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聖經詩籬六十三篇專題講道】Commerce |本週屬靈操練 |Loaded |

朋友、弟兄姊妹,我們一起來探討“學習親神”系列。題目是“渴想操練(1)”。今次題目中,我們會查考詩篇第63篇。讓我讀出經文,然後解釋一下,我們什麼今次和下次題目中讀這一篇詩歌。我們知道,這篇詩歌是關於親神一篇詩篇。

神啊,你是我神,我要切切地尋求你,乾旱無水之地,我渴想你;我慕你。我聖中曾如此瞻仰你,要見你能力和你榮耀。你生命,我嘴唇要頌讚你。我活時候要這樣稱頌你;我要奉你名舉手。我牀上記念你,夜更時候思想你;我心像飽足了骨髓肥油,我要嘴唇讚美你。因為你幫助我,我你翅膀下歡呼。我心地跟隨你;你右手扶持我。但那些尋滅我命人地底下去;他們刀劍殺,野狗吃。但是王必因神歡喜。指着他發誓誇口,説謊人口塞住。

我知道你是怎樣,但是我嘗試一些東西組合起來,無論是一個模型,或是一部電器,或是什麼東西,我需要兩樣東西。我打開箱子,所有配件取出來,放在我面前它們組合一起,我開始讀説書。説書裏指示總是一步一步。你知道,説書上總是展示一個插槽、一個拉環和一口螺絲圖片。那説書你展示一切,只是一個小部分。説明書上説:“這樣做。”然後下一步説:“這樣做。”

説書總是這地指示,除非我抓起箱子,看看箱子封面上圖畫,你是這樣做,否則我會完全迷失了。因為箱子封面上顯示了那幅圖畫,它我展示了整件物品,指出我接着要做什麼,而且激發我繼續下去。我説:“啊,如果五、六年後,我這部電器組了,我有一件東西看來像這樣,而且它功能像那個盒子所描述一樣,這不是好極了!”那幅圖畫鼓勵你。不僅如此,它不只是鼓勵你,某程度上説,它是指導你。因為有些時候,你看到整件物品,你實在可以看得,讓你知道你應該各個部分做什麼。另一方面,如果你只有那個箱子封面,如果你只有那幅圖畫,那麼,你打開箱子時,裏面全都是一件件配件,你會説:“哎喲!”你兩樣需要。

多年前,屬經歷或是説歷神,是一個熱門話題。那時候,我讀過一篇文章,談到只要你進入一家書店,走到一份暢銷書榜前面時,只要數數書榜上有多少本書書名是有“心靈”這個詞語知道了。我美國《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讀到一篇文章説,那時候,人們察覺到,如果你能某種方式書名上加上“心靈”這個詞,那本書可以多賣出百分之十五。那時候,人人屬靈經歷感興趣。

人人想進入屬歷裏,人人思考這方面題目。這是人們前沒有料到。多年前,沒有人會想到,那些講求倫理道德和行為主義宗教教會裏,出席人數下降,而那些重視經歷教會裏,那些談論神和超自然經歷教會裏,某種意義上説,數十年前新紀元運動取笑教會,那時候十分興旺。

所有宗教增長,佛教增長,伊斯蘭教增長,所有宗教增長。多年前,沒有人會明白或相信這種情況。人們渴求屬經歷。因為這樣情況,很多問題由此產生:“我怎知道我正在經歷神?”“我怎可以經歷神?”“我怎知道我正在經歷是體驗?”出現那種情況,部分原因是張揚宣傳。我認為很多到教會聚會人感到,你們有些人到教會多年了,停了一會去,而且沒有屬靈經歷。

你整個宗教信仰程度上只是一些信念、準則和行為守,有時候你火熱,那些行為守,有時候你鬆懈下來。但到了後,沒有任何事情使你可以肯定那是神一種經歷。你沒有這樣經歷。但是另一方面卻不是這樣。

另一方面,如果你走進基督教書店,你會看到書架上有很多書談到這方面;有基督徒着書,談到他們每天有這些不可思議經歷。他們“蒙福”,感到“膏抹”。他們使用類詞語,這些詞語充滿了整本書。他們有令人歷和啓示,以及突如其來意念,例如他們正在走路時候這些意念突然來到,而結果他們想要。你讀到這些描述,説:“我應該有這些經歷嗎?”你感到十分。此外,很多人展開他們基督徒生活。他們因此起來。

我岳母有五個孩子,我和太太誕下第一個孩子時,岳母説:“我要寫一本書,書名是《如何教養第一個孩子,像教養第五個孩子一樣》。”她説:“你看見第一個孩子,你擔心,但到了第五個孩子,你放鬆下來。孩子哭,孩子哭,那怎樣;是第五個孩子了。”可是,這是第一個孩子,你知道你會做什麼嗎?你會打電話其他有孩子人,問他們:“這種情況是嗎?”你知道嗎?“我孩子十四個月時候,只懂得説五個詞。這問題嗎?這是於平均水平嗎?還是水平以下?”我意思是,這樣發問是。你正在展開你基督徒生活時,你想知道什麼是。教會裏總是有很多這樣人。

這個引言不只是本信息引言,是整個“學習親神”講道系列引言。某意義上説,我們看了歷神那個盒子封面。我們之前講道系列看過摩西和燃燒荊棘、亞伯拉罕和那燒着火把、雅各和那位摔跤手,以及馬利亞和那位天使。這些是記述人永生神相遇記載。

這些人經歷神。這些是相遇。你需要看見這些圖畫,看時候像看着那個盒子封面。那個封面是令人鼓舞。它你展示你想哪裏去。它讓你知道何謂神相遇。但是切實去做時,你要怎樣做呢?我們需要説書。我們需要有人告訴我們:“這是歷神先決條件、障礙、操練和特點。這裏有些方法,讓你判斷自己感覺和經歷是基督徙經歷,還是經歷,抑或你誤導了。我們需要説書,需要盒子封面。

詩篇説書。詩篇是一個令人感到資源,因為你這裏有的是一本日誌。詩篇中有人裏面去描述歷神是怎樣。這不是一個故事,不是描述亞伯拉罕、撒拉、馬利亞或約書亞經歷了甚麼故事,而是有人坐下來裏面去神歷寫成一本日誌。

因此,我想接着串節目裏嘗試使自己温暖起來。我知道你是怎樣,但我有一個傾向,靈性上神同行和經歷神方面,日子,我會温暖起來,日子,我會變得冰冷。

天氣裏,我往往多時間、多力量,,真真正正去親近神,然後到了秋天有什麼事情發生,作為一位牧者,教會增長,我聖誕節過後,望着耶穌時會説::“嗨,很久見了。”嗯,我看見自己禱告生活開始變得越短,每天、每週是如此。轉冷時候,要取暖時機。

我想接下來幾次題目裏,查考幾篇詩篇─不是很多篇,而且不是每次題目查考詩篇。我們今次讀詩篇,是其中一篇詩篇。事實上,如果我們有多時間話,我可以告訴你關於這詩篇歷史,這是教會歷史上一篇詩篇。

這篇詩篇充滿了如何可以歷神原則。不只是知道有關神事情,而是認識神。我想今次題目裏告訴你基督徒經歷有什麼特點。因為每一個特點不僅是一個測驗,讓我們藉此可以明白什麼是歷神,每一個特點是我們自己測驗,看看我們是否方向走。每一個特點不僅是一個測驗,是一個操練。實際上,這是提升你神經歷一種方式。你明白嗎?每個特點是一個測驗,一方面,它告訴你什麼是經歷神,什麼不是經歷神;另一方面,它是一個操練。

延伸閱讀…

詩63 學習親近神(1)渴想的操練(1)(提姆·凱勒)

Specials Loaded Commerce

我想指出一個重點。你讀詩篇第63篇時候,它你當頭棒喝;順便一提,寫這篇詩詩人是衞,他説:

神啊,你是我神,我要切切地尋求你,乾旱無水之地,我渴想你;我慕你。我聖中曾如此瞻仰你,要見你能力和你榮耀。你生命,我嘴唇要頌讚你。

這是第一個原則,是我們會探討唯一一個原則。但我會告訴你,如何使它成為你自己一個測驗,並且成為一個操練。這是第一個特點:你渴慕屬事,這樣你知道自己找到神。此外,你感到自己離開神,這樣你知道自己正在神那裏去。朋友,請我仔細看一看。衞不是説:“神啊,我正在尋找你。”衞不是説:“如果你上面,如果你外面,我正在尋找你。”聖經有説,人找到神是因為人尋求神。聖經總是説,人尋求神是因為人找到神。除非神你相遇,否則你會開始尋求神。

聖説,雖然人們渴慕屬事,但實際上,我們生俱來心裏,我們心中天然習慣裏,我們試圖逃避那位真神。你聽到了嗎?聖説,人理所當然是有宗教傾向。使徒行傳第17章,保羅到了雅典,他站亞略巴古當中,那是聖經歷史上時刻,保羅説:“眾位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他説:“我看到一座壇,上面寫着‘未識神’。我想告訴你們,你們尋求這個‘未識神’是誰。”你看到,那一刻,保羅説是:“人們渴求神。”聖説,我們理所地需要神─我們預料周遭事情,所以有一種屬渴求,這種渴求某時某刻你生命中某處顯示出來。

聖説,每一個人屬靈上是飢渴,但聖經也説,因為罪緣故,雖然我們渴想神,我們渴望屬事,我們渴望那種經歷,但我們想要那位真神。我們沒有能力去尋求那位真神,那位聖經中彰顯自己神。因此,請留意詩人説第一句話是:“神啊,你是我神。”這意味着衞神是一個立關係中。他稱神“我神”。你一生中,你可以稱多少人“我”呢?你可能完全認識我,即使你題目中看過我分享,你可能知道任何有關我事情,但如果你無意中聽到我別人談話,例如提到“我”嘉麗或“我”衞時,你會猜到這些人是我妻子或姊妹或兒子或女兒,諸如此類。

除非你某人關係,並且這個關係有信心,否則你會使用“我”這個詞語。你看見大衞一開始便説:“神啊,你是我神。”這表示他神建立了個人關係。他説:“我要切切地尋求你。”這句話是可以理解,並隱含其中。什麼是因,什麼是果?聖經不是説:“因為我尋求你,所以你是我神。”,聖説是:“因為你是我神,所以我尋求你。”

你感到飢渴時,你知道你遇上了真神。你感到飢渴時,你知道你遇上了真神。你有點兒感到飢渴時,你知道你某程度上遇上了真神。兩者息息相關。你感到有一種熱情,有一種飢餓。我另一個方式來説。明白這一點是。感覺神沒有你同在,並且沒有神同在而感到滿足,是一個證據,證明神觸動你。換句話説,你感覺神沒有你同在,你渴望那種沒有神同在感覺過去。感覺沒有神同在,要去感覺神同在。如果神有臨,如果神沒有你生命中動工,你可能理智上知道神沒有同在,但你渴望祂。

延伸閱讀…

本週屬靈操練(5-31-2009) 操練身體,益處還少;惟獨敬虔

目錄

你怎知道你遇見了真神?即使像這樣討論,像這樣講道,會開始使你説:“啊,是。我渴想神。我想感覺到祂,我想看見祂,我歷祂。”你知道嗎?是,你深深感到神沒有你同在,神你生命中臨在。這個特點。

現在,讓我解釋一下,我只是地解釋。我只是你一個基本概念。我嘗試喚起你飢渴。有人説:“吧,你剛才説,屬靈追尋是基督徒經歷標記。你説,每一個人正在作出屬尋索,但這需要神我心裏動工,我帶到一個地步,讓我追求那位真神。那麼,我怎知道我是否正在追求那位真神呢?”嗯,答案這裏。

十八世紀美國神學家愛德華茲(Jonathan Edwards)他著作《信仰深情》(Religious Affections)中,闡述了他認為屬經歷標記─我讀到這書時候,看見它這篇詩篇參考經文,令我深受影響,因為衞身上看到那證據,證明他是真真正正地追求神。

第1節,衞説:“我渴想你;我慕你。”中文聖經新譯本這一句譯作:“我心,我身,渴想你,切慕你。”有人説:“,我們怎知道衞是追求那位真神?”衞説:“我聖中曾如此瞻仰你,要見你能力和你榮耀。你生命,我嘴唇要頌讚你。你生命。”

聽着,每我們開始尋求神,一開始時候,我們開始説:“啊,我知道,我想成為基督徒”,或説“我想到教會去”。你第一次神踏出第一步時,總是説:“但我此沒有想得夠透徹,所以我正在兩面下注─但事實上,我們神那裏去,總是因為我們想生命中得到一些東西,我們希望神足以那東西賜我們。我們總是這樣開始。有些人想理智上肯定一點,所以説:“我想尋找神,使我知道我生命是有意義。”有些人面對一些問題。有些人説:“我。”有些人説:“我需要,所以我尋找神。”這是完全沒有問題。但這不是你找到神一個標記。

這不是基督徒經歷標記。這不是衞這裏談到那種尋求,不是那種飢渴。一開始時候,我們尋求神,希望得到我們認為可以使我們變得完全那些東西。我們説:“你知道,我是多麼,所以,如果我認識神,我會感到。神會一些人帶進我生活中。神會答允我禱告。”或説“許神會我想要東西賜我。我希望神足以我想要生活賜我。”

因此,我們尋求神。但是你找到神後,出現變化了。是程度變化。衞一開始可能是這説:“主啊,如果禰愛我,不要讓我敵人打敗我。如果禰愛我,不要讓我小兒子死去。如果禰愛我,求禰幫助我贏得這場戰爭和整個戰役。如果禰愛我,求禰保護我掃羅追殺。如果禰愛我……”我意思是,衞一開始時候肯定是説:“神啊,如果禰愛我,求禰我一個生命。”但是他真真正正經歷了神後,他開始察覺到:“你生命。”衞歷了神,他説:“如果我得到禰愛,我生命裏需要任何別的東西了。只要我得到禰愛,那生命了。”

我怎麼説呢?愛德華茲是這説:“屬靈經歷標記,你因着神自己而神感到滿足,不只是神賜你處而神感到滿足。”

這衞正在説。衞説:“我發覺只要我經歷了神,我想要任何別的東西。只要我有神愛,只要我有神尊榮,只要我有神榮耀,只要我有神智慧,只要我有神恩惠,我需要討任何人歡心了。只要我有神愛,我需要任何別的東西了。”,衞開始歷神,因着神自己而神裏面得到安息,不是神賜他東西而神裏面得到安息。找到神人知道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