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除了做禮拜還有什麼】不是教徒去教堂看什麼 |聖經知識庫 |基督教安息日 |

我不是基督徒,但是每次旅行喜歡去當地教堂。開始時候只是想去聽管風琴,然後看彩繪玻璃窗~ 現在呢,早上聽晨禱做禮拜,像是聽聖經故事,晚上聽唱詩和風琴,讓自己心變得安寧。

歐洲遍地是教堂,每個城市不止一座。而且天主教基督教東正教各式各樣教堂有特點。英國基督教佔主流,北邊York到南邊Exeter,各教堂去看過,但是第一次聽晨禱做禮拜是15年時候德國。

記不得是哪個城市了,記得當時是星期日早上我路上,會看到零零星星人教堂走。 教堂門口有笑得小姐姐他們發兩本書和一張德英雙語傳單,我時候小心四目,於是邀請了。期間兩個時,迷迷糊糊聽了大段德語,覺得牧師聲音~ 然後跟着唱了歌,全程懵懵跟着做完了整個禮拜,覺得風琴聽~ 後牧師走到我身邊,摸着我頭了做了專門旅行者唸誦全英文禱告。當時覺得像是開光了一樣。。。

那後,我開始各地教堂參加禮拜Worship和晚禱Evening Songs。好像去了日本要去神社求個籤,去東南亞要去寺廟來個佛學體驗,無關信仰,只是出於文化和。

禮拜是每個星期日,有些教堂會隔天早上舉行禮拜或是晨禱。參加禮拜之前,教堂組織者會發給每一個來觀禮人三份材料 – 一張禮拜流程時間表,一本唱詩集包含唱詩五線譜和歌詞,一本禱告文集。然後可以找個空位坐下,靜靜的聽着風琴等待儀式開始。

儀式開始時風琴曲會突然變得,然後你會看着身邊人起立面向門口方向,這時你跟着起身,一起迎接牧師和唱詩班進入教堂。

後牧師會和大家問,並帶着大家一起讀幾段聖經,主懺悔自己罪過,請求主原諒。再之後大家一起祈禱,為自己身邊人。下面是一段禱告 –

Almighty God, our heavenly Father,

in thought and word and deed,

through negligence, through weakness,

For the sake of your Son Jesus Christ,

who died for us,

這後是我喜歡一個環節 – Exchange the Peace。知道怎麼翻譯,只能直譯它“交換”。每個人會和身邊人擁抱和握手,然後身邊人送出自己祝福 –

因為很少有白人會參加禮拜,所以我每次這個環節能得到所有人關注。有好多人和我隔着幾排要排隊到我面前和我握手擁抱,自己語氣peace送我。有見過很多老人拄着枴杖來到我面前,眼神看着我,然後握住我手,一邊緩緩的説出“願安樂你同在”。你會那一瞬間獲得力量。

基督教安息日是基督教對安息日這一概念沿襲。基督教早期通過摩西律法猶太教內部建立起來,因此繼承了安息日習俗。這一習俗反映了兩個戒律: 誡命「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1] 以及上帝創世記創造敍事中宣告第七日(星期五日落到星期六日落)為休息日祝福。,這些規定猶太教有關,耶路撒冷聖殿或猶太會堂裏,人們會聚集一起敬拜。

而目前西方基督教主流是,羅馬皇帝結合所有異教徒而改星期日,遵守主日取代了安息日戒律,稱前者是「慶祝基督教社區罪惡、和世俗情慾中解救出來,耶穌七日第一天復活。」[2][3] 早期基督徒第七天守安息日,禱告並休息,但是他們會第一天聚會。到了公元4世紀,天主教徒正式將第一天,星期日作為他們休息日,而非第七天。[4]

東方正統教會守安息日者運動興起於12世紀埃塞俄比亞並13世紀漸成氣候,該區域成為規範。現代統台瓦西多教會遵守兩天安息日,包括星期六和星期日。[5] 而受清教徒思想影響,教會和公理會,以及衞理公會和浸信會教會,其信仰告白中,信奉第一天守安息日者觀點,遵守主日作為基督教徒安息日。[6]

17世紀開始,一些恢復主義基督徒團體他們周圍教會一些做法提出了異議,有時16個世紀以來接受神學提出了質疑。 他們大多數是第七天守安息日信徒,他們脱離了以前教會,形成了其它基督教團體基於第七天安息日習俗社區。他們往往採用了字面化法律解釋,不管是是基督教新約,還是摩西律法。

希伯來安息日,即一週第七天,稱為「星期六」,但希伯來日曆中,一天是日落開始,而不是從午夜開始。 因此,安息日與格里高利曆中星期五日落到星期六日落這一時間段。 類,一週第一天(「星期日」)與格里高利曆中星期六日落到星期日日落。 早期基督教會遵守第七天安息日。[note 1]直到今天,東正教和東方正統教會教會日曆中,安息日仍遵照希伯來安息日時間。[7]

另一方面,羅馬天主教會目前教規(教規 202§1)定義午夜為一天開始。[8]

早期基督徒繼續第七天祈禱和休息。[9] 到公元2世紀,一些基督徒遵守星期天,一週中耶穌死裏復活日子,是聖靈降臨到使徒日子。例如,使徒保羅和特羅亞基督徒週日聚集一起「擘餅」。[10] ,一些基督徒遵守星期天,而非安息日。教父著作證明,到了第二世紀,第一天禮拜日舉行聖餐禮司空見慣。[11] 一位早期教父尤西比烏説道,於基督徒來説,「安息日轉移到星期日」。[12]

復臨神學家 Samuele Bacchiocchi,他《From Sabbath to Sunday》[13] 一書中認為,早期基督教會星期六安息日到星期日過渡,是異教和政治因素以及對安息日標準下降造成。[14]

雖然主日聖餐儀式猶太人安息日是分開設立,聖餐儀式本身中心地位使它成為基督徒聚集一次時見早期儀式。 直到4世紀晚期,許多時候許多地方,人們主日之外,每週在安息日聚集,,這兩天舉行聖餐。[15][16][17] 處理猶太化問題早期教會理事會中,沒有人遵守作為基督教節日安息日。 例如,老底嘉公會議(363-364)規定,安息日聖餐第一天聖餐。[17] 尼安德建議許多地方舉行安息日聖餐,作為”紀念創造節日”。[17]

持續到2世紀有關希伯來人習俗問題大多與安息日聯繫一起。 殉道者賈斯汀傾向於第一日參加禮拜,[18]並寫了關於希伯來人安息日休止文章,他認為安息日頒布以色列人只是作為一個臨時記號,旨在教導他們人類罪惡(加拉太書 3:24-25)[19],既然無罪基督來到,需要了。[19][18][20] 他”第七天安息日”字面上,認為”律法要求你們要守安息日。”[21] 因為基督教團體崇拜地聖餐相關聯,而希伯來安息日則主要是一個嚴格休息日。

希伯來安息日批評中,一個主題是。基督徒認為這並不符合基督徒安息精神。 愛任紐 (公元2世紀晚期)引用了守安息日規定,他寫道,基督徒”會命令過一個無所事事休息日(安息日),因為他們守安息日”,而 德爾圖 (公元3世紀早期)認為”我們應該所有奴役工作中守安息日,不僅是每個第七天,而是每一天”。[22][23] 這種安息日早期隱喻性解釋安息日概念應用於基督徒整個生活之中。[24]

伊格那丟他寫馬格尼亞人信中警告他們不要”猶太化”,他太人安息日與包括主日內基督徒生活:”因此,我們不要猶太人方式守安息日,喜樂於無所事事。[25]… 但你們各人要以屬方式守安息日,喜樂於思想律法,身體的鬆弛,仰慕神工作,不吃前日預備東西,喝變冷飲料,不只走限定路程,無意義跳舞和喝彩。 過了安息日,基督朋友當守主日節日,是復活日,是一切日子皇后首領。[26]

公元2世紀和3世紀鞏固了早期教會週日崇拜強調,以及猶太式(基於摩西律法)遵守安息日和安息方式排斥。 基督徒希伯來人方式遵守安息日習俗減少了,這促使特爾圖注意到 「(我們來説)安息日是奇怪」 和不可遵守。[27] 即使到了公元4世紀,猶太化不時成為教會內部一個問題,但是到了這個時候,猶太化教會明確定作異端加以地否定了。[28][29][30]

星期天是羅馬帝國一個工作日。 然而,公元321年3月7日,羅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頒布了一項民事法令,規定星期日勞動休息日,聲稱:[31]

所有法官和市民以及工匠應該可敬太陽日休息。 然而,鄉下人可以地參加田地耕作,因為發生事情是,沒有其他日子可以地適應溝渠中種植穀物或葡萄藤。如此,上天帶來處可能會時間內消亡。

雖然這只是在民法而非宗教原則中確立,但教會歡迎這種發展,認為這是基督徒可以地參加週日禮拜和遵守基督教安息一種方式。 老底嘉,教會鼓勵基督徒可能情況下利用這一天作基督徒休息,而摩西律法任何規定歸於基督徒休息日,並且厭棄希伯來人方式遵守安息日這一做法。[30] 民法及其影響使得教會生活中一種模式成為可能,這種模式許多地方和文化中模仿了數個世紀。

奧古斯丁跟隨早期教父,將安息日誡命意義化,其指稱末世安息,而不是遵守文字上日子。 然而,這樣寫作確實有助於深化基督徒星期天安息觀念,並且整個中世紀早期,這一實踐日益突出。[32]

託馬斯 · 阿奎那教導説,十誡是約束所有人自然法一種表達,因此安息日誡命是和其他九誡命道德要求。 因此,西方,主日安息與基督教對安息日應用聯繫得,這是”基督教安息日”(而非希伯來安息日)理念發展。[32] 雖然主日崇拜和主日安息與安息日戒律,但是對基督徒生活來説,誡命應用是法則範圍內,並限於某一天,而是不斷。這不是對安息日時間弦。

但中世紀,第七日安息日偶發性地被少數羣體遵守。

愛爾蘭早期教會中,有證據表明星期六安息日與星期日彌撒一併作「主日」。那個時期愛爾蘭許多教會法規是摩西部分法律中衍生出來。聖高隆傳記中,愛奧娜阿多姆南描述了聖高隆死亡:聖高隆一個星期六説:「今天確實是我安息日,因為這是我這令人厭倦人生中後一天,我勞作後,我要守安息日。這個星期天午夜,正如經上記,『我要走我列祖路』。」他那夜死了。從上下文可以地看出,星期六是安息日。因為記錄顯示,科倫巴前一個星期天彌撒上看到一個天使,而且敍述稱他同一個星期離世,一個星期結束安息日,「主夜晚」(指星期六晚上-星期日早上)。[33]

8世紀到12世紀,一個東方基督教守安息日者團體稱為雅典人(“摸”) ,因為他們接觸淨之物,喝致醉飲料。這個團體尼安德(Neander)稱阿辛尼亞人(Athinginians):「這個教派主要所在地是弗裏吉亞(Phrygia)北部 Armorion ,那裡居住着許多猶太人。它混合了猶太教和基督教。遵守割禮外,他們洗禮和猶太教一切儀式結合在一起。我們許可以視其古老猶太化教派一個分支。」[34]

紅衣主教赫金羅瑟説,他們皇帝米海爾二世(公元820-829年在位)關係密切,並證明他們遵守安息日。[35] 直到11世紀,有紅衣主教亨伯特稱拿撒勒人當時存在一個守安息日基督教團體。但10世紀和11世紀,教派東方向西方大規模擴張。尼安德稱,神職人員腐敗攻擊佔統治地位教會提供了一個理由。這些基督徒有節制生活,他們講道和教導中和認真起了作用。「因此,我們發現他們11世紀突然出現,出現多樣化、彼此國家,出現意大利、法國,出現德國哈茨山脈地區。」,「格里高利一世、格里高利七世和12世紀倫巴第發現了守安息日者蹤跡。」[36]

統台瓦西多教會遵守安息日,這是14世紀初Ewostatewos於埃塞俄比亞東方正統教會傳教習俗。回應16世紀天主教會傳教士殖民壓力,聖格拉夫德沃斯皇帝(Saint Gelawdewos)寫下了他《懺悔錄》,其中包括對遵守安息日內傳統信仰和習俗辯解,以及東方正統教會基督二性論神學辯護。[37]

16世紀開始,新教改革者給西方帶來了基督教律法新解釋。 Bauckham 説法,雖然馬丁﹒路德和約翰﹒加爾文拒絕接受基督徒遵守摩西律法觀點,包括十誡中關於安息日第四條,但他們確實遵循了阿奎納自然法概念。 他們星期天休息看作是人類權威建立一種公民制度,身體休息和公眾禮拜提供了機會。[38] 他反律主義工作中,路德拒絕接受他教導廢除十誡觀點。[39] 另一位新教徒翰衞斯理説:「我們主塗抹了這’律例字據’,其撤去,釘祂十字架上(西 2: 14)。 但十誡包含道德律法,是眾先知強化,他沒有撤去。… 道德律法儀文律法則有着完全基礎。… 這法每一部分全人類和所有時代繼續。」[40]

延伸閱讀…

不是教徒去教堂看什麼(二)- 禮拜

基督教安息日-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17和18世紀期間,撒巴塔主義歐洲大陸和英國新教徒中興起並得到傳播。英格蘭和蘇格蘭清教徒們遵守基督教主日帶來了一個嚴格主義,作為他們認為嚴格習慣性主日紀唸回應。他們訴諸於安息日條例,認為只有聖經才能約束人們,決定他們是否或者如何休息,或者某個時間強迫他們履行義務。他們有影響力推理傳播到其他教派,主要是通過他們影響,「安息日」口語中變成「主日」或「星期日」代名詞。 加爾文神學傳統西敏信條(1646)中,星期日安息日主義得以信條化,並得到表達。其第21章,論崇拜和安息日,第7-8節寫道:

七.一般而言,時間出來敬拜上帝,乃是理;,上帝聖經中一種積極、道德、誡命,指定七日一日為安息日,要萬世萬代人都向祂遵守此日聖日(出20:8,10,11;賽56:2-4,6,7)。這聖日世界起頭到基督復活是一週末一日;從基督復活起,改為一週第一日(創2:2,3;林前16:1-2;徒20:7),聖經中稱為主日(啟1:10),而且要持守它作為基督徒安息日,直到世界末了(出20:8,10;太5:17-18)。

八.人人主遵守這安息日聖,要預備自己心靈,提前調整日常事務,然後不僅要整日停止自己工作及有關屬世職務和娛樂言談思想,守聖安息日(出20:8,16:23,25,26,29,30;31:15-17;賽58:13;尼13:15-19,21-22),而且要全部時間,或眾人,或私下,舉行禮拜,並分行和慈善事(賽58:13;太12:1-13)。[41]

這種信條認為,星期天不僅禁止工作,而且關於”世俗工作和娛樂工作、言語和思想”是禁止 反之,這一整天應該於”公共和私人敬拜活動,以及和慈善事務”

嚴格星期日安息日主義有時稱為「清教徒安息日」,與「大陸安息日」形成比。[42] 後者遵循歐洲大陸宗教改革後信條,如海德堡教理問答,強調休息和禮拜主日,但沒有明確禁止娛樂活動。[43] 然而,實際上,許多歐洲大陸改革宗基督徒放棄了安息日娛樂活動,遵循海德堡教理問答作者撒迦利亞·伍爾西斯(Zacharaias Ursinus)告誡:「安息日要保持,不要和閒散中度過一天」。[44]

雖然第一天安息日實踐18世紀衰落,但是19世紀第一次覺醒運動引起了人們嚴格遵守週日安息日儀關注。受丹尼爾 · 威爾遜教導影響,第一日基督教事工(Day One Christian Ministries)於1831年成立。[38]

許多基督教神學家引用例如西 2:16-17 這樣經文,認為,守安息日對今天基督徒應有強制約束力。[45][46][47]

一些守安息日者基督教徒提倡一週中任何選定日子實際安息,一些人提倡安息日作為基督裏休息象徵性比喻;”主日”概念視為”安息日”同義詞。[48] 這種安息日解釋指出,耶穌順服和新約完全了安息日,十誡和摩西律法,因此這些認為是具有約束力道德律,有時認為是廢除或撤銷。 雖然教會傳統,星期天視為基督徒集會和敬拜日子,但是安息日誡命這種習俗是無關。

守安息日者基督徒引用哥林多後書 3:2-3,其中信徒比作”一封來自基督信,我們事奉結果… … 不是寫石板上,而是寫人心板上”,這種解釋説,基督徒因此遵循死正統十誡(“石板”) ,而是遵循寫”人心板”上新律法。 3:7-11 説:”如果那帶來死亡職事,刻石頭上,是帶着榮耀來… … 那聖靈職事榮耀嗎? …. 並且若那尚有榮耀、那長存榮耀該是何其呢?” 這解釋新約基督徒受摩西律法約束,需要守安息日。 此外,因為”愛是律法成全”(羅馬書13:10) ,新約”律法”認為是完全基於愛而無需理會安息日要求。

那些確定神子民需守安息日非安息日信徒(如希伯來書 3:7-4:11),這一儀式作現實世界一週屬靈安息或未來天上安息,而不是每週身體休息。 例如,愛任紐認為每週世俗事務中脱離出來一天安息日,是基督徒呼召獻身於上帝標誌,是一個末世象徵。[49][50] 希伯來書一種解釋是,第七日安息日是一個、字面意義上休息日,而是一個象徵性比喻,表示基督徒基督裏享受永恆救恩”安息”,而基督徒基督裏享受”休息”反過來迦南應許地預示。
 

大多數西方基督教將星期天視為安息日,稱「基督徒安息日」。 雖然嚴格遵守第一日安息日習俗18世紀式微,現代沒有追隨者,但它嚴格星期日紀念活動關注確實西方產生影響,塑造了基督徒安息日起源。 「基督徒安息日」這一術語如今指一種實踐,而往往用來描述基督教星期日崇拜和休息紀唸建立。 它並指着星期六安息日易位。基督徒安息日代表了基於基督教律法,實踐重點和價值觀而安息日意義解釋。

1998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寫了一封使徒信,題為《論保持主日》(die Domini)。[51] 他鼓勵天主教徒記住保持星期天重要性,敦促他們不要因為混合了一種”週末”心態而失去星期天意義。

1923年,天主教星期日聯盟(Catholic Sunday League)成立,這一聯盟超出了傳統天主教立場,法國魁北克支持《聖主日法案》(Lord’s Day Act) ,該省推行第一日安息日限制,是電影院限制。[52]

拉丁教會,星期天用來紀念耶穌復活和聖餐(天主教教義問答2177)。[53] 這是休閒日子。 主日稱為一週第一天和”第八天”,象徵着創造和創造(2174)。[53] 羅馬天主教第一天視為禮拜聚會日子。 10:25) ,但認為遵守一個嚴格休息日並非基督徒義務(羅馬書 14:5,歌羅西書 2:16).[53][54] 天主教徒建議週日休息,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參與”普通或無害消遣或工作”。[55] 安息日精神,天主教徒應該奴役性工作中休息一天,這使這一天成為”抗議奴役性工作和金錢崇拜一天”(天主教教義問答2172)。 這一天(傳統上)主日(天主教教義問答2176)結合在一起。[56]

聖經本身並包含基督徒相信所有真理,沒有明確規定他履行所有職責。 説其他例子,問是不是每個基督徒尊星期天聖並且那一天放下不必要奴役性工作呢? 遵守這項律法是不是我們職責之中呢? 但創世紀讀到啟示錄,你會找到一條授權星期日經文。 聖經強制執行是星期六,一個如今我們不會聖化日子。

延伸閱讀…

聖經知識庫: 【福音專區問題】基督徒除了禮拜天要去教堂

為什麼基督徒在星期日敬拜?

– 我們教父信仰,紅衣主教吉本斯,p72

正教會主日崇拜直接遵守安息日儀式。 東正教紀念第一天(禮拜日,開始於星期六晚上)一個每週節日,紀念基督復活,它當作一個微型逾越節。 因此,它往往一週慶祝活動中佔首位,與其它大型節期地位同等 。 禮拜儀式,使得地上參與者能加入到那些神國度裏敬拜人當中,因此將第一天和第八天聯合一起,如此整個教會基督交通完全實現。 因此,作為一個東正教集會崇拜時間,怎樣評價它重要性。

教會申明其有權指定這個節期(和所有紀念活動)時間,這一權利來於給予使徒權力,並通過手傳遞主教,是管理教會地上,並遵行聖靈引導 (約翰福音 20:22,約翰福音 14:26,羅馬書 6:14-18,羅馬書 7:6)。 它沒有週日崇拜作安息日崇拜轉移,而是安息日歸給星期六 但確定其一種聖經”類型”——先導,先導只有在基督完成了摩西律法後完全實現。(馬太福音 5:17-18)。 因此,安息日和摩西律法是一位老師,提醒基督徒地敬拜,但現在恩典,如今基督徒敬拜是週日。

洗禮中得到恩典使教會基督,基督給予他子民,可以直接關係中尋求他,而不是追求任何滿足自己幻想。 這種目標是神統一中與基督結合,並維持這種結合,貫穿今生直到來生(有時稱為”時間”)。 因此,恩典允許任何有罪或無助於拯救事,如或享樂狂歡。 相反,它成為一個嚴格行為指導,甚於任何俗世法律,摩西律法,並訓練信徒程度付諸禁慾努力(羅馬書 6:14-18)。[57]

基督教正統並沒有沒有規定任何強制休息時間,是一天或是任何其他時間跨度,但教會引導個人方式神聖,並認識到需要節省和休息。 諸如睡眠、放鬆和娛樂類活動變成了一個和處理以及接受上帝憐憫問題。 東正教基督徒早晨起牀後禱告説:”神,憐憫主啊,你我們祝福。.. 你賜我們睡眠,使我們中得恢復,使我們身體得安息。”[58] 因此,認可上帝恩賜,教會歡迎並支持那些讓基督徒有一天不用勞動民事法律,這些法律隨後成為基督徒祈禱、休息和事行為機會。 基督徒恩典中作出回應,既記念安息日休息例子,記念基督主權(馬可福音 2:21-28)。

東正教和東方天主教區分”安息日”(星期六)和”主日”(星期日) ,並讓兩者繼續信仰上為信徒發揮功用。 許多教區和修道院週六上午和週日上午舉行禮拜儀式。 教會允許任何星期六(星期六)或星期日嚴格禁食,禁食期間(如大齋節、使徒齋戒)星期六和星期日禁食規則總是程度上放鬆。 齋節期間,當平日慶祝禮拜儀式禁止,總有星期六和星期日禮拜儀式。 教會有專門安排給星期六和星期日聖閲讀計劃(書信和福音),於周間的閲讀計劃。 然而,主日,作為一個復活慶祝活動,顯然得到了多重視。 例如,俄羅斯正教會,星期天敬拜總是開始於星期六晚上通宵守夜。而所有東方教堂,星期天有專屬讚美詩唱誦。 如果一個節日星期天,那麼它會和星期天讚美詩結合在一起(除非那天是十二大節之一)。 星期六作為前一個星期天一種慶祝活動,這個星期六,上一個星期天幾首讚美詩會複演唱。

某種程度上,東方基督徒繼續星期六作為安息日來慶祝,因為它救贖歷史中扮演着角色: 星期六,耶穌受難後”休息”洞穴墳墓中。 因為這個原因,星期六是一個普遍紀念死者日子,安魂曲這一天吟唱。 東正教基督徒這一天抽出時間幫助窮人和需要幫助人。

路德宗創始人馬丁 · 路德説過:”我想知道,什麼是我,來拒絕遵守十誡律法。..廢除法律人要廢除罪。”[59] 路德宗奧斯堡信條談到教宗做改變時説:”他們提到安息日變成了主日,這十誡相悖逆。 他們所舉例子,只不過是關於安息日更改。 他們説,教會力量是,因為它摒棄了十誡一條!”[60] 路德宗歷史學家奧古斯塔斯 · 尼安德説:”星期天節日,像所有其他節日,只是一個人類法令。”。[61][62]

路德派作家瑪爾瓦 · 道恩(Marva Dawn)一整天定為安息日,他倡導每週任意一個24時週期內休息,但其個人愛週六日落到週日日落24時。他認為集體敬拜是”上帝安息日組成部分”。[63][64][65]

主日崇拜期間週報、詩歌,講員評頭論足,是( 公開承認)教會生活一部分。傳道人兼基督教 podcast 主持人整理了會眾直白心聲,教會社會學角度,探討如何與 i 世代基督徒,一起 明辨上帝心意,教會禮拜。

身為一個老基督徒,你會會我,做禮拜期間腦中雜思? 諱言地説,靈性低潮時,症狀不想去教會了。欸!看到這裡, 不要論斷我信心。我不想去做禮拜那幾年,內可有一顆火熱心。當時福音機構全職服事,沒有主日事奉外,大大小小聚會活動可 沒少;操到爆肝日子,服事者只求週末能睡眠中敬拜上 帝。但是,撐了幾年下來,我受不了內心狀態,是覺得不滿足。 終於服事近十年後,我帶著破釜沉舟決心,踏上三個月巡遊歐洲旅。 我自己來説,這是整理靈性而申請安息假。

我本來以為旅途中自己會「」——天天捧讀聖經!事實上我一個字 看不下去,但我確實幾間教堂靜坐,有了兩次靈性經驗。 一次是米蘭大教堂聽見彌撒吟詠,莫名地一股中流下眼淚;另一次 是漫步聖家堂,仰望鑲嵌著玻璃夢幻屋頂,好像有一種建築師第 (Gaudi)、上主心意相通共融,言喻觸動感。我想這《慾望門訓》討論崇拜時,蘇明思提出「我們想像力 是審美的器官」意思。我們心絃會受到故事、 音樂、隱喻來撥動,並受限認知層面。而我回 來後確實改變了,調整生活事奉順序, 終於下定決心去讀神學院。

美感觸動是上帝創造時設計我們天性, 而崇拜許多元素,包含空間氛圍營造,可説是 帶有形塑生命作用儀式感。基督教崇拜應該能恢 復我們內神渴慕,將微小我們放回聖經宏 敍事中;時刻,認出自己天國子民身分,能得力,投身於世界,參與上帝計畫!

可是出了什麼問題?什麼教會主日禮拜 看起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我透過《教會 日子》臉書、IG 平台募集聽友回應。我們 看大家禮拜興致缺缺可能原因是什麼?
有一則精簡答案,聽友説「坐不住」、「講道 講幹話」,坦白得讓我捧腹大笑!説,拆解開 來想想,有這回事,讓我們一成 變主日禮拜談起:
咱們基督新教反動天主教,於天主教 儀式成為一切活動中心,新教讓聖經成為禮拜 焦點。但是實際上宗教改革過後,新教對崇拜禮儀 有改變:牧師取代神父地位,讓上 帝百姓擔任觀眾,年復一年每週日讓他們 坐在教堂長椅上,成為消極參與者; 或是做些站崗接待、分發週報小事。事實上這樣 反而妨礙信徒靈命成長,限制會友發揮自己 能。道你相信行禮如儀敬拜程序,不會變 成照章行事,落入敷衍了事嗎?資本主義下以
中產階級主會地區教會,本來 適生活。我倒覺得這種主日崇拜儀式,多 是會友暗示——只要每週忍受完主日聚會這兩 時,可以放心信仰蓋章認證,覺得自己是 棒基督徒,盡了該盡義務。
做禮拜變成「坐禮拜」,信徒之間有建立 關係嗎?這樣消極動,算是羣體中敬拜神嗎?

複讓人覺得無趣,我抱頭苦思一番,有哪 一套神學能説服我?加爾文禮儀神學會告訴你, 複中操練順服,沒錯!嬰兒潮世代教會 愛結構流程,強調理性邏輯論證。1 基督新教 崇拜講道主,符合他們認同高舉理性現代 主義;古典詩歌規規矩矩解經,即使脱離現 問題,可以安定人心、外在動盪。但 是,受後現代思潮影響我們,強調人人之間 關係,全盤接受單一論述。現代人期 待經歷一週耗損後,回到信仰羣體,得到療傷 止痛與重振旗鼓。重複禮儀,尚且讓他們疑 惑這些禮儀如何拉近「信仰與自己」關係,何況 要求他們委身教會、一週一週地定聚會,怎 能讓他們退避三舍呢?

於是,大型教會興起,跨國企業方式行銷 經營,提供華麗精采表演。每場主日禮拜像是演 唱會讓人忘我,會眾聽著牧師振臂疾呼,要你靠 信心得勝(錢),要你相信夢想追求卓越;信徒 賴每週打完雞血,甘願回到現實。只是這種實用主義淪為人操控,教會實際運作上, 要行得通、人數能增長,會受歡迎!到頭來, 人們發現信仰宣告實踐兩者有,教 會失望透頂,會後門離開。不論是歡騰 崇拜,還是傳統聚會,於會眾而言是失去意義 活動。

主日聚會徒具形式,沒有享受只有忍受 很痛苦,一點不歡喜快樂。
喜歡照著教會傳統或流程走。什麼強制 我只能透過參與儀式認識神,那於我神關係 有什麼意義?
每我教會提出信仰問題,牧者只要我自 己去看書。我並沒有這裡感受到什麼,要求 要付出,排我去帶兒童唱歌跳舞。

讓我們拆解講道問題,可分為三種:

(一)講員沒有用心預備:
台上講員沒有講道,而是閒聊生活瑣事、人生成就,或是開口閉口講「神跟我説」,甚 照搬屬靈書籍,或他人講道內容。(有時候 知道講員是誰,如果不想浪費時間會翹掉!)

(二)講道內容會眾生活脱節:
講員分享自己生命見證,因為年齡世代 關係,沒有共鳴。
內容不合時代,跟現實生活無交集,如:男 人是頭,女人要順服;順服蒙福,要多先生禱 告云云。

(三)重複説教:
講道內容一成不變,像是要禱告、要交 託、要相信。牧師教導人很多壓力,基督徒應
該要怎麼樣怎麼樣,例如:沒有十一奉獻得不到 神全然祝福,要,聽完不但讓我卸 不下重擔,反而覺得壓力了⋯⋯

當中一段聽友投稿,算是地表達現 定聚會信徒心聲:「我三年來思考:來 教會原因是什麼?沒有到場心裡自責,來了感 覺是空空回去,開始覺得是浪費時間⋯⋯ 家聽很多線上講道,聽了感動,覺得有回答到 我疑問,了覺得我要回去自己原本教會 做什麼⋯⋯」
新教崇拜聚焦聖經,講道中 心。可是讓「基督身體」呈現方式,只有牧 師一個大嘴巴,會眾是許多小耳朵;2 能加入詩 班人幸運點,能有個小嘴巴唱唱歌。我們回頭 來看耶穌帶領開放性聚會,場地千變萬化, 可以因地制宜;發生,讓小孩吵鬧,讓聽眾插 話發問挑戰。回想以色列民族離開埃及,那 場史上空前百萬人大敬拜:米利暗手裡拿著鼓,眾 婦女她出去拿鼓跳舞;敬拜是當下神回 應,情感地流露。這些讓我思考,如何 讓上主子民能主動參與敬拜之中呢?

紐畢真説,教會要成為詮釋福音羣體, 能多元社會見證福音。3 我來説,《教 會日子》引發聽眾共鳴,呈現人心 。人們有情感、有慾望,有許多掙扎;我們 渴望能教會中找到力量,去處理信仰世 界張力,所以討論做禮拜意義,我們要問一個問題:

我們是活教會內,是活世界中?

事實上,我們應教會受裝備、得支持, 至於出來面世界,並自己生活、工作、家庭 中,見證出我們信仰。這裡「教會」不是指讓 你每週去坐兩時板凳建築物,而是一個讓你有 歸屬感信仰羣體,彼此來參與上帝國度實 現,這才是教會無法取代之處!我們要認知, 教會處環境、時代挑戰大不相同,而上帝乃 是做事神。我們該上帝説不是「主啊!求 禰使我們教會復興、人數增長」;而是「主啊!禰 做什麼?我們教會該如何來跟隨禰?」。因此,教會 整體是動態,是一羣人斷尋思怎麼回應上帝。