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然回首基督教】驀然回首 |重獲平安 |驀然回首 |

  古往今來,許多尋道者人生道路上,馬忤斯經驗複,地發生。但許多人一生,並沒有察覺,未能回首,覺悟。卻著頭,索然寡味地咀嚼著眼前食物。有人能一瞬間,改變了他一生。

  彼得拔刀砍掉大祭司僕人耳朵時,殺氣騰騰,護主,置個人生死於度外。但一路兵丁們主押進大祭司庭院,火光中兵丁們眼神與吆喝,以及大祭司庭中排出陣仗,彼得雄心銷鎔。彼得猥瑣瑣地跟一些看人羣中,不但血氣鬥志全失,信心也已消磨殆盡。這時一個大祭司使女,認出了彼得,指認彼得那人(主)一夥,彼得否認:“女子,我認得他。”時有人指認:“你是他們一黨”,彼得説:“你這個人,我不是。”時後有人出來指認:“他是那人一夥”,他口音是加利利人。彼得隨口説出人習慣講謊言:“我曉得你説是甚麼”,但雞這時發出了喔喔啼聲,驚悚間,彼得回首,撞到了耶穌目光,“主轉過身來,看彼得。”(路二二:61)這雖只是驚悚一瞥,讓彼得想起主説話:“今日雞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認我。”彼得忍不住內心懊悔與,愴惶地奔出了大祭司宅院,放聲慟,哭聲掩蓋了晨雞啼聲。

  有人讀了老子道德經,拍案叫絕。呵,這聖裏説…“道德經”有八十一章計五千言,聖經中有些道理頗相吻合。莫非此人是神差來先知嗎?李聃這位思想家玄思雖暗合聖經,間接啟示。他思想伴你一路行來,直到你有一天,接觸到聖經中福音,你會眼睛一亮,悟出他一些話,雖聖經道理十分,但主話才是道路,真理與生命,若不藉著基督,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一四:6)。

  “看山不是山,看山是山”…“身是菩提樹,心是明鏡台,時時勤拂拭,使惹塵埃”,“菩提本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回首”…“罪人中我是個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提前一:15-16),“因為罪工價乃是死,惟有上帝恩賜,我們主基督耶穌裏,乃是永生”(羅六:23)。

  湖岸是青磚白牆古宅民居,倒影湖面上,自成江南山水畫。但是,這回走近湖面,地發現,湖面倒影變成碧綠荷葉,幾朵粉紅色荷花點綴其上,有幾朵花蕾,包裹得,攢著勁兒,蓄勢待放。有活潑蜻蜓上下翻飛,穿梭期間。「小荷露尖尖角,有蜻蜓立上頭」,我們四個人,同時脱口而出。  「人間四月芳菲盡」,春天花,時間次第開放,讓人有點跟不上腳步。索性芳菲盡之後,、坦然下來。但,要去對付那討厭毛絮,漫天飛舞、無孔不入,還是少不了。直到毛絮遠去,初夏來臨。  夾竹桃、淩霄花,這個季節一一露出芳容。社區裏合花是一景,書房窗前,一朵朵盛開粉白相間小花,微風中隨層層綠葉翩翩起舞,誰説人間四月芳菲盡呢?有梔子花,藏綠色叢中,靜悄悄地散發出初夏獨有香味。之擦肩而過,心領神會。  花期長、內斂謙遜、得住風雨,是這個季節花卉特點。不用憐香惜玉,她們頂得住梅雨季風雨,開得含蓄張揚,骨子裏活潑,呼朋喚友裹挾綠葉中,帶着瀑布生命力,敍説着屬於六月朝氣。  六月花卉,開得獨立、、有個性。是意間回首,是中縷縷。

  「人間四月芳菲盡」,春天花,時間次第開放,讓人有點跟不上腳步。索性芳菲盡之後,、坦然下來。但,要去對付那討厭毛絮,漫天飛舞、無孔不入,還是少不了。直到毛絮遠去,初夏來臨。  夾竹桃、淩霄花,這個季節一一露出芳容。社區裏合花是一景,書房窗前,一朵朵盛開粉白相間小花,微風中隨層層綠葉翩翩起舞,誰説人間四月芳菲盡呢?有梔子花,藏綠色叢中,靜悄悄地散發出初夏獨有香味。之擦肩而過,心領神會。  花期長、內斂謙遜、得住風雨,是這個季節花卉特點。不用憐香惜玉,她們頂得住梅雨季風雨,開得含蓄張揚,骨子裏活潑,呼朋喚友裹挾綠葉中,帶着瀑布生命力,敍説着屬於六月朝氣。  六月花卉,開得獨立、、有個性。是意間回首,是中縷縷。

  夾竹桃、淩霄花,這個季節一一露出芳容。社區裏合花是一景,書房窗前,一朵朵盛開粉白相間小花,微風中隨層層綠葉翩翩起舞,誰説人間四月芳菲盡呢?有梔子花,藏綠色叢中,靜悄悄地散發出初夏獨有香味。之擦肩而過,心領神會。  花期長、內斂謙遜、得住風雨,是這個季節花卉特點。不用憐香惜玉,她們頂得住梅雨季風雨,開得含蓄張揚,骨子裏活潑,呼朋喚友裹挾綠葉中,帶着瀑布生命力,敍説着屬於六月朝氣。  六月花卉,開得獨立、、有個性。是意間回首,是中縷縷。

  花期長、內斂謙遜、得住風雨,是這個季節花卉特點。不用憐香惜玉,她們頂得住梅雨季風雨,開得含蓄張揚,骨子裏活潑,呼朋喚友裹挾綠葉中,帶着瀑布生命力,敍説着屬於六月朝氣。  六月花卉,開得獨立、、有個性。是意間回首,是中縷縷。

2007年回台灣時,內心雀躍,因為越洋電話裡,母親鬆口,願意一起去教會,所以我期待即她分享信仰。而回孃家前一晚,我作了一個夢,夢中我父親兩人某間教堂一起作禮拜,聽講道唱詩歌。夢境,讓我醒來後印象。

父親願意踏入教會
回到孃家,愛説話母親改口願意去教會了,這下我,不知如何是好,見父親枯坐客廳一旁,問他:「爸,你要我去教會嗎?」向來宗教沒有熱忱且主觀意識父親,説:「!我你去教會。」我壓根沒想到他會一口答應,完全不費吹灰之力。想起了前晚夢,道上帝啟示我,要帶領我走一條路?
這樣,父親踏入了教會,一起到教會作禮拜。父親開口唱詩歌那一刻,我淚水泉湧而出。那一天起,我上帝禱告:「主啊!我我父親交託禰,我身處萬裏之外,為著種種因素,無法盡孝道時,求禰保守我父親。」我知道只要將一切交託主耶穌,這一生會有,因為主垂聽禱告,聽見我呼求。
後來,返回美國,聽母親轉述,父親有參加活動一陣子。有次穿西裝出門,説是要受洗,但母親後改口説她定。父親睡,每回致電回家,他入睡,而我總想著,受洗這事可能發生父親身上,於是幾年下來並追問。

家人選擇告別式
2011年底回台灣,發現父親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回美國後,禱告當中父親交託主。隔年三月底,收到一封簡訊:「姑姑,阿公過世了。」我愣了一下,這個會作好心裡準備、無法逃避事實,終於是來了。和母親話,準備飛回台灣。父親雖過世,我想見他遺容後一面。我提出父親去過教會,該教會聯繫一下,但於全家只有我信主,家人決定佛教儀式來送父親後一程。我在家,這需要家人一刻,我選擇他們決定,但一切擺在禱告裡,我深信一切結束,主有祂安排,他讓哀傷心靈,重獲。
起程返台,波士頓機場登機門口,我打了國際電話母親,電話中她禱告,願主安息父親靈魂,並賜母親家人心靈。我回台旅程要轉三段航班,國際段航班顛,遭遇到我前所未見大亂流,連杯中咖啡而出,乘客因此,但我讀著詩篇第二十三篇,內心無懼。後一段航班於日本成田機場出發,風勢,班機跑道上耽擱五時起飛,好不容易抵達台灣,是凌晨兩點半。

神一路開啟福音之門
早晨趕回孃家,與家人溝通瞭解時間表,確定火化與追思日期。母親地我基督信仰包容,一開始説我拿香,有兩場法會不用參加,她主動先向禮儀社服務人員誦經師父説:「我小女兒是基督徒!」我唯一參與一場誦經會裡,禮儀社工作人員先生碰面,簡先生温文有禮,地回答家人各樣問題。後我母親坐在眾人後頭,全程陪坐。我讀著聖經、默唱詩歌,心中為全家上帝禱告,懇求主救恩不要與我家脱離,保守我們看見那,離惡。
回台後幾天,適逢復活節 。我清晨五點醒來,想著今日將陪伴家人,無法到教會作禮拜。突然靈光一閃,帶家人作家庭禮拜?不管有幾人在家,幾人願意參與,就算到後只有我自己,我要孃家客廳化復活節讚美上帝、感謝耶穌、追思父親殿堂。兩個時後,我電腦上完成復活節暨家庭追思禮拜流程。
嫂嫂和姪女備要出門,我請她們留步片刻,一起作簡短的復活節和追思禮拜。她們應允後,我開始禱告,唱詩歌,紀念復活節意義,追思父親。結束後,嫂嫂擁抱了我。嫂嫂是佛教徒,有顆包容心,我以前沒想到可以將基督信仰帶入家中,但上帝可能化為可能。嫂嫂後來告訴我,她當時去拜訪她姊,姊是嫂嫂家中唯一基督徒,那日她們姊妹數人信仰有深入討論。我相信神與祝福臨到家中。
終於到了追思與火化日子,我清晨起牀唱聖詩並禱告,我懇求上帝助我面種種習俗儀式時,有智慧和心,做違背基督信仰事,信仰而口出鋭利批判話語,免得信主人,認識上帝之前基督信仰有了誤解。
與家人抵達殯儀館,追思儀式司儀主動告訴我,我拿香、不用行叩頭跪拜禮,且他會追思儀式後,保留時間我禱告,鞠躬禮代替一切,彈琴小姐會幫我彈奏詩歌背景。我當時覺得不可思議, 主耶穌確實我同在,否則怎會一路走來,總我開口要求之前,別人幫我設想周全,而且能佛教追思儀式上主禱告,並有詩歌音背景。
後我母親安排坐在一旁,趁休息空檔,我忍不住去問彈琴小姐,是否需要我提供詩歌譜,因為回台奔喪日子裡,我每日出門帶聖經聖詩本。然而她微笑地説,我直接幫你配音吧,不用譜。

喪禮中,奇事接二連三
她道謝後,我去問了司儀先生:「待會禱告時我可以出聲嗎?我想唱一首詩歌紀念我爸爸。」司儀先生問我要唱哪一首詩歌?我回答我想唱〈耶和華祝福滿滿〉,沒想到他轉頭司琴小姐説,「她待會禱告要唱〈耶和華祝福滿滿〉,妳幫她彈一下。」我滿心,信仰他們,連詩歌熟悉?司儀先生看我一臉疑惑,地對我説,「我和司琴小姐是基督徒。」天啊,世間言語不足以形容我當時震驚,我天父父親佛教追思儀式上,安排了基督徒兄姊司儀司琴。司儀先生説,「妳待會兒這裡作傳福音地方吧,家中日後若有其他人能信主,這是上帝所賞賜福分。」我道謝,只能滿懷坐回位子上,望著父親照片禱告感謝主,我那刻深知,父親靈魂主同在!
終於到了儀式後,我走到父親,拿起麥克風天父禱告,感謝祂多年前讓父親我一起走進教會,感謝祂安息父親靈魂,願祂親手安慰家中每個人,盼望日後其他家人有機會認識主耶穌!然後我感恩心唱了詩歌,宛如教會中讚美,有禱告、琴音。唱完後,我聽見身後有人哭泣聲音,連堅強母親了雙眼,我衷心感謝父親到我。
接著全家人瞻仰遺容。感謝讚美主!父親面容慈祥和善,如沉睡。
司儀要我母親站到棺木前方,請全家一起手牽手,他説:「現在我們請小女兒用基督教禱告方式,來林老先生告別並祝福全家。」我臨危受命,但。我請大家閉上眼睛,開口禱告:「上帝眼中,千年如一日,我們有一天會回歸天上家,爸爸只是我們先走一步而已。我們雖有捨,但求主賜眾人內心、喜樂。請爸爸天上放心,我們會照顧孝順母親,聖經教導我們要孝順。我們知道,現在只是,有一天,我們會重逢,榮光天國相見。 」
禱告結束,一切成了。進行封棺儀式,準備運送遺體去火化。
我突然捨,多看了父親幾眼,想他祥和後一面印腦海,我想撫摸他臉頰親親他。了,我一生辛勞、路途波濤起伏父親。母親催促聲中,我後一個離開父親棺木身邊。父親,靈魂天上,精神留存我心。
後一站,是到火葬場父親遺體火化,誦經師父要大家跪拜並拿香膜拜,這時有人拍我肩膀,叫我到場外等待。是負責父親後事禮儀社人員先生,他説儀式,我不用跟著大家做。我忍不住問他司儀和司琴是基督徒事,沒想到他回答:「我是基督徒。」哈利路亞!我一次張了嘴,瞪眼睛。
簡先生表明,因為行業,他們會向人主動表明自己信仰。父親過世後,是先生一路從家中四樓公寓,父親遺體扛下樓,送至殯儀館安置。多麼感謝神,一路守護我父親,來同在基督裡兄姊,安送他後一程。

內心,神彌補
回美國後,回憶奔喪旅,我經歷種種感受到,見證著上帝作為。但我心中有顆石頭,宛如即拼完千片拼圖,缺了後塊,便是父親受洗沒有?我為著此行沒有踏入教會詢問而耿耿於懷,感到。於是我禱告懺悔,然後寫信家人,希望他們當中有人能去教會問一下。
隔天收到嫂嫂回信,教會確認父親確實有受洗。哈利路亞!父親是歸於基督。回顧發生一切,主眷顧每一隻羊,到不離不棄,一隻會。
人生總是會一而再失落,然後再而三重獲。而失而復得,就出現在停下腳步、轉眼定睛於耶穌那一刻。神啊,禰一路彰顯奇蹟,回應我禱告,填補內心,減輕心上重擔,時間一層層揭開謎底,我所求要多多,我願這見證所有人分享。主所彰顯的神蹟恩典,足夠我一生時間來感恩傳頌!

(作者出生於台灣台北市,2002年到美國,求學結婚生子,現居住舊金山灣區。過去多年事文字翻譯和寫作,音樂和寫作。來美後,開始到教會,認識基督信仰,於2004年受洗。感謝主耶穌,生命中帶領,願人分享信仰見證。)

每個人人生是如此,上帝每個人生命中都放進一些人,事。有人陪你走一段路,讓你思念一生。失去兒子痛銘刻生命中不能抹去,但讓他貼主心,切慕那天上團聚……

許多時候,神是。兒子君博過逝後,有個心願,盼望伴隨君博成長屬靈經歷,能彙集成書。沒有想到,文集開筆,君博過逝六年後,我應邀稿,寫下主接君博迴天家見證——《隱藏美旨》。沒有想到,過了六年,我應了邀稿,懷了同樣鄉心境,寫此後記。

第一個六年,仁仁上帝,呵我養傷,授我裝備。

第二個六年,昊昊上帝,導我得勝,祝我服事。

六年前,流淚寫稿,回想着有兒子君博同行六年,種種言喻喜樂滿足。回想着沒有君博六年,神如何恩典扶佑,助我定睛天國界,拓我心胸於天人交。經歷瞭如保羅言,

是恩典,是安慰,是感恩,是醫治,是得力。

延伸閱讀…

驀然回首,驚悚一瞥✍殷穎

驀然回首

隱藏美意顯明,事奉上帝六年

當年,懷着如此感恩與反省,雖有喪子,但信心經歷飽得安慰之中,看見信神我全家,有隱藏旨意。

神帶領人順服,印證了神顯明美意。其中,扭轉了我一生方向,響應神呼召,出來時間事奉。如今回想,記得一九九四年《隱藏美旨》文章中,描寫那樣刻骨銘心感受﹕

“神這麼愛,深深吸引我們繼續奔跑天路,帶領我們走上了時間事奉道路。”

,時候滿足,神美意顯明。

如今這些美旨,歷歷活化眼前。當年信心提醒我,神意念過我們意念(賽55﹕9);十二年來經歷一次一次地肯定了神同在、祝福、與能力,因此能詩人心情,流淚同歡呼讚美﹕

確,無論芝加哥,或亞特蘭這些年間服事,享受了神祝福,與弟兄姐妹愛裏包容。感謝神願意讓我可以盡綿薄,學習作忠心僕人。

兩個六年,走過了恩典路,載滿了上下流、連搖帶要滿溢恩惠。第三個六年呢?

延伸閱讀…

驀然回首,重獲平安

驀然回首不歸路(台灣聖經網得救見證)

我堅信,縱使多多美旨顯明,但恩典神,有多隱而未現美意我存留,或者地,或者天,要豐豐地超過我所求所想。這是萬古先,祂愛人存留。

一路行來,路旁常有花香,歇腳處往往有亮麗客棧,但我深知,前頭;,終站上頭,如希伯來書言——

“他們羨慕一個美的家鄉,天上,所以神稱為他們城,並不以恥,祂他們備了一座城。”(來11﹕16)

如此定睛天眼界,地引領我奔跑天路。

持定眼界天國,那裏有我寶

説,天國眼界,於我而言,並非信主後,產生,而是神藉着一次一次人生經歷,調整了我視界。

很奇怪,從君博離開了世界,一剎那之間,天國憧憬浮現。應該覺得奇怪,因為兒子在那裏,永生國度,思念盤算可以見面時日。是抽象理念,如今變為十分具象,夢中見到了君博蹦跳於永生河旁。

思念是痛苦,但盼望是。

以往,深知天國道理,但沒有想到,天國圖畫可以如此實際,日夜要入夢。此,心中還存有。為何前天國觀點如此?為何不能思念主?如今君博到了主所他預備了住處,突然之間,主好像瞬間醫治了我。震撼,是來神親默想。

君博過逝,有一天靈脩中,我讀了馬太福音6﹕19-21——

“不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地上,地上有蟲子咬,能鏽,有賊挖窟窿來偷。只要積攢財寶天上,天上沒有蟲子咬,不能鏽,沒有賊挖窟窿來偷。因為你財寶在那裏,你心也在那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