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中有關撒該悔改的講章】Repentance |爬上桑樹要看耶穌的撒該 |福音活頁 |

耶穌進了耶利哥,過時候,有一個人名叫撒該,作税吏長,是個財主。他要看看耶穌是怎樣人;只因人多,他身量,所以不得看見,跑到前頭,爬上桑樹,要看耶穌,因為耶穌從那裏過。耶穌到了那裏,抬頭,他説:“撒該,下來!今天我你家裏。”他下來,歡歡接待耶穌。眾人看見,私下議論説:“他到罪人家裏去住宿。”撒該站着主説:“主啊,我所有一半窮人;我若訛詐了誰,他四倍。”耶穌説:“今天救恩到了這家,因為他是亞伯拉罕子孫。人子來,要尋找,拯救人。”(聖經路加福音第十九章1-10節)

  撒該是聖經中一位傳奇人物。他是個税吏長,是羅馬政府收税高級官員,因為是一個,撒該非法手段從中搾取了大量財富,而成為當地財主。因此,猶太人他輕視和厭惡,看他罪人同等。撒該雖有高官職位,但他沒有知己朋友。他外表雖富有,有享受和許多娛樂,但沒樂,他內心是痛苦。
  撒該耶利哥收税時,聽到有關耶穌拯救罪人傳聞,故他希望有朝一日能見到耶穌,心裏生了渴慕主意念。內心盼望終於有可能成為事實了!這天耶穌要他所住地方,他把握機會,不顧一切要看耶穌。

  可是,撒該要見主,有種種障礙和困難:
  1. 他是税吏長。人看他是和罪人同等,令人厭惡,使他罪污,見主。
  2. 他是財主。錢財迷惑人心,使人難進天國;要捨棄錢財而見主,。
  3. 他是矮小。周圍耶穌人很多,使身材矮小他向前去,看耶穌。
  但,這些障礙和困難不能攔阻他。因為他內心沒有喜樂,所以促使他要見到耶穌。因此,他沒有因着自己矮小擠入人羣中而放棄見主,反而不顧自己是税吏身分,不管身上所穿戴華麗衣服,他跑到前頭爬上桑樹,要看耶穌。他不怕別人譏笑,不怕小心樹上掉下危險,總要見到主耶穌,他一個心誠情切見主人呀!

  然而叫他,是耶穌走到桑樹前停了下來,抬頭看着他;令他不敢相信,是耶穌知道他名字和他內心意念,且要住他這個罪人家裏。主耶穌是人類救主,祂願意住在你我的家裏,願意住你我心裏(聖經約翰福音第十四章23節;啟示錄第三章20節)。可惜人多願意接待祂。因着主的愛和憐憫,撒該回應主呼召,他“下來,歡歡接待耶穌”。主愛感動了他心,他悔改是:他願以四倍償還他訛詐人,願所剩賙濟人。撒該跟從了耶穌而蒙恩得救,成為主所人。

  撒該是一個愛財貪官污吏,於罪緣故,使他內心沒有喜樂而痛苦,因此他有見主決心,以及悔改歸主信心。他捨棄義財,隨主耶穌,顯出他悔改信主決心,所以主耶穌説:“救恩到了這家。”他脱離罪刑罰和權勢,他罪惡失喪中,主拯救出來,是何等人。

耶穌進了耶利哥,過時候,有一個人名叫撒該,作税吏長,是個財主。他要看看耶穌是怎樣人;只因人多,他身量,所以不得看見,跑到前頭,爬上桑樹,要看耶穌,因為耶穌那裡。耶穌到了那裡,抬頭,他説:「撒該,下來!今天我你家裡。」他下來,歡歡接待耶穌。眾人看見,私下議論説:「他到罪人家裡去住宿。」撒該站著主説:「主啊,我所有一半窮人;我若訛詐了誰,他四倍。」耶穌説:「今天救恩到了這家,因為他是亞伯拉罕子孫。人子來,要尋找,拯救人。」

今天福音書故事,是耶穌撒該故事。撒該是税吏長,不只是税吏,而是税吏長官,職位。一開始,撒該是一個人。他有錢,但他錢財大多來自詐欺。當時羅馬帝國統治著猶太人民,因此猶太人需要羅馬政府繳税。税吏們往往會超收幾倍税款,並中貪污,因此聲名狼籍,名譽敗壞,猶太人民唾棄。

然而撒該心中,出現了一道曙光、一顆種子、一種奇特好奇心。那是神種子,是神播撒我們心中。像某人釣魚撒下誘餌,魚兒吸引、終上鈎。因為神總是一切事上,踏出第一步。於神撒該心中播下種子,有人會問:「所以神撒該,我、別人嗎?」這種想法是錯誤。

神尋找每一個人,試著靠近我們,神種子播撒每一個人心中。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回應了神、不是每個人給予回應。耶穌並非單單尋找撒該,耶穌尋找當時場每一個人,但只有撒該回應了。當時許多人簇擁著耶穌,期待能大街上看耶穌一眼。他們全都感到,因為聽聞了耶穌事蹟、知道耶穌、知道耶穌行了許多神蹟。因此耶穌,眾人擠滿街道,爭先恐後地想看耶穌一眼。

如果我們閲讀聖希臘原文會明白,耶穌當時「穿梭」過許多街道,抵達那個城鎮。耶穌路徑是祂刻意安排,祂想要找到撒該。這鎮裡撒該和眾人來説具意義,但只有撒該方式回應了耶穌。

撒該來説,他得突破限制和困難,才能遇見耶穌。,是撒該社會地位,他既有錢,是高官,但聲名。另一方面是身體上限制,街道上擠人羣,站人們背後是看見耶穌,因為撒該。他看不到耶穌,因為許多人擋他前面,即使他墊腳尖,還是不夠。

撒該並認識耶穌,撒該只是感到。某個觀點來説,撒該靈魂感到,因為撒該知道耶穌是一位人,覺得自己沒臉見耶穌,或即使見到耶穌會不知所措、這些心理上障礙。

但是如果你心想做某件事,沒有任何困難能阻止你。撒該發現了一棵樹,他爬到這棵樹上,能樹上俯瞰街道。事實上,這棵樹別具意義,因為新約聖經中,多次提及這棵樹。其他場閤中,耶穌詛咒了這棵樹,因為這樹結果子(馬太福音21:18~21)。但即使壞樹上,能結出好。這撒該。

事實上撒該爬到樹上,他來説是羞辱。羣眾會看見這位有錢人、一位既是高官、卻又名聲敗壞人趴在樹枝上。大家會嘲笑他:「看啊!這個蛋想見耶穌!」因此,撒該會此付出代價、顏面盡失。撒該想見耶穌,但他並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這種感覺並是愛,是一種好奇心,是認識耶穌基督第一步。因為地撒該開始一步步、地接近耶穌。

其他圍觀者並沒有結出好(這是指那一刻,因為後他們是可能耶穌有回應。)他們等待著,想看見耶穌行神蹟。這時耶穌來到,抬頭望著樹上,喊出撒該名字。耶穌知道撒該名字,即使祂之前遇見撒該,祂知道我們每個人名字。耶穌有説些其他,他直接撒該説:「下來!今天我你家裡。」

什麼耶穌「」要住到撒該家裡呢?因為耶穌如此愛撒該,祂是撒該而來,因為撒該懷著些許好奇心。羣眾們都回應了耶穌小小的呼喚:「我一眼吧!」,但他們並沒有像撒該那樣。

有些人來到教堂,告訴我:「我現在受洗。」但他們連耶穌基督是誰知道,提聖三一、或其他基本神學。他們知道耶穌基督是誰,知道耶穌教導、知道耶穌復活了、知道任何有關耶穌事。奇特是,他們不但知道,「不想」知道。

我強調,撒該並沒有試圖鑽研哲學、或鑽研宗教律法,成為哲學家,撒該想要是耶穌本身。這基督信仰,基督信仰並非哲學,不是某種政治意識型態,來讓人們選擇跟隨某個政黨。基督信仰是「位格」(person)有關,那「位格」耶穌基督。

有些人會説:「我是東教徒啊!我會待在家裡,擺聖像畫,對著耶穌祈禱,我是東教徒啊!」這是錯誤。因為他們使基督信仰成為個人主義式意識型態,而且使聖像畫變成偶像。聖像畫確實可能變成偶像,新教改革宗反對那樣,如果人們錯誤方式、錯誤背景脈絡中使用它。因為他們聖像畫教會功能(ecclesiastical function)中分離出去,使得聖像畫身教會一部分而運作。你聖像畫教會分離開來,聖像畫會變成偶像。

因此撒該想要遇見耶穌基督本身。耶穌沒有撒該説任何譴責話,耶穌撒該説:「下來!」接著説:「今天我你家裡。」這是撒該想想不到,他此高興。我們明白,如果我們神踏出一,耶穌會我們踏出一大步。這麼多人擠街道上,撒該感到,但他原本預期,可能和耶穌説聲:「哈囉!」他預期情況這樣,會有接觸了。

但耶穌回應,令所有羣眾感到。我們看到羣眾耶穌態度,以及撒該態度。撒該不顧自己「面子」,克服了他身材矮小問題,能夠看見耶穌。這是出於一種好奇心,並沒有其他動機。但圍觀的羣眾開始竊竊私語、背後批評耶穌説話。

我們説神是温暖,像烈火。對那些心如純金人來説,神恩典融化了他們,使他們和閃亮。但是對另外一些人、那些心像雞蛋人,他們內心遇到神恩典,但變得。因此,撒該心來説,耶穌基督臨在、耶穌基督邀請,使撒該心中喜樂無比,他神仁慈融化了。

至於圍觀的羣眾,不但不為撒該感到,還反其道而行,開始控訴譴責、開始竊竊私語,反耶穌和撒該。他們抱怨説:「看啊!耶穌這位導師,要住到罪人家裡!」,撒該知道人們流言蜚語,他原本活人們閒言碎語中。他感到有些,但他無法避免這一切。

奧妙是耶穌並沒有譴責撒該。耶穌並沒有撒該説:「撒該,你要悔改!」耶穌沒有責備他做惡事。耶穌只是愛和仁慈,他説:「今天我你家裡。」是,撒該之前試著到聖殿禮儀,但於羣眾責罵他,撒該離開。但耶穌基督愛,耶穌基督臨在,完完全全地改變了撒該。

他跑耶穌前面,能夠自己家門口迎接耶穌。他見到耶穌抵達時,他耶穌説:「主啊!」看那!撒該此刻改變了,耶穌基督臨在和愛,觸動了撒該,使他徹底改變,使他悔改。撒該悔改,並不只是心底道歉,而是公開悔改,並他惡行造成損害,地修復原狀,盡可能地修復原狀。

撒該説:「主啊!我悔改!」於他悔改,而且他富有,所以他自己一半財產施捨人。悔改之前,他是一位人們身上不法苛税貪官。然而,施捨人並不是撒該「義務」。如果我們閲讀前一章聖經,記載那位富有少年人,耶穌這説:「來跟隨我」,但富少拒絕了。但是撒該,他毫無所求,半數財產施捨人。前一章富少憂憂愁愁地離開了耶穌,而撒該施捨了半數財產,心中喜樂無比,因為撒該變得富有憐憫。我們給予他人,我們獲得多,因為我們領受了神祝福,和內心喜樂。

眾人轟笑安靜下來, 見那人剩餘檸檬渣攥手中,然後用力握緊拳頭,有六滴檸檬汁滴進玻璃杯。觀眾一片喝彩, 闆情願地1000美金支票遞那個瘦子,他上下打量一番,問道,

那人回答, “不是,我…税務局 (IRS) 工作。”

路加福音十九章這段聖經,是關於一個羅馬政府税務局工作人, 他這段聖經故事主角—撒該。巧合是,有人送他一個名字, 叫IRS:

“耶穌進了耶利哥,過時候,有一個人名叫撒該,作税吏長,是個財主。他要看看耶穌是怎樣人。只因人多,他身量,所以不得看見。跑到前頭,爬上桑樹,要看耶穌,因為耶穌從那裏過。” (路19:1-4)

這是耶穌後一次進入耶路撒冷, 擺祂面前是十字架。

耶穌進了耶利哥, 有一個人, 名叫撒該, 他聽説耶穌路過這裏, 他想要看看耶穌。撒該是税吏長, 聖經告訴我們他是一個財主。税吏, 是羅馬人佔領以色列後, 羅馬政府服務, 自己百姓徵税。他們自己百姓恨, 正統猶太人蔑視, 抗日戰爭時期漢奸。

漢是人人痛恨, 中國內戰時期,國共兩黨完全對立,但抗戰結束後, 國民黨政府所列漢奸名單, 共產黨照收, 進行嚴厲打擊。

撒該不僅是税吏, 而且是税吏長, 是上層官員。他們例定數目後額外徵税, 進入自己腰包, 壓榨百姓, 中飽私囊。

所以, 撒該是一個富有人,但撒該並樂。

有人研究錢財關係。統計,美國人年收入8萬以下家庭,錢財增加,指數增加;年收入8-12萬家庭,指數收入增加基本處於水平狀態;超過12萬者,收入增加,指數反而下降。

撒該是個富有人,但他一點兒樂。他受人歧視, 人憎惡, 內心空, , 孤獨, 。他生活中缺少什麼(something was missing in his life)。缺什麼樣呢? 他需要友誼, 需要朋友, 需要接納, 需要,需要喜樂,需要愛。

因此, 他聽説耶穌過, 決計要看看耶穌, 他心中暗忖:耶穌是誰? 什麼那麼多人跟隨祂? 聽説我一個叫馬同行放棄了他耶穌,聽説祂能醫治病人, 使死人復活, 五餅二魚餵五千人。是, 聽説祂和税吏娼妓罪人做朋友, 慈愛待人, 接納任何唾棄人。

撒該決計要看看耶穌,但他有兩個障礙, 使他接近耶穌。

第一, 撒該身量, 擠人羣中, 前面人擋住他視線, 自己名聲, 沒有人主動他讓路, 讓他可以走到前面去看看耶穌。

有一個身材矮小牧師開玩笑説, “我到天堂時候, 我第一件想要做事, 不是去見主耶穌, 我要找到撒該, 和他比一比, 看我和他誰一點。”

第二, 撒該自卑感, 他深知自己是一個骯髒罪人, 而眾人傳説中耶穌, 是公義, 使他靠前。撒該自知是罪人, 害怕面對面見到公義主耶穌。

但撒該並沒有讓自身障礙攔阻,於是 “跑到前頭,爬上桑樹,要看耶穌。” (路19:4)

一個成人, 一個財主, 做出小孩子與身份不符舉動。猶太人多穿長衣, 好奇心驅使撒該不顧身穿長衣麻煩, 不顧體面, 不顧自尊, 不顧眾人目光, 大街上飛跑, 然後, 像小孩子一樣, 爬上桑樹。你爬過樹嗎?你能體會一個有身份成人大庭廣眾面前爬樹是什麼情形嗎?但撒該要看一眼耶穌,他顧不得這些了。

加爾文説過, “Curiosity and simplicity are a sort of preparation for faith.” (和是信心一種準備。)

耶穌説, “我告訴你們,你們若迴轉,變成小孩子樣式,斷不得進天國。” (太18:3)

撒該願意看一眼耶穌是他蒙恩開始。,撒該要看耶穌是,他想要弄明白,耶穌是誰?為什麼祂可以醫病趕鬼,祂可以廣施神蹟,願意和罪人交朋友。他想要知道,耶穌能夠滿足我心靈嗎?

“耶穌到了那裏,抬頭,他説,撒該,下來,今天我你家裏。” (路19:5)

耶穌耶利哥城中走過,耶穌走到樹下,祂突然停下來。撒該可能心態: 耶穌啊, 你什麼停下來呢? 你去吧, 讓人看見我這裏, 我多情啊, 你走吧, 我看見你了。

“抬頭”, 中文譯本人感覺是耶穌知道撒該在那裏, 好像是發現, 其實不然, 耶穌知道撒該這裏, 於是, 抬頭呼叫他説, “撒該, 下來, 今天我你家裏。”

哎,耶穌啊, 你走過去, 反而停下來, 而且叫我名字。

名字一個人, 你一個陌生地方, 人羣中間, 突然有人你身後呼叫你名字, 你會倍感, 兩個人距離一下子拉得。相反, 你有過這樣經歷, 一個老朋友, 某地邂逅相遇, 你怎麼想不起朋友名字, 那是令人事。

我教過書, 那時, 我地記住一起上課兩個班 90名學生名字, 我關心愛護他們每一個人, 於是和他們建立了師生情誼, 直到今天, 三十多年過去了, 我記得他們大部分人名字, 他們保持着終生友誼。

我們教會裏,我記住來教會每一個人名字,弟兄姐妹和學生們電話號碼記我腦海裏,可以拿起電話和他們打電話。

然而人頭腦是,一個人頭腦裏能夠記得住多少人名字和電話號碼呢?

但是, 你知道嗎? 那位宇宙王, 萬物主宰耶穌知道你名字, 知道我名字, 祂需要 Name-Tag(貼胸前姓名牌,人認識), 哪怕我們躋身於人山人海之中, 祂能萬人之中地呼叫你名字, 祂你我有出生之前認識你, 知道你。

“我坐下,我起來,你曉得。你遠處知道我意念。我行路,我躺卧,你細察,你深知我一切所行。耶和華啊,我舌頭上話,你沒有一句知道。你我前後環繞我,手我身上。” (詩139:2-5)

“雅各啊,創造你耶和華,以色列啊,造成你那位,現在如此説,你不要害怕,因為我救贖了你。我提你名召你,你是屬我。” (賽43:1)

“我你造腹中,我曉得你。你未出母胎,我你聖。”(耶1:5)

主耶穌呼叫撒該名字, 充滿着和。不僅如此, 耶穌要和他坐席吃飯。

撒該是一個税吏, 是一個罪人, 猶太拉比文學裏, 税吏搶劫者歸為同類, 他們允許作證。任何人會邀請這樣人到你家裏, 人會到他家裏作客, 不用説要税吏吃飯。

四本福音書中, 這裏是唯一一次, 耶穌自己主動説, 要到別人的家裏去吃飯。這樣事件非同小可, 你撒該本人和眾人反應可以看出來。

撒該: “他下來,歡歡地接待耶穌。” (路19:6)

眾人: “眾人看見,私下議論説,祂到罪人家裏去住宿。” (路19:7)

“法利賽人和文士,耶穌門徒發怨言,説,你們什麼和税吏並罪人吃喝呢?” (路5:30)

“有税吏來要受洗,問他説,夫子,我們做什麼呢?翰説,例定數目,不要多取。” (路3:12-13)

“耶穌説,我告訴你們,税吏和娼妓,倒你們進神國。因為約翰遵着義路到你們這裏來,你們不信他。税吏和娼妓倒信他。你們看見了,後來是不懊悔去信他。” (太21:31-32)

税吏和娼妓, 人所厭惡, 主耶穌他們, 他們吃喝。

吃飯, 代表一種關係、感情、:

“看哪,我 (耶穌) 站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開門,我要進到他那裏去,我他,他我坐席。” (啓3:20)

請思考一個問題:是撒該尋找耶穌, 是耶穌尋找撒該?

一個罪人, 主恩手觸摸, 煥發出新生榮光!

“撒該站着,主説,主啊,我所有一半窮人。我若訛詐了誰,他四倍。” (路19:8)

撒該, 這個名字含義, 本來是, 公義, 因此這個名字包涵着父母期望, 但撒該顯然辜負了父母期望, 成了一個, , , 骯髒, 冷漠罪人, 內心罪惡, 吞噬了他, 只有空虛和陪伴着他。現在, 這個無望罪人, 因為遇見了耶穌, 他生命完全改觀了: 喜樂、憐憫、公義回到了他心中。

延伸閱讀…

福音活頁:爬上桑樹要看耶穌的撒該✍孔祥民

撒該的悔改:今天救恩到了這家Zacchaeus’ Repentance

“主啊,我所有一半窮人。我若訛詐了誰,他四倍。” (路19:8)

席勝魔(稱為是毒品宣戰先鋒)堅信,要消滅惡性犯罪,固然可以運用教育、社會、輿論和司法力量,但方法過於鼓勵他接受耶穌基督進入他心,使他裏頭有耶穌生命。因為有了生命,會有生活。

中國政府官員貪污腐敗不止,反腐反腐,腐,無官不貪,令政府高層頭疼。法律制裁、報章宣傳、媒體曝光,説是治標治本方法。若是貪官一個個接受耶穌基督,他們像税吏撒該一説,“主啊,我所有一半窮人。我若訛詐了誰,他四倍,”貪污腐敗自動根治了。

撒該換了一顆新心, 他學會了憐憫貧窮人, 知道將自己所有他人分享, 為昔日過犯錯誤認罪悔改, 並且願意主動賠償。

撒該昔日聚斂財富時,他並樂;如今願意拿出一半分窮人,心中樂無比。這怎麼可能?這不合邏輯呀!

但主耶穌那裏,卻主耶穌邏輯。因為主耶穌自己説,“施比受。”(徒20:35)

“眷顧了。他遭日子,耶和華搭救他。” (詩41:1)

“憐憫,借耶和華。他善行,耶和華。” (箴19:17)

1 耶穌進了耶利哥,過時候, 2 有一個人名叫撒該,作税吏長,是個財主。 3 他要看看耶穌是怎樣人。只因人多,他身量,所以不得看見。 4 跑到前頭,爬上桑樹,要看耶穌,因為耶穌從那裏過。 5 耶穌到了那裏,抬頭,他説,撒該,下來,今天我你家裏。 6 他下來,歡歡地接待耶穌。 7 眾人看見,私下議論説,他到罪人家裏去住宿。 8 撒該站着,主説,主阿,我所有一半窮人。我若訛詐了誰,他四倍。 9 耶穌説,今天救恩到了這家,因為他是亞伯拉罕子孫。 10 人子來,要尋找拯救人。

大部分人知道自己有何問題,因着面子問題而無法去面對及改過。若能以生命影響生命,信徒突破自己,世俗方法來對待別人,悔改人才會增多,人人關係會趨友愛和睦。

一、撒該身處環境:拒絕,定罪(19:2-4,7)

耶利哥是一個和城鎮。它坐落但谷,人們若要耶路撒冷去,有可能會這個城市。耶利哥交通,有水路可達約但河以東。這裏有一大片棕樹林,而聞名世界香油樹,使方圓數裏洋溢着一片香氣。城中玫瑰園知名。人喜歡稱“棕樹城”。有人稱,“巴勒斯坦之所”。羅馬人這裏棗子和香油銷售到世界各地,聞名於世。

這些因素促使耶利哥成為巴勒斯坦課税中心之一。我們提過税吏徵課税,他們聚歛得來財(路5:27-32)。撒該他行業處於領袖地位;他是人所憎惡人物。

耶利哥雖然出產,但是是一座受咒詛城市。聖經記載,“當時,約書亞叫眾人起誓説,有興起重修這耶利哥城人,當在耶和華面前受咒詛。他根基時候,長子,安門時候,幼子。”(見書亞6:26)而且這個起誓雖然沒有《約書亞記》裏記載到是否應驗,但是後確實得到應驗,“ 亞哈在位時候,有伯特利人希伊勒重修耶利哥城。立根基時候,喪了長子亞比蘭。安門時候,喪了幼子西割,正如耶和華借兒子書亞説話。”(見王上16:34)所以以色列人中認為耶利哥是一個城市。

耶穌這次去耶路撒冷是祂第三次,後一次去耶路撒冷,而前兩次,聖經沒有記載祂去耶路撒冷時候,有耶利哥。所以我們認為耶穌這一次是要耶利哥。

2.  第二節,聖經引出了一個叫撒該税吏長,而且是個財主。

我們前面講過有關聖裏“財主”這兩個字用法,基本是貶義。前面一章(第十八章)耶穌告訴我們,“駱駝穿過針眼,財主進上帝國,還呢。”然而這段文裏,我們堅信耶穌要教導我們,“人不能事,上帝能。”(參見路加18:27)

撒該這個人,全部聖裏只有在這一段文裏提到。路加這裏記載了耶穌他一段事例不是。

聖經記載撒該是一個税吏長。什麼是“税吏長”?我們前面介紹過什麼是那個時候税吏。我們知道聖經所記載這件事是發生耶利哥,而撒該是耶利哥税吏長,那他統管耶利哥地區一切税務。税吏應該不是直接老百姓收税,直接找納税人收税應該是税吏事。撒該是税吏長,是高高在上。這樣話,我們想象他如一個貪官,而税吏是他手下貪官。他完全有權指使手下税吏到那一家去敲詐勒索,所得錢財是不是分給手下税吏沒有人知道,因為羅馬人並沒有宣佈哪一個人該交多少税確實數字。

説時耶利哥經濟,對税吏來説,敲詐勒索地方可得。所以作為税吏撒該,這種敲詐勒索壞事做得很多。

我們完全可以設想,撒該雖然有權有勢,而且很富有,但是他是眾矢之,人們他恨之入骨。他如中國抗戰時期一個漢奸。如果不是羅馬人他後面他撐腰,人們會找機會教訓教訓他。

3. 撒該雖然有財有勢,但是他身量。

這個時候耶穌名聲廣傳,祂行神蹟奇事以色列人中傳開。雖然耶穌帶了祂十二個門要到耶路撒冷去,所以聽聞耶穌來到了耶利哥,耶利哥出來圍觀耶穌人很多。

撒該聽見耶穌要耶利哥消息,所以他想要看看耶穌是怎樣人。撒該聽説了耶穌行神蹟和祂教導,願意接待罪人耶穌有敬仰心。但是這個時候,那麼多的羣眾街上要看耶穌,他這個個子顯然是吃虧了。説,撒該所有權力不到大街上,而人們找不到報復他時候。有這樣一個機會是人們有了一個報復機會,他這個個子擋眾人後面,讓他沒有辦法看到大街上情況。説人擠人情況下,有人會地捅他兩下,他個有説不出。

撒該於平時狐假虎威,羅馬人名義欺壓自己老百姓。他是沒有什麼朋友會出來幫他忙,他擠到前面去。

面人們阻擋下,撒該沒有改變他要見耶穌心,而是積極想辦法要見到耶穌。

我們説,撒該想看到耶穌心,上一章所提到那個瞎子。那個瞎子路旁呼求,“衞子孫,可憐我!”人們責備他,他做聲後,他反倒地喊叫,“衞子孫,可憐我!”而撒該人們擋住他,讓他看到耶穌時候,“跑到前頭”,耶穌要路邊,“爬上桑樹,要看耶穌”。

這裏,我們知道,撒該不是盲目地找一棵樹爬上去。他是動了了腦子,考慮了耶穌會哪個方向走,然後跑到前頭,人羣有想到地方,大眾跑多路,選定了一棵樹,爬上去耶穌過來。你説嗎?但是,仔細想一想,既然人們擋住了撒該視線,撒該平地上連耶穌身影看不到;況且,當時耶利哥城,沒有像現那樣市政規劃,道路知道是怎麼彎彎曲曲呢。撒該怎麼有可能來正確地判定耶穌是哪一個方向走呢?

我們看法是:撒該思索有什麼辦法能夠見到耶穌時候,上帝知道了撒該心思意念。若不是聖靈帶領,我們覺得撒該是沒有辦法知道耶穌會哪一條路走。

延伸閱讀…

路加福音第十九章短篇信息

撒該和僕人的故事- 路加福音的故事-

説,身為税吏撒該,大眾面前爬樹是不是很不得體?爬樹來説,是些小孩做事,哪有上了年紀,而且還是有個官銜人做這樣事?雖然聖經沒有記載,但是我們相信周圍那些看到撒該爬樹人會笑話撒該。顯然,撒該這一些顧上了,因為他要看見耶穌。

另外,那個時候以色列男子是穿袍子。穿着袍子爬樹是。但是撒該寧可袍子弄要爬上這棵樹耶穌。這裏,我們看到撒該能夠看到耶穌,不顧眾人阻擋,不怕他人取笑,不管是不是會衣服弄,要達到看見耶穌目的。

撒該雖然有錢財,處在行業中領導地位,但是人們憎恨,心裏是空,黑暗,希望有上帝那裏來愛領到他身上。他多次聽到這位是行神蹟,而且樂意接待罪人和税吏耶穌,但是他深知自己罪大惡極,不是普通税吏。自知不配耶穌話,覺得能夠躲邊上看到耶穌滿足。

是,撒該是有財產,相信他是貪財,不然他可能到這個地步。但是財產並不能你帶來。我們説錢可以買豪宅,但是買不到家庭;錢可以買豪華的牀,但是不能買到安逸睡眠;錢可以買到山珍海味,但是買不到食慾;錢可以買到各種健身補品,但是買不到身體;……

撒該應該是一個人,他為人使他沒有朋友。撒該缺錢,不是沒有勢力,但是錢財和勢力不能填滿他心裏空。他是來找耶穌,要填滿他心靈空虛。

4. ,耶穌確實來到了撒該爬樹前。耶穌抬頭看到了他,並且開口他説話。

要知道,古代路是泥巴路,沒有柏油馬路,沒有水泥路,所以路面是高低不平。我們農村田埂上走路時候,我們眼睛需要看着地面,要看仔細有沒有坑坑窪窪地方,以防腳扭了。我們走柏油馬路,或者水泥路上時候,我們眼睛是向前看,因為我們擔心路面會有不平情況。但是我們會任何道路上行走時候是抬着頭,眼睛上看。

聖經記載,“耶穌到了那裏,抬頭”。顯然,耶穌是有意這一個地方,這一個時刻“抬頭”。我們知道,撒該是爬樹上,看着主耶穌走過來,但是是主耶穌主動抬頭,看撒該。

撒該是爬樹上,可以説是躲樹後。這個景象,讓我們想起了,當亞和夏娃犯了罪後,聽到耶和華上帝聲音,藏樹木中,躲避上帝面。但是上帝來尋找他們,呼喚説,你哪裏。(參見創世紀3:6~9)

耶穌撒該四目後,耶穌説,“撒該,下來,今天我你家裏”。

我們前面説過,撒該名字是這段聖裏提到;整本聖裏沒有其他什麼地方提到過撒該名字。説,撒該應該是一個陌生人。

但是耶穌看到撒該時候,耶穌並沒有問任何問題,諸如我們遇見一個陌生人常會問問題,“你是誰啊?”“你什麼要爬樹上?”

耶穌是開口,直接叫了撒該名字!

耶穌在世界上時候,行了很多神蹟,有很多人來求見祂。但是一個以前從未有過任何接觸人,而是耶穌開口直接叫了方名字情況,好像這是聖經記載中唯一一次。

我們前面談到了,撒該是一個人、是一個敲詐勒索惡人、是一個完完全全罪人。但是,那一天,他決定要來見耶穌,而且見到耶穌罷休,是要填補他心靈虛空。

我們信上帝是全知上帝,是知道我們一切心思意念上帝;聖經告訴我們, “若有人愛上帝,這人乃是上帝所知道。”(見林前8:3)所以耶穌知道撒該心裏在想什麼,耶穌知道撒該願意改變心。

耶穌講,牧人了一隻失去羊,寧可撇下另外九十九,要那迷失羊找回來比喻後,告訴我們説,“我告訴你們,一個罪人悔改,天上要這樣他歡喜,九十九個不用悔改義人,歡喜。”(見路加15:7)

撒該如一隻迷失羊,魔鬼誘惑了,犯了罪。如今因為聽到了耶穌基督,他有了悔改心,要來見耶穌,耶穌能嗎?

一個人悔改,是心裏開始。你心轉變了,你行動會轉變。如果你心沒有轉變,雖然行為上有所收斂,但是會犯罪道路上滑下去。因為人行為是心來決定。

耶穌看到撒該心轉變,他再也不是一隻迷失羊了。

聖經告訴我們,耶穌説,“我是牧人。我認識我羊。”(參見約翰10:14)“名字叫自己羊”。(參見約翰10:3)雖然撒該這以前沒有見過耶穌,但是耶穌知道了他。

5.  於耶穌説,“今天我你家裏”,撒該反應。

聽到耶穌這麼説了後,我們看到聖經記載了撒該做了四件事情:

(4)説主耶穌説,“主阿,我所有一半窮人。我若訛詐了誰,他四倍。”

我們知道什麼耶穌要住撒該的家裏,但是撒該行動上,我們可以明白耶穌用意了。

這之前,撒該以為像他這樣惡棍,能夠見到耶穌了,因為他聽説耶穌願意接待罪人,接受税吏馬太祂門。以前只是風聞耶穌,如今他體驗了耶穌。

我們信上帝,不僅讓我們聽牧師講道時候聽到上帝憐憫,而且讓我們歷祂。只要我們有像撒該那樣追求心,上帝會讓我們體驗祂。

撒該在外觀上是有錢有勢,但是內心是虛空,。現在他是歡歡喜喜,因為有耶穌他同在。

聖經沒有告訴我們,上帝會使我們發財或者掌大權,但是上帝答應我們有屬天。如今,撒該得到了,他是一個歡歡人了l

撒該本來因為敲詐勒索,幹一些不可告人勾當,如果沒有羅馬人撐腰,他是大大方方地站眾人面前,生怕人們他報復。現在,他可以坦然地站耶穌面前,因為他悔改了。

我們知道撒該思索如何才能見到耶穌時候,心裏有了悔改心,但是沒有公開表示他心意和決心。我們信上帝是一位願意加添我們信心上帝。馬可記載了一個父親,他一個鬼所附孩子來求耶穌。耶穌告訴他,“你若能信,信人,凡事能。”這父親流淚地説,“我信,求主幫助。”耶穌幫助他,鬼他兒子身上趕了出去。(參見馬可9:17~27)

耶穌撒該説話,大大地增加了撒該信心。他眾耶穌説出了他悔改決心和賠償方法。

撒該耶穌説,“主啊,我所有一半窮人,如若訛詐了誰,他四倍。”

前面一章裏,那個年有錢官來見耶穌,要知道“該作什麼,才可以承受永生”(參見路18:18)。但是耶穌告訴他,要變賣他所有,分給窮人,要來從耶穌(參見路加18:22),他憂憂愁愁地走了。

這段聖裏,耶穌並沒有撒該談任何經濟上問題,只是告訴他,“今天我你家裏。”撒該沒有來耶穌問有關永生問題,但是他倒是所有一半分窮人,而且對任何他訛詐了人四倍價值來賠償。

我們地知道,那個年有錢官是愛錢財超過愛永生;而撒該是能夠看到耶穌而感到興奮目的,他能做到經濟上割除自己“財主”頭銜。

一個人地接受了耶穌基督他個人救主,行為上有顯示。因為他是一個新造人了,事過,變成了了(參見林後5:17)。其實,一個人轉變,並不在乎聽了多少次道,不在乎領受了多少次聖餐,而於耶穌基督是不是進入了你心裏。

耶穌並沒有叫撒該要變賣他財產分窮人,是撒該自己提出來。撒該語氣,他不是説“我會所有一半窮人”,而是説“我所有一半窮人”。這是一種既成事實的説法,是沒有退路決心。

其實,聖經並沒有規定要賠償那麼多,聖經只是説只有破壞和搶劫,需要作四倍賠償(參見出埃及22:1)。若屬普通搶劫,而原來財貨不能尋回,兩倍賠償(參見出埃及22:4,7)。若果自首和賠償損失,那只要歸失物原來價值,五分之一(參見利6:5和民數5:7)。但是撒該四倍來賠償。一個重生得救之人行為應該是他信心相稱;撒該接受了耶穌他救主,對金錢態度上有相應轉變。接受耶穌基督他求主以前,撒該做是了錢財,是得到錢財;但是他接受耶穌基督他救主後,錢財他來説不是一項內容了。他在乎那些錢財了,不僅敲詐他人錢財,反而人有憐憫心了。他要救濟窮人和賠償以前敲詐勒索所得來錢財,來割除他那“財主”頭銜,要成一個從耶穌門徒。

耶穌説過,“有錢財人進上帝國,是何等哪。駱駝穿過針眼,財主進上帝國,還呢。” 聽見人説,“這樣,誰能得救呢?” 耶穌説,“人不能事,上帝能。”(參見路加18:24~27)

這段聖經開始,聖經描寫撒該是一個財主,但是到這段經文末了,顯然,撒該是得救了,是可以進入上帝的國。“財主”撒該轉變了,可以進上帝國了。人看來,這是可能,但是上帝讓這個人們認為可能事,變為可能了。因為上帝面前,沒有難成事。

(1)撒該是一位羅馬帝國服務税吏長,不僅敲詐勒索,而且是侵略者效勞,所以眾人心目中是一個道道地地罪人。以色列人棄絕他,願意撒該這樣罪人打交道,這撒該沒有什麼朋友一個主要原因。

現在耶穌説,祂要住在撒該的家裏。這引起人們騷動。當時以色列人忍為人耶穌是一個有號召力人,是眾人盼望領袖,而且目睹了耶穌所行許多神蹟奇事,他們要逼耶穌作王(參見約翰6:15)。所以大多數以色列人認為耶穌不是一個罪人。怎麼祂今天要到像撒該這樣典型罪人家裏住宿,這使人們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