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裡講的龍是代表什麼】中文版聖經中的 |中國人是否因這條龍而多受 |不是中國龍 |

最近本地華人協會舞龍隊隊長和我談心,擔心舞龍隊活動今年可能擱,原因是基督教會牧師認為龍是魔鬼,因此舞龍隊教會朋友不能參加。所以我想詳細地説,中國龍説成是魔鬼是翻譯上錯訛和聖經曲解。希望教會朋友們能夠放下思想包袱,積極參加華人協會活動。

“The great dragon was hurled down – that ancient serpent called the devil, or Satan, who leads the whole world astray.” (大龍那古蛇,名叫魔鬼,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它摔地上,它使者摔下去。)

“Then another sign appeared in heaven: an enormous red dragon with seven heads and ten horns and seven crowns on his heads. His tail swept a third of the stars out of the sky and flung them to the earth.” (天上出現異象來:有一條龍,七頭十角;七頭上戴着七個冠冕。它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三分之一,摔地上。)

啓示錄中這個 dragon 有了詮釋:它創世紀裏面伊甸園引誘亞當和夏娃吃蘋果古蛇(ancient serpent),,而不是中國龍。中國龍沒有去過伊甸園,沒有見過亞當和夏娃。如果中國龍錯認作伊甸園裏引誘亞夏娃犯下原罪古蛇和撒但,於全人類原罪歸咎於中國龍,這是龍傳人會答應。基督信眾會如此冤枉栽贓自認龍族中國人民。神學教條主義者描繪了這麼圖景:人類分成兩支,一支是亞夏娃後代,另一支龍傳人是魔鬼後代。聽説過亞夏娃後代和魔鬼後代可以轉化。信奉主耶穌同胞弟兄姐妹們,你們願意接受這樣圖景嗎?你們願意承認自己是魔鬼後代嗎?聖裏有哪一句條文説過魔鬼後代可以進入天堂?

那麼,這種着七個頭十個角古蛇和中國神話故事裏的什麼動物像呢?什麼像,因此並沒有對應翻譯。要譯,只能譯成“七頭蛇”或者“八像”。中國古代神話裏有一種動物叫“四不像”,形狀麒麟,和聖裏七頭蛇子像。找不到一樣動物怎麼辦?是音譯。比如埃及金字塔前面人面獅身獸Sphinx,譯成斯芬克斯。愛神 Venus 譯維納斯。Dragon 這個詞,希臘文地應該音譯成“得拉貢”,或者意譯七頭蛇。中國龍譯成英文應該音譯 “Long” ,正如“太極”音譯 “Tai Chi” 一樣。不幸的是,將 dragon 這個字翻譯成中文宋元商賈遊客們,草草它譯“龍”,造成了社會誤解。下面我們來詳細地談談語言翻譯問題。

第二個是聖經來源。基督教史早期有兩個聖經版本﹐一個是希臘文七十士譯本﹐另外一個是希伯來文原文﹐希臘文七十士譯本中δρακων基本上是用來翻譯兩個希伯來字﹐翻譯tannin,指自然界蛇。在出埃及記七章﹐當摩西法老面前棍變成蛇時候﹐翻譯成δρακων。如果我們看詩篇七十四篇13﹑14節﹐δρακων所指東西不是蛇﹐而是水中大魚或者大海怪,但不是中國龍。約伯記裡面﹐七章12節翻譯魚﹐到了廿章16節﹐上下文理解﹐是指蛇。廿六章13節﹐和合本翻譯成為蛇﹐但如果我們上下文理解﹐應該是魚或者是海怪﹐賽亞書廿七章1節裡面﹐鱷魚蛇﹐然後大魚同列﹐這裡面魚是tannin﹐但不是中國龍。

希臘文裏δρακων這個字﹐用來翻譯希伯來文中另外一個字tan,出現耶利米書九章11節。tan和合本裡面翻譯野狗﹐而五十章8節﹐翻譯公山羊。但七十士譯本里是δρακων﹐翻譯成中文,成了龍。希臘文舊約δρακων希伯來文舊約tannin以及tan﹐這些詞彙跟中國龍不是同一個東西。

出現語言翻譯上錯誤有幾個原因。是早期傳教士漢語水平不是。他們來華傳教過而立之年,當時語言學習條件比不上電子技術普及現代。有些傳教士(比如利瑪竇)是澳門通商口岸學會了廣東話學中原官話。他們交往中國人英文和拉丁文水平可能還比不上傳教士中文水平。加上明清時期書面語言是文言文,白話並沒有普及,規範,沒有標準語法和語彙系統。這種條件下聖經翻譯成白話中文,是。今天我們讀中文版聖經,感到佶嗷牙,不如英文聖經易懂,一點奇怪。

漢文聖經,認定是利瑪竇(Matteo Ricci)神父「祖傳天主十誡」、巴設(J. Basset)神父拉丁文聖經所翻譯白話文四福音、保羅書信及希伯來書、陽瑪諾翻譯四福音《聖解》、賀清泰教士《古新聖經》。《巴設譯本》可能成為後人馬殊曼和馬禮遜譯經時藍本。這份譯稿後來藏於倫敦大英博物館,稱為「英國博物館稿本」。到了1770年,耶穌會教士賀清泰(Louis De Poirot)抵達中國宣教。他拉丁文聖經大部分翻譯成中文,稱為「古新聖經」。然而這本聖經付梓,譯本原稿現存於北京北堂圖書館之內。1807年,倫敦傳道會馬禮遜(Robert Morrison)抵達中國開始宣教工作,當時滿清法令讓他展開傳道事工,因此他轉而事聖經翻譯工作。馬禮遜於1813獨力完成新約全書。舊約申命記,歷史書約伯記,是他另一位倫敦傳教會士密爾尼(W.C. Milne)合作完成,其他部分是他一人翻譯成果。馬禮遜1819年底完成全部舊約翻譯,1823年馬六甲出版,名《神天聖書》。

馬禮遜翻譯同時,另一個中文聖經翻譯工作正在印度進行,英國浸禮會宣教士馬殊曼(Joshua Marshman)所主持。馬殊曼新約譯本於1811年完成,五年後印度出版,全書於1822年完成,同年出版。時間,馬殊曼譯本,但是因為馬禮遜翻譯工作是中國境內進行,所以馬禮遜譯本第一本基督教中譯聖經。馬禮遜離英赴華之前,抄錄了「英國博物館稿本」帶身邊,因此學者推斷這兩個譯本可能這個「英國博物館稿本」,巴設譯稿主要參考資料。

馬殊曼譯本神天聖書出版,雖然滿足了宣教需要,但是有可以改進處。1835年,修訂神天聖書四人小組成立,成員包括麥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郭實臘(Charles Gutzlaff)、裨治文(E.C. Bridgman)、以及馬禮遜兒子馬儒漢(John R. Morrison)。四人小組於1837年出版新約,定名《遺詔書》,舊約於1840年出版,定名《遺詔書》。後來太平天國使用《遺詔聖書》與《遺詔聖書》便是這些譯本修改而成。

鴉片戰爭後,許多宣教士認為商港有利於宣教工作,出版一本詞彙統一、翻譯完善譯本,是時機。1843年英美差會代表(Missionaries)十五人香港召開首次宣教會議討論聖經重譯工作,會議通過成立一總委辦會,進行重譯,後來《委辦譯本》。1847年舉行第二次會議之前,浸信會宣佈退出,後各宗派因為神學爭辯,而分裂成派系。儘管如此,委辦譯本譯員不但聖經重譯,統一了經文中名稱和名詞。這次譯經工作是一項突破,過程中遇到問題,如:各代表神學立場上出現分歧,如God 是譯「神」還是「上帝」之間抉擇,加深了差會譯經瞭解,成為日後譯經工程借鑑。《委辦譯本》後1854年出版,但是並沒有達到統一名詞譯本目的。《委辦譯本》翻譯中,退出委辦會浸信會邀請宣教士高德宗派立場修訂《馬殊曼譯本》為《高德譯本》。裨治文中途退出委辦會,克陛存、文惠廉出版了《裨治文譯本》。

十九世紀初,於文言文不能滿足文化水平信眾需要,白話文聖經譯本出版。1857年,麥都思施敦力合作委辦譯本新約改寫成白話文出版;1866年,華北英美宣教士麥都思施敦力官話譯本藍本,完成了北京官話譯本新約全書;1875年,施約瑟於獨力完成了北京官話舊約譯本,數次修訂,1878年英國海外聖經公會北京官話新約全書施約瑟舊約譯本合印「舊約全書」;楊格非他自己所譯淺文理改寫成白話文,於1889年蘇格蘭聖經公會出版。此外有蕭靜山《經全集》,以及沿用至今天《官話和合本》(後稱《國語和合本》,簡稱《和合本》)。

1850-1910年這六十年當中,中文聖經翻譯工作百花齊放。只要是翻譯,總是 信、雅、達三方面面面俱到。考古學家有發現,聖經學者原文和聖經歷史背景認識多,修訂譯本或翻譯聖經譯大有。同時,語文時代而轉變,《和合本》出版後數十年間,中文現代化過程並停止,很多字詞意思已有別於當日了,語法文體運用改變了。教會實在需要一本理想和適合當代人閲讀聖譯本。近年,很多人作出了努力,五十年代有徐匯修院《譯福音》、狄守仁《聖經讀本》、蕭靜山希臘文修訂《經全集》;六十年代有天主教會今天採用《思高聖經譯本》;七十年代有《呂振中譯本》、《當代福音》、《新約全書新譯本》、《當代聖經》、《現代中文譯本》及至九十年代初《聖經新譯本》;有於八十年代修訂《和合本》《標點和合本聖經》;有翻譯《新漢語譯本》、及其他翻譯工作。譯經工作未間斷。可以説,沒有一個譯本是。追求一本忠實於希伯來原文聖經中文譯本工作現在停止。

希臘文δρακων和英文dragon翻譯成中國龍,不能全部歸咎於最初翻譯聖經傳教士們。他們學習漢語時候應該有某種水平手抄英漢字典之類工具書。這些工具書元朝馬可波羅來中國時候有了。元世祖忽必烈任命馬可波羅揚州地方官,可見馬可波羅漢語水平。他藉助了商賈們經商時傳抄某種工具書。這些商賈遊客和中國官僚們傳抄積累原始字典中δρακων和dragon翻譯成龍了。商賈遊客官僚們是基督徒,有些可能連聖經沒有讀過,會預想到這種不負責任翻譯會造成聖經中國文化對立。所以而今這種誤解,是元代以前商賈遊客官僚和語言學家們埋下。信奉主耶穌同胞弟兄姐妹們,如果你們相信中國龍魔鬼,那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天天禱告時候,是崇拜上帝呢,還是崇拜宋元古代商賈遊客中導遊和通譯?

我們如此詳細地回顧聖經翻譯工作歷史,是希望教友弟兄姐妹們瞭解翻譯工作,因而對待中文譯本時能把握住兩個方面。一方面,現有中文譯本幫助我們進入神殿堂,功莫大焉;另一方面,我們應該認識到,任何翻譯做到完全信達雅。聖經原文是希伯來文,後來譯成希臘文,拉丁文,英文,後譯成漢語文言文和白話文,了多道翻譯,如何能做到十全十美?有些錯訛有違上帝意旨,。要緊是我們自己讀經時候要上帝仁愛慈善,認識到人類是上帝子民,地熱愛所有人,不要歧視侮辱任何族羣。不要聖經翻譯工作中某些歷史性誤解誇大曲解神十幾億人文化對立。這既不符合教會利益和發展,違背耶穌基督博愛仁慈精神。

聖經翻譯歷史有了瞭解後,我們問題另一面,龍文化中華民族中感情分量。

中國龍是中國古代先人創造一種動物,不是中存在。但是幾千年來,龍形象成了中華民族圖騰和象徵,他基本上代表高貴,尊,正義,威力,可以戰勝一切魔鬼,變幻莫測,翱翔騰挪於天地之間,因此龍是皇權象徵。皇帝認為是真龍天子。普通老百姓龍為榮貴。父母給孩子取名喜歡帶個龍字,如李小龍成龍。稱讚人,説他龍行虎步,龍馬精神。賀人結婚,説龍風呈祥。中國春節舞龍,元宵節掛龍燈,端午節龍舟競渡,是龍圖騰表示自己文化認同。宮殿上,龍袍上,牌樓上,華表上和王朝國旗上以及普通人禮服上到處是龍圖騰。可以説龍文化深入到中國文化每一個角落,流入普通人血液。遠古傳説中,中華民族先祖伏羲和女媧是人首龍身神人。所以中國人自認是龍族,是龍傳人。龍中國文化中感情分量生動地表現在《龍傳人》歌詞裏面:“古老東方有一條龍,它名字叫中國;古老東方有一羣人,他們全都是龍傳人…… 。” 這首歌唱遍了兩岸三地和五湖四海華人社會。教會中一些懂基督精神神職人員吉祥,正義中國龍説成是伊甸園裏唆使亞夏娃犯下原罪古蛇,顯然是全世界原罪栽髒於中華民族,龍傳人説成是魔鬼傳人。基督教會十四億海內外中國人之間人為地製造種族立,這是神事業褻瀆,是美國反種族歧視法律蔑視。

「牧師,昨天有一位某某教會執事來家裡探望我,並為我祈禱。這位執事看到我家裡有畫著龍圖畫,我説那些是東西,丟棄,這樣才不會魔鬼幹擾機會。因為聖經上説龍是。家裡不要有這些東西。可是我孩子生肖屬龍,他朋友因為他生肖屬龍,送他生日禮物很多是龍有關係精品物。那該怎麼辦?」

這是一位姊妹問我問題,她因為身體在家裡休養,鄰近教會有一位執事聽到後,主動去探訪她,看到她家擺飾中,畫中有龍、飾品中有龍,建議她這些東西丟棄。

龍,聖經中有兩卷記載著,其一是賽亞書第十四章廿九節:「非利士人哪,擊打你棍子折斷了,但是你不要高興。一條蛇死了,另一條更毒蛇後面;那條毒蛇蛋孵出飛龍。」其二是啟示錄中,共計有五處記載關於龍事,包括:

1.「天上出現了另一個景象。有一條紅色戾龍,長著七個頭,十個角,每一個頭上戴著王冠。」(十二:3)

2.「後來,天上發生了戰爭。米迦勒和他天使戾龍作戰,戾龍和牠使者起來應戰。但是,戾龍擊敗了;牠和牠使者不得留天上。於是,那條戾龍摔下來;牠那條古蛇,名叫魔鬼或撒但,是迷惑全人類。牠摔地上;牠使者跟著摔下來。」(十二:7—9)

延伸閱讀…

中國人的龍與聖經的龍是否相同?中國人是否因這條龍而多受 …

中文版聖經中的“龍”不是中國龍

3.「我看見獸像一隻豹;牠腳像熊腳,口像師子口。戾龍自己能力、王座,和大權都交給那隻獸。」(十三:2)

4.「接著,我看見三個靈,好像青蛙,戾龍口、獸口,和假先知口出來。」(十六:13)

5.「然後,我看見一個天使從天上下來,手裡拿著淵鑰匙和一條鍊子。他捉住了那條戾龍,那古蛇,是魔鬼,叫撒但,牠綑綁一千年。」(二十:2)

以上是啟示錄資料,談到有關戾龍事。但我們發現談到有關龍事,和撒但、魔鬼有關。啟示錄第十二章這段經文裡,説這魔鬼、撒但那條古蛇,牠是迷惑全人類物。這裡我們會想到創世記第三章記載有關蛇人之間事件。

蛇,創世記第三章一開頭這樣寫著説:「蛇是上帝創造動物當中。」請注意這個「」一詞,原本意思「赤身露體」,讓人看不到甚麼隱藏物意,但出手卻可以傷人致死,這叫作意。

希伯來文化中用蛇來表示魔鬼、撒但,是有原因;希伯來人是遊牧民族,他們而居。每到一個草原地方,落腳那兒一段時間。他們搭起帳棚過夜,草原處打野獸。但無論他們帳棚怎樣搭建起來,總是會有空隙。他們經驗中,有好多時候因為睡覺翻身時候,觸覺到冰涼東西而醒過來,他們過來發現蛇窩身邊時,那時地反應是驚叫,蛇受驚嚇後,反應攻擊防衞,結果人因此受傷而死。因此,他們文學表達上用蛇來代表著「防不勝防」「動物」,其此。

聖經後一卷書《啓示錄》裏提到了“大紅龍”。這個龍是指什麼,聖經有明確、解釋。有些人大紅龍作出了於聖經解釋。並且有人聲稱倪柝聲和李常受作同樣解釋,但這並不符合事實。這曲解聖經,刻意抹黑倪李著作。

要明白“大紅龍”是指什麼,我們要知道《啓示錄》這卷書文體特徵。《啓示錄》這卷書具有書信、言和啓示這三種文體特色。其中,“啓示” 這文體令人注目。啓示文學作品中,常會採用象徵符號來描述過去、現在末來事件。這種象徵符號,有人稱為“表號”。《啓示錄》作啓示文學作品,著者約翰採用了大量象徵符號,如:七燈台、七星、金爐盛香、婦人、男孩子、獸印記、十角、淫婦、耶路撒冷城。而“大紅龍”是約翰所用一個象徵符號。

要《啓示錄》中所有這些象徵符號作出解釋並。但這卷書有一部分象徵符號,著者約翰作了解釋。約翰這些象徵符號或表號解釋,那它代表屬靈意義,是、確定,任何人不能作出與此解釋。

延伸閱讀…

藝術、文化、信仰 從「龍」的象徵意義談起- 呂秉衡- 新使者 …

這樣子認識聖經並不正確- 第十四輯-

《啓示錄》第一章,約翰提到七個金燈台(啓一12)和七星(啓一16)這兩個表號,然後接着這些表號作出瞭解釋:

“論到你看見、我右手中七星和七個金燈台奧秘,那七星七個教會使者,七燈台七個教會。”(啓一20)

這類著者約翰作出解釋表號並,其中包括了“大紅龍”。

“天上現出另一個異象來,看哪,有一條龍,有七頭十角,七頭上戴着七個冠冕”。

地,約翰於這裏説“大紅龍”是指什麼,接下文裏作了解釋:“大龍摔下去,它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叫撒但”(啓十二9)。《啓示錄》末了,當一位天使捉住那龍時候,約翰説:

“他捉住那龍,古蛇,魔鬼,撒但,它捆綁一千年。”(啓二十2)

**大紅龍,古蛇,魔鬼,撒但。**這是著者約翰解釋,這是聖經明言。

但“全能神教會”(即“東方閃電”)認為,聖經《啓示錄》中龍是指中國共產黨,而中國大紅龍“盤卧地”,中國人“大紅龍後代”。他們“經典”著作《話肉身顯現》一書裏,“全能神”稱中國是遭他咒詛國家,是他先照自己形像造了中國人,這些人沒有靈,叫撒但敗壞,然後“全能神”這些龍後代發怒咒詛,後“全能神”造了一類人,其中預定了他子民。稱,大紅龍家中每一個人是畜生,沒有人性,他揀選全人類中選民之間是屬於。“全能神”要征服所有大紅龍子孫,他恨紅龍子孫,這個會改變。並稱,“全能神”要親臨大紅龍盤卧地之“”,大紅龍國家與大紅龍展開決戰,要計劃結束時龍滅沒,大紅龍巢穴歸於烏有、化為灰燼了。

從上面他們教訓,他們違背了聖經創造論。神是“一本造出萬族人”(十七26),並沒有兩次創造人類。並且神所造人是有(亞十二1),人若沒有不能稱為人了。他們稱龍是地上一個政黨或政權,這種教訓顯然是完全不顧聖經明文解釋。翰説這龍古蛇,是魔鬼,是撒但。他是指着天上屬靈勢力説,即神對頭撒但。但“全能神教會”他們天上屬靈勢力化、現世化並化為地上某個政黨,這是完全錯誤。有,這個大紅龍爭戰是發生天上,並不是中國,並且大紅龍爭戰是米迦勒他使者,而不是什麼“全能神”。

“天上有了爭戰。米迦勒他使者龍爭戰,龍它使者去爭戰,並沒有得勝,天上沒有它們地方。”

《啓示錄》第二十章説到這龍要捆綁一千年,釋放出來,後扔到火湖裏。這龍若是地上某一個政黨,如何能捆綁一千年?由此可見,他們關於大紅龍教訓,聖經明言解釋和記載是完全。

有人為“全能神教會”關於大紅龍教訓辯解,他們稱:

“並非只有全能神教會這麼解釋大紅龍,正如澳大利亞學者艾米莉鄧恩(Emily Dunn)所注意到,倪柝聲(1903-1972年,是人們能詳羣派(稱聚會處)領袖,20世紀30年代他佈道講解《聖啓示錄》時分辨大紅龍是劊子手,。他同工李常受於1949年逃往台灣,並於1953-1954年公開批評稱‘帶有龍圖案裝飾品、傢俱和衣服’是、,並囑咐信徒們丟掉這些東西。中國其他基督教會是這麼解釋大紅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