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 基督教】温州基督教 |温州基督教新教 |温州基督教歷史綜論 |

1867年11月,中國內地會來華後第二年,派遣獨腳教士曹雅直進入温州[1]雖然遭受敵視,然而温州地區成內地會中國地區[2]。內地會於1877年建成温州第一座基督教堂花園巷堂,存留。

1877年,英國偕我會(United Methodist Free Church,1911年改名聖道公會,1934年改名循道公會)派遣李華慶牧師進入温州。1881年冬,偕我會派遣年20歲蘇慧廉(W·E·Sootill,1861年—1935年)到温州,他語言方面有天賦,學習温州方言僅半年,即能温州話登台講道,温州方言翻譯《新約聖經》,並且温州方言發音規律,創編了盛行一時甌音拼音文字。鄉村婦孺學習一、二個月,用以通信。蘇慧廉温州地區傳教26年,後發展教徒萬餘人,建立9個聯區,270餘處分堂。其中規模一座是1898年他主持温州城西堂,保存。蘇慧廉創制了沒有7、4兩個唱音名,只有1、2、3、5、6五個音名中調、調、調、八七調、七調五支曲調,有尚為信徒傳唱。蘇慧廉温州創辦了西式教育和醫療事業,其中有藝文中學(1897年—1925年)和白累德醫院(1906年—1953年,温州市第二人民醫院前身)。温州教區是循道公會華傳教最2個地區之一(另一個是雲南昭通為中心西南教區,信徒大部分是苗族)。

第三個傳入温州西方差會是基督復臨安息日會。1924年建成朔門頭梳腦總堂,並蒲鞋市北首開辦三育研究社(中學,舊址現為温州市委黨校)。

1928年,一批平陽縣傳道人參加倪柝聲上海哈同路文德里召聚得勝聚會後,脱離原有宗派,回鄉建立地方教會。此後,温州地區,是南部蒼南、平陽一帶,成立了數百處地方教會,成為地方教會中國地區。1950年代中國大陸7萬聚會處信徒中,浙江省近4萬,温州佔浙江省一半。

1919年左右,温州信徒人數和密度居於浙江省各地區首位,超過了宣教時間寧波和杭州地區[3]。

到1949年以前,温州地區有7萬多新教信徒,佔中國1/10。

1951年,温州基督教各宗派堂點及信徒人數統計:[4]

1950年,温州西方傳教士遣送回國[5]。不過,於温州地區兩大西差會,內地會和循道公會,致力於幫助當地教會自立,中國傳道人比例。而地方教會和自立會,完全中國傳道人負責。因而所受影響。

舍禾,又名辛亦耕,浙江温州人,畢業於美國正道福音神學院,教牧學博士。出版《中國耶路撒冷:温州基督教歷史》一書。

弟兄姊妹,幸受聖山邀請來分享。我自己不配,雖然做過一些研究,但是並。如果講過程中有不同意見或者建議,大家可以發表出來,好使我們視野可以,討論範圍。這一系列課程中,我想大家綜論、綜述切入點,讓大家對温州教會有個基本瞭解。

我今天大家分享課題是“温州基督教歷史綜論”,是表層、膚、沒有切入到中間。接下來會分享三講,所以一共分享四次。

説説文字事工上心得。我2003年寫了自己第一本書《中國稗子會:三自的剖析》(華恩出版社,2011年)。到美國後出版了第二本書《榮耀荊棘路:一位家庭教會傳道人自選文集》(中福出版優先公司,2012年)這兩本書雖然温州基督教研究沒有關係,但是後來美國十幾年時間我感謝上帝,學習一邊牧養,同時沒有忘記温州作為我母會,作為我這個遊子魂牽夢縈家鄉,我沒有忘記做這方面研究。後來出版了關於温州教會幾本書。

《中國耶路撒冷:温州基督教歷史(上下冊)》(宇宙光,2015年)前面半個句子是順服林志平教授加進來,這是一本全面介紹温州教會歷史書,共有三十八萬字,包括了元朝到2012年整個温州基督教歷史。欣慰是1949年後這段、動亂時期,對温州教會來講是一個死幽谷、流淚谷和路,記錄了下來,所以感恩。

2017年,我主編了《福音·温州(1867-2017):基督新教來温一百五十週年學術論文集》(主編:方舟機構有限公司,2017年)。這本書來自港台以及東南亞,有美國研究温州基督教歷史學者、教授以及弟兄姊妹所發表文章做了一個學術論文集編輯。我感恩上帝是同年出版了《當代温州教會研究》(中原大學、台灣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17年),二十八萬字。這本書研究了温州整個當代基督教現狀、現象成因、缺點以及未來要做改變,1990年到2015年左右歷史面貌。

2015年我出版了博士論文—-《“温州教會”領導模式思(1867-2015)》(中原大學、台灣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19年)。它温州教會未來做了一點提醒或者説提出一些方案,期待從最初家庭制到牧養制。這本書有十幾萬字。

這是我這十幾年當中温州基督教一個研究,包括出版關於温州教會過去、現在和未來書,撰寫温州教會相關學術性文章。中國大陸、香港、台灣、北美地發表專文及學術文章有70篇。感謝上帝我2018年7月25日 美國離開回到杭州,杭州開始了我人生另外一個階段——牧會,上帝我領受全心牧養教會。2018年到現在雖然沒有三週年,但驗證了牧會可行性。這我現狀,和弟兄姊妹做個分享。

下面進入主題。“你温州基督教是什麼印象?”這是我想大家思考問題。知道大家對温州基督教是什麼樣印象。我自己有很多印象,可能會和弟兄姊妹。無論怎麼樣,温州教會是一個教會,温州教會中國基督教歷史上經叱吒風雲,引領過一個時代,這個時代帶來祝福。温州教會存在很多問題和弊病,如果去改變它,可能放在歷史夾縫中。

基督教留給人印象是多元。舉幾個例子:我自己對温州基督教印象教堂遍地。温州教會可能其他教會,比如温州教會教堂屬於“三愛國運動委員會”,説它屬於官方。儘管有很多地方叫“XX堂”,但是於教堂。比如温州家庭教會有自己叫法,有教堂,每一個村莊有一個教堂而且,有三座教堂:三自的、家庭教會、天主教……所以這樣一種盛況温州很多地方有,這是地方。温州教會有什麼印象呢?那温州基督徒多。我們知道有多少比例,我求助地教會彙總過教堂數量以及人數,但這個要求遭到,並帶來反響。他們基本會提供數據,有些傳道人或者牧者找到我,説這會出賣教會。所以,統計温州教會人數成了一個難題,到現在不知道具體有多少人。

我印象是我十幾歲時候,温州看到基督徒會有一個習慣,不管是坐飛機是坐車,第一件事情低頭禱告。這是有意義傳統。我有幾次坐公交車禱告,發現邊上坐幾個老奶奶、阿姨禱告,有會聽到“主啊,求你保守我出行”。我感覺無論到哪裏能看到有人禱告。如果走公園,説一聲“哈利路亞!”指不定會有人迴應“阿門!”這些是自己切身體會。

我十字路口看到有人發福音單張。福音佈道會90年代多,這是我們温州教會一些印象。這些是印象,我《當代温州教會研究》中有正面及描述,今天沒有辦法講很多。

那麼,有沒有印象呢?有很多。比如温州基督徒世俗化。他們沒有辦法影響整個社會,而是社會影響了基督教會。比如社會開始非法集資時候,温州教會內部有傳道人,而且是是負責某一片區傳道人,教會裏做非法集資事情。這些數字(一個億)讓你稱奇。我看到很多、讓人感到過事情。很多教會人印象是多面。

我們看一下温州地域:温州新產生了一個市叫“龍港市”。龍港是一個鎮,好像去年成為市。温州目前是有五個縣(永嘉縣、文成縣、泰順縣、平陽縣、蒼南縣)、四個區(鹿城區、甌海區、龍灣區、洞頭區)、三個市(樂清市、瑞安市、龍港市)。

洞頭區:百島,原本是一個縣

瑞安市:教會復興發達一個地方。70年代成立了温州地區教會,屬於温州教會兩大支派之一。有個牧師叫繆志彤,稱為監督。福音這裏發達,文革前後,整個温州教會面臨整、打擊時候,瑞安市教會信徒遭受打擊後人數多,這是研究過程中印象。

平陽縣:是福音重鎮,與鹿城區教會是各自運作,是個了不起地方。1958年中國政府温州做一個“無基督教區”試驗田,當時兩個地方想推廣。一個是金華市,一個是温州市。後來金華市沒有操作,平陽開始,平陽是温州教會一塊。温州稱為“中國耶路撒冷”,百分比會偏向平陽。所以平陽整個温州市教會歷史當中有這地位。

蒼南縣:是平陽分出來,它整個温州基督教歷史是連接平陽縣,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分出來,可認為平陽是一家。

龍港市:是蒼南縣分出來,第一座中國農民城,蒼南、平陽是一家,這三個地方是中國基督教複雜地方。比如,耶穌教自立會、聚會處羣、呼喊派這些力量基本平陽、蒼南這一帶,是温州整個地區受異端影響地方。

泰順縣:有高山叢林和國家公園,它和文成縣經濟,國家定為縣,是基督教福音兩個縣,外加洞頭,其他地區福音。

這是温州地理區域及經濟狀況。温州有三有家庭教會,温州三集中、平陽、蒼南、龍港、甌海地區。家庭教會力量樂清市、瑞安、温州市區、永嘉,其他區縣有。我出生、童年永嘉,初中後鹿城區,經歷過鄉下歷過城市,經歷過從家庭教會到三重回家庭教會。

中國教會歷史去社會化,中國歷史去教會化。——教會社會是脱節。

温州基督教歷史温州社會歷史。——研究過程中是,涉及面。

配合温州文化社會發展,將温州教會史温州社會文化發展史,確在教會史研究方法上,是創舉。——(林治平)

本書視野綜橫於古今,顧及多(multi-dimensional: 語言文字、風土人情),及整全性(holistic: 漢人及宣教士角度、政治及宗教層面)。外觀法(etic perspective: 客觀科學)內觀法(emic perspective: 作者是土生土長温州人)並用。——(温以諾)

我自己並喜歡這個,我覺得,因為不配。

從地理位置來説,温州地處浙江省東南部,它並非中國城市,不具備耶路撒冷都城地位。温州機場、是私人造。

從福音傳入時間來説,温州並於廣東省和福建省。晚了整整半個世紀十年,這個時候寧波、上海、杭州教會崛起,寧波是中國基督教當之無愧龍頭,第一所女子學校寧波開始……早20~25年。

傳教士時代影響力來説,上海和廣州地是宣教機構重地,而温州有內地會、循道公會此安家。

現代史,温州基督教崛起之前,上海和河南是中國基督教先鋒。因此,“中國耶路撒冷”這一美譽花落誰家,確不是人為決定。

1933年2月17-19日,華北循道會、聖道公會、循道協會三會合併,改名為“中華循道公會”,同時河北唐山豐濼中學舉行會議,會議中國分為七大教區:華南、湖北、湖南、華北、寧波、温州(一市來一省),及雲南。這是温州近代基督教歷史上一個。

1949年,温州地區基督徒8萬多人,超過全國總數十分之一。20世紀50年代,基督教內有“三個半省”説法,三個省是指安徽、河南和山東,半個“省”指温州。

當時温州流行一首名叫《故鄉》詩歌,詞曲作者胡廣澤温州教會景象歌曲表達出來:

那東海濱,有一片土地,千家萬户事奉耶穌,到處有基督教堂。天國福音得到傳揚,彼此相愛一起,切求天父施恩典,萬民祈禱你。

l  温州出版主日遍佈國,遠渡重洋

上世紀末期開始,温州教會取代河南教會,成為全國最具影響力教會。河南教會受異端、迫害因素困擾,呂小敏《迦南詩選》外,河南教會全國教會實質性領導力復存在。

2.  通過採訪,收集現代温州基督教第一手資料。

後出版作品有:莫法有《温州基督教史》(1987年),支華欣《温州基督教》(2000年),温州區會編著《温州區教會史》(2006年,正式出版),舍禾《中國耶路撒冷:温州基督教歷史》(2015年),舍禾《當代温州基督教研究》(2017年)舍禾主編《福音 • 温州(1867-2017):基督新教來温一百五十週年學術論文集》(2017年)。

後出版作品有:張永蘇、李新德合譯蘇慧廉傳記《晚清温州紀事》(A Mission in China)(2011年),沈迦《尋找·蘇慧廉:傳教士和近代中國》(2013年),黃錫培《昔我矣:內地會赴温州宣教士行傳》(2014年),温州恩際翻譯翻譯曹明道(Grace Stott)回憶錄《二十六年──曹雅直夫婦温州宣教回憶錄》(Twenty-six Years of Missionary Work in China)(2015年)。

朱宇晶博士論文《國家統治、地方政治與温州基督教》(2011年),曹南來《建設中國耶路撒冷:基督教與城市現代性變遷》(2013年)。

温州經濟模式舉世聞名,研究温州經濟書籍1,000多種。

温州民間習俗,有人你恩惠,你記住人家處,這人情債,欠人情債心態像欠金錢債,若不想別人看不起,不想別人,早日了結債務。(張苗熒:《文化、企業制度與交易成本——温州模式新視角》,頁104。 )

温州人熱衷宗教,崇拜鬼神。嘉靖《浙江通志》記載:“始東甌王信鬼,故甌俗多敬鬼樂祠。”《永嘉聞見錄》記載:“昔東甌王,信其鬼風⋯⋯條條衚衕常有説唱聲。”

延伸閱讀…

温州基督教新教

温州基督教-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温州雖然基督徒人數眾多,但各處寺廟、道觀數量上超過教堂數量。温州有一部分人熱衷於去教會,有一部分人熱衷於去廟宇、道觀和民間宗教崇拜場所。

2000年一組調查數據,温州各縣市區共有8,000所處宗教場所,其中發證登記有3,200處,沒有登記多達5,000多處。

其中,道教道觀有1,915所,道教教職人員3,505人,宮觀管理人員7,398人。1999年,温州市成立了“温州市道教協會培訓中心”,培訓了4,300多人。

其中,佛教名寺達101座。2014年,温州佛學院成立。

温州市鹿城區道教協會洪殿街道元弼觀。2015年2月2日筆者拍攝一組照片。洪殿留給我們一種反思,温州人宗教信仰是否是:

二樓政治:老人協會,政府辦公地方

一樓到三樓人數固然眾多,但他們是否馬馬虎虎,心不在焉?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闆基督徒例。假如説“洪殿元弼觀”是實物來闡述經濟、政治和宗教關係話,那麼,温州“闆基督徒”(Boss Christians)是一個羣體來闡述這三者之間關連。

和官員打交道基督徒中,很多人身份是闆,他們是所屬教會核心,但是他們成為教會“外聯人員”。這不僅是因為這些人員是擁有經濟、社會資本,因而有可能官員協商、談判,達成自己目標。官員角度來説,他們願意和一些生意人、闆信徒進行互動,因為他們互動之前具有了很多共識,比如共享一些主流社會話語。於社會看法,對政府權力、政策認同,這些潛在基礎使得官員和闆信徒溝通和互動順利。(朱宇晶:國家統治、地方政治與温州基督教)

Q1:老師!請問現在温州教會弊端有哪些?縱觀歷史哪些經驗,是值得我們傳承?

A1:謝謝弟兄問題,這第四節有專門詳細講解,我會課題中解答弟兄問題,感謝諒解。

Q2:近年温州教會小組模式推進,有成但有敗?

A2:您提問總結得到位了。其實温州教會幾年確實遇到了瓶頸,2005年或者2010年温州教會之前温州教會是兩個世界。範老師並看好温州教會未來,我們看法是。温州教會幾年發展基本上沒有了目標,它mission、vision沒有了,它刻意停留原有架構中願意動。比如:温州教會管理模式變但願意變。有一次我詢問了温州幾位牧師,“什麼温州派單制改變?傳道人如此多什麼去做一個改變?”其中有一位牧師告訴我:“你懂,派工制是上帝全世界教會温州教會領受恩典,我們應該誓死發揚、持守。”我轉頭走,你討論了。這温州教會面臨問題時候沒有了方向,教會會停留過去。社會發展,如果教會不動,是沒有前途沒有發展,沒有目標是沒有發展,所以温州教會下來了。教會下來後,什麼來取代這個教會動力呢?是一個一個項目,這變成了項目導向教會,很多夫妻營、男士營、女士營,到最近兩年小組……所以我想告訴大家一個教會要成長到能夠滿足上帝心願,這個時代能夠主做見證教會不是靠項目,所以我你問題,我教會不靠項目。

A3:提問人看起來温州教會內行哦。90年代這個鬧劇是慘敗,温州教會是一個年代,那個時候我,記憶。有一次火車站出來,有一個人在那裏分福音單頁。拿到不是福音單張,而是教義爭單頁,是阿米念主義這個人罵改革宗思想人。我當時拿到這個單頁扔了。我想:大眾廣庭之下應該是發福音單頁嗎?什麼要發這個東西?那份材料我還存在,想告訴大家那個鬧劇可怕了,而且那個單頁到之處教會分裂。很多大教會一分二,直接砌牆隔開,前面是阿米唸,後面是改革宗。那個時候到上海、北京,一到教會他們問“你是哪個教派?”有次參加學生聚會,家長帶着幾十個學生來現場,接待問是哪個教派,我説:“我是温州市區,加入任何一個教派。”後面他們説:“行吧,那你講吧。”那是一個痛苦年代。這個問題我温州基督教歷史中有篇幅會涉及。

Q4:温州教會全國有,堂會制,一堂課可以講一年,所以温州教會。嗎?

A4:我想告訴大家温州講道,温州有講道人,但是温州沒有意義上一位牧者,這是我一個看見。

A5:我你看法,我2017年福音入温150週年研討會議上指出温州教會問題。温州基督徒,温州基督徒經濟上犯罪,現場我多位領袖在那裏。我坐在台上,台上有5-6位牧者教授現場我説:“需要討論這個問題,這個問題不是你有資格討論,這個是温州教會問題。”所以温州教會這個問題是沒有辦法討論,所以我你問題,但我沒辦法討論,今天時間不夠。

Q6:温州經濟下滑或變動,這温州教會闆基督徒現象產生衝擊?城鎮化推動如何看待温州教會老齡化現象?

A6:因為倒閉了所以可能之前奉獻很多,現在奉獻很少了,而且很多闆會自己企業開教會,現在沒有自己企業教會了,企業化教會少了。

關於城鎮化温州教會老齡化帶來什麼樣衝擊,我杭州,教會很多是温州年學子,這些孩子們我這裏教會兩年或者一年時間,他們春節或者假期回去,他們很多人願意去自己本教會聽道,他們覺得無法接受那個現場。這個現象是,我既是温州,我是牧養温州知識分子教會,這個現象我是能理解。

延伸閱讀…

舍禾:温州基督教歷史綜論

温州基督教鳥瞰

浙江省温州市依山傍海,其氣候而取名温州。這裏山青水秀、風光、景色迷人。譽為“海上名山、寰中絕勝”雁蕩山和號稱“天下第一江”楠溪江是國家級名勝風景區,有20多個彙集山、林、江、海於遊覽名勝區。温州素有“東海明珠”美稱。敢天下温州人,以其、智慧和獨有經濟頭腦著稱,生意人遍佈國乃至世界各個角落,因此譽為“中國猶太人”。改革開放春風使温州經濟騰飛,生活富裕起來温州弟兄姐妹想到了建造教堂,傳揚福音。主得救人數天天加給教會。

温州市轄三區、二市、六縣,陸地面積11784平方公里,人口755萬,其中基督徒(新教)佔70餘萬人。30年來,温州市各級政府認真貫徹國家宗教信仰政策,開放教堂1300多間(座,下同),其中絕大多數是“文革”後新建或,內中不乏設計、建築、造價大教堂,有聚會點600多處。於教堂密集,信主人數眾多,信徒充分享受信仰自由,宗教活動多彩,故温州教會有譽為“中國耶路撒冷”。

温州商品經濟發達,神温州教會得天獨厚,平原地區信徒每户有一個家庭工廠(商店)或一兩個供銷員,收入。信徒中湧現出許多經商大户,辦廠能人。這裏大多數信徒生活條件,信仰。他們自己住房改善後,甘心樂意建造教堂奉獻。因此,各地教會一座座嶄新教堂拔地而起,許多教堂、氣勢磅礴。

温州基督徒(包括天主教)人數佔人口總數10%,但分佈。經濟發達地方,信徒佔人口比例。如温州市龍灣區,户籍人口32萬,基督徒達4萬多人,其中狀元鎮有6間教堂和三處聚會點。其他平原地區教會,每個鄉鎮有2-3間教堂,信徒去做禮拜不出5里路。市區(包括鹿城區、龍灣區、甌海區)共有200間教堂,僅市中心城區有教堂12間和幾十處家庭聚會點。市區,每條主要街道有聚會場,信徒去做禮拜不用乘公交車。温州地區教堂是永嘉縣,縣達400間。

史無前例“文化大革命”期間,温州宣佈“無宗教地區”,宗教信仰政策遭到破壞,教牧人員遭到迫害。乃至“轉業”。然而那年代中,教會經歷正如聖經説:“我們四面受敵,困住;心裏作,失望;遭逼迫,丟棄;打倒了,死亡。身上帶着耶穌死,使耶穌生顯明我們身上。”(林後4:8-10)

儘管教堂關閉,信徒公開信仰活動禁止,但這些不能使信徒與基督愛隔,弟兄姊妹未因此中斷主日崇拜、擘餅聚會、交通聚會、培靈會信仰活動,只是從“地上”轉入“地下”。聚會分散信徒家中,較大型聚會找高山地方。一次,永嘉江北某山頂聚會,山腳有信徒放哨,見搜尋人來了,即高喊:“阿道家裏羊兒逃到山上去了。如有人看見,請逮住它,以免丟失!” 待那些人上山了,那些聚會信徒見蹤影了。當時四周環境教會生活,但教會有定期交通會、學道會、培靈會、同工會、議會和年會。這段時間,同工以及弟兄姊妹之間同心,信徒裏光景。

於信徒生活見證和教會人為善一派祥和和平氣息,當時社會上批判、武鬥、、氣氛形成,故教外羣眾樂於參加教會生活,因而這段時間福音。這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

十年浩劫,聖經、詩歌、屬靈書刊抄毀。但值得我們感謝神是,油印讚美詩、短歌集、講道參考資料源源,“出版”手刻油印《新約全書》、《舊約全書》,以及聖經各卷單行本。(筆者初讀聖經時用手刻油印本)。許多信徒手抄《舊約全書》,這些聖經凝結着抄謄油印者多少心血汗水和千萬信徒渴望情。

温州市眾教會唱詩班組織,絕大多數教堂和部分聚會點有唱詩班,其中城鎮教會大多能用四聲部合唱,農村教會有四聲部合唱隊,而且水平。如永嘉甌北建立了十幾個四聲部唱詩班,選讚美詩五線譜本。

温州教會重視聖樂人才培養。到目前為止,培養出各地教會鋼琴司琴人員五六百人。培養唱詩班人才,提高整體聖樂水平,市基督教青年事工委員會、市基督基督教培訓中心,後多次舉辦聖樂培訓班,邀請全國聖詩委員會有聖樂老師前來授課,收到了預期效果。

温州地區各教會青年信徒多,而且愛主。此,各縣(市、區)兩會下屬牧區中有一專門負責本區青年工作,他們定期召開青年聚會,要求本區各教會唱詩班和青年信徒積極參與。青年內容,邀請有講道恩賜教牧同工、神學生和義工講道外,還安排青年信徒實習講道(試講),教牧同工進行審評指導,中選拔青年同道義務傳道。青年活動多彩:各教會唱詩班輪流登台獻唱、樂器演奏、聖經知識競賽、交通會、遊戲有益活動,深受青年信徒歡迎。

每逢聖誕節、復活節或其他節假日,温州市基督教兩會、青年事功委員會組織市區各堂或組織各縣唱詩班彙集城西總堂舉行聖樂崇拜,青年聯歡聚會,交流、彼此促進,同時使聽眾一耳福。

此外,有許多教會成立了小提琴隊、號隊樂隊和聖樂團,了青年信徒教會生活。

地羊羣帶到“青草地上”和“溪水旁邊”,培養新一代傳道人和提高傳道人素質,成為我市基督教當務急。我們以下四個方面入手進行培養:

1、選拔青年信徒到神學院深造。每年各教會中選送有高中以上文化程度,信仰,肯獻身侍奉青年信徒到金陵、華東、浙江三處神學院讀。到目前為止,全市已有八十幾位神學畢業生各層教會中專職服侍主,有三十多位繼續在校深造。

我關注温州基督教多年,想做個系統研究,但下筆。閲讀舍禾《當代温州基督教》書稿,勾起很多記憶、聯想和反思。

2000年開始,我國內開展宗教社會學田野調查研究,最初課題是研究“中國市場經濟轉型中基督徒倫理”,從宗教社會學着名韋伯命題入手,瞭解當下基督徒工作倫理和生活倫理方面所思所行,以及他們所在教會教導。我們了三年時間,全國八個城市,對基督徒及其教會進行了訪談和觀察,包括兩個西部城市,兩個內陸城市,四個沿海城市,其中包括温州。完成了八個田野調查報告,但是於種種困難,發表了其中三個,包括温州。温州進行田野調查課題助理是李峯,當時是上海大學社會學博士研究生。他於温州城鄉結合部基督教研究,是國內第一個宗教社會學實證研究博士論文,後來得以出書,可惜起了個繞口書名《鄉村基督教組織特徵及其社會結構性位秩——華南Y縣X鎮基督教教會組織研究》,很多精彩內容出版審查過程中刪掉了,實在可惜。

閲讀李峯訪談記錄和田野筆記,讓我温州基督教有了感性認識。其中,一些神蹟奇事留下深刻印象。比如,他訪談中瞭解到,有一位基督徒老太太,有一天一覺醒來,自家房屋全都倒塌了,是文革之中武鬥兩派那晚打得,炮轟方,導致很多房屋倒塌,但老太太安然入睡,受驚擾,毫髮無損地走出了坍塌房子,鄰居看到無不稱奇,認為是耶穌保佑,因此信耶穌。比如,有一個村民鬼附了,這民間信仰流行温州並見。那一家人請基督徒去禱告,信耶穌,鬼離開了,病好了。不過,那個鬼轉移去了村中另外一家,基督徒去那一家禱告,信耶穌後,病也好了。可是那鬼轉到另外一家,再禱告,信耶穌,沒事了。這樣,時期內全村人信了耶穌 ,鬼來攪擾了。作為宗教社會學學者,我們實證範圍內證明那樣神蹟奇事性,但是,我們實際觀察到温州基督徒信仰,信仰效果。

其實,基督教温州存活和復興本身可以説個神蹟,是個靠邏輯推導出來現象。舍禾此書中提到温州民間有個順口溜描述温州狀況:“50年代海防前線,60年代武鬥火線,70年代投資短線。”這樣環境中,“1949年以來,温州有三次全國試點:1958-1959年“無宗教區實驗”,1996-2001年“制非運動”試點,2014-2016年拆十字架運動”。但是,舍禾《中國耶路撒冷:温州基督教歷史》記載,黨國宣佈温州經實現了剷宗教時候,一位名叫林乃娒年人1959年決志信主,成為日後温州基督教發展領袖之一。1960年開始,温州市區五馬街成立了第一間家庭教會,1961年發展成3間,1962年發展到14間,1963年達到78間。面基督教“死灰復燃”,當局甘心,“文革”開始後關閉了所有宗教場所,但是,1967年9月,温州和梧田約300人甌海沙灘頭受洗,1968年年4月,新橋教會100多人受洗,1969年5月,18位青年人下岙受洗,成為教會復興骨幹精兵。1970年,“温州市區教會”成立,並且分成六個片區。1971年,温州五縣一市600多位青年瑞安舉行了兩天聯合聚會,成立“温州地區教會”,選立各縣負責人30多人,從此每年舉行片區小議會三次,聯合大議會一次。這樣事情“文革”期間發生,是局外人想像得到,但是實際發生了。

基督徒認為温州基督教發展是上帝所行神蹟,於宗教社會科學研究者來説,我們需要實事求是地面對宗教壓而倒、毀而不滅、挫越奮現實,超越意識形態束縛,提出符合科學原則理論解釋。

20062008年,我組織開展了“信仰與信任”研究,訪談七大信仰體系(包括五大宗教加上儒家和無神論共產黨員)中商人企業家,瞭解他們如何生意關係中信任客户、員工和其他人。期間,李向平教授人到訪温州,參觀了一些基督徒企業廠家,訪談了基督徒企業家數人。當時我注意到,很多基督徒企業聖經或基督教名詞命名,這些基督徒“闆”們出的理由是以此提醒自己和員工,要通過企業做光、做鹽、做見證。這種做法普遍程度,舍禾此書中得到印證。

那次温州,我們訪談了時任温州總商會會長、神力集團總鄭勝濤先生。當時他參加完一個行業協會成立大會,口袋中揣着他那個大會上講話稿,拿出來我們看,內容包括提醒會員堅持。鄭先生我們講了他信仰見證和商經歷,顯示出這二者難解。作為準官方性質工商聯負責人,他不能基督教信仰掛口頭上宣講,不過,他基督教信仰是公開,而他宣講很多商業倫理原則,顯然是出於他內心基督教信仰。

那時,全國已有超過一百地温州商會,我很多城市遇到過温州基督徒企業家或商人,他們組織或教會聚會,也向地人傳福音。舍禾書中提到,八九十年代,一些其他省份鄉村走街串巷彈棉花、修皮鞋温州人中,有些基督徒,而且後來成當地基督教發展活躍分子。2009年以來,我去過歐洲幾次,意大利幾個城市遇到温州籍基督徒商人,他們不僅生意上勤奮努力,而且熱衷教會生活,樂於分享他們在生活中信仰經歷,包括個人悔改和轉變,生意和生活中失敗,處處見證上帝和看顧保守。法國,西班牙,以色列,迪拜,我遇到過這樣温州基督徒商人。

無論是商人還是基督徒,作為人,有人罪性中掙扎。不過,因為有了信仰,温州“闆基督徒”羣體展現出一些魅力,成為20世紀末和21世紀初中國和世界經濟舞台上一道風景線。舍禾着專列章節,討論温州基督徒經濟、政治和文化方面正面形象和形象。

那次去温州,令我倍感另外一點,是温州基督徒聖誕節慶祝。整個12月份,各教會輪流做東主辦“聖誕酒”聚餐。這舍禾書中得到印證。雖然稱作“聖誕酒”,是沒有酒宴席。他們租用旅館大廳,邀請親朋好友幾百人歡聚一堂,享受桌上食物,享受台上福音性文藝表演。那種景象,無酒醉人。有些教會晚上燃放煙花,温州天空裝點多彩。

温州宗教情況能夠代表中國整體狀況嗎?不能,因為中國,各地差異。但是,於黨國温州過去幾十年來打壓基督教種種實驗,於基督教温州蓬勃發展歷程,於温州佛道教和民間宗教情形,温州確可以作為中國宗教發展一個觀察站,那裏變化可以看作中國宗教發展一個風向標。

過去十幾年,我們想方設法推動社會科學方法和理論研究中國宗教,是開展田野調查,然後進行了半結構性訪談,後來應用問卷調查和口述史方法。這個過程中,我地看到很多中國學者投入到當代中國宗教社會科學研究中,很多國內大學和研究機構投入了人力和物力,開設了課程,很多中青年學者走向。不過,存在一些裨和,這裏舉兩例。

比如,有人誤以,田野調查,或者於日常生活觀察,屬於人類學。其實,這樣研究可以是社會學性質。社會學研究侷限於定量分析和統計模型建立,侷限於組織制度分析,而是可以田野調查方法、深度訪談方法、社會歷史方法,於微觀個體、中觀羣體、宏觀社會進行實證分析。社會科學各學科彼此交叉,難解,有些研究需要使用多種研究方法,以便地逼近事實和全貌。

比如,有人認為宗教研究需要靠無神論學者,宣稱只有他們才能建構超越宗教侷限理論。其實,沒有親口品嚐梨子,怎能知道梨子滋味?無神論者於宗教拒斥本身,註定了他們,意識形態堅持讓他們實事求是。與此相反,假如一個人相信上帝掌管宇宙中一切事物,學術志業學者職責地觀察和記錄事實,理性地提出符合邏輯解釋,那麼,他研究可以做到客觀,有深度,有廣度。能否做出水準研究,於是否相信神靈,而於社會科學方法掌握和應用,於社會科學原則持守,於邏輯思維和理論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