子,包括印移動物件上字樣,例如放在車牌上和警車車身上。這讓我想起中國城市中懸掛標語。

美國國家座右銘“我們信賴上帝”是戰高潮1956年設立,於蘇聯無神論。在此之前,美國國家座右銘是“來自多方,但一”,(”From many, one”;E Pluribus Unum),1795年沿用至今。我們可以上圖中一角硬幣兩面看到這兩個座右銘。

到目前為止,有26個“我們信賴上帝”提案各州推動,並且有幾個州(阿拉巴馬、亞利桑那、佛羅裏達、路易斯安那、田納西、奧克拉荷馬)議會通過了這類議案。巴頓説,這類法案目的軟化下一步阻力。

第二個層次法案困難度比,它們旨在促進公立學校慶祝基督教活動和提供基督教教育。它們要傳播一個信息,基督教保守派才是美國人,其他族羣只是在此做客。

最近公立學校裏開設“聖經”課程提案屬於此類。有推動訂立“宗教自由日”,或“基督教遺產周”。戰略手冊説:這種提案可以暴露那些人,損耗他們政治資本。

第三個層次法案進一步,推動類似“關於婚姻和性聖經價值觀”議案。它容許政府和私人企業僱員們藉着信仰理由拒絕某些族羣服務(同性戀族羣)。這類提案冠“密西西比火箭”,因為密西西比州正在大力推動這類。

雖然缺乏任何科學,或者研究證實誤導,這批人認為,同性戀是一種疾病,他們行為和判斷能力有缺陷,因此適合擁有某些權利(例如領養子女)。他們認為,政府經費花同性戀身上是一種浪費。

“閃電計劃”推動法案,,與宗教自由相關。但它是個系統性,有策略政治操作。其中主要角色,例如巴頓,是“基督教國家主義”熱衷推手。巴頓堅決反對“政教分離”原則,推動美國政治基督教化。"基督教國家主義者"看來,如果你是一位非保守派基督徒,或是一位猶太人、穆斯林、其他有色人種,或任何類型非基督教信徒,那麼你屬於美國傳統,多只是一個二等公民。

從“閃電戰計劃”戰略手冊看來,該計劃推動深化這種世界觀行動計劃。“保護宗教自由”口號下推動美國在政治上“迴歸上帝”,通過偏袒基督教法律,影響和主導話語權,並進一步在政治上掌權。

“迴歸上帝”行動華人基督徒中掀起了高潮,他們立論千篇一律是片面取材,考慮資料真實性和邏輯性。例如,我們聽到這樣話,“特朗普是上帝揀選”,這是“基督教國家主義”理念作祟。那種説法,道希特勒是上帝揀選?

明眼人會問:花這麼多政治資本大力推動這些“精神勝利”法案,值得嗎?它代表基督教信仰嗎?它投射形象是大度仁愛,還是小氣仇恨?

然而,切身兩個問題是:1)這些鼓吹“基督教國家主義”人士所描述美國是否符合歷史事實?2)他們神學觀,那種“統治神學”理念,是代表了正統基督教對政教關係看法,還是部落主義“假傳聖旨”?

這個問題十分,因為它關乎美國身份認同和建國理念。筆者文討論這個問題。它應當是個歷史研究問題,但是於許多人了政治立場選擇性取材,它變成了一個情緒性問題。

,美國“基督教立國”是什麼意思?

b)開國元勳們是基督徒,而且具有基督教世界觀嗎?

英國移民於17世紀初踏上美洲大陸時主要是清教徒掌權。150年後,雖然歐洲正值“啓蒙運動”峯,大陸宗教氣氛十分。殖民地各州大都有自己“州教”,會友們享受特權,無神論者視為道德敗壞。這樣文化氛圍下,絕大部分人世界觀深受基督教影響,這點應無疑議。

不過受到基督教影響人,以及有教會會籍人,信徒,他可能只是位“文化基督徒”。

社會學家Rodney Stark和Roger Finke兩人1992年出版書(The Churching of America, 1776-1992,第二版擴充到2005年)研究:雖然1730-1740年“覺醒”洗禮,獨立戰爭時期是大陸宗教信仰上低點。殖民地只有17%⼈⼝屬於教會會友,週六晚上波⼠頓酒館⼈羣超週日教堂⼈羣。他們並且發現,有三分⼀頭胞胎婚後九個月出⽣。換句話説,很可能有三分⼀頭胞胎是未婚懷孕。

他們研究縱使有些誤差,是十分。歷史學家樂馬可(Mark Noll)2002年鉅作《美國上帝》中提到,建國時期是宗教信仰低潮,南北戰爭時期,以及時期是峯。

這個問題巴頓大力炒作,聲稱《獨立宣言》56位簽字人中大多數是基督教牧師或神父。然而歷史記錄,只有一位做過普林斯頓校長約翰·威瑟斯龐是基督教牧師。

所謂“開國元勳”,有各種説法。有人認為是《獨立宣言》簽字人,有人認為是《聯邦憲法》簽字人。不過,我覺得歷史學家裏查德·莫里斯説法,“開國元勳”應當是指開國時期意見領袖。

莫里斯認為,關鍵開國元勳一共有七位:喬治·華盛頓、約翰·亞當斯、託馬斯·傑斐遜、本傑明·富蘭克林、詹姆斯·麥迪遜、亞歷山大·漢密爾頓、 約翰·傑伊(有四位總統)。其中,傑斐遜、亞當斯和富蘭克林是《獨立宣言》起草者;漢密爾頓、麥迪遜和傑伊是《聯邦黨人文集》作者,主張立憲。

這七位中,只有傑伊是聖公會信徒。亞當斯是唯一神論者,傑斐遜、麥迪遜和富蘭克林是深受基督教影響神論者。漢密爾頓早年“覺醒”裏接受基督教信仰,成年後遠離,認在精神上接近神論。華盛頓自己宗教信仰守口如瓶,他參加過聖公會,演講中常用“上主護理”(Providence)這個字,但他屬共濟會,很少去教會,提“耶穌”名字。歷史學家們認為他信仰基督。

可見,開國元勳宗教信仰並非如所想象那麼,激發他們理念並限於聖經。歷史學家認為,這些精英受到啓蒙運動洗禮,是“蘇格蘭啓蒙”。

這是個問題。如果《獨立宣言》與《聯邦憲法》擬稿者是聖經教義,那麼,他們肯定會耶穌教導和摩西律法準。

《獨立宣言》中提到了“受造”這個觀念,傑斐遜、亞當斯和富蘭克林人相信有個造物主。這,,説明人權是造物主賦予,人不是完全自主。

《聯邦憲法》沒有提到上帝,沒有任何“摩西律法”痕跡,各州立憲代表關心是全民福祉,而非賦予任何宗教地位。第一修正案宣揚政教分離原則,當初支持基督教浸信會。他們高度擁護那位寫信他們,告訴他們:“教會和政府機構中間有個隔斷牆”(wall of separation between church and state)傑斐遜總統。

歷史學家認為,一段磨合過程,美國開國共和理念是基督教信仰和蘇格蘭啓蒙兩者糅合。洛克契約論,以及蘇格蘭相關哲學家們美國建國影響於摩西或加爾文。,我們可以説,這批哲學家們思想是基督教土壤裏發芽生,但這於説他們理念是基督教。例如,洛克生長基督教環境裏,但是他徒弟們全都信基督。

公元413年,羅馬帝國,哥德蠻族攻破羅馬城時候,北非希坡大主教奧古斯丁開始寫作《上帝城》。基督教是當時羅馬帝國國教,但他基督徒信息是靈性,而非政治性,他沒有呼籲基督徒抵制異教,為基督教政治利益而戰。

他理念裏,“地上城”和“上帝城”同時存在。基督徒有兩種國民身份,他同時生活這兩座“城”中。他“地上城”是客旅,是寄居,因此他自我利益目標;他“上帝城”所盼望是“天上耶路撒冷”,這個世界沒有一條途徑,然而着上帝愛,他“地上城”愛心行事。

這耶穌基督説“凱撒歸凱撒,上帝歸上帝”,以及“愛人如己”是完全一致。奧古斯丁思想後來改教者馬丁路德和加爾文深化,成為新教傳統根深蒂固一部分。

今天話説,奧古斯丁意思是,你不要信任君王、共和國或政治人物,不要你終極價值和期望鎖定此;與此同時,你關懷是普遍,而非部落式,服務上帝。奧古斯丁高瞻遠矚到今天適用。

這個理念拿到今天多元社會,這兩個“城”交互影和溝通。溝通平台各種“公共空間”構成“公共領域”,公共領域裏溝通不是説話式信仰告白,而是雙方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