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霞牧師講道基督教】基督之家第五家Home |Christ |最近信息 |

保羅告訴我們教會中我們應當如何彼此相愛,我們家庭、社會上,如何這樣愛心推廣出去、如何去待人呢?腓力比書中告訴我們,凡事不可結黨,不可貪圖浮榮耀, 要存心,看人自己強,不可要顧別人事。

今天經文中,説到耶穌我們愛是「愛」,所謂「愛」説不管你人生有多,祂愛有多;即使你人生跌到谷底、走投無路,祂你身旁, 祂愛托住你。

多馬懷疑到相信,這其中轉變,是因為有耶穌他生命中介入,是因為他耶穌發生了生命關係。基督教信仰是關係性,很多時候我們對信仰疑惑…

今天我們討論三種我們信仰旅程和教會生活中會遇到挑戰,傷心失望和中,我們每個人樣面主耶穌提問,明天你是否愛祂?

聖經中,神是父親形象來顯現,不過以賽亞書中,有三處神母親形象來表露祂以色列人民關愛,賽亞面國內人拜偶像、為地上權力而打拼,

基督信仰理性現實之外,還包含了「屬現實」,這是你看不到、摸不到存在現實。如果你相信聖經,那你會相信神會人説話。今天我們來談談神如何人説話。

基督徒任務及職責,天上福音傳給別人,救恩帶給周遭人。保羅殉道前説「那仗我打過了」,我們傳福音時會受到挫折與嘲笑,我們是否因此放棄呢?

我們信仰,我們不是自我為中心偶像化信仰,而是神愛恩典關係中,神為主信仰。我們,因為耶穌,耶穌是唯一復活救主。 我們,耶穌,耶穌是教會唯一根基。

不要忘記,你是誰?(關國瑞牧師)

林肯沒有成為鞋匠,但成為總統,他品質忘記自己是鞋匠兒子,並引以榮。雖然他出身貧寒

有人説生命旅程像坐巴士一樣,旅程中有人會上車,有人會下車,每個人陪你時間,但是每個人會帶你感受結果。 不管結果如何,他們是我們同行天路夥伴。

衡量我們得恩典多少,不是看我們得了多少產業、有多少指數、不是我們經歷過多少神蹟,而是我們認識到這恩典背後耶穌並他釘十字架,這和我們生命有密切關係。

明天會不是靠唱,教會會不是靠講,一個人會不是靠吹,世界前途、我們未來,我們生命哪裡?只有復活主掌管著我們,我們明天會。

復活節可以説是我們基督信仰中節日,因為基督復活是我們信仰基礎。保羅書信當中,他談到基督從死裡復活能。

保羅是個使徒,是個人,説他自己是使徒中,我們信主後,是否能像保羅地看見自己,看見自己,還是開始膨脹,開以為是呢?

約翰回想四,五十年前後晚餐那一幕時。他記錄重點不是聖餐舉行,而是記錄了耶穌門徒洗腳。這裡重點不是洗腳儀式,而是愛服侍。

情況下,他會10分鐘內睡着。萊伊弟兄(不是他)講道時無法保持。而且他不是一個睡眠者。他會打鼾,但多數時候,他會睡到頭後仰,嘴角微開,香沉地睡着,我確定像他這種程度熟睡聽聽得到加百列號角聲。

禮拜結束後,我會站門口目送大家。萊伊弟兄會我點頭致意並説:“牧師,講道!”

我須誠實的説,當年身一個牧師,我這個傢伙深深冒犯了。如果多數會眾睡覺,我可能會認為問題出於我。但會眾裏有人沉浸於我講道。所以問題萊伊弟兄身上。

我結論是,萊伊是一個屬人,他神話語毫無興趣。基督徒應該視神話語才是。若有人情地和你分享福音,你怎麼有辦法睡着?

萊伊弟兄,你耶穌感到嗎?那什麼要來教會呢?你這樣偽裝中得到了什麼呢?

然後我和萊伊弟兄進行了一次談話。他告訴我,“我很感激你講道,年人。”然後他有點笑着説:“吧,是我醒着時聽到部分。如果你注意到我打瞌睡,我很抱歉…..”

(哦,我注意到了,萊伊,我怎麼可能不注意到呢!?)

“我吃這種該死藥,每個早上吃,我沒辦法保持。我努力了,但藥效每次能贏。”

當時年而我,聽完這段話後許得出了萊伊弟兄只是在他嗜睡找藉口結論。但這些年後,我了(一點點),我思索着會眾裏其他一些“專門主日睡覺人”。其中一個是單身母親、ㄧ個是職夜班員工、有一個正在接受癌症治療老人。我突然意識到,他們能來到教會並這裏睡覺,因為他們確實重視上帝話語。

他們之中多數人並不想睡着。他們並沒有看上帝話語;他們有了“身人類”會有行為。他們睡眠並沒有傳遞任何關於不滿我講道內容或輕視上帝愛訊息。,我喜歡看足球比賽,但多數星期天,每講完道感襲擊我時,我會看球賽看到睡着。

今天,我教會裏有位身患癌症先生,性命垂危。每週日我講道時候他會睡着一段時間。但是有他這裏是件事。他倚靠滿滿藥物來維持生命之前,我認識這個人,我知道他有多麼愛耶穌。

我知道我有講道開始時5到10分鐘時間,以及結束前段時間機會能他聆聽。因此,我會講道開始前5分鐘和後5分鐘放東西,加減餵養他一點。是一或兩句鼓勵話,當天經文有關東西,讓他進入睡眠前能咀嚼到。

是,他告訴我“他這一週、有幫助”部分當天講道整體信息完全一致。但他餵了他能消化東西。我知道他能吃下那麼一點點,是因為他喜愛神話語。

我們能超越內心,學習嗜睡會眾行為心裏去時,會發生令我們事。這樣練習改變了我觀點。我目標是要讓他整個講道過程中保持。我目標是他醒着時候,盡我所能地喂他。這是站他處境來愛他一種方式。如果連使徒保羅講道時有人能睡着(使徒行傳20:9),那你講道時會有人睡着。

上個月農曆年期間,一名名字是越南拼法華裔槍手一個華人主郊區大規模槍殺了11人。新聞和評論員討論這場悲劇美國亞裔社區影響,但美國華人教會很少有講道中提起這場悲劇。

時事新聞很少出現華人教會主日講道或公開聲明裡,這樣現象讓華人教會顯得普遍愛談時事美國教會有。

黃嘉生是一名現退休牧師和事工領袖,他位於南加州華人教會裡,牧師只在主日報告裡提及發生該地區槍擊案,建議會友們受這起悲劇影響人禱告。

「大多數弟兄姊妹好像沒有談論(這個事件),」黃牧師説。

美國多數華人教會於時事避而不談。對一些人來説,這是一個刻意而為決定,講台上避免提及政治主要是會友之間合一。他們擔心時事討論會使會友注意力分散或造成分裂。他們認為,週日聚會應該焦點放在敬拜、神話語和宣講福音上,這些事放在優先順序首位很,教會外發生事是次要。

「無論什麼時候,耶穌想聚焦總是福音,」密歇根州蘭辛(Lansing)一間華人教會擔任王星然説。「祂不想談時事、神學、政治問題而了福音焦點。」

延伸閱讀…

耶和華是神】 經文:詩篇46 講員:李霞妹師母- YouTube

主日崇拜Sunday Worship Service 家訊報告 …

他説:「我教會談時事,但我覺得我們回應時事時候,需要小心注意失焦負作用。」

統計數據表明,多數美國教會會講壇上談論時事。2020年,有41%福音派會眾回報他們牧師講道中提到種族主義問題。有超過三分之二會眾主日聽到牧師提及選舉(71%)及新冠肺炎(82%)。

研究人員分析了5,000多名具有代表性牧師15年內講共10萬篇講章。2020年報告發現,雖然只有1%講道提到了選舉,但有超過70%牧師講台上提及政治話題。

2022年Lifeway機構報告,多數(55%)新教教徒或他們政治觀點同一教會其他會眾。

學者楊鳳崗其1999年出版《美國華人基督徒:皈依、同化及認同感》一書做研究時,採訪了來中國大陸、台灣、香港和東南亞其他地區移民基督徒。他發現其中一個政治問題是中國和台灣之間關係,希望台灣中國統一人希望台灣成為獨立國家人之間有鋭分歧。

「每個人有自己政治立場,只是華人教會基督徒不能談論它,」楊説,他是普渡大學宗教及環球東方研究中心主任。「他們討論這個議題時,可能會導致辯論,而且無法達成任何共識。」

楊説,華人教會牧師們會用呼籲「為和平禱告」但提及任何細節方式,來維護教會,得罪任何一方。

楊教授書出版於25年前。如今很多美國華人教會會友大多數來中國大陸,但政治多樣性教會中存在,一些基督徒呼籲中國進行政治改革,另一些則支持共產黨領導現任政府。

一個教會裡,「有人為香港局勢禱告,結果有其他會友禮拜結束後馬上抱怨,」楊説。

博士論文主要研究美國華人福音派灣區牧師Andrew Ong説,中國政治形勢有關分歧,無論是於語言障礙、教育代溝,或是於「媒體」流行,華人移民不太可能像土生土長美國人那樣關注美國主流新聞。

Ong牧師説:「住華人社區華人移民認為是新聞,可能與《紐約時報》頭版新聞。」

「移民自身有視角,」楊鳳崗説。「是,他們美國看作是自己家,但他們中國或中華地區有關係親家人和親戚,所以他們世界那一部分有多情感投入。」

隨著近年來亞裔美國人攻擊事件增加,美國出生亞裔美國人基督徒能地做出反應及發表意見。但許多華裔移民基督徒領袖沒有加入這樣發聲。

華人教會和講英文美國教會社會問題關注和悲劇性事件程度,顯示了這兩個羣體間事工重點。一些移民教會人改去其他在乎此類事件教會聚會。

Ong牧師説:「我經驗,那些(教會時事關心)感到人離開他們教會,找到適合自己地方。」

延伸閱讀…

主日信息– 基督之家第五家Home of Christ 5

最近信息

美國華人基督徒言行程度上是受到敬主義塑造,因此強調「拯救靈魂」是首要任務,並其他一切視為傳福音幹擾。楊鳳崗認為這種神學佛教可能有某種程度關聯。

「佛教徒會説:『救贖你自身心靈有關。不要你周圍社會、政治或文化問題影響。你表達意見時,即是這個世界依戀,這成為你達到開悟境界障礙』。我認為華人基督教受到這類精神遺產影響,即『你成為一名宗教信徒,你得離世上一切』想法,」楊教授説。

華人移民教會領袖認為,牧師信息美國時事結,對自身會眾來説是有價值。

「講台上談論時事,可以給弟兄姐妹們一個符合聖經或基督教信仰引導,並且我們生活環境、社會和文化聯結。」印城(Indianapolis)華人教會西北堂秦路傳道説,「與此同時,如果講台過多談論時事,則不免講台新聞聯播、時事評論相混淆。」

住洛杉磯美南浸信會牧師陳道德説,牧養方面,教會領袖可以透過人們正在經歷事情例,指出他們情感及屬靈上需要,並將人們指引上帝道。

「某些時事事件可能帶來會友信仰上,所以有牧師講台上聖經視角進行解讀,是有意義。」陳牧師説。「講道法角度來説,發生、而且會眾知曉公眾事件,溝通效果上是,即使作為例證來引用某個公共時事事件,講台而言是祝福。」

同時,陳牧師擔心,若教會絲討論時事,會會眾釋放出什麼樣神學信息。

牧師是指基督教團體中,管理教務,主持各項禮儀、講道,專職牧養及照顧信徒神職人員。聖經原文用字牧羊人意。雖然羅馬天主教、正教會有類似職位,但「牧師」一詞中文語境中特指新教基層神職人員。英語中使用「Reverend」(意為「尊敬」)頭銜尊稱牧師。

牧師一詞源於德語pastor,而希臘文為ποιμην,與《新約聖經·以弗所書》(厄弗書)4:11有關,「他賜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有牧師和教師」(此處天主教思高本聖經翻譯「司牧」)。不過這裡原文中「ποιμην」扮演角色今天説新教牧師有所區別[1]。一段時間裡,基督宗教基層主管神職人員並稱為牧師,而是稱為司鐸、祭司(priest)。現在意義上「牧師」一詞起源於宗教改革時期。當時宗教改革領袖如加爾文、慈運理主張用牧師一詞(pastor)取代羅馬天主教司鐸(priest)稱呼。這新教「信徒祭司」理念有關。及後,老制及會眾制教會出現並設立主教聖職,牧師成為普遍基督教教會基層神職人員。

蘇格蘭系改革宗教會中按立教士稱「教師(Dominie)」,美國系循道宗則稱「」。聖公會持盎格魯大公主義教派有時會跟隨天主教習慣三級聖品制下第二級神職人員稱為「祭司(priest)」,而廣派聖公會和派聖公會有時會將牧師稱「Minister(會長)」。日韓地區部分運動教派使用「福音使(Fukuinshi)」一詞稱呼牧師。

新教,是清教徒背景所產生教派中,認為牧師(pastor)、(elder)和監督(bishop、overseer)指是同一個職位。主教制教派裡,牧師上一級是主教,下一級是會吏。而會眾及制度教會中,堂主任是教會主要決策者。

牧師可以經歷愛情和婚姻(部份教派或基督宗教團體存在修會制度,具有修會會士身份牧師需要遵守獨身、所屬教團服、不能擁有私人財產)。東亞或華人教會文化中,其妻教會稱為「師母或牧師娘」,其夫稱為「師丈」。

來説,每間新教教會有一名牧師。部份缺乏資源地區及華人教會,若教會缺少牧師會傳道人帶領;若傳道人無,執事或老所管理。有一些宗派或獨立教會神學理論中,認為牧師制度違背了信徒祭司教義,因此拒絕使用相關詞彙和教士聘用制度。

天主教會中基層司牧一職,稱為「本堂神父」或「主任司鐸」,具有神品神父擔任,主要工作為管理堂區並牧養堂區內「羊羣」(即信徒)。英語中稱為「parish priest」,美式英語中稱為「pastor」(與新教牧師同一單詞)[2]。

宗派教會,牧師學術資格持有一個神學院或大學神學系神學學士學位,但部份如聖公會、信義宗、改革宗教派會要求受職人讀或補充其屬教派神學院課程,同時,部分宗派容許女性可以成為牧師,但另一方面持保守主義教會明文規定或機制上出任牧師者只有男性。[3] 部份持基督教主義、主義神學、五旬節運動、靈恩派、浸禮宗、福音主義背景教會會按立或接受沒有神學學位或領袖牧師。有部份獨立教會否定神學院制度並接受神學生成為教士,推崇師徒制度或教會自行制定神學課程訓練準牧師。[4]一般而言,按立候選人教會推薦,幾名資深牧師組成委員會評審及格後按立,而牧師聖職身份具有終身性,但若其信仰或道德行為出現違反戒律情況,其所屬教會或教派是有權利褫奪其牧師銜頭。[5] [6]

堂主任(或稱主任牧師、會牧、牧師)為一所教會管理者。會眾多教會,有助理牧師、副牧師、傳教師、傳道師、傳道、助理傳道。部份教會缺乏專任者,而有顧問牧師或義務牧師。

小規模教會,是會友奉獻、配偶或自己在外兼職。

現今在線上遊戲及文學作品中,出現「牧師」一職業,如魔獸世界。線上遊戲中牧師是擔任治療者角色,藉由咒語和魔法達到補血、驅魔、復活功能。於其他職業多半是敵方帶來損傷,牧師是友方提供增益、治療,遊戲中角色扮演。

新興宗教,統一教基層神職人員稱為牧師。其他如山達基「牧師」,其性質完全。

梁發,首位華人基督教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