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中多益殺了祭祀的後果】撒母耳記上第二十一章註解 |沒給人多益處的多益 |撒母耳記上第二十一章拾穗 |

  掃羅,誣控他臣僕,串衞謀反。  臣僕中有一位任司牧長以東人,聖經作者上一章有伏筆,衞到了挪伯祭司亞希米勒那裡時,當日場,他目睹衞如何取得陳設餅和砍利亞刀。他把握這個「上位」機會,不惜挺身而出,指證亞希米勒,使掃羅看重他,他不惜加鹽加醋,説亞希米勒衞求問耶和華,挑起掃羅妒忌。  掃羅一怒之下,下令亞希米勒全家召來問過。亞希米勒比,他不識事務、衞説話:「王臣僕中,有誰衞忠心呢?……我是今日他求問神呢?」掃羅聽完這篇不識抬舉話,下令左右侍衞,亞希米勒一家處死。  要殺祭司是一個禁忌,所以身邊侍衞不肯伸手殺耶和華祭司。掃羅見所有人沒有反應,吩咐去殺祭司,他殺人眨眼,「那日殺了穿細麻布弗得八十五人。刀祭司城挪伯中男女、孩童、吃奶和牛、羊、驢,殺滅。」(Doeg)這名字,和合本翻譯有點幽默感,一切行動,是自己利益作出發點,他人一點點益處,他掃羅作小報告、流無數人血刀,可以證明,他是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人。  但可怕是他宗教外衣,他不是因為禮儀上,到祭司面前履行潔淨條例嗎?他行聖禮祭司死他刀下,我們會問,他進行這些宗教禮儀時候,他心是想著甚麼?有宗教外表,沒有宗教,是一件可怕事。  我們會像這樣端,自己處,做出喪盡天良事,但他宗教上表裡不一致,卻值得我們引為警剔。  我們弟兄們不是每星期日上教堂、聽牧師講道,每月守聖餐嗎?奉獻,參予一些應該參予聚會。但我們星期一到星期六商業戰場上打仗,我們有否像多益,爭「上位」,得上司歡心向下屬開刀。我們有面前同樣引誘,但我們是自己考慮,還是神榮耀,我們雖然不是,卻逃不了要面多益引誘,我們聖殿中敬拜時,我們是否神、自己、身邊每一個人。

  臣僕中有一位任司牧長以東人,聖經作者上一章有伏筆,衞到了挪伯祭司亞希米勒那裡時,當日場,他目睹衞如何取得陳設餅和砍利亞刀。他把握這個「上位」機會,不惜挺身而出,指證亞希米勒,使掃羅看重他,他不惜加鹽加醋,説亞希米勒衞求問耶和華,挑起掃羅妒忌。  掃羅一怒之下,下令亞希米勒全家召來問過。亞希米勒比,他不識事務、衞説話:「王臣僕中,有誰衞忠心呢?……我是今日他求問神呢?」掃羅聽完這篇不識抬舉話,下令左右侍衞,亞希米勒一家處死。  要殺祭司是一個禁忌,所以身邊侍衞不肯伸手殺耶和華祭司。掃羅見所有人沒有反應,吩咐去殺祭司,他殺人眨眼,「那日殺了穿細麻布弗得八十五人。刀祭司城挪伯中男女、孩童、吃奶和牛、羊、驢,殺滅。」(Doeg)這名字,和合本翻譯有點幽默感,一切行動,是自己利益作出發點,他人一點點益處,他掃羅作小報告、流無數人血刀,可以證明,他是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人。  但可怕是他宗教外衣,他不是因為禮儀上,到祭司面前履行潔淨條例嗎?他行聖禮祭司死他刀下,我們會問,他進行這些宗教禮儀時候,他心是想著甚麼?有宗教外表,沒有宗教,是一件可怕事。  我們會像這樣端,自己處,做出喪盡天良事,但他宗教上表裡不一致,卻值得我們引為警剔。  我們弟兄們不是每星期日上教堂、聽牧師講道,每月守聖餐嗎?奉獻,參予一些應該參予聚會。但我們星期一到星期六商業戰場上打仗,我們有否像多益,爭「上位」,得上司歡心向下屬開刀。我們有面前同樣引誘,但我們是自己考慮,還是神榮耀,我們雖然不是,卻逃不了要面多益引誘,我們聖殿中敬拜時,我們是否神、自己、身邊每一個人。

  掃羅一怒之下,下令亞希米勒全家召來問過。亞希米勒比,他不識事務、衞説話:「王臣僕中,有誰衞忠心呢?……我是今日他求問神呢?」掃羅聽完這篇不識抬舉話,下令左右侍衞,亞希米勒一家處死。  要殺祭司是一個禁忌,所以身邊侍衞不肯伸手殺耶和華祭司。掃羅見所有人沒有反應,吩咐去殺祭司,他殺人眨眼,「那日殺了穿細麻布弗得八十五人。刀祭司城挪伯中男女、孩童、吃奶和牛、羊、驢,殺滅。」(Doeg)這名字,和合本翻譯有點幽默感,一切行動,是自己利益作出發點,他人一點點益處,他掃羅作小報告、流無數人血刀,可以證明,他是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人。  但可怕是他宗教外衣,他不是因為禮儀上,到祭司面前履行潔淨條例嗎?他行聖禮祭司死他刀下,我們會問,他進行這些宗教禮儀時候,他心是想著甚麼?有宗教外表,沒有宗教,是一件可怕事。  我們會像這樣端,自己處,做出喪盡天良事,但他宗教上表裡不一致,卻值得我們引為警剔。  我們弟兄們不是每星期日上教堂、聽牧師講道,每月守聖餐嗎?奉獻,參予一些應該參予聚會。但我們星期一到星期六商業戰場上打仗,我們有否像多益,爭「上位」,得上司歡心向下屬開刀。我們有面前同樣引誘,但我們是自己考慮,還是神榮耀,我們雖然不是,卻逃不了要面多益引誘,我們聖殿中敬拜時,我們是否神、自己、身邊每一個人。

  要殺祭司是一個禁忌,所以身邊侍衞不肯伸手殺耶和華祭司。掃羅見所有人沒有反應,吩咐去殺祭司,他殺人眨眼,「那日殺了穿細麻布弗得八十五人。刀祭司城挪伯中男女、孩童、吃奶和牛、羊、驢,殺滅。」(Doeg)這名字,和合本翻譯有點幽默感,一切行動,是自己利益作出發點,他人一點點益處,他掃羅作小報告、流無數人血刀,可以證明,他是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人。  但可怕是他宗教外衣,他不是因為禮儀上,到祭司面前履行潔淨條例嗎?他行聖禮祭司死他刀下,我們會問,他進行這些宗教禮儀時候,他心是想著甚麼?有宗教外表,沒有宗教,是一件可怕事。  我們會像這樣端,自己處,做出喪盡天良事,但他宗教上表裡不一致,卻值得我們引為警剔。  我們弟兄們不是每星期日上教堂、聽牧師講道,每月守聖餐嗎?奉獻,參予一些應該參予聚會。但我們星期一到星期六商業戰場上打仗,我們有否像多益,爭「上位」,得上司歡心向下屬開刀。我們有面前同樣引誘,但我們是自己考慮,還是神榮耀,我們雖然不是,卻逃不了要面多益引誘,我們聖殿中敬拜時,我們是否神、自己、身邊每一個人。

  但可怕是他宗教外衣,他不是因為禮儀上,到祭司面前履行潔淨條例嗎?他行聖禮祭司死他刀下,我們會問,他進行這些宗教禮儀時候,他心是想著甚麼?有宗教外表,沒有宗教,是一件可怕事。  我們會像這樣端,自己處,做出喪盡天良事,但他宗教上表裡不一致,卻值得我們引為警剔。  我們弟兄們不是每星期日上教堂、聽牧師講道,每月守聖餐嗎?奉獻,參予一些應該參予聚會。但我們星期一到星期六商業戰場上打仗,我們有否像多益,爭「上位」,得上司歡心向下屬開刀。我們有面前同樣引誘,但我們是自己考慮,還是神榮耀,我們雖然不是,卻逃不了要面多益引誘,我們聖殿中敬拜時,我們是否神、自己、身邊每一個人。

從第十七章到第廿一章,是士師記結尾部份。這部份是兩個故事串連起來,其一是第十七十八章,敍述米迦家裡發生故事,其二是第十九章廿一章,敍述發生一個利人身上事件而引發以色列人民內戰──聯合攻打雅憫族人。雖然是兩個事件,有同一個主題:「那時,以色列沒有君王」,然後附加一句形容社會景象話是「人人隨自己意思行事」(參考十七:6、十八:1、十九:1、廿一:25)。是這五章中,沒有提起前面重視「士師」角色人物。然後接下去撒母耳記提起以色列人民先知撒母耳要求膏立國王統治他們(參考撒母耳記上八:5、19),這些充分表示出以色列人民迦南地生活了一段時間後,受到迦南文化影響。

這段經文談到有一個人名叫米迦,意思「誰像上帝」?換句話説,沒有人知道上帝是甚麼樣子。後來米迦母親要人「鑄造」一座上帝神像來膜拜,這表示他們忘記了十誡第二誡-不可為上帝鑄造任何偶像-這個誡命(參考出埃及記二十:4)。這説瞭以色列人民信仰上墮落情況了。

第12節,這裡介紹住以法蓮山區米迦,他偷了母親錢。但當他聽到母親詛咒偷錢人,因此,懼怕,招認自己那偷錢盜賊。而米迦母親要「抵銷」自己所發出的咒言,改用祝福話,説那筆錢要奉獻上帝,希望這種方式來消除兒子米迦可能因此而帶來厄運,因為當時人深信人詛咒誓言會實現。

而是米迦偷母親錢是「一千一百塊銀子」,這數目是非利士人賄賂參孫愛上女人黛利拉金額,(參考士師記十六:5),他們要她錢出賣參孫。因此,這裡「一千一百塊銀子」當作這事件開始,隱喻著這不是一件好事,而是和出賣生命有關事。

第34節,米迦母親知道自己兒子偷錢自己詛咒時,要她兒子米迦拿錢去請師傅鑄造一座木頭偶像,外面銀子包裹起來,這座木頭偶像放家裡膜拜。這種情形像基甸後來自己家鄉鑄造了一座偶像,導致以色列人民離棄上帝去膜拜那偶像(參考八:24-27)。

這些説以色列人民確實是迦南化了,離棄了上帝。因為基本是十誡會忘記,其他關於摩西法律規定生活規律不用説了。

第56節,這裡説米迦替這座神像穿上「弗得」,還指定自己一個兒子作祭司,換句話説,他於在家裡開了個神壇,這樣,讓人去他家膜拜,而且從第十八章14節、17節看到,後來他家中偶像神明多尊了,可見問題性。士師記作者會第6節説大家隨著自己意念去行事,是上帝忘得一乾二淨了,可見當時以色列人民敗壞到極點了。

這段經文述説但是米迦這個家庭墮落,連利未支族人墮落了。他們應該是要禁止以色列人民拜偶像神明,但利未支族人不但沒有這樣做,反而是為了錢而接受米迦邀請,他家神壇當起祭司來。

第79節,原本米迦只是在自己家裡私設神壇供人膜拜,現在出現一位利族人,摩西法律,未族人才可以當祭司。他原本是屬於支族伯利恆地區利支派人,但這裡有説甚麼他會離開伯利恆,四處去找地方住。有可能當時沒有分配到村落去協助祭祀禮儀工作。

第1013節,這位利人來到米迦家時,米迦要他擔任家中神壇顧問和祭司,而且會提供他「每年十塊銀子」,以及他「一些衣服和一些食物」,這位利未人答應後,這讓他家偶像神壇違法而變成合法,因此,米迦恩待這利人。米迦認為這樣可以使上帝大大賜福他,使他起來。他自己所作所為是違背了上帝誡命,是這年利人,可説是墮落到極點了。

這章説出了背棄上帝米迦,結果是喪失了所有一切。他原本是希望有這年利未人他家神壇祭司後,會上帝那裡獲得多祝福,家業起來,結果適得其反。

再者,這章「但」支派獲得城市可定居下來做了個交代。

這段經文述説但族人探察可安定居住土地。他們派出探子到各地去探察,結果來到了米迦家,並且米迦家裡這年利未人獲得祝福,發現拉億城是個甚適合居住地方。因此,派出六百個武裝部隊準備去攻取拉億城。

第12節,這裡一開始就説「那時,以色列沒有君王」,這樣開場白,像前面第二十六章中所提起「以色列人得罪上主」一樣意思。第十七章6節記載句子,説:「當時以色列沒有王,人人隨著自己喜歡去做。」這裡也説「但」支族進入迦南地後,原本是有分配到土地(參考約書亞記十九:40-46)。可是,他們什麼會「失去土地」?士師記第一章34節記載,是因為「但」支族雖然有分配到居住土地,可是他們土地有亞摩利人住那兒,且武力甚,逼得「但」支族人逃到山區去居住,不能下到平原來。因此,他們想要另外尋找可安定居住地方。因此,從全族中選出五位勇士去探察土地,這樣來到米迦家。

第36節,這五個勇士米迦家裡聽到這利人説話,馬上聽出他口音,因此,他們詢問後,得知這位利未人米迦家裡祭司,因而請求這利人他們求問上帝旨意,看他們這次探察土地事是否會。這位利未人給予肯定答案。

第710節,這五個探子來到一個城市「拉億」,這個城市很可能有西頓人來居住過,是個土地,不但,且物產。,是他們發現拉億城是個「和平、安寧,世無爭」地方,但相對,是個封閉城市,沒有外界來,這説瞭兩件事:一是這城市足夠自給。二是國防上漏洞,或是説有想到需要有國防這類防禦工事。因此,他們回報建議進攻此城並且佔領該城。

第1113節:這裡要注意是,第7節、第27節「安寧」這詞,和第10節「毫無防備」是字根,這表示另一個意思是指「信賴」,該城人民是個值得信賴,,「但」族人決定要用六百個有武裝士兵進去佔領,不可信賴,是「任意而為」,和拉億城居民「世無爭」完全相反,這反映了第1節説「那時,以色列沒有君王」這句話意思,「但」族人身上。

第1420節,但支族這六百個武裝部隊抵達米迦家,那五個探子説出他們上次米迦家發現事–有一尊木頭偶像,外頭裹著銀子,有其他偶像和一件弗得。因此,這些人決定要這五個探子進去拿走這些偶像。雖然這個米迦家中利未人發現了,不但沒有阻止,反而因為這些但族人遊説,他接受他們邀請去但族人祭司,而不是只有米迦家裡祭司,這樣,但族人不但偷竊了米迦家裡偶像,連帶祭司帶走。這些行為説但族人心中沒有上帝,會如此胡作非。

這段經文記載但族人去攻打拉億城居民,並且屠殺了該城居民,該城佔領,拉億城改名為「但」。

第21節,這節可以看出但族人離開原本居住瑣拉和實陶時候,並不是只有派出六百個武裝人員而已,而是整個支族人離開,他們是帶著家眷和財物同行,只是其中有六百個人武裝兵士。

第2226節,這段文説米迦原本是希望這個利人他家祭司後,他家族會因此起來,但他忘記了他鑄造木頭偶像是神,而利未人他家族祭司,不是。因此,他不但沒有得到上帝賜福,,是失去了上帝賜福,失去了原本擁有。他知道這位利未人祭司和偶像但族人搶走後,帶領了鄰居出來追趕,雖然是趕上了,因為自知勢力抵抗但族人兵士,空手折返。像米迦自己説,他祭司和神像但族人搶走後,他「甚麼完了」,表示他失去了所有一切。另一方面,第25節可看出但族人行為確實是、目無法紀,他們不但沒有自己偷竊行為感到,還恐嚇米迦,要他「別再多説,不然」殺害他全家,這種行徑像土匪一樣,而這証第1節所提起,那時沒有君王,大家任意而為意思(參考十七:6)。

第2731節,這段文説瞭但族人攻進拉億城後,屠殺了該城居民,不但這樣,還放火燒該城後,才再該城,這種行為有毀滅證據用意。而,他們從米迦家裡偷來偶像安置後,還指派摩西後裔子孫拿擔當起祭司,這説來,摩西後裔成為帶領但族人拜偶像神明祭司。

其實,這一章説以色列人民離棄上帝方式,一個人延伸到整個家族,到整個支派背棄上帝。

第十九廿一這三章,是描述一個利人妾雅憫支派人輪姦慘絕人寰事件。此事,以色列其他支派決定聯盟出兵討伐雅憫支派,且差點雅憫支派滅族,後來為了要挽救該支族免於滅族,想辦法雅比人處女雅憫族男人當妻子,這些行徑説以色列人民是墮落到了。而這事件和前面兩章敍述米迦家中設立神壇並且未人擔任祭司,和但族人米迦家裡偶像作神明供奉,且摩西後裔擔任祭司行為,説以色列人民不但離棄上帝,失去了社會秩序。這和離棄上帝有密切關係。

第1節,這裡一開始就説「以色列沒有王那段時期」,這句話第十七章開始複出現,表明以色列人民社會生活失去了規律,原因是他們心中沒有上帝。

接著開始介紹説有一個居住以法蓮山區利人,這第十七章1節介紹米迦是地方。他娶了一個住伯利恆女子作妾,是米迦家中那位利未人同鄉,是來伯利恆。

第29節,這段經文主要描述這個利未人所娶妾,知道是甚麼原因和他利人丈夫吵架而大發脾氣,作者並有説,記載她發脾氣後逕回孃家去。四個月後,這利人去伯利恆勸她他回去以法蓮山區住家。岳父顯然努力要留住這位利未人女婿,因此,一留留,挽留幾個晚上,這樣前後共計留了六個晚上,後,讓他女婿帶著女兒起身回以法蓮山區去。這岳父這樣做,很可能是不想讓他女兒隨著女婿回去,換句話説,岳父是想要留住女婿和女兒,但後,這利人女婿終於獲得妾,起身跟著他回去以法蓮山區。

第1015節,因為夜晚,僕人雖建議這利人主人耶布斯人村落過夜,但這利人認為應該在外邦人村落落腳,他去以色列人民村落居住,很可能認為這樣安全吧。因為當時耶布斯城是耶布斯人佔領,該城直到衞統治時代攻打下來,改成耶路撒冷城(參考撒母耳記下五:6-9)。因此,他們繼續走到離耶布斯人居住村落有六公里基比亞這個屬於雅憫族人村落(參考約書亞記十八:28)。可是奇怪,是該村落人接待外出同胞,這基本上是違背摩西法律説要善待外出人教導了,這表示基比亞雅憫支族人,忘記了祖先摩西他們教導,要他們幫助外出者,因為他們前埃及當外出、寄居者(參考出埃及記廿二:21、廿三:9,利記十九:33-34,申命記十六:14、廿六:12),這表示他們心中沒有上帝,這點反應了士師記前段部分所提起:「以色列人民忘記了上主-他們上帝。」(士師記三:7)因此得罪上帝,去拜偶像神明。而第十七十八章,是説但族人拜偶像神明,且指派摩西後裔子孫偶像神明祭司。

這段經文描述了基比亞城內雅憫族人是到,説瞭他們這種可行徑,創世記第十九章所描述多瑪城居民惡行惡狀。

第1617節,這裡説有一位老人看見這位利未人和他妾、僕人,而這個老人從前是住以法蓮山區,現在移居基比亞人,這樣,他算是一個外地人,他看見這利人,問他兩個問題:「你哪裡來?要到哪裡去?」這是當時流行一句類似問安話,表示關心意。

第1819節,這利人回答之內容一點,是表示他只需要借住過夜,會增加接待者負擔,因為他驢有足夠草料餵養,他們食物足夠。換句話説,他只是需要一個遮蔽夜晚風寒地方而已。

第2021節,這老人聽後表示歡迎並接待這利人,不但提供洗腳、吃飯,餵養他驢,這樣,利未人返鄉路上會發生缺乏。

第2225節,這段經文可看出基比亞城居民人,他們態度像創世記第十九章49節描述所多瑪城人行徑完全相同。這裡説有一羣基亞無賴,知道有外出人來寄居這老人家裡,來騷擾這老人,要求這老人接待客人交出來讓他們滿足淫亂行為。但這位基比亞老人表示他既然接待了利人和他妾、僕人,有責任庇護客人安全,因此,他願意自己出嫁女兒交給這羣基亞無賴去凌辱,願意讓這利人和他妾、僕人受到。他提醒這羣無賴,不可這利人身上做「那種缺德事」,暗示著他們正在做一種「所欲」淫蕩行。

第23節「缺德」一詞,表示是「」意。這老人那羣無賴説話,意思是他們如果要性交,應該是找異性正確。而這位利未人之所以會自己妾交出來,可能是因為想到自己是出外人,且沒有人接待他時候,這位年老人接待他到家裡過夜,且是熱情接待他,如果他尚且是處女女兒來代替他和妾安全,他自己妾解除這個危險。但這羣無賴聽不下這老人勸告,利未人了要庇護這接待他老人家中出嫁女兒,自己妾推出門外去這羣無賴「所欲」地去做他們想要做事,結果這羣無賴是整夜強姦這利未人妾,直到天亮。

這段經文述説了幾件事:一是基比亞這種行為視而不見。二是這老人知道若是將利人交出去,表示他後會受到羞辱會於犧牲自己出嫁女兒。因為當時社會制度、風俗,庇護家中客人,是一種生命榮譽。三是這利人並沒有前面敍述過,他岳父手中爭回了所愛妾,危險時刻,讓自己妾受到凌辱、。

第2628節,天一亮,這利人看見自己妾雙手搭門檻上,躺卧門口,叫不醒來,知道她去世了,他妾屍體放在驢背上帶回家去。雙手搭門檻上,表示這個妾有回來呼叫,但沒有得到回應。

第2930節,這兩節説出了這個利人沒有尋求應該有規矩,提出控訴。他是「沒有君王,人人隨自己喜歡去做」。他自己妾屍體分屍成十二塊,送到每個支族那裡,他用這種方式表達一種控訴方式。如果連利未人如此知道遵行摩西法律規矩,像米迦家中那位利未人,和這位利未人使用報復方式,是暗示著以色列人民是離棄上帝、了。這利人這種分屍方式,後來掃羅當以色列人民王時,有過用兩頭牛,牛砍成碎塊,然後命令使者帶著這些牛碎塊到以色列各地區去,結果以色列人民地聯合起來,共計派出三十三萬軍隊抗來侵犯的亞捫人(參考撒母耳記上十一:7-9)。

再者,若是這個利人是這種方式才能喚醒良知,那可看出以色列人民心靈是麻痺到了!,看見這情景人無法忍受下來,他們決定要採取懲罰行動。

於利未人他妾屍體切成十二塊,並且分發到十二支族那裡,結果引發以色列同胞,他們聲言要討回公道。

這章顯然有些誇大描述十一支派聯盟和雅憫支派內戰慘況,但是述説雅憫支派後來戰敗,一夕之間變成了十二支派中弱小支派,且面臨差點滅族危機,,這十一支派聯盟出手,是小孩殺。像基比亞人對待這外出利未人妾那樣不人道,同樣,其他支族人也好不到哪裡去。這説整個以色列人民確實是人人隨心所欲去作自己喜歡事,但是上帝眼中行為。

這段經文描述十一支派聯盟出兵要懲罰雅憫支族人之前,他們確實有調查,使事件,並且要雅憫支族人,將基亞城無賴交出來接受懲罰,但便雅憫支派人拒絕理會,並決定出兵與其他十一支派聯盟對抗。這説瞭一個問題:犯錯,承認,這是錯誤行為。

第1節,這節説出時以色列民族佔領土地範圍,從北部「但」到南部「是巴」;東邊邊界基列到西邊地中海地。

第2節,這節説「以色列各支族首領出席了這次上帝子民聚會」,這是進入迦南地安居後第三次有這樣聚集,第一次是約書亞記第十八章有關分配土地事,「全體人民聚集在示羅」,第二次是記載約書亞記第廿二章,於約旦河東岸二支族半基利祿建造一座祭壇,而引發其他支族。這次是第三次。但是這一次像第二次聚集,因為,第二次聚集是關於支族之間互動,這次聚集是和支族之間有關係。但這裡特別註明説是「各支族首領出席了」,且有「步兵四十萬人」,這句話表示這次會議,是一件軍事會議,時説這十一支派聯盟共有兵力。

第3節説瞭便雅憫支族人聽到這件事風聲,但並沒有代表出席這次會議。因為事件是發生他們轄區之內。

第47節,這段經文是這羣來十一支族領袖詢問這位利未人,他詳細地描述事件發生,雖然這種描述和他推出自己妾保身有差距,但事實是他妾輪姦致死這件事完全符合。然後他問這些首領,該怎樣他伸冤。第5節是一節,因為這位利未人表明是因為基比亞人要「殺」他,後來他妾凌辱致死,這種説詞其但是加重了犯案者罪刑,緩和了他第6節肢解妾屍體性。因為他這樣作法,激發了以色列人民進入迦南地一段時間後,第一次「一條心」(第11節)。

第811節,「帳棚」,指是他們曠野流浪年代。「住房子」,表示他們迦南地定居下來。這段經文中,他們表示不論是怎樣生活環境下,應該做出這種行為。因此,他們決定懲罰雅憫支族基比亞人,這裡作者強調這是以色列人民進入迦南定居後,第一次這麼。

第1214節,照理説應該雅憫人有個説機會,什麼沒有?什麼雅憫人會「」基比亞人?這背後原因,可能是事件看法有立場;可能是因為出自「掃」和「衞」傳承資料,因為前者是雅憫後裔,而後者屬「猶大」。再者,如果是懲罰對象限於那些作奸犯科人,接受,但若是擴及其他無辜者,同族接受。第13節強調以色列其他支族代表要求是合理,因為他們要是懲罰「無賴」。可惜是,雅憫支族人不但接受,反而是態度要和十一支派聯盟作戰,這引發了以色列人民進入迦南地後,第一次同胞相殘(即為現今「內戰」)。

第1517節,這裡提到基比亞居民,召集七百名勇士是「使用左手」,這和第三章15節提到第二位士師「笏;他是雅憫族人基拉兒子,習慣左手」,可見使用左手甩石頭和射箭,是雅憫支族專長(參考歷代志上十二:2)。這裡説基亞人挑選出來勇士,會甩石頭功力上「毫髮」。雅憫支族兵力是兩萬六千名,而基比亞城居民了了七百名所謂「神槍手」,可以甩石頭時絲。但相對,以色列十一支派聯盟軍隊共計有四十萬受過訓練士兵,這表示雙方兵力相差。

這是一段戰事記,描述兩軍抗,第一回合是雅憫支派數軍,打敗了多數以色列十一支派聯軍,這種初嚐勝利果,使他們忘記上帝站十一支派那邊。

第18節,這節可第1節來看,會發現軍隊聚集米斯巴,但聖所示伯特利,二者之間相差有十五公里遠,當時櫃是伯特利(第27節)。像摩西時代,每出兵打仗尋求上帝允許,即使要問上帝旨意。他們問上帝該誰打前鋒?上帝回答是支族。

第1923節,這是第一次打仗,結果聯軍死傷,有兩萬兩千名以色列聯軍死亡,這是個失敗。表示雅憫軍,是基比亞精挑出來鋭甩石頭部隊。因此,他們詢問上帝旨意,答案是肯定。

第2428節,雖然失敗,他們是繼續詢問上帝旨意,是否該繼續打下去?結果這次獲得答案是肯定,可是還是失敗了,這次死亡有一萬八千名,且是受過訓練士兵,這表示雅憫軍隊實力不可覷,這反應出他們甚麼敢拒絕十一聯盟首領要他們交出基比亞無賴因,仗恃著自己軍隊,可以抵抗其他族羣軍隊。

什麼先求問上帝了,且得到指示説要「支族」攻,是落敗,而且沒有記載雅憫人這兩次中死亡人數。是怎麼回事?聖經作者並沒有提供答案。但可以注意一件事,是他們先求問上帝,不是問「可不可以去攻打同胞雅憫支族,或者罷休」,而是問「哪一支族該作先鋒去攻打雅憫人」,這樣問法是有了決定,才要上帝「背書」,結果是失敗了。同樣,第二次是用類「是非、選擇題」詢問上帝意見。只有第三次才是徵求上帝意見。

注意第27節説亞倫孫子非尼哈時是服事櫃祭司,像現在「軍中牧師、神父」一樣,國家軍事行動提供服務。

延伸閱讀…

撒母耳記上第二十一章拾穗

撒母耳記上第二十一章註解

第2936節a句,這段是描述第三次戰事,雖然前面有兩次問過上帝,認為上帝允許他們去攻打雅憫支族,但是失敗而歸,這次他們是問「該不該去攻打」,而且問説是否就此打住?上帝回答很,要他們去攻打,祂要雅憫人交他們,第28節這種回答句表明上帝站聯軍這一邊意思。

這次打仗,以色列聯軍有謀略,撤退誘敵方式,使雅憫軍隊陷入峽谷中發揮甩石頭精準力量,結果這次是以色列軍隊戰敗,而是雅憫軍隊計有兩萬五千一百名殺死戰場,但他們兵力只有兩萬六千七百名,可説幾乎軍覆。

第36節b句37節,這裡先説基亞城以色列盟軍攻破,軍隊進入城內進行屠殺,他們城內居民殺害了,報復結果。

第3841節,前線雅憫軍隊知道他們認為基比亞城攻破,他們前線回頭看見城內煙火沖天,知道,可能會消滅。這可看出當初他們了幾個無賴,願意他們交出來受懲罰,恃著自己軍力,不肯接受承認錯誤,硬要對抗,結果付出代價是整城人遭殺害。

第4246節,對抗以色列軍隊雅憫主力部隊,看見這次抵擋以色列聯盟軍隊時,他們開始四處逃竄躲避殺,但即使是逃亡到曠野去,可是殺滅。逃竄過程中,有一萬八千精兵殺,逃向曠野有五千名路上殺,然後基頓有兩千人殺,這樣,這第三次對抗,共計有兩萬五千人殺害。

第4748節,這兩節説出十一支派聯軍自己同胞一點不手軟,或是心存憐憫,他們像基比亞無賴,弱勢女人一點疼惜,她輪暴致死。現在以色列聯軍是一點疼惜自己同胞,有六百個雅憫士兵逃往臨門巖躲藏四個月而得以存活下來外,其餘雅憫支族居住城市村落人,包括他們所有男女孩童牲畜無一倖免,遭屠殺,滅族。這樣,整個雅憫支派只剩下這六百個逃亡者生存下來,這是軍事行動,讓雅憫接近滅族危機(參考廿一:6)。後來掃羅先知撒母耳膏立為王時候,會説:「我屬於雅憫支族,是以色列中。」(撒母耳記上九:21)

這章記事,其實回應第十七章6節説那句話。同時是説以色列人民心中完全忘記了上帝話語,這才是問題所在。

前面述説過,士師記作者將第十七廿一章,「以色列沒有君王;人人隨自己意思行事」(參考十七:6;十八:1;十九:1;廿一:25)主題,這裡看出以色列人民許多事上作為是違背常理。包括鑄造偶像敬拜,包括了為一個利人妾事,軍事行動滅自己同胞雅憫人。然後這一章説他們滅族,不肯將自己女兒嫁他們,然後去殺戮、劫持他族人,並那些人女人配婚雅憫人,這些做法説士師記作者暗示一個世代,人們是甚麼事做得出來。這句「人人隨自己意思行」,説瞭聖作者一貫思想脈絡:要上帝旨意行才正確,隨人意思行事是錯誤。

再者,這章出現問題,不是今天倫理觀念可以解釋,因為消滅一個他族男人,搶奪其女人來延續自己族羣命脈,是今天社會站得住腳。基列雅比人實在值得我們今天人同情,他們這種情況下消滅了。而理由只有一個,以色列人不屑自己女人嫁雅憫剩餘的六百個男人。雖然屠殺基列雅比人男人,因為擄到四百個年處女,顯然不夠六百個雅憫男人需要,因此,突擊了在示羅女子,這次行動是「搶婚」一樣。但基列雅比人是瑪拿西支族後裔,這樣行為不是犯了殘殺自己同胞罪衍?矛盾啊!是人人隨著自己意思行,問上帝旨意是甚麼。

這章主要是説後以色列所有支族修好。可是,可看出這樣修好基礎是,因為他們願自己女子嫁雅憫族人,可看出他們該族人歧視。再者,這一點後來雅憫族人出身掃羅之後期,遭到其他族人排擠有關,暗示了往後羅門王去世後,王國分裂埋下了因。

這段經文描述內戰發生後,他們突然發現雅憫族人滅族狀態,醒悟過來,知道他們錯誤。他們因此懊悔,加上他們開戰之前,有過發誓,自己女兒嫁給雅憫支族人,這時候,他們思考著怎樣修復和雅憫族人之間關係。

第13節,這裡提到發誓,應該是出兵攻打雅憫支族戰爭之前,但打完後,發現自己手段是過了頭。諷刺,是他們問上帝甚麼以色列會少了雅憫這支族?答案應該是他們自己做結果。人問上帝甚麼?問自己做了甚麼?

第47節,他們會商,要想辦法拯救雅憫支族人免於滅族危機?其實,這種問題應該是詢問上帝,而不是詢問人。因為生命是否延續,是來自上帝賞賜(參考創世記三十:2),而不是倚靠人力量。第5節為去擄掠其他支派人行動記下伏筆。

第812節,他們發誓看哪族人沒有出兵參與這次嚴懲雅憫支族部落,付出代價。結果查出是基列雅比城人,這是瑪拿西後裔,該城是約但河以東四公里處。他們當時沒有出兵很可能是因為雅憫族人和該城人關係密切,這點可撒母耳記上第十一章看得出來,當亞捫人威脅要打雅比城人時,該城人向以掃求救,掃積極地整合以色列軍隊攻打亞捫人救了雅比城。現在他們查出是雅比人缺席該次聯盟出兵事,因此決定出兵討伐,要雅比城內已婚男人殺光,包括所有婦女、小孩殺光,然後留下四百名年處女,帶到示羅營地。

其實,這段經文是解釋甚麼雅比城人會遭遇屠殺因,和這事件有關。

第1314節,這些支派首領派人去和躲藏在臨門巖六百個雅憫軍人講和,並且這雅比城擄來四百個處女他們。但是不夠兩百個。

這樣行為可説是極,説瞭在有上帝為生命主世代,人會找奇怪藉口來合理化自己錯誤行為。

這段經文述説他們了要延續雅憫支族命脈,不要自己女兒嫁過去,寧願去擄掠他人女人來給雅憫人,給予配婚延續族人命脈。

第1518節,有兩百個雅憫剩餘的男人沒有女人,因此,他們討論該怎樣解決這樣缺陷?

第1922節,這是他們想到一個方式,利用示羅舉行葡萄節期活動,進行綁架計畫,要雅憫剩餘二百個沒有配到女人男人,去躲藏在葡萄園中,等待出來參加慶祝葡萄節收成活動女子,看見綁架回去當妻子。他們認為這樣,示羅人沒有違背發誓誓言,説是自己女子嫁過去雅憫人,而是雅憫男人這種方式請求。這是一種方式,但基本上,表明他們是自己認為方式做事,但這種方式是上帝所。

第2324節,這兩節説雅憫族人因此而得以延續族羣命脈,而使這件屠殺事件告一個段落。

第25節,這節説瞭士師記主軸思想,表明是以色列人民失去了上帝信仰,因此,整個社會是亂,沒有秩序。

舊約聖經中有五本經書歸類「聖書」(或稱為「聖卷」)裡面,這五本是路得記、斯帖記、傳道書、雅歌,以及耶利米哀歌。其中路得記可説是膾炙人口一本。因此,很多人認為讀路得記,像讀拿書,是一口氣讀完,因為整篇故事無論是結構或是敍述上節奏湊。

路得記這本經書作者是「士師治理以色列那段時期」作開場白,敍述整個故事內容,但結語是提到衞王。因此,可以這樣瞭解:聖經作者雖然説是「士師治理以色列那段時期」,但是發生那時期事件,可能是作者想要藉著那段時期背景,敍述他想傳達事,像拿書寫背景是亞述帝國,是那時期事件一樣。因為結語族譜中經出現大衞這名字,表示這卷經書是衞王時代寫,或是衞王晚期時代作品。許多説家寫故事,背景是採用古代,述説故事內容是關於作者時代社會發生事件。

延伸閱讀…

沒給人多益處的多益

撒母耳記上註釋

再者,因為路得記描寫是一個以色列家庭饑荒而移民去摩押居住,且兒子摩押女子結婚,這表示作者時代可能是以斯拉、尼希米時代。而以斯拉記第九十章,或是尼希米記第十三章13節,有提到摩押人是有問題族羣,因此,認為這本經書應該是以色列人民從巴比倫返鄉家園時候寫成。有些聖經學者認為,以利米勒一家遷居摩押,以色列人民被俘虜到巴比倫,而拿娥美和她媳婦路得重返故鄉,好像以色列人民重返故鄉家園。如果這種觀點可以接受話,路得記這本經書所要釋放出來信息了,因為主角之一路得,本身摩押女子。尼希米和斯拉時代,當時大力推動「淨化種族」運動,這個故事可以看到有一股但是聲音抗議著。

但有一些學者並這樣認為,他們主張這本經書應該和南北兩國分裂正統問題有關。主前第十世紀(930年代)南北分裂後,北國脱離獨立以色列國。當時,有人開始懷疑是否要衞或是他後裔來繼承王位,因此,這本經書主要用意表明支持衞王朝正統性。

有其他看法,但不論是怎樣論述,避不開外族人重視。整本經書內容表達外族人不但認同婚姻對象,且忠誠度遠勝稱是上帝選民以色列人民。這點今天台灣社會具有意義,因為多「外籍配偶」表現出來美德是值得肯定。

當路得記開場説「士師治理以色列那段時期」,可看出士師治理時代,是充滿著戰爭,民心安定時代。因為戰爭,不僅是外族侵犯防禦,有內部親族之間衝突,即使是自己族羣,會發生暴力衝突,這雅憫族人欺負利未人妾,輪暴她(參考士師記十九:25),而引發其他支派人,而聯合起來攻打雅憫支派,讓雅憫支派滅族(參考士師記二十:47-48)。士師記是這樣戰事記錄結束,但路得記編排士師記後,兩者之間有。路得記不但是一本温馨經卷,且是讓人認識摩押人雖然是以色列人民眼中潔淨族羣,且以色列人有歷史仇恨,但以色列人民當中是有人摩押人、慈祥,不但給予足夠食物,且給予盡可能幫助,沒有排斥,而是接納。

再者,士師記結束呈現出社羣欠缺女人,而路得記則是欠缺男人;士師記武力去抓他族女人來延續下一代,這種暴力行為動作,會加深仇恨,族羣和諧處有助益。但路得記是上帝賞賜智慧和膽識贏得男人心,且這男人挺身而出打破了當時社會道德標準和價值觀念,這説瞭愛力量,可以化解彼此之間衝突,和生命價值間差距。

這樣編輯説瞭一個意義:武力帶人仇恨分離,但愛會帶來人和人之間包容。

取材「士師治理以色列那段時期」背景之外,路得運用了另一個題材,「利拉特婚姻」規律(Levirate  Marriage),這申命記第廿五章510節記載內容。親責任,於是回應上帝揀選愛,這甚麼。如約翰一書作者説,沒有人看見過上帝,但地方,會看見上帝我們生命中(參考約翰一書四:12),若是一個人不能愛看得見兄弟或姊妹,不能證明他愛上帝(參考約翰一書四:19-21)。

一個兵荒馬亂世代裡,或是一個百廢待舉環境中,有誰會想到親責任?有誰願意那家庭伸出援手?少之又少。看見是許多人利用這個機會佔人,以利米勒有一位波阿斯他親族人,拒絕娶路得過門,他願為以利米勒家族保留財產,想要得到購買土地「權利」,不願意盡近親「義務」,這是違背聖經教訓。而路得記告訴我們,一個「摩押女子」反而知道怎樣這事上盡一個媳婦責任,路得知道要照顧婆婆拿娥美,而她這項德行得到波阿斯肯定並加以回報,這説瞭路得記一個信息:彼此相愛,會上帝得到賜福。

如果這樣方式來反省,則今天基督徒是否有盡到愛近親責任?或是那些非基督徒信耶穌基督人懂得盡照顧近親責任?若是後者,那我們基督徒如何傳出福音信息?

整本聖經一個中心主軸信息,約。是上帝和人之間,是生命,是。創世記第二章24節論及夫妻關係時,表明説:「男人要離開自己父母,她妻子結合,兩個人成為。」這裡可看出夫婦生命是一起,不能分開。以色列人民喜歡夫妻來形容他們和上帝之間關係,要表明與上帝分離。

路得記架構這個信仰基礎上,要表明這種生命,不能因為種族關係而有改變。路得婆婆拿娥美所告白話:

「請不要叫我離開你。讓我你一起去吧!你到哪裡,我到那裡;你住哪裡,我住那裡;你民族我民族;你上帝我上帝。你死哪裡,我死那裡,葬那裡。死,任何事不能使我們分離!要是我背信,願上主重重地懲罰我!」(路得記一:16-17)

這段出自路得告白,説瞭她生命婚約堅持。她知道婆婆回去故鄉,生命會面臨,但她並沒有因此改變,而是堅持要跟隨她婆婆,分離。這隱喻著以色列人民和上帝之間關係,應該像這樣,應該生命遇到困境時,抱怨,離棄上帝去拜偶像神明以求改運。如果一個以色列人民瞧不起摩押女子,如此堅守婚約關係,那麼自認是上帝「妻子」以色列人民,應該堅守上帝之間「夫妻」婚關係?

當波阿斯尋找他拿娥美以利米勒親,去親義務時,這位親表示出願意購買以利米勒留下來土地,願意娶路得親責任,照顧這位失去丈夫,沒有生下孩子路得(參考四:5-6),説一個口口聲聲是上帝揀選子民以色列人民,並沒有地上帝命令、法律實踐出來。而摩押女子路得是婆婆所吩咐話去做,且是以色列人民傳俗、規矩,善盡她媳婦責任。

摩西法律中強調要上帝誡命,遵行祂法律。若是編撰申命記這本法典書背景,複提醒以色列人民,返回故鄉一件事,要遵守上帝誡命、法律,可以是有選擇性遵守,而是要全部遵行(參考申命記五:32-33),這種要求出現整本申命記中,每談及上帝命令,會提醒一次,希望這種方法讓以色列人民至於重犯他們擄之前悖逆上帝旨意錯誤。

這裡可以看出路得記作者要強調:既然與上帝之間有「夫妻」關係生命,不能藉口種族,或是因為傳統習俗差異,破壞、拆離這種關係,這是錯誤。

想想看,路得是一個「摩押女子」,以色列人婆婆拿娥美那樣盡孝、「」(參考二:11),且「丈夫家族」(參考三:10),而後來她後裔以色列人民懷念、尊崇衞王。這説瞭一個信息:上帝國子民,並於血緣、身世背景,而於人生命有愛,對上帝有信心。這耶穌基督教訓説:「實行上帝旨意人我兄弟、姊妹,和母親。」(馬可福音三:35)

耶穌和一位存著試探心來問他關於永生道法律教師,耶穌表明只要將上帝誡命實踐出來,會得到永恆生命時,這位法律教師明明知道上帝誡命,是要問「誰是我鄰人?」這個問題。因此,耶穌説了一個膾炙人口撒馬利亞人比喻(參考路加福音十:25-37),而撒馬利亞人向來猶太人鄙視,是相來往來對象(參考約翰福音四:9),他們是阻礙以色列人民返鄉聖殿人,以色列人民恨之入骨。但耶穌説撒馬利亞人會遵行上帝命令,反而是教導人民宗教師-祭司、利未人-上帝命令給束高閣。其實,將路得記用來耶穌這撒馬利亞人比喻是。

這篇短短「婆媳之間」故事,説出一個信息,上帝。雖然婆婆拿娥美告訴她鄉親説:「我出去時候,回來時候上主使我空無一物。上主責罰我;全能者使我受苦。」(路得記一:21)但是,她後來感受到並不是這樣,因為她媳婦路得到波阿斯麥田去撿拾麥穗時,每次是「空空出去,豐豐地回家」。拿娥美後來發現上帝是恩待她,因此,她感恩心説:「上主始活著和死了人信實仁慈。」(二:20)上帝會虧待祂子民,祂深深地愛著祂「永遠」子民。即使是患難中,上帝忘記祂立過子民,祂會有安排和救恩,帶領祂子民走過那段生命旅程。只要祂子民知道堅守上帝所立,會看到上帝恩典。

表面上看來,上帝這篇故事中有説任何一句話,沒有拿娥美發出苦難之聲時,給予任何回應,但上帝拿娥美時候,媳婦路得信心,使拿娥美生命際遇中獲得温馨,返鄉後生活,雖然是困苦,獲得鄉親温暖回應。上帝總是透過各種方法回應人生命苦難中哭訴。上帝不是沒有看見,不是沒有垂聽,祂看見,聽見祂子民受苦境況,聽到祂子民呼求聲音,祂知道所有一切(參考出埃及記二:24-25、三:7),因此會伸出援手給予救助。

這一章主要是介紹以利米勒這個人家庭發生了變故,然後開始談到他遺孀拿娥美帶著堅持跟隨她返回故鄉摩押媳婦路得。這章中,很看到這位摩押女子路得對約堅持,透過路得生命告白,可看到上帝→人→土地之間關係。

這段經文是此本經書序言,介紹故事背景,但像前面介紹此卷經書時有説過,所謂「士師治理」時代,並見得背景,很可能是借用罷了。

第12節,「很久以前」,這是寫説方式,説是個故事題材。「士師治理」時代,這個名詞是士師記第二章16節「上主以色列人指派士師來領導他們,解救他們脱離侵略者」這節經文來。年代是主前13801050年之間。只要一提到「士師」,意思表示那是一個世代,當時以色列人民心中離棄了上帝、違背上帝旨意(參考士師記二:11、17、19、三:7、12、四:1、六:1、八:33-34、十三:1),因為這樣,整個社會倫理道德完全淪喪。

再者「士師治理」時代,另一個值得注意社會景象,「以色列沒有君王」(參考士師記十七:6,十八:1、十九:1、廿一:25),這反應出當時社會呈現動盪因,沒有人治理,人人自己喜歡去做,沒有整體社會規律。

「伯利恆」,原本地名含有「糧食倉」意思,但如今出現了「地方上發生饑荒」,這種饑荒,很可能不是氣候帶來欠收而有糧荒,很可能是人因素,例如囤積或是社會動亂使作物無法時播種或收割導致結果。

「以利米勒」,這名字原文意思是「上帝是我王」(參考士師記八:23)。這名字意,他帶全家去摩押避難呈現。「拿娥美」,這名字意思是「」、「」。

饑荒,以利米勒帶著全家移民去「摩押國,住那裡」,表示他們原本只是單純去避難,並不是要久居或移民。「摩押」,這是指羅得和他女兒亂倫生下來孩子後裔(參考創世記十九:37)。以色列人民眼中,這種族羣是「骯髒」,加上以色列人民曠野期間,受到摩押人誘惑而離棄上帝旨意,犯了罪,此有多達二萬四千人遭遇到瘟疫疾病懲罰(參考民數記廿五:1-9),因此,摩押人長以來以色列人民眼中帶有世仇對象,所以規定讓摩押人進入上帝聖所參加聚會(參考申命記廿三:3)。以利米勒可能想到是去寄居,避過飢荒生活困境。

第35節,以利米勒想不到這次去摩押寄居,是達「十年」。不但如此,他孩子瑪倫和基連當地「娶了摩押女孩子–娥珥巴和路得」妻。但十年後,包括以利米勒和他兩個孩子瑪倫和基連去世,而是留下三個女人,是失去了丈夫。

這段文述説拿娥美決定自己返回故鄉伯利恆,她認為上帝使她受苦。但她摩押媳婦路得發誓堅決要緊隨著她回去。

這段經文重點寡母拿娥美有四次發言,四次發言中,有三次是規勸她兩個媳婦離開她,不要跟隨她。因為她認為上帝使她遭遇,若是跟隨她,會帶受苦而已。

第610節,原本是逃避饑荒而離開到摩押地去,沒有想到後來異域發生家庭變故,丈夫、兒子去世,只剩下拿娥美和兩位媳婦。而此時聽到上帝使大地「有好收成」,因此使拿娥美想起返回故鄉決定。兩個摩押媳婦跟著她走,但半途中,拿娥美改變了想法,她勸兩個摩押媳婦回到自己孃家去。會有這樣改變,很可能是想到兩個媳婦是「摩押」女子,不但不能參加「上主聚會」(這於説她這兩個媳婦──路得和娥珥巴──無法參與社交活動,因為她們是屬於謂「淨」族類,沒有人會喜歡和她們接觸、來),且會因為她們是外國女子,是寡婦,很受到欺負(參考二:9、22)。因此,她勸這兩位媳婦回到自己故鄉──摩押國。她祝福她們可以找到對象結婚,這是祝福。但是兩個媳婦表示要跟隨她回去伯利恆丈夫家鄉。

這裡「回到」,並不是指身體語言,而是指回到婚姻關係定位。她們要表明態度是:不要拿娥美她們作外人,雖然她們是摩押女子,但是以色列人媳婦。因此,「回到」,是指要她們原到婚約中角色。

第1113節,作者寫此篇故事借用摩西法律規定,申命記第廿五章510節所記載:一個人如果結婚後,沒有生下孩子去世了,他兄弟有責任娶這位嫂嫂或弟媳婦過門,和她同房,兄弟傳宗接代,繼承財產。聖經中有這樣故事,包括創世記第三十八章塔瑪故事;新約馬可福音第十二章1827節,有撒該派人這法律背景編造故事詢問耶穌有關復活問題。拿娥美要讓她摩押媳婦知道,她們若繼續跟隨她,會她守寡,這樣女人當時社會會過著痛苦生活。

這段經文有個中心詞字,「」,拿娥調自己無法「」找到丈夫,然後「」生孩子;當生了孩子後,要「」孩子長大。接著,她提醒兩位媳婦不能「」她再婚,「」她懷孕生子,「」她生下孩子長大。這些「」表達是一種生命轉逝,會出現生機。因此,拿娥美下了個結論説「這是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